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阿北一提到幻境就有些激动,但说实话,我对于幻境之中的情况并不知晓太多,而且也是充满了好奇。

    “没错,我是进去过,但是我忘记了,你能告诉我吗?”

    现在,阿北在万柴的底盘,被我们吃的死死地,所以我才敢提出这个问题。

    不过阿北听到我这么说竟然摇了摇头。

    “这个幻境也不是我能够控制的,我只知道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进入了幻境,后来幻境就出现了异常,至于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阿北的话让我有些吃惊,同样,万柴也很吃惊。

    “你不懂怎么用这个?那你是怎么拿到这个的?”

    我对于阿北的情况十分怀疑,旁边的万柴脸色也变得异常冰冷。

    “这个卷轴,是你用诡计拿到手的吧?”

    我低声吼了阿北一句,但是没想到阿北却突然抖了一下。

    “我,我”

    阿北一直在结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这让我和万柴更加疑惑了。

    “阿北,你师父呢?”

    万柴低语了一句,但是没想到就这个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瞬间打破了阿北的心理防线。

    “我师父,是被罗绝命杀掉的,当初罗绝命接到一单生意,是要我师父的命”

    面对万柴的威压,阿北再也忍不住了,对着我们说出了实话。

    “当初罗绝命对你师父下手的时候,你应该也帮忙了吧?否则就凭你师父的实力,一个了罗绝命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我低声对着阿北说道,虽然我不了解阿北的师父,但是经过这几次的交手,我还算是比较了解罗绝命的。

    这个罗绝命真正的大本事根本就没有,比起拳脚那更是二流,但是这小子善于诡计,更是喜欢诛心,他最常见的手段就是用钱来收买任务的身边人,而且价钱不低,就像是当初对我和阿甘用的手段一样!

    只不过,现在很多人都是可以用钱收买的,他们并没有什么自己的坚持,只是认为钱就是一切,甚至不顾其他人的生命,哪怕这个人是自己曾经最亲密的人。

    阿北听到我这么说,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缓缓点了点头。

    “我师父当时在修炼,他的弱点只有我知道,正巧我和师父吵了一架,就把师父的弱点告诉了罗绝命,但是没想到罗绝命直接对着师父下手了,还告诉师父我是叛徒,师父当时气疯了,我见自己也没有活路了,就帮着罗绝命杀掉了师父,扣下了师父所有的法器,包括那个卷轴。”

    阿北倒是痛快,直接将事情全都告诉了我们,但是言辞间却把自己摘干净了,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了罗绝命的身上,这让我十分不耻。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万柴竟然没有对这件事发出任何平静,只是在一旁眯着眼睛抽烟,时不时的看我一眼,只是眼神有些复杂。

    “哼!这么说来,你和罗绝命的交情真的是不浅啊!那我真是好奇,如果你在这里出了事,罗绝命会不会来救你呢?”

    我想要拿阿北当靶子吸引罗绝命,但是没想到阿北却干脆利落的摇头拒绝。

    “罗绝命不回来的,别说他会不会来,他见我这么久都没有去找他,也没见你们出村子,更没见村子里面吵闹起来,他就已经知道我的计划失败了,可能现在已经跑了!”

    阿北比我们都了解罗绝命,现在连他都这么说了,那必然是真的了。

    我有些愤懑的看着万柴,但是万柴却摆摆手。

    很快,一个村民就从外面跑了进来,叽里咕噜的跟着万柴说了一阵。

    “村民说,村口刚才确实有一个人来路不明的人,但是他只是在那里站了一会然后就离开了,那时我们还没有抓到阿北呢!”

    我听到万柴的话心中一阵不安,但是没想到万柴却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好了,你就问这么多吧,等会再说罗绝命的事,先把阿北放了吧!”

    万柴的话让我虎躯一震。

    “放了阿北?万柴,你是认真的吗?”

    我不知道万柴为什么突然这么说,阿北这家伙跟他应该没有什么交情,光是在水源下蛊这一项就足够他喝一壶的了,何况还有弑师的罪名,我真是搞不懂万柴为什么会说放了阿北!

    “可是”

    “没有可是,让他走吧!”

    万柴的语气十分坚决,我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点头。

    阿北倒是跑得快,他见万柴打算放了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一直缩着脑袋装鹌鹑,直到我们把他放走了,这才一溜烟的跑出了村民。

    看着阿北的背影,我十分不解的看着万柴,但是万柴却对我摇摇头。

    “好了,你们继续休息调整,你跟我去二楼。”

    万柴把我带到了二楼,但是刚一上楼,他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小虫子。

    “这是阿北的蛊母,我趁他不注意拿到的手的,蛊母离身太久会被发现,所以我才急着赶走阿北。”

    万柴像是在对我解释,但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但是”

    我想要和万柴争辩,但是万柴一句话就把我的话堵回去了。

    “你觉得阿北联合外人把他师父杀了就是错,但是我告诉你,作为降头师,我们接受任何形式的死亡,因为只要是死了,那就是输了,胜利者永远没错!”

    万柴又把他的歪理搬了出来,不过作为降头师,他们自有他们的规矩,我也不好在说什么。

    “你放心吧,我保证不出三天,阿北和罗绝命就都会过来!”

    万柴信誓旦旦的看着我,随即将那只蛊母塞到了我的手里。

    “这个交给你处置了,你应该开始学怎么处理这个了!”

    万柴低声对我说道,但是我对于这个蛊母有一种十分抗拒的感觉,所以表情也不怎么好。

    不过万柴并不在乎,只是告诉我按照他说的做就行了。

    我按照万柴所说,先把蛊母放进了一个小罐子里,用尸油浸泡起来,然后又在万柴的知道下画出了一道极具东南亚形态的灵符。

    “将这三样的东西放在一起,晚上我们再来处理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