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刚一抬头,发现一把鲜红的伞正撑在我们的头上。

    漆黑的夜,一把发着淡淡的血红色的幽光的伞,悬空着撑在我们的上方,这淡淡的血红色的幽光把我们笼罩,视线内皆是一片淡红。

    这把红色的雨伞撑起来的范围之外是四座的狂风,但是是在伞内的我们,就连头发丝都是安安静静的待在原来的位置上,伞内,和伞外,就像是两个毫不关联的世界。

    “这是”小荣声音有些发慌。

    “她来了。”我镇静道。

    “七哥,大半夜的,你不害怕吗?”

    “习惯就好。”话一出口,我猛然觉得肩膀一凉。

    “我要他死!”是那个女声。

    说完,眼前的红色消失不见。

    虽然眼前的红色和头上的女三都不见了。但是那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还一直回响在我的耳边。

    “七哥?”

    小荣的声音把我叫了回来,我这才反应过来,还有该做的事情没有做,这要是万一旁边经过一辆车或者一个人看着我们摆弄着人的尸骨,该不会报警,把我们抓起来吧。

    我将身上带的雏鸟乌鸦心头血滴了一滴在尸骨的额间,然后拿出了一根浸透了鬼奶的棉线,系在了她的食指指骨上。

    然后掏出一张符纸,上面是我提前写好的“宿灵符”。

    “七哥你这是”小荣疑惑的问道。

    “这两个,都是灵力很强的东西,心头血可激发它最大的怨气,浸了鬼奶的棉线会使这怨气具有指向性,加上这宿灵符,宿灵符的作用是连接怨灵和使之怨的宿主,由此,她就能找那几个人去报仇了,哪怕他们逃到天涯海角。”我解释道。

    一边说着,一边将这宿灵符贴在了头骨上。

    “那所有的怨灵都这么整不就行了?”小荣卡么卡么眼睛看着我说道。

    “得人家配合你才行,大多数的怨灵都没有意识,只能重复的让人做着它生前做的最多或者最怨恨的事情,这种的只需要对症下药就能对付,如果是怨气特别大,大到滋生出自己的独立意志的,那就不好办了,所以用这个方法,还得人家愿意配合你才可以。”我耐心道。

    说话间,系在她食指指骨上的白色棉线骤然发红,就像浸满了鲜血一般。

    额间的雏鸟乌鸦心头血也渗透进了她的尸骨中间。

    成了。

    第二天,李明志果然找了很多很多人去二十一楼闹腾,然后又等了几天,那些人果然一点事儿都没有,在我说许给他的这几天的时间里,李明智一直在找人去闹腾,但是最后都没有出事,还找了很多精通各种术法的人来给他儿子看,也都没看出什么事情,还想这些人带去了二十一楼,他们在检查了一番之后,都连连称奇,说这里的怨气已经剔除的一干二净了。

    他这才放了心,还带着儿子来登门拜访。

    我们也趁着这几天去了海口的各种各样的地方去游玩,玩得好不快活!

    把我们这几天没能在一起开心的游玩的时光都通通的补了回来。

    这天,李明志带着李豪强来拜访我们,我发现李豪强已经没有了我初次见他时的那种戾气,甚至眉宇间有些许的忧伤,我感觉应该是被庄媛媛闹了一番的缘故。

    李明志一边跟我们道谢,一边向我们展示现在李豪强的身体已经跟之前一样了,恢复的很不错,可我再一次抬头看向李豪强的时候,却发现他的周身围绕着一层淡淡的黑气,他的目光也像死鱼一般,没有生气。

    这并不像是恢复的不错的样子。

    这是

    我想大概这就是庄媛媛想要他受的处罚吧!

    我跟庄明说这件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让他再跟领导沟通一下,看看可不可以把当年的庄媛媛的案子再重新的审理一番。

    然后我们就和庄家人一起,找了一块风水不错的墓地,把庄媛媛的尸骨放到了墓里面,好好的葬了下去。

    做完这些事,就到了我们要离开海南的日子。

    一直到我们已经回到了家里一个多星期,我才在手机弹窗看到了很多李明志打来的未接电话和一条关于庄媛媛的新闻。

    我还以为是又出了什么变故,赶紧把电话给回了回去,李明志接到电话才激动的跟我说,他的儿子竟然找到了曾经跟他一起犯下那罪事的那几个人,他们几个商量了一番之后,竟然拼死可要去自首,要去认罪伏法。

    李明芝说,她甚至都把她的儿子关起来了好几天,但是他儿子竟然以绝食来抗争,说他一定要去警察局自首。

    李明智一看管不住儿子,他只得重新花钱。上下打理关系,但是曾经的那些人脉竟一个个的也都不理自己了。

    挂了电话,我这才明白,原来状元源想要给予他们的处罚,并不是说折磨他们一番便能聊似的,庄媛媛想要的是坏人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逍遥法外,或者被轻描淡写的折磨一番就能了事的。

    然后我打开了那个新闻,是他们去自首了,去的时候一个个都面黄肌瘦,看起来被折磨的不惨的样子,他们承认了十多年前所有的罪行,然后法院也重新受理,把庄媛媛之前的案子重新审判,主谋李豪强被判处了死刑,其他从犯被判无期。

    同一天,庄明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这件事情有了结果以后,他和他的母亲一起去给他的姐姐上坟,他发现姐姐的坟上长满了青草,还长了一棵树,虽然只是一棵不大的树苗,但是看起来枝繁叶茂,生机勃勃的。

    我告诉庄明这是好事,这是能造福家人和后代的征兆,也证明他的姐姐也挺满意现在这个结果的,放心的去了。

    说到这里,庄明突然哽咽的跟我说,他说:

    “我想起来,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姐姐那天回到了家里把一颗糖,和那把红色的雨伞放在了我的手上,她说,

    弟弟,我没有迟到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