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郝摇旗打小就是个混不吝的性格。

    所以从小就惹得一身麻烦。

    后来他跟着从了军,成为了闯王李自成麾下一名干将。

    因为生性悍勇,每次作战都冲锋在最前因此得名。

    郝摇旗的名号一时间传扬开来。

    人们听到这个名号纷纷闻风丧胆。

    不知有多少大明官兵死在了郝摇旗手上。

    再后来满清入关,一时间天下易主。

    原本跟明军对着干的闯军在李来亨的带领下投靠明廷,接受了诏安。

    后来他们变成了夔东明军。

    随着清军的逼近,他们纷纷竭力抵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仅就这份气量夔东军便赢了。

    那个时候郝摇旗一直在想的就是尽可能多守一些时间,多杀一个鞑子。

    至于死不死的无所谓。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打着打着,郝摇旗竟然发现明军又有的打了。

    这是因为皇帝陛下当机立断的率领大军拿下了重庆,紧接着又夺取了夷陵。

    这一系列操作让明军不仅仅能够死守,而拥有了一些主动进攻的能力和空间。

    再之后明军开始了全面反攻,不仅拿下了湖广,还一口气拿下了江西、浙江。

    大半个江南便落入到了明军之手。

    从那时起郝摇旗心中渐渐燃起了希望。

    结果真的像他预料中的那样,明军一路势如破竹光复天下。

    在其中皇帝陛下显然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从那时起郝摇旗就下定决心替皇帝陛下和朝廷效死。

    所以这次出征西域,郝摇旗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往。

    他就是希望自己可以多尽一些责任。

    这样不说留名青史,将来后人说起他郝摇旗来也不会是一脸鄙夷的目光。

    只是来了西域之后,郝摇旗却发现西域比他想象之中要大的多。

    光是准噶尔就已经让他吃惊了,更不用说还有叶尔羌了。

    郝摇旗不由得感慨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他早已经过了那个轻狂的年纪,如今的郝摇旗十分沉稳。他每走一步都会仔细考量,绝不会盲目硬冲。

    此番前去接应刘兴明,他点了五千将士。

    这样行军起来速度不会太慢。

    不过郝摇旗发现越往东走路越不好走。

    甚至还有沼泽这样的地形。

    郝摇旗发现如果要绕过沼泽的话要兜一大圈,还不如直接从沼泽里穿越。

    明军将士们也没有拒绝。

    对他们来说再艰难的地形都不是问题。

    只要他们上下一心,共克时艰这些就都不是问题。

    不过最让郝摇旗担心的还是沼泽中的沼气。

    这玩意实在是太过可怕,即便是再强壮的将士也会被熏倒。

    不过好在沼气并不是在沼泽之中处处都有的,如果运气好一些碰不到也是可能的。

    这种时候一定要把心态放平稳一些,千万不能干自己吓自己的事情。

    …

    …

    经过一番筹备,尧勒瓦斯部大军正式开始进攻。

    蚁附攻城这种方式十分考验攻城一方将士们的决心,稍稍有人犯怂就会影响到整个军心。

    所以尧勒瓦斯派出了军法队站在后方,但凡有人临阵退缩,就会被军法队的士兵们斩杀。

    尧勒瓦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将士们不要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

    他们只有一条生路那就是打下来王都。

    任何逃跑的计划都必须被扼杀。

    尧勒瓦斯其实一直就觊觎着大汗之位,只是一开始他的父汗对他的态度不算那么恶劣。

    所以尧勒瓦斯也没有图穷匕见。

    如今父汗明显是对他起了戒心,尧勒瓦斯就不能再按兵不动了,必须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呜呜呜,呜呜呜呜~”

    一阵号角声响起后尧勒瓦斯部正式开始进攻。

    “冲上去搭梯子!”

    “快把梯子搭起来。”

    “冲啊。”

    叶尔羌王都的城墙十分高耸,攀爬起来的难度可想而知。

    但是尧勒瓦斯部下的态度很是坚决,很显然要把一场战役迅速的结束掉。

    但城头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一应守城器械纷纷用了起来。

    箭矢攒射,滚木擂石齐上阵,包括大型的夜叉拍也使用了起来。

    “快把叛贼都杀下去,不能让叛贼登上城头!”

    “杀啊!”

    两军在城头相遇,迅速的厮杀在了一起。

    近身肉搏之刻,不时有士兵被砍翻从城头坠落。

    他们瞬间摔成了肉泥,血水流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味。

    城头之上的阿卜杜拉哈汗面容严肃,神情惨淡。

    他从未见识过如此惨烈的战斗。

    在战斗之中,人命就如同蝼蚁一般,可以随意被踩踏。

    那些摔倒的士兵们再也没有站起来的,无数人发出一声声哀嚎,整个王都犹如鬼蜮。

    那些城中的青壮百姓也都纷纷被抓了壮丁,在城头之上搬运石块、滚木。

    “你们快一点不要犹豫,手里的木料快点扔。”

    “不想死的就卖点力气,等到他们破城你们都得死。”

    “杀啊,连杀人都不会,你们真是一群废物。不会杀人总会杀**?”

    “把刀往脖子上砍,你砍手臂有个屁用。”

    这些民壮只能现教,不然他们就连最基本的挥砍动作都做不出来。

    城头之上战况十分激烈,一时尧勒瓦斯占据了优势,一会阿卜杜拉哈汗又取得了上风。

    谁也不能彻底的终结战斗,双方打成了拉锯战,你来我往好不快哉。

    “国师,你觉得这一仗本汗胜算几何?”

    阿卜杜拉哈汗几乎铁青着脸问道。

    “启禀大汗,您是受到上天庇佑的,自然是十成胜算。”

    阿卜杜拉哈汗闻言立即板着脸皱眉道:“本汗要听的是实话,连国师也不肯说实话吗?”

    赛拉图立刻冷汗直流,顺着后背淌了下来。

    “启禀大汗,我们胜算应该有六成。”

    “只有六成吗?”

    真的听到了实话,阿卜杜拉哈汗又开始绝望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刨除城墙的优势,双方其实只是五五开了。

    毕竟城墙等于阻碍了尧勒瓦斯第一波迅猛的攻势,让他们不能立即威胁到城头守军。

    换言之他没有任何的优势!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