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然而,话锋一转,张祗却突然提及张白捐献寺庙的事。

    “三弟心向佛门,善意可嘉,然而不可过度,你毕竟还小,千万不可学人剃度、出家之事,我张氏一门还指望你努力向上,万不能中途而废。”

    张白惊了,张祗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见四下仆人没有注意,立即施展月境之术。这才明白,原来是阿灌这小子,经不住张祗逼问,说出了张白向寺庙捐钱的事。

    不过还好是家寺庙,阿灌借口张白信佛,倒没有说出修缮地窖、购买物资的事。

    “算这小子聪明。”张白已经偷偷在地窖的墙角,用天柱铜块安置了星辰术的出入口。这要是把地窖说了出来,张白又得重新设置出入口了。

    “二哥放心,与佛有缘不见得就要剃度出家,你看我尘缘未断,这次去周家除了找周峻叙旧,也是为了与周家结识,拓宽我老张家的人脉。”

    张祗听张白这么讲,总算放下心来。

    “我给你安排仆人和车马,早去早回,不可超过一个月。”

    张白满口答应,还加了一句,“我习惯骑马,最好能买一匹好马。”

    不一日,张白便带着几个仆人,各自骑着马,出离开了吴郡。

    张白骑的那匹马,虽然算是好马,可对于张白来说,也就是凑合。

    然后,出发才一天不到,他们就遭到了“打劫”。

    一群人正在客店睡着觉,却被莫名其妙地抓去了一个海岛,当成人质关起来了。

    而且,张白和仆人们被分开关押,仆人们在岛上根本找不到张白。

    这个地方,当然就是张白的梦界“监狱岛”了。他自己则潜回寺庙,通过星辰之术,回到了成都。

    在成都,张白早就在丞相府设置了出入口。所以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诸葛亮。现在有粮食了,南征完全可以早一点开始。

    可没想到,诸葛亮一见到张白,激动得差点哭出来。

    “师父你怎么才回来啊!成都出大事了。”

    张白一怔,“能出什么大事?”

    诸葛亮用手指指天空,“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成都五月的蓝天白云里,五艘巨大的飞船停在空中,威风凛凛,整整齐齐。

    张白一口气接不上来,差点没背过去。

    诸葛亮见张白气急过度,面色苍白,立刻拍胸捶背,过了好一会儿,张白才缓过来。

    “这忒嘛谁干的,搞啥玩意儿啊?”

    “是稻劳干的,他也是迫不得已。”

    “啥事啊?迫不得已就秀我的飞船!忒万一出事怎么办?”

    诸葛亮有点不好意思地答道:“你别着急,稻劳的确有苦衷。”

    “哭肿?我才应该哭肿呢?快让飞船离开天空,统统去大雪塘躲避。”张白气得哇哇叫,简直快得狂躁症了。

    诸葛亮劝了好久,总算让张白平静了一点。

    “让飞船这么干,虽然是稻劳的意思,可这的确是迫于无奈。这不是,飞船的事传遍了成都,就让刘禅知道了,就有人进言说这飞船是谶违巫术,刘禅派人要查抄,这才出的事。”

    “那你这个丞相在干嘛?原地静止不动吗?你难道不会阻止刘禅和稻劳。”张白余怒未消。

    “阻止过了,可这件事背后有人撺掇,不好办,这才是我着急的原因。”诸葛亮道,“事情是这样的,先是有赵家人上报朝廷,说有人偷窃赵家粮仓。然后杜琼何宗二人也上报说丢失了粮食。引得朝野议论,人心惶惶,粮价再次猛涨。”

    “而你又不在成都,光靠我和刘巴手里的粮食,根本不够平抑粮价的这一轮涨势。我和刘巴就赶紧放出风声,说飞船又运来了粮食。”

    “结果,刘禅突然便知道了青城山下的屯兵处,硬说那里搞谶违之术,必须查抄。还派人带着圣旨、领着禁军前来,领头的正是景骞和景符这兄弟俩。好在我反应及时,派马谡带兵前去劝解,这才挡住了。”

    “可这事惹急了稻劳,他为了平息事态,又为了飞船的安全,索性把飞船停在了成都上空,还一连停了两天,这下可把整个成都城都闹腾坏了。”

    张白听着听着,总算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连忙道:“必是有人向刘禅进谗言,我看大概就是黄皓了,是不是?”

    “师父猜得没错,别的人还好,这黄皓深得刘禅宠信,我虽然身为诸葛亮,也不能随意进宫抓人吧?”

    张白没有回答。

    “还有,景骞和景符这俩太监兄弟,据说都是合体境的修炼者。大概是趁你不在,想到青城山那里占点便宜。只是没想到还有个稻劳在,再加上天师洞众人合力,马谡又赶到得及时。不然的话,说不定连飞船都要被他们抢了去。”

    抢飞船?

    张白气得鼻子都歪了。

    飞船就是他的命根子,刘禅居然派太监抢他的命根子,这是想要把自己也扩入宦官队伍吗?

    麻蛋!怪不得说刘禅是扶不起的阿斗,果然如此!

    他这里恶向胆边生,立刻传音给稻劳。

    “稻劳,我是张白。你干得好,那些宦官竟敢打我飞船的主意,我们今夜就去宫中寻仇,跟他们好好玩玩!”

    稻劳听到张白传音,第一反应是要挨骂了,没想到张白却说他干得好,心中先是一喜。

    接着听到张白要入宫寻仇,心中又是一惊。

    “此事非同小可,最好从长计议”

    “计议个屁,我要给那些阉党喂一颗氢气弹,让他们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诸葛亮实在听不下去了,赶紧出来劝阻:“师父冷静啊!宫中作乱形同反叛。我们还是应该暂且隐忍,先打听清楚前因后果,再作道理。”

    稻劳也劝道:“这次在青城山下,见到了景骞和景符兄弟二人,都是与我相同的合体境高手,若不是我早有准备,再加上天师洞众人帮忙,飞船很可能出问题。”

    “而且,还有件更严重的事。我当时感到有更强的气息隐藏在周围,其实力显然在我之上,然而完全无法捕捉其来路。所以我猜测,对手那天也不是真的来抢飞船,而是有意试探,且另有埋伏,想激怒我们,引我们自投罗网。”

    张白稍微定了定神,问道:“你已经是渡劫境初期,难道对方是渡劫后期的?”

    诸葛亮插嘴道:“我们这里的于吉真人,不也是渡劫期的嘛!能躲藏于宫中,祸乱朝廷的人,我看可能还不止渡劫期呢!”

    “难道还有入仙的真人?”张白觉得似乎兜头来了盆凉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