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胆怵,我还没有正经的倒腾过阴物,我怕我没那个能力,加上我妈一直不让我倒腾阴物,更何况是害人性命的

    “老七,你可一定得帮我啊!只有你家倒腾阴物,只有你们有这个能耐救我啊!

    这样吧老七,只只要你能救我,这个阴物我免费送给你,再给你介绍个买主,你是行家你知道,你处理完了这个东西,倒手卖出去最起码小几十万是有的,只要你愿意帮我!”刘毛子听我拒绝他,慌的都快哭出声来,我却陷入了沉思。

    几十万我妈的手术费出来了

    “我可以试试,但是你也知道我妈那边医院急用钱”我寻思着要是这件事太难搞,反而耽误了我妈那边的手术。

    “老七,你要你能救我,阿姨的手术费我出了,你别有后顾之忧”刘毛子看我犹豫,又说道:

    “我现在就让人给你打钱”刘毛子真是雷厉风行,没到十分钟,我的卡里就多了20万。

    “兄弟,要是不够就跟我说,只要你能救我们”

    寻思了半晌,我狠下心咬了咬牙,横竖都是一死,干就完了!

    这也算是赶鸭子上架,不行也得行了,我这答应的倒是痛快,刚点完头我就开始头疼,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搞阴物就来了个大活儿。

    我从抽屉里掏出了一把玉书拨,展开了肚兜仔细的观察,这肚兜上的绣样,一看就是满清时满族的大户人家女子才能拥有的,无论是布料还是这手法技艺。

    沾染了主人怨念的阴物会不停的重复做着主人生前做的最多、并且怨念积攒最多的事,刘毛子和他家那个买主遇到的事儿估计就是这阴物主人的怨念了,但是只是不情愿的嫁给了谁,这怨气远远不至于让它杀人啊

    带着疑惑,脑子里迅速的过了一遍我爹教我的东西,看来就今天得去刘毛子家里会会这个东西了。

    “刘毛子,现在天还没黑,赶紧出去买一斤狗肉,切成小块,黑狗的更好,狗皮狗血的都搞一点回来,要是实在没有,鸽子的也行”

    “诶诶!好嘞好嘞!”刘毛子动作也是麻利,我这还没说完,他人都跑出去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买到了,我们这里市场五点就关门了,看运气吧

    在等刘毛子买狗肉的空档,我不停地在脑袋里搜索应对之法,本来家里有传承下来的书的,但是被我妈藏了起来,生怕我接触了这东西,不过还好,从小耳濡目染,还是有点东西在脑子里的。

    虽说想到了应对之策,但是这心还是悬着,我他吗也害怕啊!

    到后院装了一小袋糯米粉,还带了一瓶黄酒,都是我爸当年处理阴物的时候留下的,也算是陈年的了。

    没一会儿刘毛子就跑回来了,我们大包小裹的火速冲到了刘毛子家。

    刚到大门口,就不知道从哪儿飞过来几只乌鸦,在我们俩的头上盘旋了一圈,就飞走了

    不是好兆头啊!

    这刘家也是知名的大门大户了,但是这么多年都不愿意换一套房子,就守着家里原来的小二楼,到了刘家我才知道,刘家的这个房子,不偏不倚的占在了金城的龙脉处,虽然不是最好的地方,但是也是对各方面颇有助益的,但是刘家是倒腾死人用过的东西的,对这气运有着不小的影响。

    所以我爹卖给他慈禧的护甲这一阴物,慈禧迷恋奢靡,她的东西处理好了在招财这方面可是非常有用的,所以从那以后,刘家的发展顺风顺水,

    熟悉了刘家的环境以后,眼看着时间已经到了夜里九点钟,我在那肚兜经常闹事的刘毛子爸妈的房间和阳台都洒满了糯米粉,特意留出来一条通到刘妈妈床边的小道告诉它:此路可通。

    我出去折了几根柳条,让刘妈妈躺在床上,双手横握着柳条。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它过来的时候因为不敢碰到糯米粉而只能走我预留的路,刘妈妈双手握着柳条躺在床上会让它把这柳条当做刘妈妈,这样子既能不伤害到人,我们又能抓到它进行处理。

    “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都买到了吗?”忙活完一通,我这腰都直不起来了,头上满是汗。

    “老七你瞅瞅,我这买的行不行?”刘毛子利索的把买的东西拿出来,一小瓶狗血,一块儿狗皮,还有一块儿生狗肉。

    “行了,咱们就坐这里等着吧,千万别睡觉,不然让它感受到咱们这阵仗的话,今天就不一定谁把谁灭了”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到方便拿的位置,然后坐在了椅子上安静的等待这肚兜闹事。

    做好准备以后,我还是放不下心,我这心咋突突的

    我这正常每天都是黄昏开店一整个通宵的,论起熬夜来,我还真没服过谁,但是今天也不知道咋的了,我困的这眼睛酸疼酸疼的,一时没抗住,竟然睡了过去。

    梦里出现了一个女人,肤若凝脂,三千青丝如瀑布一般,一回头,眼中噙满了的泪水,转眼,场景切换到一个宅院里,耳边只有女人悲戚的哭喊和哀嚎

    这哭喊声,那么悲切,和真实

    我猛的睁开了眼睛,那哭喊声还在耳边回荡,抬眼一看刘妈妈紧握着柳条睡得正熟,但是刘毛子却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低头,我们脚边的均匀铺好的糯米粉都乱的像鬼画符一样,反而刘妈妈周围,一点异常都没有

    操!他妈睡觉误事儿啊!

    我赶紧带着狗肉冲了出去,两层所有的房间都找过了,都没看到刘毛子的踪迹,耳边还是那悲惨的哭嚎

    惊慌之余,脑海中却闪过那个女人在宅院中间哀嚎的画面

    卧槽不能吧!

    我跑到了院子里,果然见到刘毛子跪在院子里,双手好像捧着什么东西,哭那叫一个凄惨,身上,挂着那个鲜红的肚兜

    而那声音,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刘毛子的脸配上一个女人的声音好不惊悚

    而后,刘毛子像是哭晕了,直直的趴在了地上,然后身体产生规律的-诡异的抖动。

    不行,再看下去刘毛子就完了!我掏出袋子里的狗肉,从地上把刘毛子薅了起来掰开他的嘴,将狗肉塞了进去。

    刘毛子的身体突然反应十分的剧烈,一下子把我撞翻在地上,作势就要抠出嘴里的狗肉,我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爬起来再一次按住刘毛子的手,然后拼了命了将狗肉塞进了他的嘴里,这生狗肉咽下去的时候,刘毛子也恢复了清醒。

    “呸!老七,这是咋啦?”刘毛子清醒了以后拼命灌水,这生狗肉不好吃啊

    “这肚兜的主人是满族人,满族人不吃狗肉,在古时候这是尤其禁忌的事,所以给你吃狗肉能把它暂时逼出去”我赶紧把红肚兜从刘毛子的身上摘了下来,转身就往屋里走。

    “老七,你咋不早说这狗肉是吃的呢,早知道刚才我把它弄熟了好了,这也太尼玛难吃了”刘毛子一脸的苦逼,一片吐着口水一边快步跟了上来。

    走到屋里,我用提前备好的狗血混着糯米粉洒到了肚兜上,这肚兜原本红的妖艳,一碰上上这狗血糯米竟然冒起了黑烟,一阵儿黑烟之后,我展开提前准备好的狗皮将肚兜包了进去,这肚兜刚一被狗皮包上,这狗皮里就像有个动物在里面乱撞一样,好像要逃出来。

    逮到这肚兜消停了,我慢慢的展开狗皮,发现里面那肚兜失去了那抹妖冶的红,只是上面的血迹却依旧鲜红

    “看来这事儿还没完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