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我们退出病房之前,我又让小荣去搞了一些细柳条散落的铺在地面上,以作乱式。

    最后,开窗,在窗口当了一把带血的水果刀,水果刀上面还贴了一张代表大凶大怨的符纸,至于这血嘛,就是刚才让阿姨滴指尖血的时候多出来的。

    这就是在今天的这个环境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今天因为我的原因,还有不清楚这个阴物的怨气所在的原因,所以只能保守进行,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让它接着有害阿姨的想法。

    这把刀就预示着今天阿姨的“去”,是有原因的,不是假的,贴上这张代表着大凶大怨的符纸,也是为了测试它的凶的程度,如果它的怨气并不足以强大到能和这张符纸体现出来的怨气相匹敌的话,它就一定会退缩,如果它的怨气比这还要大的话,那就需要再想想办法。

    不过,不管他的运气强大到什么程度,我都希望它能够按照我预想的流程那样可以留下它怨的因,这样,无论从哪方面来考虑,都会轻松很多。

    然后我跟阿姨说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说话,尽量的轻一些呼吸,不然会发生很麻烦的事情。

    阿姨连忙点着头告诉我这种事情她肯定会十分注意的,一会儿绝对连个瞌睡都不打!

    做好准备了之后,我又让小荣他们去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了,我们才离开了病房,这时候,已经八点了。

    我们到隔壁的病房去等待着,我们几个人心情都十分的复杂,紧张,连个大气都不敢喘,竖着耳朵听着阿姨那个病房里的动静,生怕错过什么。

    人越在紧张的时候,往往事情不会按照自己想象的发展,精神也会因为过度紧绷而发生“掉线”的状态,比如现在的我们。

    醒来的时候,太阳都晒屁股了

    我还惊奇地发现,我的眼睛模模糊糊的能看到一点了!只是现在的眼前还是一片半透明的白色。

    我竟然是第一个醒来的,小荣和刘毛子在我旁边睡的四仰八叉的。

    我轻轻地摇了摇他们的肩膀,但是都没有醒,我只好一个人走到了阿姨住的那间病房,手触摸到冰凉的门把手,心里没来由的一空

    旋转,开门,入目是干净整洁的病房空病房甚至我们昨天布置的东西都不在了,包括阿姨

    眼前的景象让我不由得慌乱了起来,我赶紧回到了我们住的病房。

    “刘毛子你们赶紧起来!”

    “小荣你”

    话说到一半,我愣住了,原本四仰八叉的躺在病床上睡着的那两个人,也不见了踪影,整洁的病床上,甚至连一丝的褶皱都没有留下

    “他们他们去哪儿了”

    在周遭氧气充足的环境下,我竟然觉得我开始缺氧,无法呼吸

    “他们刚才还在这儿的”我喃喃着蹲下了身体,靠在墙边,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我慌了

    怎么所有人都突然不见了?这是连续三个人的事,总让我想起了昨天下午我们来之前道长给我打的那个电话。

    崔沐崔沐?

    崔沐一直在青云观里,不管怎么想,都不应该和这个照相机的事情扯上关系呀!

    我茫然地掏出了手机,屏幕亮起时却发现了二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乾云道长打来的。

    二十几个这么急的话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将电话拨了过去,没几声响,对方就接听了电话。

    “你怎么才打过来啊!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没接,急死我了!”是乾云道长着急的声音。

    “怎怎么了?”我不安的问道。

    “我昨天晚上守在崔沐小友住的房间里,试图寻找一些什么漏掉的线索,然后在地上看到了一些不属于这里的痕迹,是围成了一个正方形的四个点,而且出去寻找崔沐小友的踪迹弟子说也看到了类似的四个点,于是我们就顺着这四个点一直在走,现在都走到市区里来了。”道长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一丝的疲惫。

    “四个点?正方形?”得到了这个信息以后,我也下意识的低头在地上寻找起来。

    果然,在靠近病床边的位置上,我发现了四个像是撒灰的点,虽然这四个点的灰色不是一样的形状,但是也能看出来这四个点之间的距离都是一样长的,可以对得上道长说的那能形成一个正方形的四个点。

    至于这个灰色

    我轻轻的用手指沾了一点这个灰色粉末,然后用手指轻轻捻开,放在鼻尖

    “草木灰是草木灰!”我惊道。

    “什么草木灰?”道长在电话那头奇怪地问道。

    “你们那里的那四个点有没有灰色的痕迹?”我没有直接回答道长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没有啊,我这里是水迹”

    “那就对上了,带走崔沐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我在刘阿姨住的那个病房撒上了草木灰,然后刘毛子他们也失踪了,在刘毛子他们失踪得病房的地面上,出现了草木灰,也是你说的可以形成正方形的四个点,时间对上了,我现在也跟着痕迹走,看看最后是不是走到了一起去”

    说完,挂了电话我就跑了出去,刚出医院门,我就听到两个护士在讨论今天早上在走廊里的照相机。

    这三个字直接就触碰到了我的敏感神经,我赶紧停了下来向两个护士询问那个照相机的事儿。

    两个护士都认出我是和院长认识的人,看我好奇就把我带到了护士站。

    “虽然只有一层的监控,但是也能看个大概了。”护士小姐姐说道。

    说着,就打开了电脑上的监控摄像,调到了上午十点三十分的画面。

    透过眼前模模糊糊的画面,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照相机,安静的立在一个13号病房的门口,然后又瞬间跳到了离原来位置很远的5号病房的门口。

    “我们今天调了监控好几比,都没能找到到底是谁把这些东西搬过去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