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周峻出身大族,是大名鼎鼎的周公瑾周瑜的侄子。他早年亡父,被周瑜收留,周瑜死后,便被家族送去了昆仑山。

    在东王公府中,张白虽然是废柴,但是世家子弟们却没有看不起他。因为在世家子弟看来,远赴昆仑山求仙,是自身发展的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走这条路的。

    所以,一般来说,赴昆仑的世家子弟,大多数都是旁支或者庶出。

    可偏偏张白不是,他虽然是家中幼子,但早年丧父,长兄张温又才华横溢、持家有道,张白已经不可能继承主家。

    然而不管怎么说,张白的确是个明晃晃的嫡出,这是无人可以否认的。

    再加上张白年纪幼小,又修仙无望,平时为人谦和礼让,从来没有嫡出的架子,因此特别受到东王公府中世家子弟的欢迎。

    为了生存,张白当年制作钟表的手艺惊人。他曾经为当年的鲁长老,也就是后来的罗马皇帝亚历山大,打造过一只纯金怀表。

    这引起周峻羡慕,也向张白订购了一只,还预付了定金。

    给周峻的怀表,表盘使用了瑶玉,指针用了神树三桑无枝树的树皮,花了他不少时间精工打磨。

    可惜这怀表只做了一半,张白就突遭劫难,也顾不上这件事了。

    如今,这怀表又被翻了出来,他怔怔地看了一会儿。

    也不知道当年的这班兄弟,后来怎样了。那拨人里,领头的陈佐陈玄吉,曾经拉拢他一起回中原办大事;自己还欠着周峻这一只怀表。

    想着想着,他忽然想起,如果去周家找周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不在家?还在修仙?告发自己?或者直接下圈套抓捕?还是能继续成为朋友?

    想到这儿,张白决定把这只表做完,也许有机会用上。

    制作怀表的技艺,张白没有荒废,可如今不是在东王公府,他没有以前那么多丰富的天材地宝,不过好在建木却多的是。

    再加上,张白的修为已经天翻地覆,早已不是当年的废柴少年。

    只半个晚上,这只怀表便给修好了,他心想着,如果遇到周峻还可以问他讨回尾款,如果周峻不要了也可以,他就当奖励送给诸葛亮。

    张白一觉醒来,天色已晚。他想上街问路,便叫上土蚤,用银币向店家换了点当地货币,两人便兴冲冲上街溜达去了。

    吴郡繁华,街上各种吃的玩的,应有尽有。张白随着人群到处晃,一会儿吃点小吃,一会儿买件衣裳。

    到了夜色昏暗之时,两人已经吃得饱饱的,还每人换了一套衣服,都是当地的绫罗绸缎。土蚤从没见过江南盛景,两眼瞪大,看个不停。

    这会儿,见天色不早,张白这才想起正茬。

    差点忘了问张家府邸在哪儿。

    他赶紧沿路打听,一问之下,立刻就找到了方位,张府就在这个郡城。

    得了张府方位,张白并没有急着去,世家大族的门,哪是那么好进的,必须做好各种准备才行。

    要说身上的行头,今日逛街已经置办好了,缺的就是一张拜帖和一辆车驾。

    他又四处打听了一下,拜帖好办,集市之中就有卖字画的,张白请人用专门的纸写了一张。这拜帖就是名片,此时叫做名刺,是去大户人家登门造访的必备之物。

    车驾却有点麻烦,这江南其他好说,买马是个难事。张白问来问去也买不到合意的,最后也只好花钱雇佣了一辆牛车。

    “稍微寒酸了点,但愿那家人,不是见钱眼开、趋炎附势之辈。”

    第二天,张白一早起身,叫醒了土蚤。

    两人梳洗整齐,便辞了客栈,坐上牛车去了张府。

    张府门前,他扣门见到了看门的小厮,传了名刺入内。那小厮居然是个认得字的,被名刺上的内容吓了一大跳。

    “三、三三少爷!”

    他赶紧磕头,又跳起来向内通报,“三少爷回来啦!”

    “不愧是书香门第,连个看门的都认字。”张白暗想。

    “不过呢!就算是诗书人家,也会有斯文败类,大哥张温肯定没问题,不知道那个二哥张祗怎么样?会不会以为我是来争家产的?”

    “要不到时候,展示一下我的财力吧!”张白这边正在胡思乱想,府门忽然打开,里面人头攒动,各色人等纷纷出迎。

    门外出迎的有管家、婆子、仆人,管家见到张白立刻施礼,将他们引入府中。

    他的二哥张祗,这时领着张白的两个嫂子,则在门内迎接。

    这个张祉容貌清瘦,身高臂长,举止彬彬有礼,谈吐文雅,一派清流模样。倒是全无张白担心的恶行恶状,只是脸色微微有些憔悴,显得有些病容。

    张白知道,人生如戏演技第一,现在到了上场发挥的时候了。

    他当即咧开嘴,哇的一声哭将出来,眼里没泪怎么办?趴在地上用手掌揉眼框。

    他这一哇,非常突然,演技其实拙劣得很。把旁边的家人,以及丫鬟婆子管家等人都吓了一跳,还没酝酿呢,咋就直接泪崩了?

    不过张白到底只有十四五岁,平时又修炼养身,气色颇佳,而且他日渐长大,已经有了大人的身材,却长了一张秀气的娃娃脸。

    不熟悉他的,初时一见,很得人欢喜。所以尽管演技不行,但是颜值可以凑,众人惊讶之下,当即都想着:“定是孩子远离家乡,可怜他想家了。”

    于是,一堆丫鬟婆子一起流泪,张祗更是上前搀扶,入了内堂。

    这一日,张府上下喜气洋洋。

    原来,大哥张温早就回到建业,已经将张白的情况,书信告知了张祗,所以张家见到张白回来,并不感觉意外。

    与家人团聚用饭之后,丫鬟婆子前去准备张白和土蚤的寝房。

    两兄弟便来到书房闲话,张祗顺便考了考张白的诗书辞赋。发现张白的诗赋还行,但是书经就差一点,虽然看起来浏览过不少书籍,可是没有一篇是真正通达的。

    不过张白去西域修仙,本来就不是去念书,更没有老师教导,年纪轻轻能到这个地步,已经算很不错了。

    张白也对张祗有了了解,原来这家伙就是一个典型的魏晋雅士,诗书风流之人。

    他有一点窃喜,心想面对这种人,应该会少一些你死我活争家产的烂俗。最起码,就算要争,吃相也不会太难看吧!

    张白心中稍定,便向张祗问起家中情况,特别是大哥张温的状况。

    这么一问,张祗的眉头微皱,露出一丝忧愁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