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道长比我更快恢复理智,赶紧想办法把我们送到了医院,刚到医院,我就在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了焦急寻找我的身影的三个身影。

    “你到哪儿去了?!妈找了你一天啊!”

    刚走到医院门口的位置,母亲大人就带着哭腔扑了上来。

    “你你们”我有些不适应现在的情况,他们不是被

    “老七你可不知道!我们一醒来就在太平间里躺着,旁边都是把阿姨吓坏坏了!

    我们到处找你找不到,太平间那地方冷的要死,还只有在规定的时间才会打开,我们能活着站在这里算是很幸运了!”刘毛子一见到我就开始说了起来,心有余悸。

    我也心觉惊险,怎么今天就没多看一会儿,说不定就知道母亲大人他们被带到哪儿了,这一天下来,他们得多害怕啊!

    “先把崔沐送进去吧!”道长赶紧抱着崔沐跑了进去,剩下小道士跟我们站在一起,神情失落。

    “我是不是明天也要死了。”他情绪低沉道。

    母亲大人不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但是也注意到我的眼睛与平时不大一样。

    “小七你这是”母亲用手在我眼前轻轻挥舞着。

    “没事儿呀!明天就好了!”我打着哈哈抓住了母亲大人在我眼前挥舞着的手,一遍带着他们走进了医院。

    “崔沐怎么样?”见到道长我赶紧问道。

    道长摇了摇头,然后低着头走了出去。

    崔沐,宣告死亡

    一个在父亲去世以后,把生命交付与我的年轻人,被宣告了死亡。

    把他带出来以后,他总能看到一些他所恐惧的东西,我没能保护他

    他在毫村被邪灵疯狂报复,我没能保护他

    从那以后他看的东西越来越多,情绪崩溃,我没能保护他

    甚至在不知几何时和这个照相机扯上了关系,我也没能保护他

    这么长的时间,我甚至都没能多在他身边陪陪他,我没能保护好这个孤苦伶仃的男孩子,让他带着恐惧离开人世,我却无能为力。

    我们一行人围在病床前,旁边,是一个吵闹着提醒我们崔沐的心跳已然归于平静的监护仪。

    “准备一下身后事吧。”医生交代完就走出了病房。

    “走吧,咱们去买吧。”刘毛子拽了拽我的袖子。

    走吧

    “去哪儿?”刘毛子熟练地启动汽车。

    “去去千珏父亲的那个寿材店。”我没有选择最近的寿材店,而是选择了离我们这里很远的,千珏的父亲的那个寿材店。

    “那个那么远”刘毛子刚疑惑地问出口,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就闭上了嘴,发动了汽车。

    来回那么远的距离,或许能让我晚一些面对崔沐已经死亡的事实,还有就是

    我突然想起了千珏的那张纸条,他告诉我有什么事情就去找千珏的父亲帮忙,或许是我心中对于这对父子的力量的仰望,我现在隐隐的将千珏的父亲当做了我的一张保命符。

    我坐在副驾一直低着头沉思着,不知过了多久,汽车稳稳的停在了一个熟悉的店门口。

    “这都大半夜了,他父亲早就走了吧”刘毛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那就等。”

    我甚至闭上了眼睛做好了通宵等待的准备。

    刚一闭上眼睛,就被刘毛子摇醒,说是寿材店没关门,里面还亮着灯。

    依稀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天刚一擦黑,千珏的父亲就关了店门离开了,但是今天却到了半夜依旧灯火通明,难道是感应到我们今天要来?

    怀着心中满满的激动和期待,赶紧打开车门下了车,睁开眼,眼前的黑雾还是让我看不清昏暗的周围。

    笃、笃、笃

    刘毛子上前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连续敲了好几次门都没有得到回应,刘毛子干脆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眼前笼罩着一层黑雾的我,竟然在打开门走进这寿材店的一瞬间眼前变得清晰了起来,一瞬间,周围的光亮涌入我的眼,让我不适应的眯了眯眼。

    “咋的了?不舒服了?”刘毛子注意到我的不适,赶紧关切的问道。

    “突然能看清了。”我揉了揉不适应光线的眼睛道。

    “你们怎么才来?我在这里等了很久了。”是千珏的父亲的声音。

    “叔叔您好。”我赶紧走上前去,只见千珏的父亲在一堆骇人的纸扎人中间席地而坐,说不出的诡异。

    “买寿衣来的?”叔叔的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有嘴唇在开合着。

    “是的,我朋友他不行了”我发现说出这话,异常的让人难受。

    “不行了?哎可惜了明明还有一口气的孩子”叔叔语气惋惜的说道。

    “恩恩?什什么?”我惊讶的抬起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叔叔的意思是崔兄弟还有救?”刘毛子也难掩激动之情。

    “那边有我给你们准备好的包袱,别打开,到了你们会知道怎么用的,还有五个小时的时间,你们要抓紧了。”叔叔的话音刚落,整个寿材店的灯光就暗了下来。

    刘毛子赶紧转身走到门口找到了那个包袱,背上带我出了寿材店的门。

    今晚的这一切,对我而言就像是用我的心去体验了一次惊险的过山车,我沉浸在崔沐可能还有救的惊喜中无法自拔,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才能表达出我的开心。

    “兄弟,想哭就哭吧”刘毛子一遍启动汽车,一边对我说道。

    闻言,不争气的泪水就像是终于得到了释放许可,纷纷奔涌了出来,说实话,我今天真的怕了

    我仿佛再一次的体验到了之前刘毛子和大娘都在我面前被伤害,我却手足无措的感受,那种无力感

    我很后悔,为什么我是一个如此没有能力的人,保护不了一个将性命托付与我的孩子。

    我抱着膝盖,没有阻挡泪水的纵横。

    哭着哭着,我疲惫的睡了过去,在此行来,我躺在病房里,刚一醒过来我就立马飞奔到了崔沐的病床边。

    看到他旁边的监护仪上虽然看起来虚弱,但是多多少少有一些浮动的心跳,激动地几乎腿软。

    “真的是奇迹,明明已经死透了的人,没想到竟然活过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