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希洛自打听到华沙话语中所提及的名称以后,情绪就开始变得让人从脸上就能够看出亢奋,其中夹杂着的感情未可知,仿佛是一种欲望又仿佛是一种狂喜,似乎她对圣堂教会或者圣女二字有着什么特殊的执念。

    华沙曾听闻,有着夜雨黑瞳之名的联邦第一黑暗魔法使用者大魔导师希洛,是一个冰颜厉色,少言而阴冷的角色,即使面对沙皇陛下也是如此。

    然而亲见后,眼前的本尊和传说中的姿态实在是大相径庭,未曾想黑魔法师夜雨黑瞳竟是一女子,且此刻她溢于表面的那激动而兴奋的样子和传闻所说的简直判若两人。

    华沙博士在这地下试验场中研究生物神经元和生化机制多年,他素知从双目中便可以窥视到生物的知性和思想,尤其从眼珠的转动和瞳孔中的神韵变化,可轻易观测出绝大部分人的情绪和精神状态。

    但是希洛此时的样子竟根本和他的经验和研究结论完全不符,此时在希洛的瞳孔中,除了深邃无尽的虚无与黑暗,已经再无其他色彩或是别的任何东西,更别说什么眼波流转,神韵变幻了

    如果不是希洛的嘴角的弧度实在是真切的在毫不掩饰的在上翘,加之她的身体明显正在因某种对兴奋的按耐和克制在不断颤抖,那么以正常情况来说,实在是难以从她这黑洞般的双目以及那白皙的没有一丝血色变化的面庞上,察觉出她的任何情绪变动。

    但即使希洛表现的如此明显,她周身仍然给人一股充满死气的默然感,总之是没有半点神情或是说一丝作为“人”的精神波动流露出来,这实在是诡异的很。

    希洛自然是没有在意华沙博士在想些什么。

    毫无征兆的,她伸出手掌一把抓向了华沙博士,掌心处生成的黑色漩涡释放出强大的引力,瞬间便将华沙吸附了过来并强行使他浮空而立。

    紧接着,希洛脚下的阴影中升起一股如先前阵中那般漆黑的溶液,未待华沙发出惊叫,那溶液就已经包裹住二人,随后再度钻入微光下的阴影,融入地面消失不见了

    阴暗的审讯室中,赫翏金正癫狂的一边笑着,并一边将一颗颗手掌那么长的钢钉钉入被用铁链挂捆在墙上的巴泽雷的胳膊,大腿乃至胸部。

    赫翏金此刻满脑子里都充满了把蒂芙尼占为己有之后那美妙情境的想法,以至于他必须依靠墙上二人的鲜血来稍稍压抑心中暂时满足不了的欲望。

    只有看着手中钢钉扎进二人的皮肤后,被铁锤一下下,一寸寸嵌入血肉时,他躁动不已的心方才能得到一息的平静。

    而如果这样还不能够安抚他那渴望得到圣女的癫狂到极致的贪婪与如火欲念的话,他便会突然用铁锤将一根更长的钢钉猛的夯入巴泽雷的肌肉中。

    听着这噗嗤的钢钉撞击肉块的嵌入声,看着巴泽雷肌肉被砸瘪并又迅速青肿的鼓起来的一大块肩头肉,再看向那被钢钉堵住,连血液都无法流下的钉尾圆点,这些对赫翏金来说,这当真是无比的快感和享受!

    尤其是数个钢钉钉入巴泽雷身体同一区域的那种从青紫变血红的肿胀,那种由肿胀到爆裂而后萎缩的视觉冲击,真是让他欲罢不能。

    就这样,赫翏金不断地在二人身上发泄,并不断地露痴狂般的狞笑

    就在他折磨的正欢时,其身后墙角处的阴影中在悄悄发生一些细微变化。

    初始阴影变得浓厚,然后变得漆黑并在其中渗出溶液,最终变得立体。

    溶液退散,立于阴影中的正是惊魂未定的华沙和一袭紫袍的希洛

    尚且处于懵圈状态的华沙博士看着赫翏金手中的动作,而后目光又掠过赫翏金看向他面前巴泽雷,华沙发现,巴泽雷身上的钢钉较他出去之前更多了,且要害周围都被钉上了许多粗大的钢钉,那巴泽雷的呼吸仿佛已经停止,看不出是死是活

    至于梅林,或许是因为赫翏金因那一脚对巴泽雷更加的怨恨,导致他逃过一劫,身上只有四肢和关节上被钉了数个细长的铁钉。

    “赫翏金!你可千万别把他们给弄死了!一点分寸都没有,这可是极为珍稀十分难得的实验对象!”

    华沙忙焦急的斥责道。

    赫翏金听到是华沙博士的声音,没有回头去看他二人,而是自顾自地面露邪笑道:

    “怕啥,弄死就死呗,有马上就要拥有圣女这种最高等的魔力试验体了,还要这俩人干嘛,干脆做成标本算了。”

    说完他索性将钢钉瞄向了巴泽雷的脖子,准备一锤子下去

    就在他右手的铁锤即将砸向巴泽雷喉结下摆好位置的钢钉钉身时,一道黑色漩涡凭空出现在了钢钉与巴泽雷的脖颈之间。

    那钉子直接被砸的没了进去,不过倒不是如赫翏金所想的那样,贯穿了巴泽雷的脖子,而是沉入了那片黑暗

    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吸力,拽着钢钉和竟然被牢牢吸附在钉尾铁锤往漩涡中心去,赫翏金惊于面前的变故,急忙撤出手,在他手离开铁锤的瞬间,那钉锤就已经消失于漩涡周围竟难以辨别出是凭空消失了还是被吸附进了漩涡其中。

    漆黑的漩涡中心就好像一个入海口,里面仿佛有着一片可包容万般事象的空间,一切与之接触者,都将跻身虚无,如同石沉大海。

    “够了,这两人的魔力颇为浓厚,此时有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正奔这边来,我的黑暗魔法是栖身于阴影之术,无声无息,她是不可能是察觉到我的存在的。既然如此,她的目的就十分明显了,绝对是为的他们而来!

    你若杀了这二人,那圣女许会直接折返,得不偿失的事情不要做,我需要他们作诱饵。

    摩尔林斯克试验场的负责人,赫翏金是吧?带着你的手下,收拾好这里的一切贵重资料和档案,迅速撤走,这里马上将有一场大战,这不是你们世俗之人有能力参与的。”

    漩涡的始作俑者希洛漠然道,其声低沉而无波澜,却自然而然道给人一种不刻意却极为冰冷阴暗的压抑感。

    惊异于来者的能力和气场威势,赫翏金顿时明白了些什么,转身恭敬道:

    “您,您是希希洛大人!卑职遵命!”

    赫翏金这才发觉到希洛的存在,听到女声已然是一诧,再看到黑魔法师希洛竟然是一美丽华贵的妇人样貌,他更是两眼放光,躬着地身子顶着的低着的头却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住地翻白眼往上看那白皙异常的面庞

    畏于希洛之凶名,赫翏金强行稳住了心神,问道:

    “那这些实验体呢,杀了吗?”

    华沙博士闻言一急,赶紧插话道:

    “不我要带走,这些都是我的心血。”

    希洛对此却是毫不在意,她此时满心只有圣堂和圣女二字,于是她随口应道:

    “随你们处置。”

    赫翏金闻言嘿嘿一笑,对着华沙博士道:

    “博士,虽然令人心疼,可你也知道,将所有的东西和试验体都带出去且隐秘的转移,是十分不现实的。

    既然如此,那还是不要浪费了,不如就?你意下如何”

    华沙自然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犹豫片刻,终于挣扎道:

    “唉,可惜至极啊!

    也罢,再最后发挥一次他们的价值吧

    赫翏金,最后来一场药物适应性试验吧,赐他们以欢愉吧”

    “哈哈,这才对嘛,稍等,我马上派人去准备,盛宴马上就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