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回到金城后,我们休息了几天,顺便准备材料送小荣去上学,这时候小荣却说自己的户口本和身份证都找不到了。

    眼看着没几天就要去报道了,这可把我妈急坏了,赶紧给自己负责户籍的那个朋友打电话,还好,人家说现在去补办的话,办理加急,身份证不到三天就能办出来,户口当天就能重新做好。

    于是我们赶紧开车去了派出所,我妈的朋友已经等在了里面,还好,距离上一次给小荣办户籍的时候没有过去太久,所以有些资料她的朋友那里还保留着。

    “彦道荣是吧!”户籍民警核对着小荣的资料。

    没有回应,我疑惑的抬起头看着小荣。

    “你好?是不是叫彦道荣?”户籍民警再次开口问道。

    “内个我想改名字可以吗?”小荣低着头,红着脸憋了半天才开口道。

    “可以的。”

    得到了许可了以后的小荣脸蛋更红了。

    “您要改成什么名字?”户籍民警看小荣始终没说话,开口问道。

    “内个内个七哥,我我能我能跟你同姓吗?”

    小荣磕磕巴巴的说着,话说出来以后,小荣好像要哭了一样,然后深深地低下了头。

    我被这小荣的问题弄得不知所措,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为什么呀?改名字都是小事儿,你改个姓,那可是大事儿啊,三思啊!”我说道。

    “李明志”小荣低着头,声音沉闷的响起。

    “他咋啦?”我没明白小荣想要说些什么。

    心里想着难道是李明志跟他说了些什么东西?在小荣低着头没有说话的这几秒里,我的脑海中蹦出了无数个可能性,一个比一个离谱。

    “我虽然啥也不懂,但是我也知道那天那个李志明好像是想弄死我,就算不是想弄死我,也是想借着伤害我的由头来威胁你们。”小荣闷闷的说道。

    “其实我根本就没想着你们会来的,因为再怎么说我也只是跟你们见面不多的一个人,哪怕是有我父母的关系,我觉得你们没有必要为我涉险,更何况,连我都能看出来,这是他们的圈套。”

    说到这里,我和母亲都沉默了,小荣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听小荣的呼吸,声音很乱,他仿佛在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但是你们来了,你们不知道,就在你们来之前,我还听到了他们说要怎么弄死我,他们还去调查了我的身世,他们也都不相信你们真的会过来救我。

    但是你们还是来了,那时候我整个人都蒙了,我想不明白,我想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为了我跳进圈套里还还把我交换下来,我整个人都傻了,我父母在我不记事儿的时候就去了,对感情这两个字,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的村民们一直在帮助我长大,还教了我读书写字,我知道阿姨会寄很多钱让他们照顾我。

    七哥我没有过兄弟,我甚至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概念,所以我也一直把你们当那些帮助我的叔叔阿姨们一样

    但是你说你去救我的原因是说我是你兄弟,是阿姨的儿子我觉得我真的不值得你们这么做”小荣说着说着,情绪越来越激动。

    “所以,你想”

    话还没说完,小荣打断我的话说道:

    “我没妈!没亲人!村民们对我好,但是我依旧是自己过日子,我头一次头一次知道有家人是这样的感觉所以,你们愿意让我当你们的家人吗”说到最后,小荣却不自信的低下了头。

    我们都震惊于小荣的这段话,就连两个户籍民警也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可能是我们长时间的沉默,小荣没有得到回应,我竟然看到两滴晶莹的泪滴落。

    “当然可以我说了,你就是我儿子,是唐七的兄弟,你想融入我们,我非常开心,但是改姓这件事不能草率啊!我不也是姓彦嘛!改不改的,没啥区别”母亲大人婉转劝道。

    小荣低头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要改名。

    “我兄弟姓唐。”

    这是小荣的理由。

    各种手续都办理的很快,我们家的户口本上,多了一个20岁的小伙子唐荣。

    小荣捧着户口本开心的说:

    “我还以为我得叫唐八呢!”

    回到家里,我闲来无事想要找之前被我塞起来的,千珏留给我的字条,却发现了压在抽屉最下层的一个小红本,是小荣自己独立的那个户口簿。

    这天,我送小荣上学回来,看到刘叔叔在店门口正送一个顾客,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总觉得怪怪的。

    “哎呦!小七回来啦!”刘叔叔见到我热情的打招呼道。

    “来家里吃饭吧!我媳妇生病住院了,你妈去帮忙照顾了,我还得看着店,你过来咱们一起!”

    阿姨一向身子骨硬朗,自从红肚兜那次被吓到以后,身体也没再出过问题,仔细一问才知道,前两天阿姨半夜醒来,被吓到了,然后就一直高烧不退,凌晨给送到了医院,到现在也没给个信儿是啥情况,但是这店也不能不开,所以刘毛子留医院照顾,刘叔叔就回来看店了。

    听到刘叔叔的解释,我点了点头,心里虽然有一点不好的预感,但是又不能直说,这种话没确定之前如果说出来的话,那可不太好呀!

    趁着刘叔叔点菜的功夫,我给刘毛子发了条微信问了一下刘阿姨的情况,但是刘毛子一直也没回。

    我和刘叔叔尴尬的吃完饭,我就回到了我的店里,白天不开门,我干脆就睡了一觉,但是睡觉的这两个小时可不消停,一直在梦魇,还做了很多奇怪的梦,零零散散的,直觉告诉我说这些零碎的都是同一个梦,讲的都是同一件事情,但是我就是不能把它们拼到一起去。

    起了床以后因为梦魇而头疼的脑袋一直昏昏涨涨的,我打开了电脑,看了看已经闲置了太久的邮箱,看到了几千封邮件。但是粗略的浏览了一下,很多都是抱着猎奇的心态发的一些没营养的东西,还有一些就是小打小闹,或者是得到了个什么老东西,因为心理作用所以情绪不安的。

    这些都没什么去看的价值,所以我就把电脑给关了,眼看着时间已经四五点钟了,我就开车去学校把小荣给接了回来,然后买了些酒菜一起去刘家的古董行一起吃饭。

    但是走到门口却发现刘家古董行的大门紧闭,我给刘毛子打了个电话,刘毛子说刘叔叔去了医院。

    然后我和小荣一起回到店里面,吃完饭以后就开了店门营业。

    因为刘阿姨的突然生病,所以这段时间就只有我跟小荣两个人每天的生活特别枯燥,早晨宋小荣去上学,回来吃顿饭,睡一觉,然后再去接小荣放学,一起吃个饭开门营业。

    这枯燥的日子过了两天,两天不见人影的刘叔叔突然带着前两天我看到的那个老人顾客一起上了门。

    “刘叔说,又有啥事儿吗?”我看了看旁边一脸严肃的老人,疑惑的问道。

    “那个小七,这位是我的顾客,他姓綦,你可以叫他綦大爷,家住城西,那边儿平房区有两排没拆迁的房子都是綦大爷家的。”刘叔叔给我介绍道。

    我礼貌地问了一个好,但是这个綦大爷好像心里有事儿一样,紧锁着眉头站在一边,也没有理会我的问好。

    我疑问的眼神投在了刘叔叔的身上,刘叔叔也接到了我的新号,然后向我解释道:

    “哎,綦大爷这两天遇到了点事儿,挺大岁数了,被阴物给折腾了一遭,心里有点儿害怕,难免的!”

    我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我招呼綦大爷坐下,让他好好给我讲讲他的这个阴物的事情。

    原来呀,这个綦大爷,年轻的时候没讨老婆,一辈子没儿没女的,但是因为家里有钱,烙下了这么些个主产,当着包租公,这一生过的虽然孤独点儿,但是也没缺啥少啥的。

    这人一闲还有钱,那就好培养点儿爱好,这个綦大爷别带好没有,就是喜欢点儿老东西。

    前一阵子他的一个租户搬了家,他去收拾房子的时候,看到租户留下的东西,里面有一个很老的照相机,就类似清晚期的那种大头照相机,上面盖着块布,一捏那个橡胶球,有的时候那个照相机还会冒火星的那种。

    綦大爷感觉这算是捡到了个宝贝,正好他跟开古董行的刘叔叔很熟,所以就把那东西带到了刘家的古董行,想请刘叔叔给掌掌眼,刘叔叔的意思是,这个照相机少说都有百80年了,也算是知道钱,但是他贵重就贵重在,它是老式的盖尔银版照相法的照相机,而且成色还不错,太多了瞎扯,但是你要在现在这个市场上卖个几十万块钱,那还是卖的上的。

    綦大爷一听这话可开心了,刘叔叔看着是个好东西,想花钱收来着,但是綦大爷说这不是自己的,自己也没权卖,但是呢,落到了自己手里,这就算是有缘,想要自己好好留着。

    回到家以后,这个老爷子想起来,刘叔叔说这东西成色很不错,还挺新的,就想着是不是能像电视里一样还能拍出照片儿来,然后老爷子就在家里头捣鼓起来了,你别说,按照电视里头的样子捣鼓了一番,竟然还真就拍出照片来了,唯一的缺憾就是老爷子他也不会洗照片儿,所以一直也没有一个成像的东西出来。

    虽然是这样,但是一点也没有减轻老爷子的热情,他带着这个相机在家里的这儿拍拍,那儿拍拍。

    就在那天晚上,一向睡觉特别沉的綦大爷大半夜被奇怪的声响吵醒了,綦大爷起床来看,却没发现什么不一样。

    第二天早晨却发现自己家里的两把椅子,一幅画,还有院儿里的一些花草全都枯萎了都不见了,最后竟然在自家的井里面找到了它们。

    “呃,有没有可能是进贼啦?”我无奈的问道。

    “巧就巧在,这几样东西都是我在前一天的下午用摄像机拍的东西。”綦大爷说道。

    綦大爷说,他还担心这只是巧合,或者说是家里进贼了,他当天又用那个照相机拍了几个东西,果然,在昨天的早晨,那些东西又如数的出现在了自家的井里。

    那时候綦大爷突然想起来,他刚刚看见这个详细的时候,有联系过刘家,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所以想让他们上门去看货,正赶上那天他们特别忙,所以就是刘阿姨去的,那天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捣鼓的,相机竟然冒了一股火,就像是照相的样子,好像把刘阿姨给拍了进去。然后当天晚上,刘阿姨就病重了。

    我听到这里,不禁皱了眉头,没想到这两件事还有联系。

    刘叔叔听到这里更是慌张,然后拉着我的手对我说道:

    “小七,我这两天没在店里,就是去看你刘阿姨去了,她一天比一天虚弱,不是昏迷就是起来说胡话,说什么索命,我觉得这事不简单。正巧綦大爷说他家的这个东西好像有点儿邪门儿,我这才过来找你,没想到,竟然撞到了同一件事儿上。”

    我抬头看着刘叔叔,他眼睛下边重重的黑眼圈就知道这两天肯定没怎么轻折腾。

    “阿姨还有什么别的症状吗?”我问道。

    “哎!昨天晚上我实在是困得不行,竟然睡了过去,然后没过多久我就听到了值班护士的大喊声,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你刘阿姨已经不在病床上了。

    我吓得赶紧飞奔出去,你刘阿姨竟然跑到了住院楼的天台上要跳下去,你也知道那是家私立医院旁边的康复楼院儿里有一个,特别大的泳池,正好在康复楼和住院楼中间儿,你刘阿姨竟然想要跳下去!”

    刘叔叔一脸的惊魂未定。

    “难道这阴物喜欢跳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