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张祗的忧虑没能逃过张白的眼睛,张白试探地问了一句:“家中可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张祗叹了口气,他想到张温在家信中曾经提到张白在蜀国参与政事,受到诸葛亮青睐的事,觉得张白已并非孩童,也没有过于隐瞒。

    “大哥回吴国后,来去匆匆,还没顾得上回家看看,就奉主上之命,领了军职远赴豫章,这唉!”张祗又叹了口气,也没把话说得太明白。

    “二哥是担心,主上对大哥有所猜忌吗?”

    张祗吓了一跳,有点惊异地看向张白,一时说不出话来。

    张白会这样想,其实是因为历史记载中,这一年吴国暨艳案爆发。选曹尚书暨艳、选曹郎徐彪被赐死,牵连到张温。

    张氏全家遭难,自此逐渐衰落。

    张温被孙权斥回本郡,之后不再录用,张祗和张白二人前途断绝。其中最惨的是张温的二妹,她原本嫁给东吴顾家的顾承,后被官方强行改嫁丁氏,于成婚日饮药自杀。

    呆了半天,张祗这才忧心忡忡地说道:“三弟果然通达政事,其实,这只是我的猜测。吴蜀结盟刚完成,如此大功并未封赏,却去了豫章剿灭山越。大哥是清流,又不是贪图军功之人。主上如此对待,恐怕唉!”

    “恐怕?”张白接口道,“恐怕张家祸事不日矣!”

    祸事?

    张祗担心的只是张温的前途,并没有想过什么祸事,张家可是吴郡大族,能有什么祸事?

    张白见张祗不明所以,接着说道:“长兄声名太盛,孙氏偏狭怎能容得?清流虽是正途,但想必二哥知道孔融的下场吧?”

    “曹操乃阉宦之后,并不喜世家,触怒之而被杀。吴主亦非清流世家,实乃出自寒门。而我等士族门阀,手无实权,又不近军门,却往往轻议朝政,岂非取死之道也。”

    张祗闻言惊诧,却默不作声。

    张白见他犹疑,俯身凑近,再次追问道:“长兄可是经常与暨艳、徐彪等人书信来往?”

    张祗又一惊,点头称是。

    张白道:“此祸事也!暨徐二人本来为吴主所重,占据选曹任免之实权,是吴主望其制约吴地四大姓。然而,此二人于选曹之事未见尺功,却弹射百僚,妄议升迁。见罪于各大姓,引出众议纷纷。以弟之见,吴主终必弃之。”

    “长兄与二人交好,又生性清高,不免时时同发议论。言语还好说,然私信往来之中,白纸黑字,势必落人口实。吴主一旦追查起来,张氏有难矣!”

    他的这番议论,言之凿凿,如人亲临,可把张祗吓呆了。

    张祗虽然是个聪明人,可他又不会掐指算命,哪里能像张白一样把历史当预测,想得如此深远。

    在他听来,张白对于吴主的分析,令人叹服。

    暨艳、徐彪、张温的行事确如张白所言,有很多容易被诟病之处。

    但是,就此便把这几件事合并起来,得出张氏有难的结论,是不是也太过激进了?

    “三弟师从卧龙,果然学得明查万里,不过张家盘踞吴郡,根基深厚,吴主又是用人之际,何以见得张家会遭难?”

    “我所说张家将遭难的,是我三兄弟的仕途。性命还是无忧的,吴主大概是以此严厉警告一番。总而言之,孙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张白用了个宋朝的典故。

    张祗眼皮一抬,击节道:“此言妙矣!”

    他这一下,反倒开心起来了,“这件事就说到这儿吧!反正家中内事有我,外事全靠长兄,我们不通上意,也不好胡乱猜测呀!”

    他话锋一转,“说起来长兄书信有交待,已为你选好一门婚事,你可知道?”

    嘎!什么玩意儿?

    这情节展开完全出乎张白意料,好好的,这是什么突发状况?

    “这弟实不知,想我张白年幼,婚配之事不急吧?”

    “你已年届十五,可以婚配了。虽然是小了点,然婚姻大事父母媒妁,今父母既早丧,长兄便如父,而兄长既然已为你选定婚嫁,就不要推脱了。”

    “可是我”

    “你年纪小脸皮薄,我懂!什么都不必说了,一切有我来安排。”

    神忒马我脸皮薄,我张白什么薄也薄不了脸皮,张白肚子里疯狂抗议。

    “不是,二哥,我这个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张祗这一下,倒没料到张白说话如此大胆,对于世家子来说,这简直是口不择言。

    一怔之下,他忽然又大笑起来。

    张祗是魏晋风流之辈,本来就不喜世俗,张白说话不羁,反而正合他的性子。

    “三弟潇洒,乃我辈之色。不过大丈夫三妻四妾,无有不妥。这件事你听二哥的,不必多言,只管等好消息吧!”

    “呃,不是”

    “哎呀,不必多言,我来安排不就行了,哈哈哈!”

    哈哈你个头啊!张白心中有苦说不出。

    没想到回乡省亲祭祖,竟然搞出来这么一桩催婚的破事。这要是成了亲,今后如何再有脸见沐镜。

    沐镜可是玄仙境的大人物,一怒之下啊呀,祸事啊!祸事!

    他还想继续劝说张祗,可张白越不情愿,张祗这家伙反而越是来劲,最后简直油盐不进了。

    “看起来只有一个办法,赶紧祭祖买粮食,赶紧回蜀国,惹不起我还逃不起吗?”

    这么一想,他也就不再反对,乖乖地听话不再争辩。

    谈完话后,张白入住张家一家偏院,和土蚤同院,但分室居住。

    刚住下,张白便借口自己习惯土蚤亲自服侍,让仆人们暂且退下。

    他让木猫出来,躲在房顶监视四周。

    见四下无人,便赶紧安排土蚤立刻出府。暗地里买一间房屋,最好是带地窖的。他要拿来布置星辰之术的入口,用来逃回蜀国。

    土蚤十分听话,领了钱立刻出发。

    他也不走正门,几个起落便跳到了院外,轻松出了张宅。

    接着张白又派出了望烟客,让他像在成都时一样,四处打听吴郡的米粮价格

    当晚,张白用饭之后,又和张祗一起聊天下棋,而他的棋艺又一次惊到了张祗。

    “三弟远游期间,果然十分用功,居然连棋艺都是上上之资。你可知道,当今主上的长兄孙策孙伯符,生前亦雅好棋术。你生不逢时啊!否则必得青睐。”

    张白讪笑道:“凡史家不言如果,孙伯符乃常胜将军,若败于我手,说不定某头颅不保矣!”

    张祗哈哈大笑,堂上两人谈笑风声。

    主人开心,下人们看在眼里,也不免有些喜气洋洋。

    几个年轻碎嘴的丫鬟,此时偷偷议论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