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电话那头的哈里斯问罢,蒂芙尼却仍是不假思索地直接回答道:

    “禀报司令官阁下,教会自然是赋予了卑职在一定事件上可以代表教会宣言和传递神旨的资格,拥有适当地决断之权,但卑职此刻的发言是出于作为一名帝国军官基本的战略敏感和军事素养。

    卑职判断,我接下来的发言将对我军的战略调整和胜负十分重要,因此务必要禀告元帅,并希望元帅能够切实采纳我的建议,对目前全军的作战方案做出修改。

    但我接下来的汇报和建议,都仅仅是代表着我个人之立场,而并非教会。”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摩根·索尔德望着眼前这位出自自己曾经任职校长并执教过军校优异的年轻毕业生,也是失望的摇了摇头,其干练的面庞上露出颇为无奈的神色,默默叹了口气,心中暗道:

    “唉,终究还是太过年轻啊。”

    且不说蒂芙尼后来的言论是不是真的具有真知灼见。单凭她只是一个作战部队的团长,之前并未在司令部与众指挥员商榷军机过,此时却敢在一众高级军官都在沉默不语等待哈里斯乾纲独断时,突然插入三大首长的对话,并对元帅哈里斯的提问答出这番充满着迷之自信的言论,这一点就已经足够无礼了。

    更何况她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从未没有对战局有个清晰的、纵观全局的考量,也不曾有人告知她各战区详细情报了解全线具体战况,她何以能如此自信?自信到自己的寥寥数语能够对整个北境战场的陆军战略产生影响?

    再加上她那稚嫩的外表,实在是和其肩上扛的一皇冠和一四角星的、代表着帝国陆军中校军衔的肩章是那般不符不衬,其娇颜上的认真表情又和适才其颇为狂狷的强势发言是那般的格格不入。

    于是,此刻圆桌上的众官们,无论是陆军司令部的装甲师、步军的指挥官,还是参加会议的海军破冰舰队老将校们,无不对蒂芙尼那在他们看来自大可笑的行径和言论嗤之以鼻,议论纷纷。

    雷巴曼更是对蒂芙尼的发言直接感到不快和厌烦,当即斥责道:

    “哼!狂悖不堪,区区一介幼女,小小校官,怎敢在此军机重会上大言不惭!老头子我倒要听听,你有何等妙计!

    你且说来,若一言中地,不用元帅亲自开口,众军官们也自会依你!但是,如若言之不中,那我必究你个藐视行伍、轻慢浅薄之罪!”

    蒂芙尼没有理会雷巴曼将军的呵斥,而且在等待哈里斯的许可。

    电话的那头的哈里斯听到蒂芙尼此话,沉默了片刻,心中的犯难却是消减了许多。

    哈里斯心中暗度:

    果然教皇是不会诓自己的,看来这个有着圣堂教会赐予的天启之名的圣女果真是有特殊之处,她这等言行必是已早有定计!

    于是哈里斯语气不含波澜的说道:

    “克罗利中校还真是自信呢,当真是年轻气壮,好,允许你说出你的看法和军略,你且试言之。”

    哈里斯如此一反绝对权威常态的温和回应令众军官皆是十分惊讶且疑惑不已,不过这也使得众人开始重新审视这位挺直腰板站在末座座椅之前的金发少女。

    蒂芙尼得到许可,便目不斜视的看向圆桌上电话后面的空座椅并开始她的论述:

    “是!司令官阁下!

    目前我军各战区、各段战线的战况我诚然不甚了解,但是我基本上支持哈里斯元帅要求向速胜战略方针转变的决议。”

    摩根·索尔德一听,顿时冷哼一声,面色变得阴沉不悦,他没想到出自本校的校官级毕业生会在这个时刻站出来跟自己唱反调。

    雷巴曼则是因蒂芙尼一开口就表明了立场,因为和自己同一主张,也就略微收起了一丝不满,想要继续听她将要说些什么。

    蒂芙尼继续说道:

    “虽然我基本赞成司令部想要速胜的主张,可在讨论具体方案和作战部署之前,我部的意愿是希望整个进攻态势能够以我部骑士团为主导,全线围绕并配合我部作战!”

    话音落下,满堂寂静。

    如果说先前蒂芙尼一开口还只是让众将官感到惊讶,那么现在她的这番言论就已经使得众人看向她的目光变得像看傻子一样。

    由于太过突然和震惊,以至于全场一时变得静默,竟再没有人去诘责和驳斥

    就在众人被蒂芙尼的荒诞之语惊的发懵之时,蒂芙尼竟自空缺的哈里斯座位上移开双目,转首向装甲师团的六位团长一一扫视了一眼。

    认真的继续开口道:

    “届时,还请诸位贵官集中兵力配合我部突破,对敌人发动炮击和扫荡。”

    坐在哈里斯电话右边的雷巴曼将军闻言,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和这等愚妄的黄毛丫头多同席一秒都让他觉得是一种羞耻。

    这等疯言疯语,毫无军事常识与逻辑的言论,竟会出现在哈里斯为首、陆军司令部主导的两军高级作战会议上。

    而且说出这等不着边际的妄言的无知之人,还是一名外表看上去不足二十岁的年轻少女,她究竟凭借什么能够在此耀武扬威?这将一众军官置于何地,如果不是哈里斯也在会中,雷巴曼都不禁觉得这实在是司令部对自己的海军各部的一大蔑视的表现。

    当即站起来,对着门外大喝道:

    “警卫!把这黄毛小儿给老子扔出去,这里是陆军司令部高级会议,不是精神病院,岂能容得这等狂徒在此大放厥词!”

    即便是听闻过蒂芙尼有所奇异之处的摩根·索尔德闻言也是觉得颇为可笑,遂也道:

    “狂妄自大,愚不可及。”

    至于其余众官更是被蒂芙尼这简单的寥寥数语激的炸开了锅,纷纷觉得受到了这个军衔最低的少女军官的轻视和侮辱,除了碍于修养直接开骂以外,基本上说什么难听的都有。

    “肃静!”

    威廉·哈里斯低沉的嗓音再次自电话中传来,其声不大,调不甚高,然其语出便如惊雷,直接寂静四座。

    “克罗利中校,你此话未免有些过于浮夸了吧,你部仅仅千百余人,又如何能左右动辄几百万人的厮杀呢?

    军中不可有戏言,说出你的具体措施和合理根据,如果你纯粹只是在玩笑戏弄众官,本帅自然会对你做出相应的处分。”

    蒂芙尼面无波动地随即答道:

    “具体作战没什么特殊之处,只需要以我部为主导,装甲师团携力配合,两部集中一点向敌腹突破。

    其余的海军步军只需守住各线现有的防御工事,待我部在由点至线,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剿灭守军主力打出一片空洞时,再向前推进,占领城池据点。

    如果敌人集中主力愿意决战,则正可以一战定乾坤。

    至于哈里斯元帅,则请继续率领陆军精锐和炮军在中洲拖住南部的敌人。就这样静待胜利即可。”

    “呵呵荒诞不经,真是荒诞不经啊,可笑至极!”

    摩根·索尔德闻言气急反笑,不禁嗤笑出声道:

    “克罗利中校,你这话就好像敌人是一碰就碎的豆腐一样,仿佛你所到之处,敌人不会有任何的挣扎和抵抗,就连逃跑游击都做不到似的?真是稚童之见,荒谬!真不知道你怎么从我曾执掌的军校里毕业的,哼!”

    一向与摩根不对付的雷巴曼将军见克罗利说出这等毫无军事常识的话语,一时间竟也不那么觉得受到侮辱和气愤了,只当蒂芙尼是个小丑了,随后他竟也罕见的随声附和道:

    “不要那么较真嘛,摩根总指挥,童言无忌嘛,还请你对本校的学生进行再教育,就当额外授课了,师者宏心,诲人不倦嘛。”

    摩根听到这种嘲讽之言,顿时觉得面上无光,脸色变得格外地阴沉。

    哈里斯虽早有准备,但忽然听到这等惊世之语也是一愣,反应了一会,颇为疑惑的问道:

    “你何以如此自信呢,凭依为何,根据为何?你所言的基础,就好像你的骑士团所向无敌一样。

    而且就算你的行动真能成立,那你怎么就能确保你这一千五百人能够充当一把无往不利的利剑,剑锋所指,锐不可当并一路碾压呢?

    中校,请拿出你的根据,亮出证明你说出这等自信话语的凭依和资本。”

    “是。”

    蒂芙尼仍是面覆严肃之色的答到:

    “恕我直言,确实如摩根将军所言,在我看来敌人就只是一碰就碎的豆腐,我只是实事求是的将实力对比陈述出来罢了,事实就是,敌如黄油我如热刀,我部所至,敌军一触即化。”

    如此狂傲的话语配以如此一本正经的语调,自然是引发众人所不满,如果不是司令部最大的三位首长都还在,海军那侧的军官有人都想站起来,离席而去。

    “呵呵,满嘴的大话,真希望你不是在高视阔步、纸上谈兵。眼高手低者世间比比皆是,老头我早就看腻了,你又凭什么在此耀武扬威?”

    雷巴曼语气相对和缓的讥问道。

    摩根·索尔德也是不禁诘讽道:

    “就凭你和你那几个部下,会一些能够制造烟花焰火的所谓魔法?”

    蒂芙尼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倨傲,随后她径自开始低吟些如祈祷般的话语,片刻后接话道:

    “对,就凭这点焰火。”

    她伸出右手,一团不短摇曳的小火苗自其掌心骤然凭空而出,众人大多是第一次看到这般奇异的景象,不禁视为奇观。

    “可笑!就算你颇有些奇术,但就凭这种程度,用于圣诞表演和火鸡烹饪尚可,却还远不可能足以影响数百万人,几千公里的庞大战局,更何况你你你!”

    摩根·索尔德话出未半,便被眼前的一幕惊的拉长了下巴,上唇处的那抹浓密小胡子也立了起来

    只见在摩根只言片语之间,原本如烛火一般微小纤细的火苗,竟化作团扇大小,并在一呼一吸之间,席卷了整个会议室。

    火势越来越大,火焰却非是不成形状,而是犹如一根根丝带一般,将圆桌包裹了起来,火焰尾部逐渐上升至房顶,屋外的警卫士兵看到屋内火光冲天,也急忙跑了进来,却只见一块被烧断横梁的屋顶厚重石板直接砸落下来,就要砸在他的脸上。

    然而在士兵本能的闭上了眼横起胳膊,那一大块石板就要压在他的额头上之前,他却忽然感受到一团炙热的气浪在额头处升起,于是他瞬间便已经满头大汗。

    再睁眼望时,他发现那石块不见了,然而除了士兵以外的其他将校们可知道怎么回事,他们看的一清二楚,那石头在坠落途中,竟被飞来的火焰包裹,瞬间被化为黑烬,热灰还未落下,便已经随风飘散了

    当众人的视线从警卫士兵身上离开时,再看向周围和原本还在的天花板,竟是一片朗朗夜空

    除了连接其他建筑和走廊的两面残垣断壁还支撑着一扇房门,会议室所在的房间四面皆空空如也,就只有众人所在的圆桌和座椅还立在空地上,除了他们脚下的地板还安然无恙其他的地方和物品,似乎都化为了焦土和一地的灰烬

    不,除此之外,还有哈里斯的电话线存活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