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店家放了鸽子,然后继续欢快地做他的事。

    龙井茶送了上来,张白抢过茶壶,立刻斟了一杯牛饮而下,然后又给土蚤斟了一杯。

    两人等了没多久,上来了一桌子小菜,白粥、咸菜、萝卜干、烤制的小鱼小虾,一碟子肴火腿片,再有一盆粗面馒头。

    菜式有点简单,可对于一般人家这已经是极丰富得菜式了。张白本来就是江南人,口味挺符合,再说他也明白,这里是乡下小店,这是尽其所能,能上的最好的菜肴了。

    他确实是饿了,立刻招呼土蚤吃菜,土蚤也不懂客气,二人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正吃着,店外又来了几个客人。这几个人是当地打扮,显然和店家很熟。

    他们互相打了招呼,店家也不问他们点些什么,馒头小菜直接便上了桌。这伙人一共四五个,也不问价,直接开吃,边吃还边往张白这里看。

    张白并不在意他们,只不过是些普通人,出不了什么事。他浑不在意地继续大吃大喝,不一会儿,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困了。

    困了自然就得睡,可张白还没吃完呢!

    他闭着眼睛,糊里糊涂地继续吃着手里的馒头。这幅样子,倒是把那伙客人看傻了。这啥情况啊?还能边吃边睡?

    不一会儿,张白再也撑不住了,忽然啪的一声趴在桌子上,嘴里含着半块馒头,打起呼噜来了。

    土蚤却毫无困意,继续吃饭吃菜,只是把随身的一根木棍朝自己身边移动了一下。

    那伙客人眼光游离,打量着土蚤,似乎正在犹豫什么。

    这时,门外又来了一个客人,这是个单身客人,年纪轻轻十七八岁的样子,面容白净,眉目清秀。

    他一身蓑衣,手里提着一根钓鱼竹竿和一个竹篓,似乎是个钓鱼客。

    这人一进来,便自顾自找了个桌子坐下,岂知刚坐下,门外又来了客人。这回,来得是个中年汉子,身材高大,胡子拉碴。

    店家心中奇怪,今日生意倒是好得异常,赶紧过来对两个人连番招呼。

    那中年汉子倒好说,原来是与之前那伙客人认识的。两边一看到彼此,立即起身相互施礼,之前的那伙客人甚至显得有点恭敬。

    店家认识之前的客人,却不认识这汉子,招呼了一回,又转到那年轻人这里。那年轻人随意点了几张薄饼,加一壶“吓煞人香”茶,吃得不多,店里赶紧去准备了。

    那新来的汉子和同伴嘻嘻哈哈一阵,又轻声说了几句话,接着又嘻嘻哈哈开了。

    笑声惊动了张白,他醒了揉揉眼坐起身来,往四周看了看。

    他的眼光忽然停留在那个年轻人身上,好一会儿才转过目光。

    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忽然觉得,最近多次有过这种感觉,难道被人跟踪了?

    但是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自己刚刚千里迢迢从蜀国飞来吴国,如今天柱断裂,不可能有谁能凌空飞行跟踪自己。

    大概是累了,神经过敏吧!但是他这个人小心惯了,还是偷偷放出了透明神识,到店外巡视警戒。

    此时店家送来了薄饼和香茶,端到了年轻人的桌子上,布置好后欠了欠身便退下。

    张白见店家得空,立刻抬手招呼他过来。

    “小公子,这是要加些饭食吗?”店家道。

    “再给我添一碟肴肉来。”张白说着,鼻子一皱,嗅了嗅道:“怎么你们这儿还有碧螺春吗?”

    “什么落春?”

    “就是这茶叶的香气。”

    “哦!那是本地名产的香茶,叫做吓煞人香。”

    “确实好香啊!给我来一壶。”

    “好嘞!”店家欲走,张白又叫住了他。

    “向店家打听一件事,你可知道吴郡的张氏家族?不知道要去张氏本家,如何行走?”

    “张氏?那可是高门大户,咱们小老百姓呃,不清楚。不如您先去吴郡郡城吴县,上那儿打听打听。”

    “那如何去郡城?”

    “出门左拐,一直往东就行了,路上逢人再打听打听,这儿岔路虽多,可没人不识得郡城,您可以一路打听着,就不会走错了道。”

    “好好!多谢店家了。”张白说着,拿出一枚银币,放在店家手里。

    店家的眼睛睁得老大,这可是有日子没见银子了,他拿手掂了掂,这银币分量十足,就是这银币的样子奇怪,从没见过。

    见店家迟疑,张白笑道:“这是海外银币,样子奇怪但银子绝无花假,这一枚是你这儿好几顿的饭钱。”

    店家识货,笑着回答:“小人开店多年,认得银子,就是觉得客官给得多了。”

    “你帮我指路,我还得多谢你呢!不必客气。”

    店家闻言,这才谢了又谢,欢欢喜喜收下了银子。回到厨房,他顶着日头,把银币看了又看。

    “好东西啊,有钱人啊!”

    店堂里,看到银子,那汉子和年轻人都更注意张白了。

    张白见众人看着自己,有点尴尬,傻呵呵地对着每个人都笑笑,又接着吃他的馒头。

    其实,此时若张白坐到别桌就会发现,他这一桌人,真正引人注目的绝不是他自己,而是土蚤。

    他那副疯汉般的样子,只要看到的人都忘不了。

    半个时辰之后,天已经大亮。

    张白和土蚤吃饱喝足重新上路,他们一路打听着,向郡城而来。路上好不容易遇上一辆牛车,张白又一次使了银子,这才坐上牛车歇歇腿。

    日近午时,牛车总算到了吴郡城门,张白和土蚤两人赶紧进城,找了一家客栈,大睡一觉。

    这些日子,因为在飞船上有闲,张白有更多的时间到梦界里,大肆吸收月石阵的灵气。

    他灵气越吸越多,进境越来越快,这反而让张白有点莫名其妙地担心起来。自己现在是渡劫期,如果一不小心进境太快,会不会被雷劈呢?

    这个念头一起,倒让他紧张得很,还是快一点完成省亲的工作,快点回蜀国。让于吉为自己渡劫护法,那才是上上之策。

    这段时间,他索性重操旧业,练习起控制术和替身之术,还模仿假黄月英,制作了好几次木偶。

    只不过,制作木偶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张白一直没成功。

    总之,他又开始制作各种小玩意儿了。甚至于他在自己的崇圣塔林中,还翻找出了当年,在东王公府没做完的一件小东西。

    就是当年他在东王公府的朋友之一,东吴周氏子弟周峻,他订购的一只怀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