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明光宫,大殿。

    景骞快步小跑,进了殿堂大门。

    殿内昏暗,只点了一支残烛。烛光摇曳之中,影影绰绰,两个貌似老者的人枯坐在蒲团之上。

    景骞单膝跪地,恭敬道:“见过黄门令,陛下已经睡熟了。”

    “好,那就不要再吵醒他。你兄弟二人安排好,我料张白今晚必来。”

    “是!”景骞得令后却并不离开。

    “大人,张白此人修为虽普通,但术法诡异,且行踪飘忽不定。之前,黄展法王就是一时不查以至失手,这几日他忽然失去踪迹,恐怕是又有图谋。我们不如索性”

    “嗯!”黄门令打断了景骞的话。

    “此事不必再提,即使王爷大度,然而苦法王和东王公府都是不可能容他的,我们不必多肇事端。””可是”

    “好了!”那枯坐的黄门令眼眸中,忽然发出一道精光,景骞吓得跪地磕了几个头。

    “黄门令恕罪,我只是好意!”

    精光收敛。

    “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你想过没有,对付一个区区合体境的修炼者,就要使用怀柔之策,日后我们将如何自处?不要说了,过了今晚再议吧!”

    “黄门令英明!”

    景骞这才退下,一溜烟离开了明光宫。

    那黄门令听到景骞离开,转过身向另一名枯坐者示意,“请苦法王谅解,景骞这人只是没见过世面,人还是忠诚的。”

    另一个枯坐者一直没有动静,此时出言回道:“黄门令不必介意,那张白原是我的徒弟,是我教导无方,养虎为患,倒让黄门令见笑了。”

    这黄门令就是有名的黄皓,此时已经在这宫中潜伏多年,深得后主刘禅宠信。

    “苦法王过谦了,那张白自甘堕落,实在与苦法王无干,只是在下有一事不明,想请教苦法王。”

    “不敢当,请讲便是。”

    “听说这个小张白,几年前还是个经脉尽毁、无法修炼的废人,可有此事?”

    “大致不错,也不尽然。”苦法王道:“张白那时确实无法修炼,但经脉并没有被毁。他的条条经脉天生各自为政、全不相通,连东王公本人看了都说毫无办法。”

    “原来如此。”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偷吃了东王爷的帝药,没想到他能够痊愈,居然已经到达合体境了,也算是他的造化。”

    “那就是说,其实连苦法王你自己,大概都不清楚张白到底会些什么术法,或者修炼境界究竟如何,是吗?”

    “惭愧,惭愧!”

    “我这个弟子,当年只能使些控制之术,而且威力很低。不过,在偷吃帝药之后,逃出东王公府之前。曾经在东王公府的刑罚殿上,显露出精神力术法的天赋,也不知道是帝药的效果,还是这孽畜事先隐忍藏拙。”

    “果然是个阴险小人,苦法王这是运气不佳,为人师表,最怕遇到这样的弟子。”

    “黄门令是前辈,肺腑之言令人起敬。”

    “哈哈,哪里哪里!”黄皓笑道:“那么,如今之所以在皇宫重重设伏,而不是直接出击抓捕张白,就是因为苦法王对张白的本事心里没底,是吗?”

    “的确如此。近两年内,几次三番有人偷袭血冥教的夜使、冥使和法王,已经折了好几名,可是总坛居然都查不出是谁干的,直到此次黄法王遇难,才真相大白。足见张白阴险,善于隐藏。

    “再有一件事,就是之前东王公府长老石龙道人之死,现经查明,也是死于张白之手。”

    黄皓闻言惊讶道:“石龙长老是渡劫境中后期吧?居然遭到张白毒手?”

    他接着恍然正色道:“怪不得苦法王如此慎重,这就是了。所谓张白的合体境修为,肯定是景骞那小子自己认为的,他的修为也就如此而已,看不出张白的真实境界。”

    苦鬼道:“我就是担心张白的后手,这小子绝非只是看上去的水准而已。”

    “嗯!不愧是苦法王,思虑缜密,为人稳重,怪不得东王爷器重,升迁如此快速呢!”

    “不敢,不敢,这是后辈的运气好,占了便宜。黄门令蛰伏蜀地多年,一旦建功,前途似海。”

    “哈哈哈!我在此蛰伏,只待明主到来,不以功劳为务。”黄皓笑道。

    两人说笑一阵,又枯坐一阵。

    夜已近四更,子夜已至,张白始终没有出现。

    在诸葛丞相府,张白正在瑟瑟发抖。不是因为冷或者惊吓,而是因为难以形容的紧张和兴奋。

    苦鬼追来了,就在皇宫里。

    这个自己最早的师父,背叛自己的凶手,居然已经升任法王了。记得在东王公府与沐镜分开的那一次,苦鬼还是巡游,大概是自己杀了黄展,让他继任了法王。

    还有沐镜的离去,虽然主要是那个东王爷和沐镜的姐姐羲和造成的,但是苦鬼也在当场。反正对他来说,只要是最重要的挫折,苦鬼都在现场。

    更可怕的是,苦鬼似乎已经入仙,而且他身边的那个帮手黄皓,居然也是入仙之人。

    他们两个,都是地仙级别。

    幸好听了诸葛亮和稻劳的话,没有莽撞地冲进皇宫,要不然就是自投罗网。

    不过这样一来,成都就变得极其危险了,即使自己躲在悬壶院或者丞相府也没用。

    于吉和稻劳的实力,也就只有渡劫境,诸葛亮更是只有一个丞相空名,只要黄皓和苦鬼想通了,下定决心抓自己,别说肯定惨败,就是诸葛亮、于吉等人的命,也或将不保。

    “逃,立刻马上,逃!”

    张白立刻将宫内的情况告知了诸葛亮和稻劳,两人也是惊讶万分,猜到了对方有圈套,可万万没想到,对方的实力那么强大。

    只有趁苦鬼还在顾虑的机会,马上避难。

    张白立刻将自己的白马交给诸葛亮,让他骑着骏马连夜赶去悬壶院避祸。稻劳的飞船莉莉斯号则向相同方向移动,准备接人。

    这个时候,他自己也顾不上风险了,直接使用星辰之术,第一个赶到了悬壶院。

    叫起了于吉、提图斯、张吉,还有公敦杨和焦义,拿好随身物品。莉莉斯号刚降落到悬壶院半空,稻劳就垂下绳梯,所有人都上了飞船。

    没多久,诸葛亮也赶到,也上了飞船。

    悬壶院中,只留下一些普通仆役兵士,维持着院中秩序。

    莉莉斯号转向,在张白的指挥下,调头向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