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九点钟,天已经黑透了。

    因为周围完全暗下来的光线,我现在又回到了之前什么都看不到的状态。

    眼前的黑暗让等待的时间显得格外的冗长,头顶偶尔会飞过几只吵闹的麻雀,扑腾着翅膀。

    不知道过了多久,长时间的黑暗让我几乎昏昏欲睡,但还好,一旁的道长早已经适应了长时间警醒的状态,可以一直保持清醒。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突然间,我感觉到我的左手手臂被用力的揉捏,疼痛使我迅速恢复了神志。

    “咋咋啦”刚从睡梦中醒来,脑子有点发懵。

    旁边的道长迅速把我要说话的嘴给堵上。

    “嘘!”

    我迅速噤了声,仔细的听着隔壁院墙内的动静,它应该是来了

    相比于想象中的幽怨,我觉得我听到的这些动静好像更像是一种挣扎。

    可是按照我们听说的那两版故事来讲,不应该是自杀吗?

    按理来讲,那怕是受了极大的冤屈导致的,自杀之后的怨灵都会以一种比较幽怨的方式出现问题而不是像现在我所听到的这样,有很激烈的表现。

    所以我们之前听到的故事里肯定和现实有一定的偏差,可能这个偏差程度会比较大。

    隔壁出现了拉拽撕扯还有拖拽的声音,大概是从正屋门前开始,那声音大概到了水井的旁边,我甚至还听到了撕扯衣服的声音,然后是剧烈的,类似反抗的声音,再然后,安静了下来

    “道长你说”

    我听着隔壁的声音安静了下来,正想找道长说句什么,但是却猛然的听到了“咚”的一声。

    这声音是?

    “井里来的!”

    “不对啊!綦大爷之前跟我们说过,他那些被拍进照片里的东西都是隔一天发现泡在这井水里的,那就证明这井里定有水呀!怎么会是这个声音?!”我摇摇头坚定道。

    “没有水的,那叫窖!”

    我潜意识里还是比较相信綦大爷跟我们说的那些,而我刚才听那最后的一声,很明显就是从井里传过来的,我以为现在眼睛看不清东西,所以听力格外的敏感。

    “有没有井水,先两说,咱们先翻过去。”道长话音儿还没等落地,我就听到我的左手边一个非常利索的翻跃声。

    我也在另外一个道士的帮助下翻到了院墙的另一边,我们翻过来的时候,我只觉得这里晃如白昼,好像旁边有无数的聚光灯都打在我们身上,成了万众瞩目的角色一般。

    同时我觉得眼前好像有什么在灼烧,一阵痛苦的刺痛感之后,我仿佛看到了我的面前出现了两个若隐若现的人的身影。

    下意识的以为会是道长和他带来的那个道士,但不是。

    那是一个文弱书生和一个女人的身影,他们两个都穿着红色的衣裳,就像古时候娶亲的时候穿的嫁衣一般。

    那男子跪在地上,将那女子护在身后,冲着前面不停的磕头,我仿佛间看到他的额头都磕烂了,他仿佛在祈求着什么,身后的女子也一直在哭泣。

    过了一会儿,那女子猛的站起来,走到了男子的身前,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然后两个人互相拉扯,都要将对方护在身后的样子。

    然后我好像看到了那男子满身鲜血,女子疯了一般到处冲撞,最后被什么东西扔进了深井

    “我要毁了你们!”

    这是在眼前的画面里我唯一听到的一句话,是一个听起来还算稚嫩,却因为仇恨,而嘶哑的声音。

    画面结束,我也觉得那一束束白光好像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熟悉的黑暗。

    “唐七小友?”回过神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双手在推着我的肩膀。

    “我看到了好多画面,但是那些画面好像跟咱们之前听到的都有一些出入。”我低声道。

    “那些就再说!唐七小友你看看你能不能看清现在眼前的东西。”

    听了道长的话,我赶紧睁开了眼睛,或许是因为这院里有一些灯光,隐隐约约我还是能看的一些东西的。

    “能,比较模糊。”

    我回答道。

    我能看清地上他们布置的一些东西,按照我说的话布置好的油和谷子,一点都没有乱,轻扣上面空空荡荡上面的大石头也被搬到了一旁。

    旁边那放在地上的日本军队的道路服装也被撕扯了个稀巴烂,本应该放在袖口的那一瓶黄酒也不见了,除了地上的谷子和油以外,其他的东西可以说都没有了当初的样子。

    “看看井里”

    我的目光不知不觉的就落在了那个,失去了大石头压制的井口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话一刚出口,我就觉得可能会有一点问题,怪怪的,却好像可能会被人算计的那种感觉。

    可能也是心有顾虑,我看道长并没有贸然行动,倒是那个道士一股脑的冲了上去。

    “等一下!”

    “先别去!”

    我和道长异口同声的想要将他拦住,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现在整个上半身都趴在了井口上。

    透过这个道士头和肩膀之间的空隙,看到了突然闪起来的一道白色的光

    那白色的光

    “草!给他拽回来!”我惊叫道。

    我和道长赶紧把道士给拽了回来,他还一脸的不知所措,不知道我们为什么突然把他拽回来。

    “一个相机在里面,应该是闪光灯照的我。”道士眨眨眼道。

    道长扶额,然后无奈的对我说道:

    “新来的,刚来五个月。”

    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个道士到底来了多长时间了,我只知道明天晚上之前如果搞不定的话,可能这个道士也要被不知道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还没等我行动,道长首先就奔着那个井口跳了下去。

    这不是之前商量好的对策!

    我被道长的行动吓了一跳,赶紧跑到了井口,向下望去。

    这井并不深,甚至都不是印象中所熟悉的那种直上直下,十分狭窄的水井,而是那种口小肚大的,真的像一个窖的空间。

    “崔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