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众将合计一番后,李定国下令命刘兴明带兵前往查看情况。

    一来是弄清楚准噶尔人的虚实,二来也是尽可能的给刘兴明表现的机会。

    如今李定国已经彻底把刘兴明看做是自己的子侄,但凡是有一点机会,都会竭力给刘兴明表现,让他立下军功。

    毕竟在军中有能力的人多了,但能够真正得到机会成长的屈指可数。

    若是没有刘体纯这层关系,刘兴明要想获得如此快速的升迁速度也是不可能的。

    但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公平。

    有背景的人就是更容易获得成功。

    没有背景的人要想成功就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刘兴明当然明白李定国的良苦用心。

    事实上,这两年来他的成长速度已经很快了。

    他再也不是曾经那个青涩的少年,因为他很清楚老刘家需要他来挑起担子,承担责任了。

    刘兴明此番由于是前往打探消息,故而并没有带太多人,而是点齐了五千人,前往准噶尔人入侵的乌尔地区。

    乌尔地区其实是一片高山草场,也是叶尔羌很著名的一片草场。

    准噶尔人从这里切入,意思是再明白不过了。

    那就是他们需要放牧的地方。

    伊犁草原虽然也很肥美,但毕竟承载力有限。如今准噶尔人的繁衍速度很快,使得其承载力接近饱和。如果不尽快找到一处新的草场来缓解压力,迟早会有崩溃的一天。

    所以哪怕是刚刚战败不久,休养了几个月的僧格仍然是带着准噶尔人卷土重来。

    没办法,叶尔羌的草场实在是太肥美了,让他垂涎欲滴,欲罢不能。

    刘兴明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反正他来到西域的时间已经不算短了,又在准噶尔王都待了那么久。准噶尔人心里在想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无非就是再干一仗嘛,有什么好怕的。

    在打仗这方面如今刘兴明的经验可谓是十分的丰富,根本不会怂。

    他的父亲刘体纯似乎也已经适应了儿子肩抗大旗走南闯北的样子,只嘱咐了几句便没有多说。

    毕竟孩子大了,总归是要出去闯荡的。

    却说刘兴明率部向乌尔地区行去,一路上发现了不少奇特的景象。

    譬如牧民带着牛羊专场。

    这在中原是绝对看不到的。

    刘兴明一时间感到很有意思,便不免多看了几下。

    但后来他渐渐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因为几乎所有牧民专场的方向都是向南去。

    南边是什么地方?

    那是叶尔羌汗国最贫瘠的区域。

    他们舍弃了肥美的草场却毫不犹豫的去到贫瘠的地方专场,没有这个道理啊。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得到消息,准噶尔人马上就要进攻,如果不能及时撤离很可能就会撞到准噶尔的军队。

    而按照草原游牧部落的习惯,一旦被俘虏就会成为他们的奴隶,不但会失去自由还得做牛做马,没有任何尊严可言。

    所以叶尔羌的牧民们宁愿逃到南边去也不愿意留守。

    嘶。

    想到这里,刘兴明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若真是这般的话,其实叶尔羌的牧民从一开始就没有信任明军啊。

    他们认为明军不一定能够守住叶尔羌地区,换言之他们认为明军不一定会在叶尔羌地区久留。

    就像以往的那些中原王朝一样,但凡获得机会就会来到西域耀武扬威一番。但耀武扬威过后呢?

    还不是直接又撤回中原去了。

    毕竟相比较于西域,中原的花花世界还是更加有吸引力的。

    可是刘兴明不这么想。

    他们这次来西域是真的想要把西域当做大明的根基来发展的。

    脱离中原文化圈这么久,如果再不能有所作为,那么西域可能真的会和中原渐行渐远。

    只有通过不断的努力,几代人的扎根才能真正使得西域进入到大明的文化辐射下。

    至于这些举家迁移的牧民

    就由他们去吧。

    有些话刘兴明不想说,或者说即便他说来,别人也不会信。

    这种情况下,确实没有必要强行灌输概念,这样除了引起对方的厌烦外不会有任何的作用。

    最好的选择就是先把准噶尔人打服了,打怕了,再让这些牧民去看。

    草原人信奉强者,只有他们亲眼看到准噶尔人在明军面前就像是一只脆弱的羊羔,才会心安。

    越往北走,这种情况越普遍。

    等到接近乌尔地区后反倒是见不到什么人了。

    因为能够迁移走的牧民早就走了,剩下的都是一些走不动的老弱病残。

    这一点和迁徙的牛羊马匹倒是没有什么区别。

    刘兴明放眼望去,只见这片高山草场十分的肥美。

    青青翠翠的颜色重偶然会出现一抹亮色。那是野花的颜色,有这些许点缀使得一片绿幕不会看起来太过的单调。

    “小公爷,我们要这这里扎营吗?”

    “是啊少将军,我们在河畔扎营吗?”

    通常来说在河畔扎营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来可以埋锅造饭,二来取饮水也很方便。

    最重要的是,如果遇到敌袭,敌人采取火攻的话,可以第一时间应对,完全不必有任何的惊慌。

    刘兴明出自将门,从小耳濡目染。

    刘体纯跟他说过不止一次扎营的注意事项,刘兴明也都暗暗记在心里。

    如今轮到他单独统兵,这些知识也都到了使用的时候。

    “嗯,就在河畔扎营吧,五人一顶帐篷。”

    这次明军带的帐篷不大不小,既不是那种两人一顶的三角帐篷,也不是那种能够睡下十几人的大帐篷。

    这帐篷大概能够睡四五个,搭起来相对快一些。

    “得令。”

    亲兵们当即抱拳领命而去。

    很显然,这片草场是准噶尔人垂涎欲滴的。

    他们一定会来。

    既然如此,明军就没有必要继续向前,只要在此安营扎寨就好。

    迟早准噶尔人会主动前往。

    到了那时明军要做的就是突然杀出,杀准噶尔人一个措手不及。

    “准噶尔蛮子,想要冒犯大明天威就尽管来吧,本将军就叫你们尝点颜色看看。”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