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怎么了?”我听到道长迟疑的声音,心里也不自觉的打起了鼓。

    “在金城也有个十几载了,这附近的各种古今轶事也着实听了不少,这平房区,和水井沾上关系的事件有两件,有一个相同点,这两件事的相关者,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害人的,所以还不能确认到底是哪一件,或者是不是还有别的故事。”道长一边说着一边扶着我的胳膊把我领到了一个可以坐着的地方。

    调整了一下姿势坐好,感受到面前有一个冰凉的石桌,这应该是一个类似小公园一样的活动区。

    “道长,那两个事件具体是怎么回事啊?”坐好后,我向道长问道。

    我听到道长坐在了我对面的凳子上,然后他语气和缓的开口道来。

    乾云道长本来不是金城的人,被有缘人介绍来到了金城去了青云观开始跟着修炼,就是在乾云道长来到了金城的那一年,他听说了这两件事情。

    这两件事情都发生在平房区,都是道长听本地的老人说的。

    第一件事情被本地人称作留心事件,我记的金城有一句话,叫嫁人不要学留心,我以前还不懂这句话的意思,知道道长跟我说了这个留心事件,我才知道原来这句话的含义。

    事情发生在民国时期,大概在一九三几年,那时候饥荒很严重,多少人走投无路,饿死的饿死,卖孩子媳妇换粮食的更是比比皆是,偏赶上了日军侵华,那段时间可谓失眠不聊生啊。

    这第一件事情的主人公就生活在那个时候,他家在当时那个大环境下算得上是挺有钱的了,至少没饿着,甚至家里的太太公子啥的都能有个丫鬟跟着伺候。

    这家的大公子,名叫刘汉卿,是个赶时髦出过国留学的有识之人,饥荒最严重的时候,他恰好从国外回来,不过人家家里有钱也不怕回来会遭罪。

    传闻中那是那些几年来难得的阳光明媚,让人心情舒畅的日子,这个刘汉卿在赶往自己的家的时候被一女子拦了路,差人过去打听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们家是实在困难的吃不起饭了,想要典当点什么东西给这种有钱人家的人换点粮食。

    这女子名叫柳心,她也是走投无路了,心想着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如果看上了自己,那爹娘还有口粮吃,但是如果没有的话,一家人可就饿死在寒窑了啊!

    不过没想到,这个刘汉卿在了解了情况以后,什么报酬都没要,直接叫人搬了粮食去柳心家里。

    柳心一家得了救,甚至粮食快吃完的时候刘汉卿还会派人来送粮食,这让这个单纯的女孩感动的涕零,几年以后,饥荒过去了,柳心又再一次遇见了这个刘汉卿。

    后来二人走到了一起,本也是可以说是一段佳话,但是就在二人结婚的当天,日军大举攻入他们的镇子,镇上最富有的刘家就成了第一个祸害的人家。

    听说那天,一向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刘汉卿突然变了个人一般,像是狗腿子一样将入侵的日军像祖宗一样供着,甚至还要求新娘子去伺候他们。

    “可怜的姑娘那天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半夜跑出来跳了井。”道长一阵唏嘘。

    我听了这个故事也很心疼这个姑娘,但也想不明白这个刘汉卿,明明之前的作为很爷们儿,为什么突然变成了那样?

    “那为什么都说嫁人不能学留心?”我想起了那句话。

    “认人要认准,有恩虽然要回报人家,但是若是认人不准,可就搭上了一辈子”道长低声道。

    我点点头,遇人不淑,这估计也是有闺女的那些家长最怕的吧。

    “那第二件事呢?”我平复了一下对柳心的惋惜之情,对道长问道。

    “第二件事嘛”

    第二件事情的主人公是一个小男孩,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死的那年,13岁。

    他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一个文集,小男孩是那个年代镇上出了名的神童,刚会说话就自己琢磨着搞打油诗,慢慢就在附近成了名,不过这个小孩也是没生对年代,他那时候,正赶上*****时期,父母根本不敢培养他多读书,但是这个小神童就靠着邻居一个说书先生每天说的一段书,丰富自己的知识,后来跟着说书先生识了字,也学着写了自己的文章。

    他父母怕被查到,就把他写出来的东西不是偷摸烧了就是偷偷扔了,后来突然有一天调查的人下来了,慌乱中,男孩的父母把他所有的东西都扔到了水井里,就在调查的人员查到他们家的时候,恰巧这个小男孩儿也发现了他的东西被扔到了水井里。

    一顿哭闹后没有结果,竟然一个没想开跳进了井里,检查的人员就在外面,他们也不好大声嚷嚷,可怜的孩子竟然就这么淹死了。

    跟到场交流了一会儿之后,我们统一认为,关于这个水井的故事肯定是第一个故事,因为这个照相机,跟第一个故事有关系的可能性大一些,那个年代,加上大户人家很有可能有这个东西,就算没有,结婚的当天拍照也是很合理的,而后面的小男孩好像并没有和这个照相机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没一会儿,我听到了一个脚步声,向我们越走越近,而后直接站到了我的旁边。

    “唐老板。”

    是綦大爷的声音。

    “綦大爷?!你怎么来找我了,刚才不是还说不认识我呢吗?是出了什么事吗?”我听出了他的声音十分的惊奇,刚才还说不认识我的人,现在怎么还主动找过来了?

    我倒是没有把人往坏了想,只觉得刚才可能是綦大爷有什么顾忌的。

    “唐老板,刚才见过我?”綦大爷的声音里也是惊讶。

    听到这话我和道长都发出了惊奇的声音。

    “不可能啊!贫道不可能没看出来啊”

    “家里出了这事儿,我哪敢再在这里住嘛!那天从你店里出来我就回了我自己家呆着了”綦大爷说道。

    “那咱们刚才碰到的是谁?我只能听到声音,确实是綦大爷的声音没错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