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小荣抬头睁圆了眼睛看着我, 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你说啥呢?!”

    “我说过,你是我兄弟!”我目光坚定的看着他说道。

    一瞬间,小荣神色复杂,然后深深地低下了头。

    “说吧,什么时候和警察勾结上了?还抓了我的人!”

    李明志懒得看我们的大戏,不耐烦的直奔主题。

    “并非是我们勾结,我们是真的想给你处理这件事,但是你在生辰八字上骗我们,你要知道,昨天晚上,我已经把庄媛媛召唤过去了,她应该是被你之前找的人折腾的够呛,明明昨天晚上我就能给她致命一击,却发现你给我的生辰八字是错的,不然你以为我兄弟为什么生了病,躺在床上任由你们抓来?”我佯装生气反口咬到。

    我进来的这一路都没有看到什么所谓的大师,估计被警察带走的那几个大陆西边的大师,就是李明志的底牌了,所以他才会慌,才会这么着急的把我们逼过来。

    果然,李明志听了我的话眼神也变得迟疑了起来。

    我略微一打量周围的布置,才发现在这个十字架周围还围着一圈儿黄色的符纸,还有几张符纸引向了南方,上面都被红色的液体打湿,依稀能辨认出来,是勾魂儿的符咒。

    看到这些我就大概明白过来,现在李豪强应该就在南边,也不知道庄明他们有没有相关的线索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李明志的声音莫名的阴森。

    “那我说什么你都不信的话,那我也没必要说什么了,就只能看今天过去之后贵公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我挑眉道。

    李明志似是十分不满意我的态度,冷笑道:

    “还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兄弟现在在我手里,你就不怕我对他做什么吗?”

    “无非就是你现在正尝试着用我兄弟的命去给你儿子续命,你放心,我今天竟然敢来,我就是有准备的,你能伤害我兄弟,我就能弄死你儿子,好像也不亏,至于你儿子的死活吗,就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啦,我也说过,我找你是真的想要帮你的,但是你却把我逼到这个份儿上。”我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看着李明志的脸色一点点变得阴沉,我知道他是不会轻易的相信我的,他对我不管怎么着都会存在一定的疑虑。

    “还有您真的以为你现在搞的这个东西就能把我兄弟的命转移到你儿子身上了?会这种术法的,那可是会被各种各样的豪门追着、求着去续命的呀!这可是做一次就能吃一辈子,甚至下一辈儿的饭辙都解决了的本事啊!

    你当做我们这行的真就会把我们看家的本领倾囊相授?”

    我打量的眼神来回扫视着这周围的一切,最后是现落到了李明志的身上的时候,他的眼中果然闪现出了一丝的犹豫。

    “不出所料的话,你儿子现在应该正在南边的某个地方,我兄弟身上的这个红色的符纸上面画的东西呢,也确实挺像那么回事儿的,但是你看,泼在我兄弟身上的这些红色的液体,那可真就没那么讲究啦!

    也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用了这黑狗血,但是但凡有点常识的都知道像黑狗血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压制人身上的邪气的,然而你所用的正是邪术呀!压制邪气的东西泼在了正在实施的邪术身上啧啧!”

    我仔细的闻了闻,这果然是黑狗血的味道,前几个月,在我们搞完红莲旅馆的事情以后,我在家学习阴账上的东西,我发现里面有一章大篇幅的描写了各种血液媒介的不同,专门研究了一番,这就派上了用场。

    “老先生告诉我们,至阴至邪是可以有效的催化这个作用的。”李明志说明道,但是他语气中的犹豫和迟疑已经暴露了他现在都不安。

    “至阴至邪的血液,确实是可以起到催化的作用,但是这个黑狗血可不是至阴至邪呀!除非这只黑狗有像人里面的纯阴之体这样的属性,不然的话,也就是一普通的通灵媒介。”我笑道。

    李明志听了我的话,沉默了,他的眼神依旧狠厉的盯着我,似乎想从我的表情中可以读出来一些,我说的是假话,这样的信息。

    “不论如何,现在,你是相信我还是不相信我,你的选择好像就只有我一个了吧,可以试一下,是等待还是让我解决这件事儿?”

    来掺和这一脚其实算得上是临时起意,其实很多事情可能早就可以有一个结果,不至于兜这么大一个圈子,但是已经走到这里了,如果我突然提出想要脱离这件事情好像就会显得更假,更可疑。

    “我凭什么因为你的三言两语,就放弃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呢?”李明志警惕道。

    “挺大个老爷们儿!还带着好几十号人!我们就娘俩在这块儿,你咋那么墨迹呢?爱信不信!信就帮你办事儿,不信就拉倒!赶紧想办法把你信任的人找回来,我看你好像看不出来眉眼高低!

    你信任的人不去想办法弄回来,兴师动众的来搞一个你不信任的人,你是傻还是脑子不够用?要么你就等过今天晚上,要么你就去想别的办法!像个娘们儿一样在这里叽叽歪歪的干嘛呢!”

    我还没等说话,站在我旁边的母上大人突然急眼了。

    我听我妈说的内容,心里咯噔一下子,如果说的这么直白的话,就不怕这个大老板心里有点儿别扭,然后做出更极端的行为吗?

    “你还真以为是我们愿意帮你啊?要不是因为我儿子和他朋友之前被困在了这里,我儿子答应帮她去做一件事情,但是现在被逼没辙了,听说之前答应帮她做事的那些人全都死了,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们愿意跟你搅这趟浑水呢,我们愿意帮你呀,你是个什么东西呀?之前的澳门的赌王都得上门来了好几次我们才答应帮忙呢,你还真以为你长了个长了两根羽毛,你就是个鸟儿了?”

    母上大人像连环炮一样的输出,让我不禁捏了一把汗,毕竟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让李明志放了小荣,然后让他信任我们,顺理成章的实施接下来的行动

    就在我紧张的时候,李明志却突然笑了,好像并没有要为难我母亲的意思。

    “原来如此!我可以信任你们,但是”

    李明志前半句让我松了一口气,但是他的这个转折,让我心里隐隐升起了一些不安的情绪。

    “但是啊!钱我已经给你们送过去了,并且我把人带走的时候也没有把钱拿回来,钱在你们手里,我别的选择,在警察手里,你们总得让我手里有些筹码吧!”李明志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我却从这低沉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的狡诈。

    “想要人质什么,那我不妨直接的告诉你,你绑架小荣也没有用,我把他当做我的亲儿子,但是我这个唐七儿子跟小荣可才认识不到一个月,最近我们来了海南,他们才天天在一起,这才不过几天的时间,你以为你绑了小荣,真的就能对我这个唐七儿子有什么实质性的威胁吗?”

    母亲大人的这段话让我和李明志同时皱起了眉头。

    李明志可能觉得我妈说的在理,可我却觉得,母亲大人这是要做一个十分危险的决定。

    “你把小荣放了,我当你们的人质!你是生意人,你为了儿子而着急,但是我也相信你的人品,诚信这两个字应该是生意人所必须能够做到的,而我也愿意用我这一身老骨头来为我儿子的能力来做一个担保,同时,我小荣儿子才从乡下出来,也才一周多的时间,看到警察都会瑟瑟发抖说不清楚话的乖孩子,我也用我自己来换取他情绪上的安定。”母亲大人往前站了一步,语气是不容否定的决绝。

    我有心想拦住母亲大人,但是她的一席话却让我不得不闭嘴,如果拦了,就会证明我心里有鬼

    “儿子,你说你是带妈出来玩儿的,咱们在这件事情上纠结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所以咱们什么时候去玩呀?”

    母亲大人笑嘻嘻的看着我说道,我却听出了这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

    我点了点头:放心。

    李明志也和我保证了,只要我不是骗子,今天晚上事情结束了,他绝对把我母亲照顾的好好的,让我母亲开开心心的回到我身边,绝不亏待。

    我也和李明志约好了,今天晚上十点再在这里相见,但是他们要把这些东西全都收拾走。

    李明志他们一群人走了以后,整个二十一层就变得空空荡荡的,今天晚上就只能成功。

    小荣从我母亲说完代替他开始就一直无精打采的,好像心里有十分多的心事,我也不好再问,只能等今天事情结束了之后再去开导他。

    “为什么不直接解决?”小荣突然抬头问道。

    “我们也没想到。”我诚实的回答道。

    “那你今天真的要帮他?”小荣的眼神中闪烁着不解。

    “其实是在帮自己。”我觉得小荣有点奇怪,但是又说不出来哪儿奇怪,就是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要我帮忙吗?”小荣抬眼问道。

    “还记得我之前让你去二十三楼借的东西吗?帮我搬过来。”

    小荣把之前我们用到的一套书桌搬了过来,放在了之前的地方,然后我们又将这里布置成了我们第一次布置的那个样子。

    现在庄媛媛的尸骨已经不在二十一层了,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一种有信号的召唤。

    “一会儿真的要杀了她吗?”小荣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忍。

    我没有回答他,转手做着其他的准备。

    今天,天黑的特别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