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雷巴曼坐在他的专车上,看着窗外连雪白的大地都没法回馈出一丝光亮的漆黑寒夜,反复回想着在陆军司令部所亲历发生的一切。

    这实在像是在做梦一样,尽管在五十年前,上一任皇帝爱德华七世就已经下令封锁两次通商战争的具体相关事宜的一切情报,继续向世人乃至官僚系统隐瞒魔法的神秘,就算是偶有曝料,对外也只称为神迹,一切交付教会料理。

    但他身为海军一支重要舰队的总指挥,早就知道教会秉持着掌管世间一切神秘的权利,拥有可以使用魔法这种神奇能力的人才。

    甚至于因为雷巴曼的级别和皇室近戚的关系足够接近权利中心,以至于他早就得以接触过所谓的神奇。

    譬如催生出十字军的陆军军方和教会共同参与的名为“星辰十字”的秘密计划,便是一场将魔法与实验室中的科学技术相结合的一项将魔导科学进行军事应用的庞大计划。

    在魔导武器和魔导工业设备尚还处于研究状态,在帝国将魔导器量化生产之前,雷巴曼就已经在爱丁堡工业基地参观过魔导聚能术式的铭刻过程,直至今日,由教会管理的爱丁堡工业基地,还在日夜不休的生产魔导武器

    雷巴曼甚至还通过特殊的渠道得到过不包括学院派领袖、颇受元老院支持的新晋上将摩根在内的,只有陆军最高层和皇室成员加起来不超五指之数曾看过的录像拷贝。

    录像的内容便是教会的大主教安东尼奥在亲自演示火属性魔法,他数次释放出火团,将军事打靶场中的数个人形靶子击中并焚烧成灰烬,但那明显不同于蒂芙尼所释放出的圣焰。

    安东尼奥释放出的赤色火团,乃至记载中六十年前和天朝大战中的魔法师,所使用出的能量,无论是石火电冰,风水等起码都是自然界所存在的,诸如黑暗,光明和一些混合属性、生命属性就算极为稀有的了,可其极强的治愈力和对世间事象的影响,终究在现实世界中有迹可循,比如不少动物和虫类就都有极强的自愈性,黑夜和光明则更不在话下。

    再看看蒂芙尼,那可瞬间焚尽石墙、烧融铁块的萦绕着银白光芒的圣焰,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如果说有一种属性可以为她的能力命名,雷巴曼想到的只有神圣二字。

    回想起适才她那沐浴在圣焰之洁白光芒中的看似桀骜狂狷,实则于其颇为自然,淡泊冷静的身姿,雷巴曼绝对相信展现出这般姿态的蒂芙尼宣称的圣焰展开可覆盖整个摩尔林斯克的话,无他,就因为那刀剑般冰冷的眼神和圣洁的姿态,便足以令雷巴曼对这个自己一开始质疑的小辈深信不疑。

    他已经不将她视为少女,起码不是人类少女。

    蒂芙尼手中那具有可怕威力圣焰中心的火苗闪耀着的银白色光芒,就和她本身一样是那样的绝美又危险,她果真上帝的使者?大天使长米勒迦的化身?这等人物当真是存在于世间的?如果是,那圣女之名可太过恰当了。

    这一切的奇异,都为这位克罗利上校蒙上了一层神秘,她那般强大的力量,真的是圣战天使的赋予?如若她不受帝国和教会的节制,又将会是如何,是会化身恶魔还是继续做天国的使者?

    雷巴曼思虑至此,竟不知究竟该叫那白色炽炎为圣焰,还是地狱的业火?这一夜超出认知的见识以至于使他对自己一直以来的世俗追求,都产生了动摇脑海中开始重新涌现出搁置已久的、年少时常诵的天主教义

    与之有相同想法的,并不只他一人,与会的其余二十二位将校,此时在各自返途的路上,思想都进入了一种颇为奇异的如同冥想的状态除了摩根

    帝国历1914年11月18日,晨,北境联邦首都莫兹克以西,永冻港摩尔林斯克工业基地以东三十五公里处,工业大道前的工业大桥处。

    陆军指挥部所在的摩尔林斯城区到工业大道之前,这一路没有废弃的工事和冻土碎石,一辆黑色军车平缓稳当的行驶在道路上,蒂芙尼此时正在这辆专车后座上小憩。

    忽然,她察觉到汽车好像停了下来,当即问道:

    “塔莎,发生了什么事?”

    一头红发披肩,同样身着陆军军服的司机塔莎忙回头答道:

    “报告团长,是是检查站!”

    “检查站?司令部会议早就已经结束了,沿路的所有检查站应该早在凌晨就已经接到了传信,见到外出车辆应该直接放行才对,怎么还会阻拦走,我们下去看看。”

    蒂芙尼将军帽帽沿压低,走到站内的哨岗内的一名士兵面前,递上证件,示意放行。

    那名士兵看了一眼后,先是敬了一礼,随后伸出手掌,仍作出止步的手势:

    “对不起长官,我们的上级还没有下达命令,我们不敢私自放行!”

    蒂芙尼闻言眉头微皱,其身后的塔莎则是冲上前来,叉着腰,气鼓鼓的斥问道:

    “你们难道没有收到传令吗,这位可是圣女大人,你们怎么敢阻拦!”

    哨岗士兵仍是挺胸抬头道:

    “抱歉!凌晨是有士兵送来过信件,但我们上级现在不在,我们不敢私拆,上级命令我们在他出来之前一切照旧,我们不敢私自决断!请长官见谅!”

    “哎~我说你们长官谁呀?还真是令行禁止啊,这位可是我们十字军神圣魔法骑士团的团长克罗利上校,你们长官开罪的起吗!”

    “那我不知道,我是军人,我只会服从上级命令!而且我只接受海军指挥官的命令,还有刚刚那证件上写的明明是中校”

    塔莎听到这话,顿时气的咬牙切齿,一下跳起来抓住那大兵的领口,想要拽,却没拽动那大兵连一步都未曾晃动。

    “嘿,你小子还是个势利眼啊!敢抬杠,中校就管不住你啊?平常你们见到个中尉都得屁颠屁颠的吧?何况我们团长现在已经是上校了!等委任状一到,证件还不马上就换!”

    “塔莎,算了。”

    蒂芙尼向前一步,打断了二人的争执,她先是行了一军礼,那大兵先是近距离下为蒂芙尼那皎洁无暇的容貌而感到惊叹,随后便急忙回了一礼。

    “你好,士兵,我是十字军魔法骑士团团长,天启·蒂芙尼·克罗利,我的部队现在也属于帝国陆军的编制,哈里斯元帅在昨夜赋予了我除元帅和总指挥以外的战时最高指挥权。

    既然你们隶属海军,那么据我所知,现在破冰舰队也是在陆军辖下的,这其中包括舰队总指挥的雷巴曼中将。

    虽然还没有正式文书,但我却是是有权对你部做任何的调动和指示的,而且我们确实是有公务缠身,急着赶回军营,还请让我们过去。”

    “这”

    那大兵一听这话,顿时有些不知虚实,当即就想放行,但一想到上级那张恶狠狠的胖脸,又只得说:

    “还请长官等我去营内和上级通报一声”

    “既然没有确认到传令的通知,那么你们上级为何不在站内?他在做什么?还是我与你同去吧。”

    “这恐怕不便吧”

    蒂芙尼被再三的阻挠弄的有些不耐烦,当即脸色冷了许多,肃声道:

    “这是命令。”

    “是,长官!”

    于是塔莎得意洋洋的道:

    “嘿嘿,小子,前面带路!”

    就这样,三人一同来到了位于大桥后五百米处的一座废弃小村庄里的临时军营。

    那大兵敢走近营栏前,他的同伴便迎了上来,向他询问二人的来历。

    在大兵详尽说明后,其同伴顿时脸色煞白,将他拉到一边道:

    “你疯了,怎么敢将骑士团的团长带过来?你不知道中尉今天下午刚刚抓了他们两个人,现在还在审讯室吗!你找死啊!”

    “啊?!我不知道啊,我傍晚巡逻完就直接换班了,我只听说抓了两个奸细,我哪知道抓的是什么人啊?”

    “快让她们走,那两个小子已经被折磨不成人形了,不知道这会儿弄死没有,本来随便失踪两个人怎么也都赖不到我们头上,现在倒好,你把人家团长请来了,快想办法打发走她们。”

    那大兵只得回去通知在营门前等待的二人,示意她们上级已经下令放行了,可以离去了。

    但蒂芙尼的面色却较先前显得极为的阴沉,脸色十分难看,她冰冷地道:

    “是吗,我倒是想见见你们中尉是怎么折磨我那两个部下的呢。”

    大兵闻言大惊: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大兵当然不会理解,只是离开十几米说悄悄话,这种程度的窃窃私语,在魔力强盛的蒂芙尼的听力面前,实在是捂上耳朵不想听也能听见,蒂芙尼此刻不知道自己被抓的两位属下是何人,但能来到接近摩尔林斯克的工业大道,必是驾车前来的,说明必有要事。

    “我不管我的两名属下犯了什么罪,又是否是被人污蔑为奸细,你们的中尉滥用私刑和擅离职守都是不合规矩的,触犯军法是板上钉钉了的。

    况且就算我的部下他们真的做错了什么,也应该交由军事法庭审判,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你们海军处置!无论我下属做错了什么我都要亲自去确认一番,带我去审讯室!

    我倒要去看看,你们的长官是何等人物,竟敢如此的放肆,带路!”

    蒂芙尼这话语气冰冷,微含怒意,她此刻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他人侵占了感觉,当即下令那大兵带她去审讯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