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整个地下实验室的房间随着黑紫色六芒星术式的完成开始逐渐被染成黑色,不止地面,还有墙壁、华沙博士、天花板、实验室房间的铁门以及一切能附着光亮的事物。

    就在华沙视野内的一切都被黑暗笼罩后,一片黑紫色的光芒自地上的六芒星图纹中突然升起并发出光华,也形成了一道六芒星状的黑紫色光纹。

    其携带的光华并没有给周围带来光明,只是稍稍染亮了自己,六芒星光纹中的黑紫色线条如同一条条透明的粗厚灯管,给自身附上了色泽,却牢牢的的将光芒锁在体内,不向外显露出哪怕一丁点光亮,反而是集聚黯淡并贪婪的吸收着周围的一切。

    华沙博士感觉自己除了眼睛无法看见,因被这黑暗笼罩光亮被尽皆吞噬而丧失能力的视觉被剥夺外,好像还有更多东西在慢慢消逝

    除了双目再无半点回馈以外,他的双耳竟也无法再听到实验室外那挖出来的地下通道的土壁中渗水而滴落在钢板上的滴答声了,他的听觉好像消失了一样。

    意识到这一点,他马上猛力的挥动那只伤了的手臂砸向地面,果然没有任何声音传来,而且更令他感到恐惧的是,这刚刚受伤流血的胳膊,此刻的猛击竟感受不到一丝的疼痛

    这一切实在是过于毛骨悚然,华沙恐惧到了极限,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

    此时不断上升且已经浮在了半空的黑紫六芒星光纹继续地缓缓升空,它一直投射到天花板,直到最终和地上的六芒星点血迹点线相连,两片六芒星纹的中间形成了一个萦漫着黑紫色光点的柱状圆幕。

    两个六芒星之间的柱状空间里,开始产生强烈的气流震荡,圆幕中心的一小片空间开始扭曲,最终形成了一团黑紫色漩涡。

    这漩涡一经成型就向外释放出强大的引力,开始吸引并吞噬着所有物质中的能量,空气中的魔力更是瞬间被抽空。

    受引力触动,一些黑色的液体开始从柱中地板上原始的六芒星阵中渗出,他们先是覆盖住华沙的血迹并蠕动到上下两个平行的六芒星中央,最终合为一团不断向上扩大生长的漆黑溶液

    漆黑的溶液逐渐变化,最终开始接近人形。不过华沙博士此时确是看不到这场景了

    在漩涡出现后,随着溶液逐渐接近成型,他心中的恐惧和各种想法便也已经不见了,甚至于整个人身体中的最后一丝温度也快要消失。

    华沙被这房间中的黑暗所吞噬的,除了五感、意识、疼痛和情绪,还有生命力乃至灵魂

    “嗯?这里是”

    一声带着疑问情绪的低语突破了房间中黑暗所塑造的牢笼,撕开了扭曲的黑紫色漩涡的引力,传于整个房间。

    随其声下,整个房间中的黑暗开始聚拢,缩而凝,最终被吸入了那黑暗所形成的人形之中

    黑暗既逝,则光亮重新从实验室外面枯黄的油灯中钻了进来,房间内又重新拥有了暗淡的光和影。

    至于房间中连通电源的灯泡,则是因先前的震荡已经破碎,不过就算电源设备能够存留下来,这一片区域的电力也已经被黑暗吞噬。

    在这黑暗褪散后,由华沙血液所绘的六芒星阵阵中间的人形才显现出来。

    这是一位看不出年纪,身着紫色贵族袍裙,仪态雍容、佩饰十分华贵的灰色盘发女子。

    她头上由金色发饰连结披覆下来的一缕浅薄的纱巾并不能遮蔽其皎好的面容。

    她手持一根泛着亮黑色光泽的细长法杖,静立在六芒星阵中心,身上的长袍坠地,将全身遮住。

    待她向前行走,才露出白皙的脚踝。

    这光脚的女子走向华沙博士,此时的华沙已是浑身冰凉,脸色煞白,和他周围的事物一样,被黑暗抽空和吞噬了一切,除了表面的苍白,内里已经是一片虚无,不带任何色彩。

    女子看着华沙和他周围苍白的一切,撇了撇嘴道:

    “连基本的召唤术式都没摸清楚,一点准备都没有就敢把我传送过来,这不是找死嘛”

    她俯下身子,将法杖放在地板上,用手拨弄了一阵华沙的衣衫,从他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一个铁质牌牌,由此确认了他的身份,而后眉头微皱,自语道:

    “这可不妙,这个人偏偏是不能死的”

    随后女子又叹了口气道:

    “不过把已经据为己有的东西,再吐出的感觉,可真讨厌呢。”

    言罢她将纤手搭在了华沙胸前,像是要试图做些什么,她闭上双目,神色开始变得虔诚,片刻后,竟开始了一段吟唱:

    “仁慈的父哟,无影则无以衬光,无恶则无以证善,请让天堂的光明暂且褪去,让黑暗笼罩大地,月和影也是您的子民!

    主啊,请赋予万物以黑暗!”

    随着咒语的完成,女子的瞳孔由原先充满色彩和纹路的棕色变成了纯粹的黑色。

    她的掌心释放出黑紫色的光芒,将一股精纯的能量注入了华沙体内

    随着这股能量的归位,华沙煞白的脸色开始迅速变得有了血色起来,被黑暗吸收了生机而变得纯白的头发也恢复了花白,头发中的棕发恢复了色泽。

    只是他身上的温度还是因失血过多和连番的波折仍然冰冷无比,在这片寒冬之地的地下,可无法找到什么东西为之取暖。

    瘫倒在墙角,陷入昏迷的华沙被身上恢复的生机和彻骨的寒意激醒,猛的打了个喷嚏,然后接连大口呼吸。然而任由他如何贪婪的汲取空气,这潮湿不透气的实验室中物质的能量和空气却早已经被先前的漩涡所吞噬地近乎殆尽了。

    华沙艰难的扶着墙试图站起来,却又在趔趔趄趄的摇晃中再次摔倒,他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看向眼前的女人,脑中努力挣扎地运转了起来,恢复了基本的思考能力后,他无力的喃喃道:

    “你你是黑瞳·希洛?”

    “对,是我,华沙博士,你可知道传送术式需要准备庞大的能量和祭品?

    幸亏这边的环境足够阴暗,不然你非但无法成功召唤我,而且还会被术式抽干一切而死!

    这样可就没人能救你了,身为联邦重要的科学家,你怎么能如此冒险”

    希洛淡淡的道。

    “你终于来了!快去西边圣堂教会圣女”

    华沙没有理会希洛的责问,而是自顾自的急切道。

    原本希洛没有问华沙召唤她来这里什么事情,就是因为她一降临到这里就感受到一股令她不舒服的气息弥漫在地下,因此也大概知道有超出他们处理能力范畴的敌人发现这里了。

    但此刻一听到圣堂教会四个字,她仍然是骤然一凛,再听到圣女,眼神中更是有着狂热之色

    “博士先生,你们的片区负责人在哪?”

    “帝国海军的赫翏金中尉,在试验场的审讯室,从这往西走,数七个房间,进入就是”

    希洛闻言,黑瞳中露出坚定和欣喜之色:

    “好!我们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