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叫柳鬼针,十八岁,刚毕业的高中生,也是一名职业蛇老倌。

    很多人不知道蛇老倌是什么,但是大家应该都知道羊倌是什么,所谓羊倌是靠养羊吃饭的人,而蛇老倌就是靠蛇吃饭的人。

    只不过,蛇和羊不同,蛇是有攻击性的,所以蛇老倌一般都是负责捕蛇去卖,而不是饲养蛇。

    我的这门手艺是祖传的,据说是从我太太太爷爷那辈就开始做蛇的生意了,只不过最近这些年这门生意不好做,所以我家传到我这只有我在做,我的其他亲戚都转行了。

    为什么只有我这么坚持呢?这真的不是因为我赚了多少钱,而是要从我小时候说起。

    话说我出生的时候虽然足月,但是体重还不到三斤,落地的时候更全身黑黢黢的,像是有鳞片包裹着一般,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人的样子;村子里人都说是我家世代捕蛇,作孽太多,所以才会报应到我的身上。

    我爷爷看到我之后叼着烟袋一言不发,半晌之后回到屋里鼓捣了一下午,最后拿出了一堆草药给我敷上了。

    说来也怪,自打我爷爷给我敷过草药之后,我就像是蜕皮一般,身上的那些黑黢黢的皮肤全都脱落了,变得和正常人一样。

    这原本事件高兴的事,但是我爷爷却一点都不高兴。

    “这孩子出生就不顺,还好有这草药救他一命,这草药乃是鬼针草,专门克制蛇毒的,我看着孩子以后就叫柳鬼针吧!”

    我爷吧嗒着烟袋给我定了名字,但之后依旧是一筹莫展的看着我,一边抽烟一边叹气。

    后来,我爷爷单独把我留在了身边,把我爸妈撵回了城里,他说是有本事要教给我,其他人不能看。

    就这样,我从小就呆在爷爷身边跟着他学捕蛇的本事,爷爷对我很好,但是也很严厉,总是不停的批评我,但是批评之后又给我做好吃的,我对他真是又爱又怕。

    那天傍晚,吃过晚饭之后我搬着小板凳坐在门口,和爷爷一起看日落。

    “鬼针啊,你知不知道咱们家究竟是干啥的吗?”

    爷爷吧嗒了一口烟袋对着我问道。

    我当时年纪虽然小,但是村子里的风言风语已经听了好多了,再加上我本来心智发育的就比较早,所以就对着爷爷点点头。

    “知道,咱家是专门抓蛇的!”

    我天真的对着爷爷说道,但是没想到爷爷却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鬼针啊,你还是太小了!这些话本来是不该跟你说的, 但是你下半年就要回城里读书了,这些话爷爷要是再不说,只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爷爷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拎着烟袋在墙角磕打了两下之后就拉着我走进了小卧室。

    这个小卧室是从爷爷房间里单独隔出来的,平常爷爷根本就不让我靠近,更不会让我进去,但是今天他却一反常态,拉着我的手走进了小卧室。

    小卧室里的布置十分简单,只有一个香案和一个牌位。

    香案上除了香炉还摆着各种水果和剥了壳的煮鸡蛋,牌位则是红色的,上面用毛笔写着几个字,只是我当时太小了,不认识。

    “鬼针啊,来,跪在这。”

    爷爷指了指香案前面的蒲团示意我跪下,而我也很听话的跪下了。

    “鬼针啊,这牌位上写的是蟒家祖师之位,这就是咱家的祖师爷。”

    爷爷恭恭敬敬的上了三炷香,然后对着我说道。

    我听爷爷这么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所谓蟒,就是大蛇,蟒仙就是修炼多年,成了气候的蛇仙。”

    “咱们家最开始并不是专门捕蛇的,而是被蟒仙所选中,帮他们处理在那些为非作歹的蛇妖的。”

    爷爷继续对着我说道:

    “只不过后来,咱们家出了一些败类,败坏了门风,再加上时代变迁才变成这样的;不过你现在是咱们家的传人,所以你要记着,万物皆有灵,也有好有坏,你继承了咱家的本事,就要除恶扬善,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

    我虽然当时还听不懂爷爷在说什么,但还是把爷爷的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来,这个给你戴上,戴着它只要你心存善念,,咱家的蟒仙就会保佑你的!”

    爷爷从香案上拿起了一个小吊坠挂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捧着那个小吊坠仔细的打量着,观察了许久才发现,这原来是一枚蛇牙。

    我小心翼翼的将蛇牙吊坠放在了衣服里,贴身放着,无论走到哪都不摘下来。

    夏天的时候父母从城里来到了爷爷家要带我走,说是我该回去读书了,爷爷也没拦着,只是规定我每年寒暑假要回来继续跟爷爷学本事,我父母也同意了。

    回城之前,爷爷把我叫到了一边,低声问道:

    “鬼针啊,还记得爷爷跟你说的话吗?”

    我点点头。

    “记得,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只要我心存善念,咱家的蟒仙就会保护我的!”

    当时我的还不知道这些话的分量究竟有多重,但是爷爷听到我这么说却十分激动的抹了抹眼角。

    “好好,快去吧,好好读书,等放假了再回来!”

    从那以后,我离开了生活多年的爷爷家,回到了城里开始读书,我并不喜欢城里的生活,这里没有山,没有水,没有蛇,也没有爷爷。

    每当我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会不停的抚摸着蛇牙吊坠,一遍遍的回忆当初爷爷对我说的话。

    就这样,每年的寒暑假我都回到爷爷家,爷爷也总能教会我不同的本事,给我讲不同的故事;直到今年,我十八岁了,高考之后我又重新回到了爷爷家。

    不过这次爷爷说他没有东西可以教我了,让我自己山上去找条蛇练练手。

    听了爷爷的话,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了山上,按照爷爷教我的方法趴在草丛里。

    “沙沙沙”

    没过多久,一阵响动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听到后慢慢转过身,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然后从脖子上取下了吊坠握在手里。

    “嘶!”

    突然,一阵空气撕裂的声音传了过来,下一秒,一个黑影就窜到了空中,速度十分之快,像是离弦的箭一般朝着我射了过来。

    我猛然伸出拿着吊坠的手,抓住了空的那个黑影;就在这一瞬间,一个冰凉的东西缠在了我的手腕上。

    “哈哈!抓到你了!”

    我十分开心,迅速的打开了手电筒照着自己的右手。

    “哎?”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那个小东西,没想到这竟然是一条火红火红的小赤蛇!

    我十分兴奋的看着这条小赤蛇,三下五除二的将它放进了笼子里,然后便打道回府。

    “爷爷你看!我抓到了什么!”

    回到家,我兴奋地给爷爷展示我的战果,但是没想到爷爷却楞了一下,许久之后才开了口。

    “鬼针,你带着这条赤蛇去看看二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