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到了晚上九点,陆正和刘曼就回房间了,把空间留给年轻人。

    四个年轻人则在楼下聊天,楚扬和常青对彼此的工作都很有兴趣;不过常青没有过多的谈及她的工作,第一次上门谈论白事不吉利,只是在楚扬问她的时候提了几句。

    楚扬也有分寸,见她不愿多谈就没再仔细问。

    四人喝了点酒也就各自散了。

    陆名湛和常青上楼的时候,车轮也跟在他们身后进房间,一进入房间就熟练地跳到床上打滚。

    陆名湛早已习惯。

    他的床保姆每天都会过来摸几遍,他要是不常在家车轮会生气,它生气就到他床上撒尿。

    常青今晚已经被陆家给震了好几次,但还是被陆名湛的房间给震住了。

    他的房间跟她家一整层楼差不多大,装修也非常好,住在这个房间里有种极致的便利,也不知道他怎么能在她家住得那么自在。

    她虽去过他家的那一套中式风格的庭院房,那套房子他们不常住,没有多少他们家的气息。

    这里才是陆名湛的房间。

    专门隔了一面墙放置各种汽车模型和机器人,还有他自己的涂鸦。

    陆名湛从架子上拿了一本又大又厚的相册放到床上,“你和车轮看相片,我去更衣室给你找我以前的睡衣。”

    “你以前的睡衣还留着?”

    “从一出生的衣服到现在的都有,刘总看着挺奸商的,在保留孩子的东西这方面她做得很到位。”陆名湛说完就往与房间相连的更衣室走。

    车轮在床上下蹿下跳,见常青趴在床上看照片,它也哼哼着趴到常青身边,大脑袋抵着常青的手臂,跟她一起看照片。

    常青小时候的照片不多,她对自己小时候的样子都不深。

    陆名湛每个阶段的照片都很多,有他单人的照片,也有他和他家人、朋友、同学的。

    一路翻下来,就仿佛陪着他一起长大了一般。

    她对这样的记录很喜欢,她自己却不怎么记录。

    除了跟着爷爷、爸爸的脚步写工作日记、工作感受与工作随笔之外,她没有做过太多的记录。

    关于私人的感受,她认为脑子能记住的就是该记住的,脑子记不住的就是注定该遗忘的,不需要过多的空间和着墨。

    陆名湛的很多事都打破了她原先的认知,让她看了之后会觉得美好。

    常青的相册还没翻过三分之一,陆名湛就拿着一套短袖运动装出来了,“今晚你就穿这个睡觉。”

    常青接过衣服,抖开看了看,与新的没多少区别,面料也很舒服,“这是你的旧衣服?看着很新啊。”

    “是挺新的,我那会儿也不常穿,印象里就穿过几次。保姆时不时还把这些衣服熨一下。”

    “是什么时候的衣服?”常青比划了一下,确实是她能穿的。

    “忘了是初中还是高中的了,那会儿陆总刘总忙成狗,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外面。他们良心上过不去,特喜欢在物质上满足我和我大哥,这只是他们补偿我们的冰山一角,以后再带你看看别的。”

    “你真不像是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长大的人,你的性格很好。”

    “他们不在家又不代表他们不爱我们。”陆名湛催促道,“你也提心吊胆一天了,去泡个澡。”

    “我还想跟你聊天。”

    “躺着聊不好吗?聊困了能闭上眼睛就睡。”

    常青发现他说得也很对,抱着衣服去洗手间了。

    陆名湛把拖鞋一踢,躺到了车轮的肚子上。

    车轮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乖乖地任他躺,喉咙里发出愉悦的咕噜声。

    **

    常青睡到半夜的时候被吵醒了,她起来的时候,陆名湛已经不在房间了。

    她跑出房间,就看见医护人员抬陆正下楼,陆名湛扶着刘曼紧随其后。

    车轮也跟前跟后的跑,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楚扬和陆名优已经换好了衣服,正拿车钥匙。

    陆名优见常青也醒了,对她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们去医院就可以了。你先回房休息,有什么情况我们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陆名优本身就不是话多的人,说了这一句之后就走了。

    整个别墅瞬间就只剩下常青和车轮,空荡荡的,又寂静得可怕。

    常青看着陌生又灯火通明的别墅,莫名的恐惧便袭了上来。

    她动作僵硬地回头换了先前的衣服,车轮跑上楼在她脚边打转,时不时的用舌头舔舔她。

    常青拿了自己的车钥匙,走到电梯口的时候,蹲下摸了摸车轮的大脑袋,“你在家里看家,姐姐先走了。”

    常青下到停车场把自己的车开出了别墅区。

    深夜的街上很安静,看不到几辆车,只有街灯静静伫立,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

    她曾无数次的在深夜里独自开车穿行在这座城市里,对于殷城大部分的街道都熟悉,唯独陆名湛家所在的区域,是她从未踏足过的。

    这里离她原先的生活太远。

    而她像是一个带有瘟气的发源体,走到哪儿,哪里便会有死亡发生。

    以前她不相信,她是在别人遇到死亡,无法应对的时候找她。

    现在她相信了,她身上确实有晦气。

    陆名湛的家人多好,仅仅是见她几个小时之后,陆正就住院了。

    常青从未这么害怕过,害怕到不敢面对,就像想只鸵鸟一样躲起来。

    常青开着车在殷城空荡荡的大街小巷里乱转,她不想回白事街,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依旧漫无目的的在城里绕圈。

    到了四五点的时候,街上慢慢有了环卫工人,沙沙沙的扫帚扫过地面的声音都让人有了安心的感觉。

    最后,在天快亮的时候,找了一家酒店开了个房间,在躺下的时候她才鼓起勇气给陆名湛发了一条信息,“爸爸怎么样了?”

    发完之后,她便睁着发涩的眼睛等着陆名湛的回复。

    一直到了七点,陆名湛才回了一句,“刚从手术室里出来,还需要观察。你让家里的保姆给你做早餐吃,不用等我们。”

    常青无声地看着手机屏幕,胸口憋着的气慢慢散了,这才闭上眼睛睡觉。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