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狐千年成妖,树千年成精,人千年成仙,而人用的物件儿过了些年头就成了古董。

    这里头讲究可多着呢,普通的古董哪怕过了千年也只是个物件儿,但是沾染了人的精神和怨气的古董,那可谓是“成精”了一般。

    不仅会捉弄人,还会讨债、害人,我们行内的话,称之为“阴物”。

    普通收古董的是不敢碰这些阴物的,因为不懂行的人接触这些,轻则小灾小病,重则破财害命,但是他们可不知这里头的门道,善于运用这些阴物,不仅不会有灾有难,还能招财进宝,甚至还能救人续命

    听我说了这么多,您可能就好奇了,我是干什么的?

    我叫唐七,我们唐家,祖祖辈辈都是做阴物买卖的。

    只不过,做这买卖的一般都短命,还是代代单传,偏偏这行还有个规矩,不满25岁不能破童子身,童身未破,阳气最盛,不然呀,本事没练到位,容易遭到阴物反噬。

    我妈心疼我,死活不肯我再买卖阴物,最后拗不过我爸,给我立了个规矩:

    不收害人性命之物,不收千年怨灵之物,不收死人口含之物。

    偏这三种,是最赚钱的,用好了也是效果最好的,自我18岁从我父亲手中接手这家不知道经营了多少代的古董店以后,没过两年我爹就去了,但是我爹死的蹊跷,所有人都瞒着我,所以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爹是咋死的。

    我们家在整条古董街的最深处,黄昏才开门营业,客人虽然不多但是很受周围商铺老板的尊敬。

    本来这不温不火的小日子也能过下去的,偏偏今年,我妈突然生了大病,到处都需要用钱,但是值钱的不让搞,也不好搞,能搞的不值钱,我一时也陷入了两难,眼看着离手术的时限越来越近,我像个热锅上的蚂蚁,焦灼万分。

    今天黄昏,我照常坐在我的小店里,看着天边摇摇欲坠的夕阳,心里五味杂陈。

    想着借酒浇愁,可这凉酒还没下肚,我这冷清的门店却进来了一个身材魁梧却没精打采的人,怀里好像抱着什么东西,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然后牢牢地关上门,进了门就站在我跟前,深深的低着头,也不吭声。

    我仔细一瞧,这不是隔壁刘老板的儿子嘛,刘老板年轻时找我爹买过一个阴物,是慈禧戴过的护甲,那生意是红红火火,如今可是有着不菲的身家呢!

    “刘毛子你咋来了?”我看着他的脸色就知道肯定出事儿了,而且是大事。

    “老七你你能救我不?我好像摊上事儿了”刘毛子平时胆子大,跟他爹一个味儿,天不怕地不怕的,今天竟然吓的声音都抖了,可见事情不小。

    “前阵子八家岭那边说是新发现了个墓群,我爹说大规模的墓群肯定有宝,让我过去帮他收东西,人家告诉我这是从墓里带出来的真丝红肚兜,我一看确实是个老东西就带回来了”

    刘毛子一边说,一边颤颤巍巍的从怀里掏出一块牛皮,小心翼翼的隔着牛皮展开了一件红肚兜。

    “东西是好东西,不过沾了血,应该没少在你家闹吧”我看着那块血渍皱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这东西就觉得一阵阴冷,脊背发凉

    这可不是个善茬,哪怕是刚染上的鲜血,不过三两分钟就会氧化变得暗淡,但是这件肚兜,可真是老东西了,看上面的绣样,应该是比民国还要早些的大户人家女子所有,只是

    上面的鲜血红的妖艳,只怕这是块烫手的山芋啊

    “你把你家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跟我说一遍,不许隐瞒。”我坐直了身子,认真的对刘毛子说道。

    刘毛子连忙跟我讲起他们这些天发生的事。

    刘家发家以后,老刘有意培养刘毛子接手自己的产业,就让刘毛子代替自己到处去搜罗古董宝贝,只要是老东西,到了巧舌如簧的老刘这里都能买上个好价钱。

    可就在前阵子,刘毛子收回了这个真丝绣花红肚兜,这可真是个老物件,老刘立马约了买主第二天来看货。

    当天晚上,刘毛子起夜的时候发现老刘在阳台上摇着扇子流眼泪,眼神儿那叫一个幽怨,刘毛子叫了老刘好几声都没答应,定睛一看却发现老刘正穿着那件红色的肚兜。

    平时老刘就是个胆大的,刘毛子也没往心里去,第二天问起来,老刘竟然毫不知情,还骂刘毛子说瞎话拿自己亲爹打趣,没过多久买家上门,到了店里一眼就相中了这件红肚兜,花了三万块钱买走了。

    那天晚上,那买主就发现自己的媳妇爬上了自家保安的床,跨坐在保安的身上一边运动一边哭的委屈,买主气的发疯冲了进去,发现保安脸色青灰不省人事,而自己的媳妇的身上,就穿着这个红肚兜

    保安横死在自己的房间里,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买主觉得事儿可能不简单,也没声张。

    买主问起来,他媳妇却什么都不知道,红肚兜 也消失不见了,这个买主收藏古董多年也算见过世面,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东西,连钱都没找老刘要。

    老刘接到买主的电话之后发现红肚兜又端端正正的出现在了原来摆它的货架上,这可把老刘吓坏了,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又有个买家出现在店里,二话不说就掏钱买下了这块肚兜。

    老刘虽然害怕,但是见到了钱也乐的开心,一件宝贝卖了两份钱,谁会嫌自己钱少呢?

    可是让老刘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这个买主也出了事儿,第二天,肚兜又回到了老刘家的货架上,这回老刘是真的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再不敢把红肚兜往出卖了。

    那天,刘毛子被莺莺燕燕的声音吵醒,他烦躁的翻身想接着睡,但是猛的想起这阵子因为一件红肚兜惹出的事儿,吓的觉都醒了,立马翻身起床循声摸了过去,发现自己的妈妈正坐在爸爸的身上,一边运动,一边哭的凄惨,爸爸翻着白眼,面色铁青

    而她的身上,就挂着那件血红色的肚兜

    刘毛子冲过去将她推开,当时老刘全身僵硬,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转身一看,自己妈妈穿着那件血红色的肚兜,倚在阳台的栏杆上,扇着扇子流着眼泪,嘴里还哼着不知名字的小调。

    “你把我妈怎么了?”刘毛子怒瞪着眼前的这个“妈妈”,心里发毛。

    “妈妈”闻声扭过头来,眼神幽怨,然后像是瞬移一般冲到刘毛子的身前,死死的捏住刘毛子的脖子说道:

    “你们凭什么?”

    凶狠狰狞,声音凄厉。

    等刘毛子醒来的时候,妈妈已经恢复了正常,爸爸还剩一口气被送到了医院,红肚兜又出现在了老刘家的货架上,刘毛子提心吊胆,要是这事儿再不处理怕是要家破人亡啊!于是天色一暗就赶紧带着这个肚兜来找我。

    我看着这个肚兜陷入了沉思,虽然知道这肚兜危险,却不想是个害人性命的。

    “你走吧,我管不了你家这个事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