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稍微冷静下来的张白,有点明白了。

    稻劳把飞船统统停在成都上空,这不止是震慑那些修炼者,也是震慑整个官场。

    成都形势变得有些诡谲,如果真有入仙的修炼者到场,那么事情肯定非常不简单,其背后一定还有高人操纵。

    张白叹了口气,在吴国多日,他已经感到了两国之间的差距。

    要说粮食的产量,蜀国和吴国都还不错,蜀地天府之国,吴越鱼米之乡,两地都比较富庶。但是在吴国,同样的士族门阀,张家的一切显得游刃有余,所有人都不慌不忙,显得那么有底气。

    而在蜀国,士族间却勾心斗角,当地的不服东江的,东江的又不服荆州的。因为争斗,各族各家都显得紧张,家家都在囤积物资,以备不时之需。

    这样一来,世面上的物资减少,国家的用度变难,于是税赋加重,黎民百姓就遭殃了。而且越是如此,这个国家就越不被看好,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以张白的经济学知识,他知道这叫做经济预期。

    经济社会说到底是由人组成的,人的预期对于社会的影响不容忽视。

    如果经济发展超过了预期,就会引起产量和财富的正向变动,也有可能产生过度的乐观,这叫做“预期过度”。

    反之,如果没有超过预期,即便经济条件比以前好,可认为将来不会产生理想的结果,这叫做“预期不足。”

    蜀国的情况就是后者,即所谓“预期不足”。

    其实,预期过度和预期不足,只是一件事情的两面,对于蜀国来说,就是控制经济的士族与控制军队的皇族之间的不信任。

    所以在历史上,诸葛亮主要倒向荆州士族,打击蜀地士族,而不是在国内搞联合阵线,就是这个原因。必须团结能团结的,打击应该打击的。

    稻劳将飞船停在成都上空威慑,其实是在不经意间,提高了蜀国人的心理预期。飞船是一种神迹,对于所有不了解的人来说,飞船如果属于蜀国,那么蜀国的将来,显然就是乐观的。

    稻劳虽然不懂政治经济学,却实在是个聪明人。

    张白终于彻底冷静下来了。

    “这是对方拉开架势,准备大干一场吗?”张白道。

    诸葛亮点点头,“我们如中了圈套,固然合他们心意,即使没有中计,也可以打击一下荆州士族,离间我们与主上刘禅的关系。只是他们没想到,我们的飞船会如此明目张胆,全天悬停空中监视全城。”

    张白明白,诸葛亮所谓的荆州士族,实际就是指的诸葛亮自己。

    “有这种动机的,大概只有三种人。赵家、宦官,还有血冥教。”张白冷冷道。

    “景骞和景符都是血冥教无误。”稻劳确定地说道。“但是我感受到的那名高人,其气息似乎不像血冥教。”

    “哦?”张白更加疑惑了。

    诸葛亮也插嘴道:“我在宫中有内应,传出消息来,确认就是黄皓向刘禅进的谗言。”

    “你们俩的意思是,黄皓就是那个所谓高人?”

    “那也不一定,必须派一个实力强的前去皇宫查探一次。”

    诸葛亮道:“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你若再不回来,就让于吉真人冒一次险,至少要查清楚黄皓这人,到底是不是血冥教的。”

    张白不禁点头,飞船上天也只是临时的方法,现在的政情是双方陷入了僵局,毕竟飞船也不能一直停在空中不动啊!

    “让飞船转移到大雪塘去,我从吴国带回大量的丝绸和粮食,丝绸我亲自装船。船队立刻出发,前去塞琉西亚,一半丝绸卖给印帕帝国,另一半卖给罗马。”

    “这件事最好交给连湃来办,他做过海盗,了解海外行情,只是不认识白沙瓦的自己人。等船队快到达白沙瓦的时候,稻劳你通过星辰术,去白沙瓦帮他引荐一下就回来,让所罗门和帕夏继续帮他吧!”

    “另外,密城制造的第一批飞船就要完工了,包括两艘战舰和两艘运输船,另外有两艘运输船还在建造。我会让亥特里指挥造好的飞船,先过来增援成都。”

    “成都目前只留下战舰莉莉斯号,由稻劳指挥,继续停留在空中威慑。稻劳你还得赶紧训练叟人队伍,包括公敦杨和焦义,让他们能随时担任船长。”

    张白一连串的命令,稻劳在传音中答应了。

    “诸葛亮,我让你完成的任务怎样了?”

    “就快完成了,我借口修缮都江堰,在成都、江州和汉中招募符合要求的木工,再有半个月就能集齐二百人。”

    “好!这些人到时候统统运到密城,我要加快生产。”张白道。

    “今晚,我一个人前去探访皇宫。稻劳,运输船离开后,你在夜里把莉莉斯号停在丞相府上空,随时准备策应我。”

    “是!”

    月上中天,成都皇宫之中,这一夜戒备森严。

    皇宫内外,禁军左右羽林军几乎全军出动,四处巡逻。

    暗地里,宫墙屋檐各处,遍伏暗哨,专等有人前来自投罗网。

    整个皇宫杀气腾腾的。

    不过这些对于张白来说,基本属于无感。

    反正他也不是亲自打探,有透明神识就行了。对于透明神识来说,就算再多的士兵巡逻,都不可能发现他。

    张白自己宅在丞相府,派望烟客装作游人,游山逛水地来到了成都以北的武担山。

    这武担山并非真山,只是一座小丘,相传是古蜀王开明氏爱妃的坟墓,而且这里还是刘备登基做皇帝的地方。

    张白来这里,是因为这里离蜀汉宫城很近,皇宫就在武担山之南。他独立山头,就能看到皇宫的大致情况。

    远远望去,夜晚的皇宫一片安静肃穆,要不是透明神识正穿行其间,根本不会知道宫内竟然埋伏了那么多士卒。

    皇宫占地颇广,宫室连绵,据说刘禅喜好游玩,新增了不少土木工程,直到引得大臣非议这才住手。

    张白佩服地叹了口气,不同于贵霜和帕提亚,这里到底是中土,皇宫建筑的面积和复杂程度远超外国。

    整个皇宫仿造汉室宫城的样式,甚至连宫苑的名称都尽量相仿。其中也有未央、建章、长乐三大宫,还建有专事神仙的明光宫。

    神识在宫内游逛着,虽然不担心被人发现,但一时也没发现想找的人。

    宫内虽然暗影瞳瞳,但没有一个是真正可疑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