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2020年7月1日,美国时间17点13分,五角大楼美国国土安全特别反应部门。

    “长官,我们第17号‘黑豹号’卫星监测到位于非洲东部的俄塞俄比亚国哈达地区有未知高能反应,受到强电磁波影响,能量数据与卫星图像均还未传输回来,初步猜测是有某种新型武器在这里引爆,请问该怎么处理?”

    屏幕前的眼镜研究员通过耳麦向他的长官报告。

    在另一边坐在自己办公桌前的棕发长官摸着肚子,正想着等会下班后带孩子去什么餐厅吃饭,听到内部通讯装置中传来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继续监视其余各项指标,我马上过来。”棕发长官起身,向监测室走去,一边走一边思索着:整个非洲大陆都没有能力搞出需要我们做出反应的高能武器,更别说区区俄塞俄比亚国了。不过最近些年非洲不少国家渐渐倒向了华国,难道是华国在这里实验武器?

    不对,这种秘密实验按照他们的习惯不应该是在华国西北部的沙漠中引爆吗?还是说他们为了掩人耳目,而不再在自己国家实验新型武器,以免和自己对各国宣称的和平崛起相悖?或是其他国家在这里实验?又或根本不是人为?还是

    棕发长官心中怀着各种疑问,穿过走廊走到监测室中眼镜研究员的身旁。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他问道。

    眼镜研究员看着9宫格屏幕中的各项数据与图像,汇报道:“异常高能反应持续了约0.13秒,经过换算爆发出的能量接近10亿吨当量的核弹爆炸。这股能量足够把半个非洲都炸上天,但奇怪的是在高能反应结束后我们的卫星传输回来的图片却显示那个地区毫无异常,如果“黑豹”不是今年刚升空的,我一定会以为是卫星老化数据出错了等等!又传输回来了一张图片,是异常反应时的高光谱影像,这好像是个人型?”眼镜研究员不敢置信的扶了扶他的700度眼镜,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怪的情况。

    棕发长官看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据和图像,眉头紧皱表情严肃,心中暗叹:该死,今天又得加班了

    华国渝市,清晨的街道上,天刚蒙蒙亮,文韬就在进行晨跑。

    这是一个长相秀气,双目有神,年纪约莫25岁左右的年轻人。不知是由于常年微笑,还是天生如此,哪怕是脸部肌肉最放松的状态下,他的嘴角也依然微微上扬,看起来十分有亲和力,年纪也仿佛小了几岁。

    身高不算太高,只有1米75,但是四肢协调身材匀称,虽没有很多肌肉,但总的来说身材也算是不错了。

    由于平日里都是居住在自己的书店二楼,店铺位置离长江很近,所以文韬每天早上喜欢来江边跑步。

    虽说现在时间才六点不到,但夏天天亮得早,此时的天色已经亮了大半,路边也有了零星几个大爷大妈在长椅上休息交谈。

    7月2日的渝市正值盛夏,地面温度超过到40摄氏度非常正常,所以在是这个时间点,能看见大爷大妈就已经不错了,除了喜欢运动的,出现年轻人才是怪事。

    并非文韬不怕热,而是他喜欢跑步时微风拂走脸颊上的汗珠的感觉。

    其中一个独自坐在椅子上扇着蒲扇的大爷,看见文韬跑步经过,打了个招呼:“小文啊,又这么早就起来跑步啊,真是勤快啊。”

    文韬闻言停了下来,微微小喘了两口气。

    虽然不知道大爷是怎么把早起和勤快划上等号的,但还是露出了和善的笑容:“魏老爷子,您不比我更早吗?”

    魏大爷摇了摇头,叹气道:“这和我们老年人能比吗?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懒了,我家那个孙子啊,只要是不上班,他能给睡到下午去!哪像你一样年轻有为,都有自己的店铺了,话说你那铺子每月房租都得不少钱吧?要是我孙子能有你一半勤快,我就去财神爷那里还愿去了”

    魏大爷不知道的是文韬其实并不需要交房租,但这种事情文韬也没必要解释清楚。听着魏大爷数落自己的孙子和批判着当今社会,文韬感觉越听越不对味,就趁着魏大爷说话的间隙,找了个还要开店的借口就开溜了。

    魏大爷应好,在文韬转身离开后飘来一句:“小文你该更新一下书架了,尤其是军事类的,老爷子我就好这口!”

    文韬头也没回的答道:“要得!”

    书店名为“三辰斋”,位于渝市南滨路,是一栋双层的房子,每层楼大概有200平米左右,一楼作为书店在经营,二楼则是仓库、休息区和卧室。

    书店的书主要类型以各类小说居多,占了大约六成左右,其余的则是文学、历史、科技、人文和军事,基本都是热门或文韬喜欢的书。

    当然,这两者并不冲突,而且文韬也不是一个喜欢装文青和小众的人,自己的书店还是以实用为主,并非那种网红书店。

    装潢虽然不是特别华丽,但也让人觉得舒服,没有多少纯中式家具,但经过设计师的精心布置下,却也让人感觉到了颇有一番韵味,对得起这个古色古香的店名。

    至于有的人喜欢在买完书后去隔壁的咖啡店去享受下午的阳光、咖啡、书籍作者的思想与漂亮女仆的陪伴,这就和文韬没有关系了。

    跑完全程,文韬擦了擦汗,正准备返回书店时,看见了一个奇怪的人。

    他身穿某种兽皮编织的衣服,有着古铜色的皮肤,露出的躯体部分看上去就十分健壮有力,而这样的一个人却有一头比女人还柔顺的长发,这样的组合看上去不伦不类。

    这个人正低头看着手上的报纸,长椅边上还有一堆各种刊期与类型的报纸和杂志,估计来源应该是长椅旁边的的报刊亭。

    那人听见脚步声也没抬头,仍在专注的盯着报纸,好像那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学术文章似的,但是翻页的速度和阅读的状态又很悠闲随意。

    经过报刊亭正面时,文韬的余光发现有些不对劲,等停下来仔细一看,发现还真就是报刊亭的书。

    此时报刊亭的防盗栏被硬生生给破开了一个手臂粗细的洞,其他东西倒是整整齐齐,就只有最外面的那两堆报纸杂志正好端端的躺在一旁的椅子上!

    再看向长椅上的人,与他边上的报纸堆,是谁干的已经不需要过多思考。在文韬想着要不要报警的时候,长椅上的人头抬起来了,他望向文韬,微笑着用标准的普通话说道:“你好。”

    看到他的第一眼,文韬都怔了一下。

    首先让人无法忽视的就是他的长相,按理来说他这个身材的长相就算不是满脸横肉也该是棱角分明。但他却长得十分的俊美甚至略为中性,而他中性的外貌不仅不让人觉得娘,反而有种特别的魅力。

    他的长相不能够用帅或漂亮来形容,应该说像个顶级的艺术品一般,摄人心魄的美。

    而且文韬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美是不论性别,国家与肤色都会觉得好看的美,是能够统一全人类审美观的美,是存在人类想象力顶端的美。

    文韬觉得这世上大概已经没有人能比他更为好看了,连清晨的太阳在这一刻也不如他更加耀眼,仿佛他这个人就代表了人类审美的极限,不是第一的那种极限,而且从设定就是最好看的脸+1,与任何人比都更胜一筹的那种极限。

    就是他的身材相比于他的长相而已有些太过强壮了,破坏了整体的和谐,看起来十分怪异。

    如果说他的脸是人类审美的极限,那么身材就好像是野蛮人审美的极限了。强壮、力量、暴力美学这些词都无法形容。

    “请问,最近的书店怎么走?”那个人继续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