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那大兵一时被喝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低着头站到一旁。于是蒂芙尼直接饶过他,走向他的那名同伴,双目淡漠的质问道:

    “审讯室在哪?”

    那士兵看到蒂芙尼的肩章顿时一凛,双目生出警惕敌视之意,但随后也是肃容站好,行礼回应道:

    “对不起,长官,我无权回答这个问题·······”

    蒂芙尼没有继续看他,而是回头看向带他来的那位大兵,冷声道:

    “带我去审讯室!”

    那大兵闻言没有轻动,只是继续在原地低着头,半晌后才也蹦出半句话:

    “我无权·····”

    “我再说最后一遍,带我去审讯室,这是命令!”

    蒂芙尼这话语调并不激亢,反倒是以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说出,却犹如一柄重逾千斤之沉的剧锤在大兵心底猛敲了一下,摄人心魄,使他浑身一震。

    一时间,这大兵竟被这分明看起来格外小巧玲珑的身躯给骇住了心神。

    于是他转身就要引蒂芙尼前往他提及的审讯室,他的同伴见状却连忙拦在面前,双手在腰间摸索,似乎是要掏枪,他焦急的大喊道:

    “你不要命了?赫翏金中尉可是赫尔德舰长的亲叔叔!我们不能放她们过去,你这样会······啊!”

    这士兵话音未落竟突然凄厉的惨叫了一声,随后便突然摔向前面,却没有完全倒地,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了或者说卡住了。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右腿,膝盖处竟然长出来一道石刺,石刺的上端尖锐和石肉相连处,还挂着些许软骨和血肉组织····

    在他的脚后跟后约尺余距离处,是一根粗壮的石根与前端的石刺相连,石刺整体无比巨大,前端尖锐却也像那士兵的胳膊般粗壮,后端则更是比他的腰身还要粗上一圈。

    不过这石刺与其说是刺,倒不如说是石牙,像一根只剩一半的弯月自地底穿刺出来,直插进那士兵的腿根并嵌入腘窝,末端弯刺则自膝盖而出,就算不计较骨头被戳碎到了什么程度,其大腿处反正是已经血肉纷翻,模糊稀烂了······

    那士兵看向眼前的这一幕倒吸了一口凉气,当即头皮发麻,惊恐万分,忙连续的大口换气,深呼吸以免被这视觉冲击和随视觉所至而来的巨大痛感,刺激的晕厥过去。

    如果他真的以这种半瘫痪半镶嵌的状态晕死过去,面部恐怕就会直接跌到这弧度如狼牙般延伸到自己胸膛处的石刺上。

    远处几名士兵听到惨叫声急忙赶了过来,一个个见状都是来不及惊奇,便警戒的拔出枪,搜索着眼前可能出现或成为的敌人。

    先前的哨岗大兵急忙上前解释了一番,将后来的同伴拦住·····

    “我不想无端伤及无辜,取人性命,待我找到部下,确认他们生命无虞后,自会回来给他复原。”

    蒂芙尼说完后撇了一眼前来的众人,没有继续去看那些士兵,而是目光直接从他们身上掠过,并对着带她们来这儿的哨岗大兵道:

    “带路!”

    哨岗士兵咽了口唾沫,连忙走在前面,朝着审讯室所在的方向前进,他一边走不时转头看向那面目狰狞的,大张着嘴下巴不断痉挛且因痛苦而涕泪失控横流的同伴,狐悲之余,也不由得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忤逆蒂芙尼······

    他虽然十分惧怕苛薄狠厉的赫翏金中尉,可此刻明显是眼见的少女更为可怕,他虽然不是虔诚的信徒,且远离国土多年,可他终究还是听说过七大天使之力的降临和那惊动西洲世界的圣拔,明白这个世界上是有神迹和神奇存在的,他当然不会认为这石刺是邪恶的巫术,他知道这奇异的景象必是出自出身于十字军精锐的骑士团团长之手,是颇为圣洁的魔法·····

    在二人离去后,原地剩下了一众士兵徒自围着那被石刺刺穿,一脸绝望、不断失血以至于浑身冰冷都快要死亡的同伴。

    他们只是这样围着,看着石刺逐渐被染成了红色,虽内心焦急如焚却也束手无策,只得分出两个人去叫军医,试图设法减缓他的痛苦,希望截肢能够挽回他一条命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士兵再没有继续的大口喘息,面容也不再狰狞扭曲,毛孔和汗囊和器官似乎也因为神经系统的逐渐麻木而失去了控制,涕泪失禁般地自然流下并交融在一起,流向他的嘴里最终从下巴处淌下来。

    他眼皮耷拉着,生命力的消散似乎可以用肉眼观察到······

    估计相对于大腿传来的剧痛,就算他能侥幸活下来,之前石刺将碎骨血肉戳烂,甚至有些碎肉都被戳破挑烂而飞出,直溅射到他的嘴角和脸上,这种视觉和精神的冲击对他造成的遗留伤害会更大···

    蒂芙尼三人来到了这座村庄中一座废弃的教堂,按理说教堂这里已经不属于扎营的营地范围和许可范围了,可是据大兵所说,审讯室就在这教堂地下,也只有这教堂会有地下室。将二人带到门口,大兵便匆忙离去了,蒂芙尼与塔莎于是便进入了这座破旧的教堂,刚踏进大门一步,二人便看到塔的尖顶内饰处,那印有象征着智慧天使纹路的琉璃瓦都已经破碎。

    蒂芙尼自走进这门的第一步,便感受到了一股腐蚀阴暗的气息,一股令她极为嫌恶的气息,这种感觉不是源自一种味道,也不是声音和视觉,而是源自一股罪恶的滞留,几簇怨念的哀嚎和侵袭······

    于是她不禁呢喃道:

    “不洁,不毛,不净之地。”

    塔莎虽然没有蒂芙尼那般惊人的感应力,但她自进入这座教堂,心里就始终有一股毛毛的感觉,浑身的不安和慌乱。

    蒂芙尼一边向前走一边释放出纯净的神圣属性魔力,一片片肉眼可见的银白色光芒就这样驱散着一切令人不适的气息,顺便照亮了幽暗的环境,扫荡了一切阴影。一旁的塔莎近期一直与蒂芙尼随身相伴,自然也早就对这位圣女时常会突然展现出的神奇能力见怪不怪了。

    蒂芙尼通过用魔力和大气中自然能量互通感应,察觉到了教堂下面确实有数股生气,且其中两股气息的魔力极为浓厚精纯,但其生气却已经飘忽不定,虚浮若无。

    蒂芙尼察觉到这两股熟悉且变得无比虚弱的气息后,顿时眉头紧皱,道:

    “是梅林和巴泽雷。”

    塔莎闻言瞬间瞪大了双眼,惊呼道:

    “啊?他俩!他们怎么会来这里,还被人当奸细抓了?”

    “必是有军情要传达,不然他俩是不会擅离职守的。”

    “团长,那我们要赶快救他们出来呀,我们快找出地下室入口吧。”

    说完这话,塔莎便风风火火的跑向教堂内部,试图寻觅入口。

    “不用这样寻找,回来吧塔莎,站到我身边来。”

    “哦。”

    塔莎闻言马上缩了回来。

    蒂芙尼看着跑了过来,远远的站在自己身后的塔莎,摇了摇头,又说:

    “不要离开我两步以外。”

    “哦哦。”

    于是塔莎又马上两步蹦到了蒂芙尼身后,并径自用双手抱着蒂芙尼的胳膊····此刻,明明比蒂芙尼大五六岁的塔莎,却因这般姿态和矮蒂芙尼一头的身高,显得像个小女孩在依偎

    着大人······

    蒂芙尼看了一眼被塔莎抱住的右手,撇了撇嘴。

    随后她伸出左手伏于胸口,口中开始默念赞祷之词。在短暂的吟唱之后,蒂芙尼展开左手臂膀,左右挥指间,她们脚下的地板竟随之飞速地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冰晶。

    然后随着蒂芙尼将左手握紧,冰晶开始发出咔咔声,不断地开始断裂。

    当冰上的裂纹终于密布到某个极限程度时,这一层的一大片地板竟直接轰然倒塌,只有蒂芙尼和塔莎两人所在的一小块圆状地板还存留在原地。

    这唯一的一小块落脚之地下方,竟是一顶粗厚且晶莹的冰柱在支撑着。

    往下看时,竟有好几名士兵躺在地上,他们即便个个都佩戴了钢盔,可仍然是被砸伤或者砸晕。

    “什么人?”

    又是数名身穿海军制度头戴蓝色盔帽的士兵闻声赶来,他们刚才还在地下室的走廊过道处各自谈笑,却骤然被巨响惊动。

    此刻不得不一个个提枪而来,受惊戒备之余,都暗叫倒霉。

    被厚厚的大理石天花板砸的头破血流的士兵此时才终于反应过来,大喊道:

    “敌袭!”

    他们先前守在地下室中的一间普通营房之中。

    喝酒打牌正煽欢的兴起,突然间却听到楼上传来了咔嚓咔嚓的的响声,正抬头望呢,未及多想,便是一堆断石毫无征兆的砸落了下来

    谁又能想得到在这摩尔林斯克东逾几十公里郊外的无人小村庄中的废弃教堂里,在这废弃教堂的破旧地下室里,会忽然遭遇敌袭呢?

    慌乱之余,几名海军士兵都急忙向声音的源头胡乱开枪射击,伤口的火光和崩飞的弹壳甚至遮蔽住了他们的视野。

    直到众人都将步枪里的子弹打光了一梭子才罢手。

    他们这才有暇去看那冰柱,士兵们看到这晶莹剔透的如同工艺品般被打的千疮百孔的圆柱冰雕,都有些难以置信。

    在圆柱上方有一圆盖,盖上是一朵冰气萦绕,莹光璀璨的大型莲状冰花。

    这冰莲极厚,厚的像盾牌一样,不透光,令人难望其内里。

    “团长,我冷嘶哈”

    忽然冰莲之中传来一女子哈气的声音声音。

    众人大惊,未及抬起步枪扣动扳机,莲花霎时竟灿然绽放。

    并甩出数道冰棱,冰棱击中几人,竟也在几人身上绽放冰花并逐渐冻结全身,最终这些人连人带枪都一同化作了冰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