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希洛受击而向两侧污浊的河水落去,她震惊之余,忙摧使魔力去调动仍悬于钢链上方半空处的漆黑漩涡,满溢着黑暗之力的漩涡才刚刚修复表面被蒂芙尼风刃撕出的裂纹,便马上释放出强大的引力,将希洛给牵引拖拽了回来。

    希洛重新在地下河水面上那自东边不断延伸过来的钢链上站定,稳住了身形,她漆黑如墨的双瞳和脸上第一次展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希洛苍白如雪的面庞上流露出浓浓的不甘之色和阴冷。

    “极致之风?!你的主属性是风!你竟然也是极致之魔体!我当真是眼拙了”

    希洛毫不遮掩自己愤恨的情绪,怨毒之色溢之于表,语气冰冷的道。

    希洛原本以为圣女只是送上门的猎物、供自己强大魔力的肥美养料,可未曾想对方竟也是极致之魔体的拥有者,掌握着极致而纯粹的风属性魔法。

    希洛此时倒不是惧怕于蒂芙尼,相反,哪怕此刻蒂芙尼显现出的是极致之光与自己的极致之暗互克的极致的光属性魔法,凭借着自己的天才和多年修炼积累出的黑暗魔力,也未必就会怯了她,也敢上去较量一二。

    可是从蒂芙尼适才施展出那能够撕裂无形黑暗漩涡的强大的魔法攻击来看,必定是极致之风属性无疑了。

    这不仅意味着,掌握着极致之风的蒂芙尼拥有着当世最顶尖最纯粹的风属性魔法攻击,也代表着无论蒂芙尼的体质如何,她都有着极致之风的轻灵加成,有着当世最超绝的速度天赋。

    也就是说,只要是蒂芙尼想要逃,随时都能退走,自己就算是有着黑暗匿影的空间魔法,也绝无信心能留下一个极致之风的掌控者。

    想到这里,希洛的内心便不甘到了极点,感觉就像是一块鲜美的肉明明已经入了口,却又在即将入喉之际,竟扎上了翅膀,还撬开了自己的嘴巴,展翅高飞而去了

    希洛的面色阴晴不定,双瞳虽是一片漆黑、毫无神色且透着阴郁,可在不断地闪烁流转间也让人能察觉到她的急切,当然,前提是蒂芙尼能在这片阴暗的世界中看清希洛的脸的话。

    希洛思索不定,脑中盘算着各种可能,她是该设法卖出破绽,诱敌深入而将蒂芙尼擒住,还是该直接祭出杀招,放手一搏将之打废,失去行动力而破敌制胜呢。

    嗯!?

    希洛忽然重咦出声,而后其面庞上竟流露出一抹阴冷而略显诡异的笑容,她的嘴角上扬成弯月状仅靠着喉咙咯咯的笑出声来。

    与之对峙的蒂芙尼见其面色之喜乐变化如疯癫,颇为不解,于是暗中调蓄魔力准备再次出手。

    希洛不知道的是,蒂芙尼此刻的心思和她一样,也在为对方的脱身手段头疼,蒂芙尼想抓住希洛来好好的审讯一番,由此来知晓关于这里的一切,可是希洛的黑暗漩涡一样令她头疼不已

    因此二人此刻皆是不求灭杀对手,而是在设法能够防止对手逃脱,打废对手并抓住对手。

    “匿影!”

    希洛率先喝出声来,打破了阴暗空间的沉寂。她将藏于宽大法袍中的法杖猛的向头顶方向高举,随即言出法随,漆黑漩涡受魔力牵引当即响应希洛的控制,再度释放出引力,将希洛吸入其中。

    “休想逃!烈风·攒!”

    蒂芙尼见希洛要逃,高声疾喝的同时,伸出右手,掌心向前再度激射出狂风所铸之风球。

    携带数道旋转风刃的风球声势浩大,疾速奔袭而去,这次却落于空处,原处漆黑的漩涡将希洛吸收进去的一瞬,便已消失不见。

    只剩下狂暴的能量在空气中奔流撕裂数息,并激起数道巨浪奔腾,一击无果,最终风球在紊乱的气流中解体,磅礴的魔力便白白散去。

    蒂芙尼赶紧释放出魔力,并将笼罩全身的圣光向外延伸,不断在四周阴暗的空间里探测,却并没有找到希洛,这片空间除了河水的流动声,已再无它。

    然而虽然无法探知到希洛遁形何处,但是空气中充斥的黑暗魔力确是丝毫未曾减弱

    探索无果,蒂芙尼双手握紧,目宇微寒,双唇轻抿的挤出一个字:

    “嘁”

    无法掌握敌人的动向并掣制住敌人,这种超出自己掌控的情况,尚还是蒂芙尼此世的头一遭。

    这种预期之外的感觉属实是令蒂芙尼厌烦不已!

    沉寂持续的时间仅须臾,却让人感觉极为漫长。

    终于,某一瞬,蒂芙尼放出探测的魔力捕捉到了目标,在自己身后不远侧,有一大股魔力在凝聚并伴有空间的扭曲振荡。

    “不好!”

    蒂芙尼这才明白,希洛的目标竟是自己身后的塔莎。

    越过自己对自己的下属出手,这实在 是对她的一种莫大的轻蔑和侮辱,于是她的怒火自心中骤起。

    蒂芙尼银牙怒咬,她知道作一般的反应或是凝聚魔力释放魔法攻击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她迅速转身,转身的同时右手自腰后取出一把短杖。

    蒂芙尼掏出短杖后直接将之向希洛出现的方向猛然一甩,这短杖随即伸长数倍,变得有蒂芙尼身高那么长。

    此杖通身泛着银光,杖首堆砌着六色璀璨宝石,杖身铭刻满着魔法术式。

    此物正是教皇赐予的圣器圣银法杖。

    法杖与蒂芙尼的神圣魔力一经接触,便银光大圣,播撒出丰硕广饶的洁白光华,瞬间便驱散了这方地下世界的黑暗。

    整个空间变得亮堂堂的,连被罪恶沾染变得极其污浊的河水都被照的银光灿灿,波光粼粼。

    法杖现世带来的不仅只有无尽的光亮,它散发出的神圣气息使得本就为光芒照耀而顿时颇感刺目的希洛又是一惊,使得她手下的动作都慢了半拍。

    就在这电光石火间,蒂芙尼趁机摧使手中的法杖,法杖前段的紫色宝石变得更加璀璨,随即杖身一条术式纹路亮起银光

    希洛看蒂芙尼竟然能这么快锁定到自己也是一愣,但是看到蒂芙尼似乎是又要发动攻击,且感受到了她手中法杖的危险,忙回过神来。

    原本处在黑暗中的希洛在法杖现世的刹那便被照得无所遁形,她此时上半身暴露在银光的照耀下,下半身则扎在自塔莎头顶空间出现的、半空中与其如影随形的漆黑漩涡中。

    希洛手中持握着她那泛着黑光的细长法杖,她早已在使用匿影空间魔法传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将法杖对准了塔莎。

    就这样在塔莎惊恐的目光注视下,希洛的法杖顶端的六芒星杖尖发射出两团黑紫色光圈。

    光圈命中塔莎,在她身上幻化出两条黑紫色光带,光带成绳索状,缠缚住塔莎。

    就在此时蒂芙尼法杖释放出的攻击也到了。

    那是一道紫色的雷电匹练,因其攻击之迅疾,当攻击到希洛身前,才刚有雷鸣声响起。

    雷击迅猛,无可躲避。

    希洛知道任何身法在雷电属性魔法面前都是毫无意义,更何况现在不是刚才的环境,先前处处黑暗,到处都是阴影,极其适合希洛沟通空间施展黑暗匿影魔法进影遁位移。

    且就算没有圣银法杖的圣光普照,面对雷电魔法,希洛仍然连展开空间结界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她也算是反应极快,她在雷声响起的瞬间便张开身后巨大的黑暗漩涡,全力运转魔力,从漩涡中召唤出六条漆黑水柱。

    水柱所含溶液粘稠无比且色如墨汁,六柱于希洛身前相击,泵绽而溢涌成一竖状椭圆屏障。

    屏障上浮现出和希洛身着的法袍上所绘一样式的紫黑色六芒星线条。竟就化成成一盾,此盾明明由液体般材质的能量构成,盾成后却有钢铁感。

    这一切说起来冗长,实则只在一雷鸣声中尔。

    雷声起,迅疾且短,声过则术成。

    应声而击于六芒星盾,盾维持数息,龟裂碎成数块,而后能量飘散成破碎的黑紫色光点。

    复观隐于盾后,盾灭而复现的希洛,其执法杖的手臂,面庞两侧乃至嘴角、双耳已满是鲜血流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