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郝摇旗率部赶至时,阿卜杜拉哈汗跟尧勒瓦斯正激战正酣。

    郝摇旗并没有下令进攻,而是先观察了一番战况。

    这么多年来已经磨掉了他身上毛躁的坏毛病,变成了一个十分求稳的老将。

    判断时机,什么时候能战什么时候不能战,必须要拿捏的仔仔细细。

    上一次明军赶到准噶尔王都时就没有拿捏好时机,导致不能一石二鸟。

    这次必须要仔细斟酌,绝不能重蹈覆辙。

    “郝将军,您快看!似乎破门了。”

    郝摇旗顺着方向望去,只见确实北门有被攻破的迹象。

    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郝摇旗当即下令出击。

    明军如果抓住这个机会杀出,绝对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制造混乱。

    毕竟叶尔羌人本就是明军讨伐的对象,这个时候进攻也完全说的过去。

    尧勒瓦斯那边正自高兴着,觉得王都唾手可得,谁料猛的从背后杀出一支生力军来,完全出乎了尧勒瓦斯的意料。

    尧勒瓦斯本想把军队撤回来,可已经杀入王都的军队完全听不到。

    一时间急得尧勒瓦斯大汗淋漓。

    现如今用腹背受敌来形容尧勒瓦斯是再正常不过了。

    “怎么办,我现在还怎么办?”

    一直杀伐果断的尧勒瓦斯现在也犯了难,如果现在撤回去就前功尽弃了。

    可如果不撤天知道到底能不能抵挡得住明军的猛攻。

    毕竟尧勒瓦斯也不知道明军到底来了多少人,如果来的人太多的话,估计马上他就会是一场脆败。

    这个决定实在太难做了。

    一百步、五十步…

    眼瞅着明军就要来到近前,尧勒瓦斯最终下达了决定。

    死战!

    尧勒瓦斯决定了死磕到底。

    “死战,总督大人下令死战!”

    仅剩的叶尔羌士兵纷纷调转方向与明军对决。

    郝摇旗率领的基本上都是他的亲兵,是千挑万选的结果。

    这些将士战斗力极强,没多久就在叶尔羌大军中撕开了一个口子。

    就像是猛兽猎食一般,一旦开了口子就会毫不犹豫的撕咬下去。

    “杀光他们,不要留情。”

    郝摇旗冷冷下令道。

    “杀啊!”

    明军的突进十分凶猛,两两配合掩护,很快就向尧勒瓦斯的中军杀去。

    尧勒瓦斯急忙调兵遣将应付。

    “快把他们拦住。”

    尧勒瓦斯感觉明军的数量不是很多,至少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多。

    “不要再让他们突进了!”

    如果能够把明军拦在这里,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将会容易很多。

    可明军显然没有那么好对付,他们抓住叶尔羌士兵的每一个破绽,将自身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与此同时,叶尔羌王都内也激战正酣。

    叶尔羌内战关乎一大票人的前程,所以不管是支持阿卜杜拉哈汗的还是支持尧勒瓦斯的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他们也许互相认识,也许是相互交往多年的好友。但在这一刻立场的不同让他们彼此仇视着对方。

    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可言,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阿卜杜拉哈汗已经在国师赛拉图和一干心腹护卫的保护下撤离了城头,转移到了相对安全的王都。

    虽然阿卜杜拉哈汗知道自己在城头督战的话,将士们会更加有战斗力和战斗欲望。

    但是求生的本能让他还是选择躲到了安全的后方。

    毕竟后方是战火暂时波及不到的区域。

    此刻的阿卜杜拉哈汗已经再没有一国可汗的威严,抖若筛糠就像是一只浑身淋湿的小鸡仔一样。

    国师赛拉图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唯一的依靠就是阿卜杜拉哈汗。

    如果尧勒瓦斯率部攻入城中来,那肯定会优先把赛拉图杀死。

    事已至此,赛拉图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大汗,您现在一定不能慌乱。毕竟您才是叶尔羌名正言顺的大汗。即便叛军冲进来也不能把您怎么样的。”

    赛拉图的这番话在阿卜杜拉哈汗看来十分的苍白无力。

    毕竟成王败寇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了。

    他是大汗不假,但如果那个逆子为了大汗之位把他赶下台,那他的权威就将断然不存,又如何自保呢。

    “哎,本汗真是后悔啊,后悔没有听国师当初的话。如今可是追悔莫及。”

    阿卜杜拉哈汗本人现在已经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基本上是听天由命。

    便在这时听到一名心腹来报说城外似乎打了起来。好像是明军攻来了。

    本已经绝望的阿卜杜拉哈汗眼中突然闪出了光芒,十分欣喜的问道:“是吗?明军来了?”

    本来阿卜杜拉哈汗对明军可谓深恶痛绝的。

    但此刻阿卜杜拉哈汗就像是溺水者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明军如今就是那根稻草。

    在阿卜杜拉哈汗看来只要明军能够击败或者拖住尧勒瓦斯,他就有机会翻盘。

    毕竟届时城中的叛军得到消息,肯定会尽可能的向城外撤离,然后去增援尧勒瓦斯。

    尧勒瓦斯才是他们的主子,做奴才的不可能弃主子安危于不顾。

    “快,快给本汗顶住,不要浪战守住王宫就好。”

    阿卜杜拉哈汗沉声下令道:“用不了多久叛军就会自行退去。这时候这口气一定要咬住了。”

    阿卜杜拉哈汗很清楚拖住就赢了,一定不能泄气。

    赛拉图也是连忙响应。

    他和阿卜杜拉哈汗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

    …

    与此同时城中的明军也开始行动。

    在刘兴明的带领下他们迅速向王都中心靠近。

    刘兴明手下并不多,但个个以一当十。

    在关键时刻他们也是可以发挥出重大作用的。

    刘兴明见城门被攻破知道机会来了,立即就率领心腹前往。

    尽可能的制造混乱便是此刻他最需要做的事情。

    “传令下去,不帮任何一方,只制造混乱。”

    让叶尔羌双方两败俱伤才是对明军最有利的结果。

    刘兴明自然要尽可能的往这个方向靠。

    唯有如此才能重创叶尔羌乃至一举收复叶尔羌地区。

    大明的利益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人都必须为其服务。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