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试验场隐于极深的百丈地下,有意避世地秘凿出了一方世界。

    其中,那横跨岩石地基东西两岸,贯穿地牢隧道搭设于岩石上地下河水面上的、由钢板铺设而成的道路并没有因蒂芙尼的魔法而坍塌。

    但自水中和钢板上拔起的钢铁建筑森林却已经倒塌大半,纷纷倒入水中或砸在土石上。

    仍然屹立不倒的,也已经变得歪斜不堪,设备损坏了有七七八八,未被圣焰吞噬的营养液和各类器皿中的溶液与血肉一同融入水中。

    就这样污泥,血水,各种不知名的溶液一同将河水染成了黑紫色,形成了一锅血腥而污浊的大杂烩。

    更别说墙壁上挂着的油灯了,所有悬挂灯火或装有灯泡的的墙壁此时已经全部被先前的剧烈震动掀翻,仅有的丝缕枯黄而暗淡的光芒消逝了,于是整片地下重归于阴暗。

    蒂芙尼二人依托着蒂芙尼掌心释放的出尺余长团状圣光,在黑暗中踏浪前行。

    而在试验场的另一端,还未被蒂芙尼捣毁的、被地下河阻拦在靠东一侧的实验室区的情形要比试验场这边好上不少,只是电源被切断而已,并没有出现大范围地碾压倾轧似的建筑倒塌。

    赫翏金派出的手下们正手持电灯向着东岸边赶来,他们这边情况和西侧完全不同,不仅建筑结构看起来终于更像是人居住的地方,而且血腥味也更淡薄,这边也是有着囚室,不过不像西侧的水上地牢,如屠宰场那般污秽,生物的器官与肢体被随意摆放

    或许是赫翏金和华沙也知道西侧的试验场并不是能够让普通士兵看到并接受的场景之缘故吧。

    这边关着的试验体倒没有其它生物,全是人类。

    囚室中的人,他们的身体组织倒是相对的比较健全,除了都和67号一样虚弱的说不出话来,倒没有如先前的北境熊那样的半身试验体、生化人或是被戮皮剥骨做成活标本的。

    赫翏金的手下们穿着清一色的海军制服,他们分组各自走向来并排着的几纵列的合有数十个的囚室前,各自从腰间取出一个圆肚子状的试管,随后将之从囚室那狭隘的小窗口处扔了进去。

    那试管里的药剂摔碎在地,流出了一滩绿色的液体,然后就是一股刺啦啦的灼烧声响起,地面开始随声升起了浓浓的绿色烟雾,并带有一股刺鼻恶心的异味,这刺激性的气味扑鼻而来,似乎要撕开人的大脑。

    但绕是如此,仍有些被折磨的早已经体残魄溃的、干渴难耐的人不管不顾,去饮鸩止渴,顺从口腹之欲,去癫狂的舔舐那地上的绿色液体,即便下一刻舌头便被腐蚀出数个窟窿。

    士兵们掏出钥匙打开锁并线开牢门后,便逃命似的快速跑向东部的实验室区,领头的赫翏金的助手拉下了某处墙上的一处暗闸,随后囚室所在的钢铁地面,竟和海军士兵们所在的东岸土石层脱离。

    囚室所在的钢铁缝合成的“岛屿”,被齿轮推动,又水中升起的弹簧般的机械吊机拉起,浮至地下河水上,并被连接岩石层的,从东岸地基处延伸并拉长出来的螺旋钢链推着向着西侧缓缓运动而去

    钢板上的囚室中,那些的获释囚犯只有少数还有些许力气,他们艰难的爬了出来,他们穿着同样式的白褂,胸前有着黑色的数字编号,从零零几到数百不等

    这些,以为得救的人,和双目空洞,陷入麻木的人,下一刻都将永久的堕入地狱,再也回不来

    他们先是所剩无几的思想被绿色烟雾中的神奇而恐怖的力量侵蚀、扼杀,而后便是肢体回归本能,最后,他们的肉体被钻入体内的绿色雾气迅速腐蚀并改造

    这个过程虽然最终要将他们推向死亡,然而却无法给他们一个痛快,躯体承受的痛苦没有减弱一丝反而是数倍剧增,尤其是在意识完全消散前,这种身体被扭曲变化,脏器被腐蚀改造的痛苦更是真切无比,摧心砺肝地疼痛感直冲上暂时还活着的大脑皮层!

    他们中有些人低哑嘶吼着;有的被关押的时间稍晚的,还抱有出去的希望的人,最后在趁着这短暂的时间,尽情流泪着,哭喊着,宣泄着,感受着作为人的,最后的感觉;还有的人见识过接下来将会发生但一切,仅剩不多的潜意识里的极度恐惧唤醒了那麻木的情绪和心神,赶在灵魂堕入炼狱之前,便猛的用头撞向墙壁,或是借助物体折断自己的脖子,精神终于赶在和将要肉体一起受难之前,脱离了这个世界

    他们所有人,包括已经死去的、没有灵魂残存但还有生机的躯壳,身体都开始急速扭曲,扭曲的四肢开始复原,虚弱的动作消失不见,一个个变的肌肉虬扎,扭曲成结。

    体型硕大一到两倍后,随之而来的是眼珠爆裂翻转,而后随着身体开始肿胀,皮肤变硬并变成青黑色后,他们从一开始的只是丧失理智,到最后,竟也变得和先前的67号一样,成了一个个嗜血暴虐的怪物,它们在嘶吼着寻觅血肉,似乎上生前的饥渴感被无限放大了

    囚室中的数百人大部分都变成了怪物,只有一小部分或因烟雾侵蚀的不足,或者是才变化了一半,身体尚且改造未完,在人气和生机还未曾消散时,就被周围的獠牙尖爪的青黑色怪物们给分吃了。

    嗷

    青黑色怪物们不断的发出怪叫。它们暴怒的攻击墙壁,却并不相互攻击和吞吃

    片刻后。

    自西侧被巨浪驮来的蒂芙尼二人所在的钢板和不断被机械螺旋钢链条朝二人推进的满载怪物的岛屿,终于达到了同一区域,即将相遇。恰逢数油灯打落水上,油火相聚,并一时未灭

    蒂芙尼此时已经能看到这漂浮而来的乘着数百怪物的一片钢铁岛屿,她和塔莎二人踏浪而至,闻嘶吼声,见其上窜吼的怪物们,先是一愣,又想到先前的那位胸前写着六十七号的联邦人,遂大怒。

    “湮灭!”

    只见一道带着璀璨的银光的烈风自蒂芙尼掌心飞出,风行疾速,状成扁刃,刃状风压所触及的一切尽数分割为二,那厚余数米钢铁地基与其后的螺旋机械钢链当即被斩断,于是整片满载着囚室的“岛屿”瞬间落入水中。

    而成群的青黑色怪物们落入水中后,仍在挣扎的嘶吼,他们伸出双手,朝着蒂芙尼张牙舞爪的,似乎是在渴望着她的鲜嫩血肉。

    这边的河水倒终于不像西侧地牢那样充满残肢碎肉,满是污浊血腥了,但自这不知名的青黑色怪物们下饺子似的落入水中并不断地扑腾后,这一切在蒂芙尼的眼中又成了极为污秽不堪的一幕。

    她释放出体内储存的最后的冰属性魔力,全部释放出去,将怪物们和半径足有数百米的河面冻结成冰,而后右手手掌怒握。

    随其掌心握紧,冰河竟伴着冻成冰块的怪物们砰的一声爆炸开来,纷纷碎裂成末,怪物们的血水未及炸裂飞溅,就似乎已经被封存于冰屑中也随之飘扬消散了

    冰爆后,嚣杂声不再,万物寂静的同时也沾染了残余空气中的寒气

    “嚯?冰属性魔法师?”

    一声低沉的疑问声破开寂静,令得蒂芙尼一惊,她竟然没有发现来者?

    来人正是希洛,她倒立地站在高过蒂芙尼头顶数层楼的岩石墙壁上,靠着黑暗魔法,栖身如阴影,紫色袍子由双臂披挂,包裹着全身,灰色的盘发刘海和头巾垂直的落下,如果不是她自己主动开口说话的话,真像一只蝙蝠一样,无声无息。

    希洛又看向螺旋钢链断裂处所附着的银光,皱了皱眉道:

    “不,空气中残留的气味不对,你的主属性其实还是光明吧?副属性有冰、水和风?真是极为稀有啊!”

    希洛露出袍中的左手,并伏在胸前,躬身行了一礼,抬头嘴角上扬道:

    “尊敬的圣女殿下,我是希噢,对不起,差点忘了,在抓住你之前不能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我将是你的对手,一位黑暗魔法的使用者。

    老实说,我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胜过圣堂之天启,呵呵,不过,可千万别以为你的光明魔法就一定能够克制我哦”

    希洛言罢,唰的落到了仍在向前推进的螺旋钢链上,站立其上,径自拿出了隐于袍中的泛着透亮黑光的细长法杖,将之指向蒂芙尼,希洛白皙的毫无血色面庞上有着一双除了漆黑再无他物的黑瞳,而蒂芙尼却好像能从其中看到希洛那不知因何而其的浓烈战意

    蒂芙尼双眼微眯了一瞬,随后同样淡漠的脸上竟罕见的露出了一丝微笑,道:

    “极致的黑暗吗,怪不得无法察觉到,不过,无妨,我会让你自己交代出这里的一切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