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明军的推进速度显然大大出乎了桑托斯的意料。

    在他看来他们的到来应该已经能够稳住局面,可现实却是局面依然艰难,明军用土手榴弹开道,轻而易举的突破了西班牙人的封锁。

    之后便是惨烈的近身肉搏,巷战的残酷在这一刻体现的是淋漓尽致。

    “杀光他们,杀光这些贼人!”

    桑托斯近乎咆哮着怒吼道。

    “不要有任何的犹豫。”

    “不杀他们我们就得死!”

    桑托斯想要在最大程度上激发出士兵们的积极性。

    比起一开始如今他更加清楚的认清了自己的定位。

    守,只要能够守住就是胜利。

    而在另一边,明军显然不打算给西班牙人继续拖下去的机会。

    对他们来说尽可能的终结战斗就是最需要做的事情。

    甘辉如天神下凡一般,淡定的指挥着战斗。

    铁人军打起西班牙人士兵来就和打孩子一般轻松自在。

    隆隆的战鼓声中明军的推进速度异常的快,很快就在西班牙人构筑的防线上撕开了一道口子。

    “杀啊,冲进去!”

    西班牙人构筑的胸墙不堪一击,就像是棉花堆成的一样。

    近身搏斗中,明军的协调作战能力体现的淋漓尽致。

    也许在单兵作战上西班牙人还能勉强咬牙一战,但论起来配合作战恐怕根本不在一个等级。

    “殿下有令,先冲进军械库的赏银千两。”

    这可是一笔十分丰厚的赏赐,让无数士兵羡慕不已。

    他们一个月的军饷也就是二两,一千两绝对是个巨大的诱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加上本身明军就士气高涨,顷刻之间明军便将缺口越撕越大。

    巷战的精髓就在于抢占地形,只要占据了合适的位置,然后慢慢的抹就能不断扩大优势,就像是滚雪球一样。

    甘辉十分擅长这个战术,快速的积累起来优势。

    明军的优势越大,桑托斯的心情就越糟。

    他不知道情况怎么会糟成这个样子,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估计撑不了多久了。

    这对西班牙人来说可是灭顶之灾。

    毕竟军械库里面有无数的火铳、火药、火炮。

    这些东西若是落到了明军手中后果直是不堪设想。

    毕竟现在明军已经是压倒性的优势了,再加上一大部分火器,简直是不知道怎么输。

    但是如果现在不走,或许就真的走不掉了。

    桑托斯一时间十分为难,是走还是留,真的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啊。

    犹豫良久之后桑托斯还是决定撤离。

    只要人在就有希望。

    如果人都死了,那就真的是万事皆休了。

    “撤,快撤。在明军攻到近前来撤离。”

    …

    …

    明军以极小的代价拿下了军械库,无疑是给郑成功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一开始他还觉得西班牙人在马尼拉经营多年,根基深厚。

    他所率领的大军虽然战斗力很强,但在西班牙人的地盘未必能够占到多少便宜。

    但现在看来西班牙人的战斗力并没有多强,甚至明军还没有完全发力他们就跑路了。

    “殿下,下一步就是拿下粮仓了。只要能够拿下粮仓,西班牙人的军心肯定会溃散。”

    “哈哈,真的是不枉费本王苦心安排。”

    郑成功对将士们的努力还是感到很欣慰的。

    如果照着这个样子下去,用不了多久明军就能把马尼拉城彻底拿下。

    “甘辉,本王觉得除恶务尽,一定不能放任佛朗基人逃走。不然就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郑成功沉声道:“传令下去封锁马尼拉的所有港口,一定不能让一个佛朗基人逃走。”

    除恶务尽,郑成功绝不会心软。

    马尼拉这个城池十分关键,一旦拿下后附近的岛屿以及海域都会在明军的控制之中。

    这对未来海上丝绸之路的控制十分有利。

    “殿下,您就放心好了。有我在,一个红毛鬼也跑不掉。”

    甘辉拍着胸脯作保,可谓是信誓旦旦。

    如今明军的胃口已经被彻底吊起来了,自然不可能轻易的放下。

    “皇帝陛下真的是深谋远虑,只要拿下南洋,我大明的贸易将更为丰富。”

    郑成功向中原的方向拱了拱手,眼神中满是希望。

    …

    …

    京师,紫禁城。

    朱由榔看着一系列从前线送回来的奏报,一时间眉开眼笑。

    “哈哈,晋王果然没有让朕失望,已经拿下了叶尔羌王都。”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啊。这是收复西域的前兆。这是大明之福啊。”

    韩淼连忙送上了一记马屁,把朱由榔拍的飘飘欲仙。

    “嗯,确实如此。如果能够开万世之基业,确实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朕希望能够为子孙后代做一些事情,这样后世也能够想起大明想起朕的好来。”

    稍顿了顿,朱由榔接道:“忠王那边怎么样了?海路毕竟不比陆路,朕已经很久没有收到消息了。”

    下南洋和收复西域都是近来的重中之重。

    比起西域来,南洋近来显然更是情况复杂。

    “陛下放心好了,论海战忠王殿下天下无双,不可能有人是他的对手的。”

    这话说完韩淼就有些后悔。

    他是不是把郑成功捧的太高了?

    虽然这些都是事实,但听到天子耳中又是完全另一种感觉。

    不过好在朱由榔完全没有在意,而是清了清嗓子道:“是啊,是朕多虑了。太子那边近来可好?”

    “太子殿下在南京监国期间勤政自律,得到诸公一致夸赞,都说有陛下年轻时候的样子。”

    朱由榔听到这里不由得有些感慨。

    是啊,他已经四十了来岁,太子都快要加冠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

    “过些日子把太子接到京师来吧,朕要亲自教育他。”

    太子处理政务固然能力不错,但有些事情还是要朱由榔亲自传授的。

    譬如帝王心术,一般都是不足为外人道的,也就是关起门来父子二人唠唠家常。

    “遵旨,奴婢这就命人传到南京司礼监,请太子殿下回京。”

    韩淼听到这里是打心眼里高兴,太子返京,皇帝陛下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吧?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