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二人继续向前走着,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地狱般的景象,除了人类的身体组织和以外,器官还有各种生物的整尸或残骸遍挂于尖刺之上,整片地下世界充满着罪恶,血腥恶臭之味弥漫,简直就如同一座生物屠宰场。

    这也就不难怪为何蒂芙尼会一踏入教堂就感受到不详的气息了

    再往前走了有一会儿,两旁铁牢和栏杆外伸出的铁质尖刺上所挂着的,除了死去的尸体和生物残骸,竟然还有着活物:

    一只仅剩下上半身的北境熊从肚腹处被插在分出三道尖刺的铁柱子上,它雪白的皮毛已经被血迹全然浸染成了暗红色。

    原本属于下半身和双腿的位置,被缝合上了一个合金的大圆盘,圆盘后面插满了各种管子,管子掠过作路口十字交叉的钢板和铁栏杆外的水面,与一开始她们看到的那漏斗型巨大钢铁器皿相连接。

    那北境熊看起来颇为痛苦,在二人经过时,它似乎想要发出嘶吼声,但只是刚刚张起嘴,嘴巴连一丝呜声都发不出,就大喘息着垂下了头

    被蒂芙尼的圣光所安抚,精神已经麻木,才终于稍稍适应了这环境的塔莎走到这里才第一次开口道:

    “团长,我好想快些离开这,我感觉我快撑不住了,不行我又想要吐,呕”

    “那你在原地等我不要动,我找到梅林他们就回来。”

    塔莎听完这话,看了下四周幽暗阴森的环境,想象着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情形,她只是在脑海中稍微幻想了一下,浑身就寒毛乍起,感觉毛骨悚然。

    于是她忙扯了一下蒂芙尼的袖子,哀求道:

    “不要,我还是要和团长在一起”

    复行片刻,还是发生了蒂芙尼假想中的事情,果然,这里被穿刺挂起来的“展览品”中,是有着活人的!

    一个分辨不出性别的成年人类,被削去一半的鼻子耳朵和舌头,挖掉了眼睛,被倒着钉在了水中伸出的黑色十字架上。

    偶尔能看到他失去了十指四肢抽搐一下,证明着他生命的存在

    他的脊背处似乎也连接着一根管子,管子通向同样由钢铁缝合的天花板上吊着的营养皿,似乎是依靠其中的黄色液体在为其延续生命。

    再后来,水中立起来的十字架或尖刺上,能看到形态各异的人体活标本挂着或者倒钉着,有的是被抽去了骨头,皮肉被系成一串串奇异符号,有的是被剔除了血肉,仅剩下躯干的肉身和裸露的四肢骨头

    他们虽然惨状各异,但是毫无例外的,他们都无法发出声音,即便是生理结构最完整的活体,最多也就是能在被缝合的双眼处,分泌出眼泪。

    许是这座地牢(或是实验室?)的掌控者已经对他们的惨叫听得腻烦了,于是统一地将他们的舌头尽数割掉了。

    此时,即便是一向处世镇定,拥有着钢铁般决意的蒂芙尼也不忍去看这些惨象,她不禁悲叹道:

    “罪无可逭!真是一座亵渎世间伦理的活地狱! ”

    原本算活泼的塔莎,自从踏入这里以后,就精神恍惚,再没有开口说话,如果没有圣光神圣治愈之力的维持,恐怕她早已晕厥在这人间炼狱之中。

    “救救我。”

    突然,此时传来一声人类的求救声,说的竟然是联邦语。

    “救救我!谁能救救我好痛苦呃啊。”

    触景生怜的蒂芙尼听到这声呼救仿佛大旱遇甘霖,忙快速地向前跑了几步,到前面铁壁拐角处转向,看到了远处一个人影在趴在地上。

    离进再看,这是一位身形枯瘦不堪,下眼皮都快耷拉过鼻子的虚弱男子在趴在地上向前爬行。男人的手臂和腿脚都已经反方向扭曲弯折,看上去十分的凄厉恐怖,而且他的头上一根头发都没有,却有着明显红色印痕和血痂,像是一部分头皮和头发被人家硬生生拽走了一般

    塔莎的精神此时已经被见到的一切折磨的不堪重负了,她现在神情飘忽,双目无身,只知道本能地跟着蒂芙尼和圣光游走

    于是蒂芙尼先行一步,上前试图与之交流,她用流利的联邦语问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发生过什么事情,把你知道的一切告诉我,我或许可以拯救你们,让我来看看你情况,先给你治伤。”

    那男子艰难的抬起头,用一只还残存有视力的眼睛看向蒂芙尼露出急切的玉颜

    绝世之资貌映入其眼中,瞬间便深入他的脑海,这简直是他自与妻子和女儿分离数月以来,第一次见到的世间最美好事物。

    那圣洁的仪表和充满关怀的碧蓝色瞳孔使他暂时忘却了身心的痛疾极苦,竟感受到一丝温暖和幸福。

    于是他艰难对着蒂芙尼呢喃道:

    “纯净的安琪儿,我的天使!”

    然而,下一刻

    男子回想起自己沦落至此的境遇,自己现在的这番样貌,人类社会的一切和女儿和妻子的笑脸又自脑海中闪过。

    于是他被这一瞬的幸福刺激的痛苦万分。万念俱灰的绝望中,他那已经黑白混杂,血丝紊乱的眼中却榨不出来哪怕一滴泪水。

    “啊啊啊啊啊!”

    男子突然开始痛苦的嘶吼起来,那扭曲弯折到诡异角度、骨头都已暴露出来的胳膊,竟然有力气抬起来抱住了自己的头。

    他那干枯的脸上,裂出痛苦至极的表情,他用双手不断抓着自己的耳朵和眼睛,手指处裸露的指骨,不断在脸上划下来一块块的肉

    他虚弱枯瘦到极限的身子竟也有气力抬了起来,露出他胸前白褂上的数字编号67号。

    “你怎么了?振作些!”

    蒂芙尼见状大惊,她不知道男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于是她焦急的伸出双手,交叠在一起用掌心对着男子,并快速地吟唱道:

    “主哟,播撒您的慈爱,赐予我生命之仁爱,以世人之良心,天父之怜悯,去削减附着您子民孱弱之身的苦厄”

    蒂芙尼吟唱完术式启动赞祷词后,手心施展纯白色圣光,试图用神圣属性的治愈魔法救治这名男子。

    然而任由蒂芙尼的治愈圣光再怎么去萦绕裹附那男子,男子的痛苦仍似乎是一丝也没有被削弱反而他的哀嚎声却是愈来愈烈,愈来愈嘶哑痛苦。

    “该死的,不管用!”

    蒂芙尼回头看向塔莎,看到她的身形在左右摇晃,整个人似乎已经摇摇欲坠,于是她咬了咬牙,暗道:

    “豁出去了。”

    于是她的额头开始产生变化,一朵银白色莲花自她眉心处骤然出现,然后几笔朱纹在莲花中间勾勒成剑,随后蒂芙尼的掌心亮起较先前色泽更为纯净的银白色光华。

    而未有人察觉的,蒂芙尼身后处于晕晕乎乎状态中的塔莎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精芒。

    就在蒂芙尼要设法治愈这男人的一刻,她突然察觉到了一丝敌意和危险。于是她收起了掌心这银光…

    “唉”

    蒂芙尼叹了一口气。

    她发现,男人的体内细胞在不可逆的发生变化,在进行着永久伤害级别的改造,甚至连神圣治愈魔法都没法逆转这一切。

    那男子的身体竟开始隆起一块块的肿块,他的嘶吼声逐渐变得像野兽一样,似乎开始丧失理智。

    然后他的皮肤和指甲竟然渐渐的开始硬化,变成了瘆人的青黑色。他的指甲和牙齿开始变得尖锐并延长数倍,他的瞳孔爆裂眼球翻转,像是被人用叉子搅拌了一番,且眼白最终完全变成了血红色。

    “喂”

    蒂芙尼试探性的喊了那男子一声,谁知那男子的嘴巴直接裂开到脸颊,嘴巴大张露出了其中的尖牙,舌头也分裂成开来,自其中长出一条长满尖刺的肉条。

    就在蒂芙尼惊异男人身上产生的变化时,他舌头中间的肉条前段竟然也伸出一条尖刺,且肉条竟直接喷射出来,射向蒂芙尼的面庞。

    蒂芙尼上身快速后仰的同时伸手将塔莎给扯倒在地,躲开了这一击。

    于是那肉刺射中了她们身后的铁墙上,嵌入进去并发出滋滋的腐蚀声,不仅如此,那插入墙壁的肉舌头竟然还在扭动。

    “吼嗷”

    那原本虚弱至极,浑身关节断裂的男人跳了起来,挥舞着尖爪冲向了蒂芙尼,竟完全变成了不通人语,完全只知道啃咬厮杀的暴虐怪物。

    蒂芙尼看着变得十分魁梧,凶恶丑陋,生理构造大改的人形怪物,看着它那獠牙和尖爪,以及变成了青黑色的皮肤。

    她不禁怒气萦胸,释放出寒冰将怪物直接冻住,并愤恨的道:

    “不管是谁做的这一切,他都是在挑战教会的秩序,这里的一桩桩一件件,所有的事物和行为!都已经亵渎了神诋,破坏了上帝的美学,已为天理所不容!我必将替天父,扫除这里的一切不洁和罪恶!”

    说完这些她又看了一眼那冰雕变成怪物的男子的血红色双眼,暗自叹息了一声:

    原谅我

    随后蒂芙尼再次吟唱咒语道:

    “生命在于此,光明在于此,不朽的荣耀亦在于此!以圣光驱逐吧,一切罪业!以烈火洗礼吧,一切污浊!显现吧,天国的圣灵,天使长米勒迦之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