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希洛没有去管自己的伤势,过度的震惊使她无视了疼痛,她瞪大了双目,不可置信的死死地看着蒂芙尼,惊声道:

    “极致之雷!不!这绝不可能!”

    希洛的声音此刻仍受伤势影响,略显沙哑:

    “竟然能破我的暗黑六芒盾!你的主属性究竟是什么?”

    蒂芙尼没有去理会她,而是直接单脚点地,整个人弹身跃起,猛地向希洛的方向跨越一大步,而后在不断向西面推进的螺旋钢链上飞踏疾行,直奔希洛身旁的塔莎而去。

    处在震惊状态下的希洛见蒂芙尼冲自己飞奔而来,眼看不到十数步了,遂赶忙收回了心神,强忍着浑身被雷击的剧痛,强行迅速的抬起尚还在麻痹绷直状态,不断流血的手臂,她将手中细长的法杖在空中快速挥舞数圈,划出几道黑紫色的符文。

    符文绘成圆形法阵,自其中释放出黑色匹练直向蒂芙尼索去,这正是先前捆缚住塔莎的的紫黑长绳!

    蒂芙尼却是不避不退,仿佛没有看到希洛施法一样,冲势丝毫不减,只是单手举起圣银法杖,杖首的六色宝石中的紫色宝石再度亮起璀璨光华,杖身前方随即生成一道圆弧状紫色雷电光幕,恰逢此时希洛法杖激射而出的黑紫色能量匹练到了。

    “什么?!”

    接下来眼前的一幕,让希洛再度震惊出声。

    本想自己的魔法攻击在那雷电光幕上,就算无法贯穿光幕,也能爆裂出强大的冲击气浪,阻挡乃至击退蒂芙尼片刻,为自己掳走塔莎并遁入漩涡创造一瞬之机。

    然而现实却是:

    黑紫色匹练与那光幕一经触碰,便被击为齑粉,盈满黑暗魔法的能量匹练化作漫天的粉末状光点,明明以势不可挡的姿态冲撞上了雷电光幕,却连一丝碰撞的声响都没有发出。

    欺身压进来的蒂芙尼没有给希洛反应和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的时间,而是在助跑刹然而止的瞬间高抬起左腿,一跃至塔莎头顶,于是蒂芙尼的银靴在希洛一双黑瞳惊骇无比的注视下,慢慢放大,直至压向她的盘发。

    轰!

    这不可能!再度被击飞落向水去的希洛在心中狂呼道。

    强烈的疑惑与惊异盖过了剧烈的肉体疼痛,希洛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也是极致之体,同为掌握极致单属性、使用最精纯魔力的魔法师,且自己的属性是足以包容万物,吞噬一切能量的稀有属性与光明和生命属性同为圣阶魔法属性的极致黑暗!按理说并不会被雷电属性克制,可为何?为何双方魔法的效果和威力的差距会相差如此之大?

    希洛能想到的所有可能性中,合理的就唯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对面在魔法术式造诣和术式精妙程度,远胜过自己。

    她绝不认同这个可能性,自己精于黑暗魔法多年,修炼的黑暗魔法已经达到了魔法通神四阶中的第二阶段掌控属性级,可以轻松做到使用体内魔力与周围环境中的黑暗属性互动并大幅度影响周遭事象,并修炼出了可在体外积蓄魔力的黑暗漩涡,对黑暗魔法的使用完全可谓是得心应手了。

    且自己所创的术式也已经达到了大繁至简的境地,可以做到消耗最少的魔力释放出最强大的攻击魔法,先前的黑紫色能量匹练虽然不是自己的最强招式,可是也已经达到了中阶魔法的最上级,在自己的控制下可绑缚、可刺穿敌人,因此面对蒂芙尼的防御魔法,怎么可能会连一丝涟漓都无法掀起?

    若论体内魔力之浓厚度,以自己的天资希洛有信心自己是绝对不输当世任何人的,何况自己的年龄和修炼魔法的年限大大的远超面前敌人,所以这究竟是为什么?

    “咳”

    这次实打实的落入水中湿透了的希洛,重新从水面浮出来,吐出一大口污浊的地下河水,她看向上方的蒂芙尼,疑惑的表情终于从她煞白的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夸张的惊愕。

    希洛变得杂乱湿漉的长发下,双目圆睁,一对黑瞳瞪大到不可思议的纵长,她死死的盯着蒂芙尼手中的银杖,这是她被蒂芙尼连番的攻击逼迫的颇为狼狈后,第一次抬眼仔细打量圣银法杖。

    “圣器!难怪,难怪啊!呵呵,竟然是教会的圣器,难怪你可以释放出两种极致属性的魔法!刚才破盾的那下,恐怕已经超越了高阶魔法,达到了殿堂级的门槛了吧!未曾想我此生還有幸得以一见圣器,哈哈哈哈哈”

    短暂的惊愕后,浑身污水和血渍混杂的希洛竟在水中癫狂的大笑出声,浑身颤栗抖动,也不知她的兴奋时来源于发现自己在魔法上的造诣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被人超越许多,还是说如果能劫杀蒂芙尼便有希望得到圣器的意外收获呢,当然无论何种,都足以令得她无比释然,重新变得贪婪且愉悦。

    希洛重新燃起了斗志,黑瞳中映着银杖上布满的魔法术式雕纹,她决心一定要把蒂芙尼留下来,不论是为了蒂芙尼一身精纯雄厚的魔力,还是为了眼前强大无比的圣器!

    蒂芙尼刚刚用银杖将已然惊吓如木的塔莎身上所缠缚的黑紫光绳破坏掉,就听到希洛的笑声响彻河面,于是她再度双目冰冷似刀剑,面色十分不耐烦的随手指向水面,又将手臂反方向横着斜挥出去。

    随着她的动作,只见其身下河中之水立即汹涌成涛,刚刚准备爬起来施法召唤漩涡的希洛躲避不及便被扑腾的东倒西歪,再度被猛灌了几大口污水,其所在之水面随后更是攀升起数层巨浪,如同一只大手,将她握住并拍甩出去,大力的猛砸向河水两边的石壁上。

    被甩出去飞在空中的希洛再次被河水袭身,冷意直逼脑门,瞬间清醒了许多,她记起了蒂芙尼除了手中握有可以释放极致之雷的圣银法杖,其本身更是掌握着冰,水,光明,和极致之风四种属性,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拿下的对手

    而蒂芙尼适才那抵挡自己攻击的极致雷属性魔法光幕释放时,法杖上只是前段的紫色宝石闪耀了一下,而那银杖上面足足镶有六颗各色宝石,自己大胆的假设一下,若一颗不同颜色的宝石代表一种极致属性的魔法,是不是就意味着蒂芙尼至少可以使用六种极致魔法?再看向银杖通身布满的术式雕纹,希洛又回想起了蒂芙尼祭出法杖前时,一出手便使出的那个风属性魔法,那团满载风刃气流的磅礴风球

    一想到这些,希洛就不禁倒咽一口唾沫,残破不堪的身体似乎也开始疼痛了起来

    希洛终究还是对手的强大稍微抑制了自己的贪婪

    就在希洛快速思索的这不足一息之间,石壁上竟伸出一狼牙般的半月状石刺,正生在被巨浪拍打过来的希洛将要撞击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