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张白虽然看出那名中人的可疑,但看破并不说破,只是默默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四人拐弯抹角来到吴县城边,靠近城墙的地方,密密匝匝的屋檐一角,居然闪出了一间破败的寺庙。

    张白和阿灌两人彻底傻眼了,这就是自己来看的房子?怪不得这个中人心虚,居然搞了一间破庙给自己。

    张白看了看土蚤,问道:“你来看过房子了吗?”土蚤则一脸平静地回答道:“当然看过了!这里价格便宜,宽敞,还有地窖。”

    张白和阿灌当场捂脸。

    好吧,这也不能怪土蚤。

    回过神来,阿灌当场怒了:“好你个奸滑小人,我们张家你也敢骗,我把你拉去见官老爷。”

    那中人吓得跪倒在地,“小人错了,小人不知是张家买房子,这才误会,要不然我哪有胆子欺瞒各位大人。”

    “我们家少爷买房子是有用的,你要是误了少爷的事,看我们不打断你的腿。”

    “您别生气,这庙样子是不行,可还是按照这位大爷的要求办的,您要的大房和地窖样样不缺,我也不算欺瞒各位,嘿嘿!”

    阿灌还欲斥责,张白制止了他,他忽然觉得这个庙也不错。

    这样多了一层身份,也是种自我保护。最起码,自己买房子的事一旦被本家发现,也好有个说法,只要交待说自己信佛,想买个小佛堂,谁都不会觉得这个地方有问题。

    嗯!意外的还不错。

    于是张白温言道:“无妨,这位中人小哥倒是有眼光,知道我亲近佛门,为我挑了这个小庙,方便我面圣修行。这样,我们进去看看吧。”

    那中人听张白这么说,竟是全无责怪之意,立刻高兴地跳将起来。连声招呼着,把三人让进小庙。

    青灯古佛之下,一个老和尚正在默默敲打着木鱼诵经,经声绵长而且模糊。若是普通人根本听不清,但张白是修仙高手,听力了得,把内容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和尚似乎是不是中原人。

    那中人毫不客气地打断那和尚,“老家伙别念经了,赶紧出去一下,我们看房子。”说完就过去推搡。

    老和尚却不理他,木鱼声丝毫不乱。

    张白当即制止中人的举动,上前合十,深施一礼鞠躬道:“打扰大僧功课了,佛弟子张白,偶遇宝刹,前来拜谒。”

    他是修炼者,语言自然通达,可在普通人听来,张白说的似乎就是梵语。那老和尚也是一惊,他大概没想到会在此地听到家乡语言,立刻停止了诵经,转过脸来。

    “善居士从何而来?”

    “从西方来,从昔而来。”

    “欲往何处去?”

    “不去!只在此处。不知法师如何称呼?””法号支谦。”

    “原来是支谦法师。”

    这两人志向相同,趣味相投,一时大谈佛法,几乎忘了来干什么的。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

    阿灌有些等不及,他见缝插针打断两人谈话,提醒张白不可游玩得过晚。

    张白这才想起正事,就向支谦打听,这个寺庙究竟想怎么卖?没想到支谦却被问得一脸糊涂。

    再看看中人,此时又是一脸尴尬。

    张白明白了,这所谓中人肯定是个当地的地痞流氓,这是想把这破庙强买强卖。

    他犹豫了一下,原本应该惩罚一下这小流氓,可又一想,自己在当地潜伏,不可大事声张,便有了一个办法。

    “这样吧,支谦法师的庙宇颇有些陈旧,弟子愿意捐献资财,翻修寺庙,不知法师意下如何。”

    支谦一听就笑了,翻修庙宇能帮助传教,这对他来说再好不过。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张居士与佛有缘,此举功德无量。”

    “既然如此,这庙宇地窖我也想打扫翻新一下,并租借使用,不知法师可否帮忙?”

    “地窖里没东西,随便!”

    两边就这样达成了协议,张白先捐赠了一些银两帮助支谦,又参观了这里的地窖,觉得还挺宽敞。

    最后谈定了开工的时间,张白便辞别支谦,离开了小庙。

    临走时,他微微斥责了中人几句,严辞让他不得再骚扰支谦。然后,不但结清了中人的费用,还特意多赏了一点。

    卖房子变成了向寺庙捐助,那中人原以为中间费是肯定打水漂了,结果没想到还能多得,意外之喜,十分高兴,于是满口应允绝不打扰支谦。

    扩建工程就交给了阿灌和土蚤,阿灌负责找工人,土蚤负责监工。不忙的时候,两人还四处购买粮食和丝绸,临时驻存在寺庙地窖之中。

    这个地窖实际上也不算太大,并不能存储张白所需全部资财,张白只是把它当做一个中间站。他自己每过两天就来一次,把仓库里的东西摄入梦界。

    这些物资,都存在华林宝池的大岛山顶。

    他之所以不愿放到更宽敞的崇圣塔林梦界,是因为最近准备的物资太多。如果全放到崇圣塔林,肯定要破坏风景,他可不愿意。

    更何况,魔都梦界里,最近几天水稻和谷子长势喜人,眼看就要收割了,连四手木偶都被派过来帮忙,崇圣塔林那里如何堆的下那么多东西。

    物资富裕到装不下,张白晚上不得不停止修炼,特意在华林宝池中探险,又找到了几座小岛,其中一个岛还有山洞,张白又将望烟客派到这里,继续大造仓库,把大岛交给了竹枪神识来管理。

    经过这一次的探索,他第一次探到了梦界的边缘。看来华林宝池虽然强大,其实却是相对比较小的一个梦界。

    梦界的边缘,是闪耀着梦幻白色的结界,伸手过去,能感觉到结界的坚固,决非轻易可破。要不是自己升级过云簋籖,哪能轻易将梦界合二为一。又怎么能够在梦界里种田呢?

    这些日子,张白忙忙碌碌,日子过得飞快。来吴国也有半个月,现在物资准备得差不多,他要开始准备跑路了。

    要跑路,就得有些借口,张白想得妥妥的,就让周瑜的侄子,自己的同窗好友周峻来背锅。

    张白挑了个日子,向二哥张祗提了这件事。说的是自己与周峻同窗数年,感情笃厚,如今回到吴地,十分思念,想去看看周氏的地望,到庐江去探访老友。

    张祗觉得这事有点突兀,张白好不容易回到家乡,这又要出门,似乎多有不妥。可张白言之凿凿,他也不好反对,再加上能与周氏交好也是相当不错的事,对于张家十分有益。

    想来想去,张祗算是同意了这件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