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闻言我心里一惊,但是眼前是一片白光,我并不能看到任何的东西。

    “就在我右手边,一个很老的那种相机,上面还盖着一块布!你仔细看一看。”

    我下意识的认为是上面盖着一块布,让小荣没有注意到它。

    “啥也没有啊!”我听见小荣的脚步声来回的走了两圈儿,然后小荣奇怪的说道。

    我不信邪的自己摸索着到了刚才放相机的地方,但是划拉了个半天,手都没有碰到任何的东西。

    小荣也感觉到了我的奇怪,把我扶回了椅子上坐着,我这才把这个相照相机的事情讲给小荣听。

    “那是不是因为我体质的问题它才不见的啊?”小荣听罢疑惑道。

    关于这个猜测,我也不是没想过,但是我眼睛这个样子,我都不能确定它到底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所以就没有办法下定论。

    “以我对阴物的了解,它虽然会寄生于某一个器物,但是它也可以隐匿自己的踪迹或者暂时躲避起来,不至于说感受到你的气息就整个阴物都跟着消失,它一般是不会突然的消失的,除非它本不应该在你的手里。”

    “那这是”小荣想不明白。

    “遭了!它不会去找刘阿姨了吧!”

    想到这里我像条件反射一样窜了起来,让小荣给刘毛子打个电话说今天可能那东西会去医院,让他做点准备,实在不行就去外面找个桃树,劈点儿桃树枝来给阿姨抱着。

    小荣一时半会儿那么几句话也没跟刘毛子说明白,但是刘毛子已经大概的想象到了会发生什么,他连忙答应着,然后挂掉了电话去准备这些东西去了。

    “七哥,咱们接下来干啥啊?是今天照常守着店还是做什么去?”小荣挂了电话以后在我旁边问道。

    “之前从海南回来的时候,我的那个包还没收拾呢,还在那儿放着。里面的东西你都给我带上,然后在去后院儿舀一瓶黄酒,陈糯米也带上一些,再带点火种。”

    我想了一会儿,发现今天不能粗心大意,甚至不能硬碰硬,我的眼睛现在的状况很不好,但失去了感官的刺激以后会莫名的变得小心翼翼的,像我现在的情况就是什么都不敢去做,但是赶到这儿了,又必须得上!

    小荣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准备好了我要的东西,然后就在我们准备出发前往医院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听以后发现是道长的声音。

    “唐七小友,出事儿了”

    听到道长焦急的语气,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崔沐的脸,心底莫名一丝不安的情绪波动。

    “什么事?”说完,我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他的答案,心里不断的祈祷,千万别是崔沐出了事儿。

    “崔沐出事儿了!”

    随着道长开口的一瞬间,我的心几乎沉落到了谷底。

    “崔沐怎么了”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声音都在颤抖,我生怕我得到的回复是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他被带走了!”道长语气焦急。

    闻言,我算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不是直接的被害这种消息,只要还有的救就不算是个坏事。

    我这头情绪稳定了下来,道长那头才跟我说了个清楚,原来这几天的时间道长照例出去游历,出去之前特意盯住了青云观里的道士们,要看好崔沐,还是等道长回来的时候,崔沐却已经不见了。

    他本以为是我把崔沐带走了,想给我打电话确认一下,却被道士们拦了下来,说这段时间我并没有去到青云观,崔沐是突然间不见的,就连一直看护他的道士们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消失的,道士们也感觉十分的奇怪。

    甚至就在道长回来的前一天,崔沐都好好的待在那里,并没有消失。

    道长说完这些事情,问我要不要过去一趟,但是眼看着天就黑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我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想不出办法来僵持着的时候,道长说他会通过崔沐留下来的衣物来施法,找寻一下崔沐的踪迹,先给崔沐定一下位,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他过去就处理了,如果说需要我的情况下,他再叫我。

    我连忙答应了道长的这个提议,现在时间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很重要的,我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儿,道长的能力又远在我之上,所以他去寻找崔沐的话,可能会有更好的结果,我就安心的去处理照相机的事情就行了。

    换了电话以后,我和小荣驾车前往医院,刚一到小荣就跟我说看到了在医院门口行踪匆匆的刘毛子。

    “刘毛子!”我赶紧叫住了他。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有脚步声向我这里走了过来。

    “我给我妈抱了一捆子桃树枝,还把之前从你那里拿的那个小铃铛给她系手腕上了,其他的我也不敢弄啊”

    还等我开口,刘毛子走到我旁边就说了起来,听这语气,十分紧张的样子。

    “好好这样就差不多了,剩下的我来。”说完,小荣就扶着我往医院里走,却被一只大手拽住了胳膊,拦住了去路。

    就在我懵逼的时候,刘毛子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

    “你怎么了?”

    “毛子哥,今天七哥查看那个照相机的时候,眼睛看不到了。”小荣替我回答道。

    我明显感觉到刘毛子抓在我手臂上的力道越来越强,看起来他是真的很担心。

    “没事儿,眼睛肯定不是一直就这样了,肯定会好的,只不过赶上这个时候了,说不定失去了视觉以后其他方面就会变得很优秀呢。”我尽可能轻松的打着哈哈。

    “走吧,阿姨还在等着咱们呢。”说完我们就朝着医院走了进去。

    可能赶上最近降温温差很大,所以感冒的人特别多,在电梯里,我感觉周围的患者们和家属们都已经挤的不行了。

    “嗨!现在深秋生病的人就是多哈,咋这老些人!”一路上我们都没怎么说话,我想缓解一下气氛,却感觉到身边的两个人都不自觉的僵硬了起来。

    “七哥你说啥呢?除了咱们三个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