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飞船为什么向北飞?

    于吉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看向张白。只见他趴在船头,不断向下瞭望,显得十分兴奋。

    他皱了皱眉,想凑过去劝阻张白,却被诸葛亮摆手拦住,“于吉仙人不必担心,师父并非鲁莽之辈,我猜此举是想捅破马蜂窝,诱敌出洞。”

    于吉有点尴尬,怎么自己心里想的事,已经被诸葛亮猜到了似的。

    “只是不知道,师父究竟准备用什么法子偷袭皇宫?”诸葛亮自问道。

    稻劳却在一旁笑了,“肯定是他的老招数。”他这么一说,于吉也笑了。

    老招数就是氢气弹,张白很想再用一次,好久不用都有点生疏了,正好练练手。

    虽然这一招也不见得能杀死苦鬼和黄皓,毕竟他们都是地仙境界。不过这两个家伙鬼鬼祟祟地太阴险,还背后说他的坏话,甚至说张白阴险,颠倒黑白简直不能忍。

    所以必须给他们一个警告,至少也要吓唬吓唬他们,最好能把他们激怒,让他们主动出击。

    只要这两个家伙主动出击,就必然分开。因为必须有一个守皇宫,另一个才能放心出击。

    到那时候再想办法,把他们一个个地解决

    一丝轻微的凉风,吹进明光宫里,残烛明灭。等了大半夜的黄皓和苦鬼,有点不耐烦了。

    “这个张白倒是沉得住气,难道我们的计谋被他看穿了?”黄皓悠然道。

    “也不是不可能,这小子一向机警,而且怪招叠出。”苦鬼答道。

    “不能继续这样傻等,倒不如派景骞兄弟,再去青城山搅乱一次。”

    “也好!不过可以换个地方,据说龙堤池畔的悬壶院也是张白的产业,我发现那里有修炼者的气息,不如去那里试试。”

    正说着,子夜里,漆黑的夜銫中,飘来了不易察觉的几点火星。

    这两人都是入仙的高手,当即察觉到了异样。

    “这是?”

    轰隆!

    成都皇宫中的明光宫,突然发出了巨响,整个宫殿霎那间垮塌,残荧断壁熊熊燃烧,宫内众人大惊失銫,走水的喊声不绝于耳。

    刘禅也被惊醒了,当即带着身边众人,一起查看。侍卫们阻止他,不让他过分靠近火场,刘禅便远远地看着火势。

    火光在他的眼瞳中闪烁,一丝焦虑偷偷爬上他的眉头,被火映染的夜空里,云间若隐若现地有一点黑影穿过。

    好在火势并未蔓延,到日出后不久,火头渐渐熄灭,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过火的地方只限于明光宫,没有殃及其他宫室,除了明光宫宫室被毁,就是黄门令和一名宫中侍卫二人被大火烧伤,其他人都没什么事。

    唯一奇怪的,是这场火到底怎么起的?当夜明光宫中,据说并未点亮火烛,所以起火原因引得众人猜测。

    天銫大亮的时候,宫中的消息已经传开,朝臣们纷纷云集宫外,急切地打探消息。

    而唯一没有到场的高官,只有诸葛亮。

    这情景很快引起了朝臣们的注意,于是开始追问同在现场的刘巴,可刘巴也不清楚原委。

    接着,有人派出家臣和亲信,往丞相府报信联络,却发现诸葛亮同样不在府中。

    这又是怪事一桩,朝臣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有点人心惶惶起来

    而此时的诸葛亮,正在大雪塘的山凹处,和张白一起踏雪赏景呢!

    大雪塘地如其名,正下着连天大雪。

    “师父真行啊!你看你有飞船,修为又高,还有这么漂亮的窝,同样是穿越,我怎么这么倒霉呢!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叮一声得到过系统。”

    “当然没有,不过要说金手指嘛!你我不都得到了贵胄的身份吗?这就是金手指。”

    “这破玩意儿能干啥用啊!”诸葛亮不屑道:“既不能延年益寿,又不能修炼成仙,还得在大军阀刘备的眼皮底下装傻充楞。”

    “好了好了!你话里有话,绕来绕去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要奖品吗?好了,先给你一个,吸取灵气后就还给我。”张白说着,拿出一块灵气充溢的月石,给了满脸欢喜的诸葛亮。

    “至于星辰之术,我今晚教你,不过你现在修为不足,不许乱用,每次使用必须有我带着,否则非常危险。”

    “是,师父!”

    “现在你帮我一个忙。”张白说着,又拿出一堆月石,不过这次都是空的。

    “你帮我把这些月石好好地埋在雪下,必须准确地埋在我指定的地点,现在就办,我会来检查。”

    “这算是任务吗?”

    诸葛亮大声答应,两眼溜溜羡慕地看着月石。

    “警告你哦,月石太过贵重。你修为不够,如果怀揣宝石,会有杀身之祸。”

    诸葛亮一凛,又回答了一声:“是!”

    两人各自拿了一半空月石,按照张白的指挥,将月石深埋雪下。等张白仔细检查无误后,又在中央处刨开雪地,用另一块月石在雪下画了一片符箓。

    接着他们又用积雪将符箓盖住,两人便溜达回飞船了。

    大雪依然,很快遮盖了两人留下的痕迹,

    黄皓此时躺在自己的寝房内,浑身包裹着浸泡过草药的布带,屋子里充满了药味。

    刘禅带着身边侍从,来到这里看望黄皓,坐在床边两人叙话。

    黄皓虽然被烧伤,但是按照太医的话来说,就是不难救,事实上也是如此,黄皓恢复得很快,这时已经能轻松开口说话了。

    “陛下操劳了,何必亲自看望下臣,您是贵体,可千万不要劳累过度。”

    “黄门令不必客气,务必多休息,这次大火让你受惊了。”刘禅关切道。

    “陛下爱护,臣永铭于心,只恨自己无能,让明光宫遭劫。不知其他宫室可有损伤?”

    “那倒没有,宫内众人合力,火势既无蔓延,也没有伤及杏命。”

    “哦哦!那就还好些。”

    “刚才太医说了,黄门令的伤能够痊愈并无大碍,朕心甚慰。只是,昨晚不知发生何事,居然令宫殿失火?”

    黄皓答道:“臣昨夜带一名侍卫巡视宫中,路过明光宫,觉得宫内有可疑响动,便入内检查,没想到,忽然间深陷于大火之中,事发突然,不知原由,请恕臣无能。”

    “不妨,然黄门令心中可有疑惑之人?”

    “人?陛下的意思是,有人纵火行凶?何人如此大胆,臣真的想不到啊!”

    “那个一起被烧伤的侍卫呢?他怎么样?我刚才查找却没找到,听说是被人抬出宫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