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贺珍打仗有一手,但若论处理民政着实不怎么擅长。

    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的百姓,光是安排这些百姓的住处就够让人头疼的了,更不必说还要管这么多人吃喝拉撒。

    贺珍感到自己的头都要炸了。

    怎么会这样?

    他身边要是有一个军师辅佐就好了。

    其实也不用是那种江南谋士,他觉得刘兴明这样的就挺好。

    这小子别看五大三粗的,其实心思和棉花一样细腻。

    有他在身旁出谋划策,贺珍就能安心了。

    可惜啊刘兴明这小子不是一个安分的主,被李定国带去了西域。

    现如今可是炙手可热的李定国心腹,刘兴明怎么会愿意屈尊给贺珍当谋士?

    贺珍如今比起刘兴明来也就剩下资历老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担子他还是要挑起来的。

    贺珍召集来几名心腹商议。

    虽然这几个心腹都是武将,不懂什么谋略。但有道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多个人总归是多一个商量的对象。

    “大将军,我们觉得这么多百姓肯定不能都让他们进城住。敦煌城不比中迎那些大城,总共就那么两条十字街,涌进来那么多人肯定没地方住。”

    “是啊大将军,何况这人多嘴杂,难免会混进来一些闲人甚至是堅细。这万一出了问题,肯定是您的责任。所以还不如谨慎一些,不让他们进城。”

    “对啊大将军,可以允许他们在城外搭帐篷,如果需要水可以去河里取,需要吃的我们可以拿到城外让他们买。”

    “让我想一想。”

    贺珍揉着额角,觉得头疼域裂。

    比起早些时候他现在考虑问题确实更加全面了。

    但这也意味着遇到事情可能会优柔寡断,一时难以决断。

    现如今贺珍不仅要考虑这些百姓如何安置,还有名声的问题。

    毕竟传将出去,他贺珍的名声是要烂掉的。

    届时别说是在大明军中,便是在夔东军这些弟兄们中贺珍怕是都抬不起来头了。

    但是如果只放其中一部分百姓入城那还不如不放。

    毕竟这样容易引起抵触的情绪。

    不患寡而患不均嘛。

    身为苦哈哈出身,贺珍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这样吧,我们帮助百姓们搭起帐篷,再帮他们把锅灶搭起来,这样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大将军真是仁义啊。”

    部将们赶快送上了一记马屁。

    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贺珍也被拍的飘飘域仙。

    他捋着胡须哈哈笑道:“休说这些没用的。快去吧。”

    …

    …

    朝廷忙着向西域大规模迁移百姓的同时,李定国也没有闲着。

    虽然说人手紧张,但是地不能荒。

    地一旦荒了再想肥起来就太难了。

    李定国暂时指望不上朝廷迁移来的百姓,便下令由士兵们来翻地。

    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就连李定国自己都有主持军屯的经验。

    当然就这方面的能力李定国是不如刘文秀的。

    当年刘文秀经营西川多年,囤积了大量的农田。

    这也是大西军能够撑这么久的根本原因。

    可惜了诸王内乱,刘文秀兵败被软禁忧郁而死,不然西军的实力肯定还会更强一些。

    李定国虽然屯田的能力不如刘文秀,但好歹也是亲眼见过刘文秀一通操作的。

    所以基本的流程他都懂也明白。

    军屯这种事情讲究的是一个效率,只要有效率很快就能开垦一片荒地出来。

    更不必说叶尔羌人本来就开垦出不少田地,所以李定国只用号令士兵们抓紧耕种,不要误了农耕就好。

    李来亨也是主持农耕的一把好手。

    当年在夔东的时候,李来亨号称兴山种田王,说的意思就是他当年种田很有一套。

    兴山条件那么恶劣的地方,号称八山一水一分田。

    这种情况下李来亨都能养活几万军队和家属,不得不说他的能力确实很强。

    至于刘体纯、袁宗第等人屯田的能力也不差,在李定国的带领下个个发挥出銫,很好都接管了一众田亩。

    “哈哈,小老虎咱们应该搞个评比,看看哪个营种地最好。之前在夔东的时候咱们不也搞过类似的活动吗?”

    说话的自然是袁宗第,他拍了拍刘兴明的肩膀道:“兴明年纪小没见过,当年你爹可是第二呢,第一就是小老虎。”

    袁宗第说起这话来如数家珍,刘兴明身为晚辈只能选择应和。

    没办法这里面就他资历最浅,虽然最近风头无两但毕竟不能在长辈面前傲娇。

    刘体纯自然是十分得意的。

    他好不容易在儿子面前抖了一次威风,自然要炫耀一番以此来表现自己伟岸的父辈形象。

    “哈哈,不要这么夸了,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刘体纯捋着胡须道:“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人总不能一直躺在功劳簿上不是吗?我儿是一定会超过我的,是不是啊兴明?”

    被父亲点成这样,刘兴明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儿子不会让父亲失望的。”

    “好!不愧是我刘体纯的儿子。”

    “晋王殿下到!”

    夔东诸将正自聊着,忽然响起一声唱诵声。

    众人翘首看去,只见李定国在一众亲兵的簇拥下来到近前。

    众人纷纷抱拳行礼:“见过晋王殿下。”

    “免礼吧。”

    李定国摆了摆手,大马金刀的走到了中心位置坐下。

    “本王这次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宣布。”

    李定国稍顿了顿,随之扫视了众人一眼。

    “本王得到消息,不久准噶尔人会对我们发起一次试探杏的进攻。也许来的人不会太多,但却是一次实打实的挑衅。”

    这下夔东诸将直接炸了。

    “晋王殿下,准噶尔蛮子好大的胆子啊。他们怎么敢的呀?”

    李定国双手向下压了压,沉声道:“诸位先别激动。从目前情况来看,准噶尔人大概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亦或者是说几个月过去了,他们想要试一试我们的底线。”

    李定国侃侃而谈道:“我们要做的就是坐等他们来袭,不管来多少人,都给本王狠狠的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