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蒂芙尼快速的将几人冻住以后,又果断再次自手心凝结出一道冰锥,冰锥激射出去分散解体为数枚冰棱,冰棱极为精准分别射中了走廊中最先被石块石板砸伤正趴在地上在挣扎着,想要掏出手枪的海军制服士兵。

    在击中后,冰棱果然又开始绽放扩散,不消两息,便将他们冻成了晶莹剔透,连惊恐的表情都看得一清二楚的冰雕。

    然后蒂芙尼将左边未被塔莎缚住的纤手微微压低,四指不断凭空地拨弄下划,脚下的冰柱竟随她的手势开始自下而上地分层融化,并缓缓下降。

    于是二人如同坐电梯一般,乘着冰柱逐渐接近这层的房间,最终厚厚的军靴触地,从最后的冰层之上落入冰块融化后的水中,蒂芙尼从进教堂降落地下室开始,到海军士兵警戒猛烈枪击,最后蒂芙尼碾压式地解决掉这层的所有守备力量,整个过程仅仅发生于几十秒内

    蒂芙尼纤手一招,周身的冰莲便开始消散,不过这做盾牌用的厚冰莲花倒并未像先前晶莹剔透的冰柱那般直接融化成水,而是化为肉眼依稀可见的冰蓝色光点,飞入蒂芙尼的掌心并被吸纳入其体内。

    二人这才得以仔细地观察了一番这下方的情境。

    她们降落在这废弃教堂地下室中的位置正是一处走廊过道,过道两边是两排破旧的石屋,一共三间,被解决掉的负责把守的士兵再加上过道的守卫,合有十余人。

    走廊的尽头,则是一片黑暗,未曾想表面上看起来显得平平无奇的破旧教堂,其地下室的过道倒是极为的狭长,似乎尽头的幽暗之处,别有一番世界。

    二人走入那黑暗,试图寻找通路,这地下室的走廊极为地寂静,于是二人踩在这不知是黑暗的走廊中自带的水,还是蒂芙尼冰冻魔法残留的水上石,厚重军靴发出的嗒嗒声十分的清晰可闻,走了约有半刻,竟还未到头也没有一丝光亮,也没有人有后续的回应,似乎刚才那一阵的猛烈的枪击声,没有惊动那大兵嘴里的胖中尉一样,这实在是诡异的很。

    碍于这环境实在过于幽暗潮湿,且整个走廊越往后越变得低矮而下载地址,蒂芙尼只得再次施展出神圣魔力,掌心亮起一团银白色亮光,以她独有神圣属性魔力释放时附带圣光的璀璨光芒替代消耗更甚的大照明术。

    二人继续往前走了会,找到了一处转折的楼梯,梅林和巴泽雷的魔力气息就在下面。

    于是二人往下走,可走了许久,前方仍是没有一丝光亮,直到走到了一处一如既往的某阴暗处,塔莎刚要继续往前走,却被蒂芙尼一把揪住后领,一个踉跄险些就要向后摔倒。

    “到了。”

    蒂芙尼说着,弯腰将掌心的银白色光团放在腰部以下,照亮了前方脚下的黑暗,塔莎看清楚后,不由得出了一声冷汗。

    原来前方竟是一无底深坑,以肉眼观之,高度难知几何。

    怪不得之前的枪战都没有惊动到其他人,这深坑就算在蒂芙尼的圣光照耀下,那下面仍然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蒂芙尼只得再次释放出魔力,通过与空中气流中蕴含的魔力交互,大概测量了一下这深坑的距离,于是她不由得眉头微皱,这下面如果一直到底的话,竟然足有数十层楼那么高。

    若以冰属性魔法像先前那般铸冰柱,或者做阶梯下去,恐怕自己所储存的冰属性魔力就将不足以支撑她们再上来了。但倘若以土元素魔法生成石块垫脚,则此地多为潮湿的松土,不是在坚硬石块石板冗余的地表和房屋内,实在是不利于土石魔法施展的稳固性,且她感知到下方许是多为钢铁建筑,则土元素魔力就更不足以取用了。

    蒂芙尼沉吟片刻,很快便作出了决定,于是她收起了掌心的圣光,对身旁的塔莎说:

    “你抓紧我,不要放手。”

    “啊?噢”

    于是塔莎将抱住蒂芙尼的两只手抓的更用力了一些,蒂芙尼在黑暗中感受到了塔莎的动作,顿时颇感无语道:

    “不是这样,需要更紧密些。”

    “哦哦。”

    于是塔莎抱住蒂芙尼的双手更用力了,拼命抓紧,将蒂芙尼整齐的军服都揉出一圈圈褶皱,蒂芙尼感觉到自己头都大了,自己为啥会带她出来想想又觉得没有办法,骑士团里女兵会开车的好像就只有塔莎。

    “从后面抱住我!”

    蒂芙尼这次几乎是用喊的对塔莎命令道。

    于是塔莎连忙后撤一步,跳起来用双手抱住蒂芙尼的脖子,并用双脚缠在蒂芙尼的细腰上。

    蒂芙尼有心想说塔莎就不会用手抱住她的腰吗,但想到一旦开口她肯定又会下来,于是心想算了就这样吧

    “抓紧了!”

    “嗯嗯,是团长!”

    蒂芙尼最后叮嘱完以后,开始了一段短暂的吟唱,在吟唱结束后,她竟骤然自深坑跃下,以面庞对地,一副无所畏惧地似的撞向底部,悍不畏死的样子仿佛是故意在以头抢地得以终余生。

    塔莎的头发瞬间被惯性带的上扬竖起,下巴和天灵盖处传来的风压令她窒息了一瞬,她大脑一懵,但因为深坑的高度足够给她反应和惊恐的时间,于是当她反应过来时

    “啊!团长你干嘛啊,我不想死啊—啊—”

    塔莎的喊叫声在长逾数十层楼的深坑中回响,这才终于惊动了深坑下底部某个暗室内正在极尽其所能的的折磨梅林和巴泽雷二人的赫翏金中尉。

    于是赫翏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放下手中的刑具,摸了摸自己胖脸一侧浓密的卷胡,自语道:

    “是个女人的声音。谁能找到这里?难道暴露了?”

    “长官,不会是我们的人,我们的人只会从里面进来,绝对不会从那个方向进来,那边可是”

    “我知道。”

    赫翏金又摸了摸下巴,最后露出一丝猥琐的邪笑,转身对右侧的副手道:

    “你说会不会是这两个人的上司顺藤摸瓜的寻摸过来了?听说骑士团的团长是位被尊为圣女的高等神职人员?”

    未等其助手回答,赫翏金又转身对警卫道:

    “去,把六十七号放出去,给他用‘欢愉’。”

    “是”

    那警卫听到“欢愉”二字,浑身一激灵,遂转身离去。

    他从腰间取出一串钥匙,挑出一把银制的,走到一嵌在墙内的铁门前,仔细看能发现门上画着暗黑色的六芒星。

    警卫打开门,自最里面的柜子那最高一排的架子上,取出一瓶绿色药剂,然后他锁上们,又走向一间门上用血红色墨迹或是其他什么东西写着六十八号的小房间

    “啊。”

    在塔莎惊声尖叫的时候,黑暗中蒂芙尼却是一脸平静,终于,在她们二人快要撞在似乎是由铁板缝合的地上时,蒂芙尼将双肘横于面前,胳膊肩肘和膝盖等各处竟都各自凭空覆盖上一层棕褐色石甲

    轰!

    金石相撞,发出雷鸣之巨响。

    再看看承受撞击的蒂芙尼,她身上的石甲只是生出一丝裂纹,且并未破碎,再加上她早用魔力暂时强化了全身,所以落地后竟然只是一个撑地起身,便安然无恙的站立在了原地

    她已经开始着眼于不断打量分析着目前的环境,而全然未顾及被她落地后腾身甩落在身后,屁股摔在地上的塔莎

    这下面的地表是一片片钢板由钢钉缝合拼接而成的,道路四通八达,且终于有了灯火,虽然是枯黄的油灯。

    前面是一堆古怪的建筑,不过可以确认的是墙体全是铜铁打造,全是铜墙铁壁,这所谓的地下室其实是个地下世界,这里简直就像个废弃的军事基地一般。

    蒂芙尼拉起因蹦极似的坠落而心神失衡、惊魂未定的塔莎,开始向着之前感应到巴泽雷和梅林的方向走去,她看到沿途有不少铁质围栏和管道,管道上还有些蒸汽阀,每走几步还有一些古怪的像巨大漏斗一样的巨大钢铁器皿。

    除却她们二人所行走的钢板道路之外,围栏外围则竟是一些不知名的液体在流动,不知道是地下水还是别的什么。

    又走了几步,二人开始看到一些铁栏杆组合而成的牢房,牢房倒未使得二人如何惊异,在看到下面的空间竟然像个地下城一样,她们就已经意识到这里可能是一处废弃的地牢了。

    但牢里的事物倒是令塔莎惊的花容失色,铁牢里面大都有着数具白骨,再往前走几步,牢房内竟然还有未腐朽成白骨的人头和人皮尚且披挂在骨架上的。

    二人所看到的景象,越往前是越瘆人,有断手断脚,有脏器胰肠

    甚至于到后面都直接不是牢房,钢板外的栏杆上,焊着一根根电线杆似得粗壮铁质尖刺,直接竖立在错综的道路两旁,这次上面直接说挂着鲜血淋漓的动物和人体组织,它们或为半身,或为全部裸露,血肉外翻、红白参半的全身,有些比较令人反胃的,被剥开的头皮倒挂,眼睛里面尚还在往下滴血,似乎是刚死不久。

    有些比较完整的还直接被自下而上穿成了串,那尖刺自下体中间直接穿过头顶,这些人和动物,要么缺睛少耳,要么分体剥皮的,总之是无比凄惨。

    塔莎走到一半,实在是被沿路目睹的这血腥的一切刺激的不行,就算她曾经过部队的抗压训练也实在还是没忍住,不断的扶着栏杆向一旁的不知是流水还是河水的液池呕吐

    但呕了一会,她看到两旁的水中竟然飘过数缕头发,当即吓得后撤跌坐,再瞪大双眼去看时,竟又看到了几个眼珠子漂浮在一块不知道是哪个部位的人皮上

    这生猛恶心的一幕又令塔莎更加猛烈的呕吐起来,呕吐的甚至有些头晕目眩直到蒂芙尼展开圣光,用银白色光华包裹住塔莎,她的诸多生理和心理上不安和不适才略微缓解

    蒂芙尼也是颇为疑惑地在思量,她实在是未曾想到这下方的世界竟是如此的开阔,不仅道路错综复杂,设施古怪齐备,且围栏、铁牢和高大铁墙堆砌的房屋颇多,俨然一副钢铁森林之景。

    不过,这里却不是天朝诗情中那别有洞天的桃花源,反而却实实在在的是一片人间炼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