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重症病房外。

    刘曼强打着精神听主治医生陈述病情,主治医生说的话很克制,话说得滴水不漏,却始终不给个准信儿,让她又急又无可奈何。

    陆名湛在医护人员走之后,扶着刘曼坐下,“妈,你别着急,我爸会没事的。”

    刘曼推开他,“你别说话,我现在对你意见很大。”

    “这跟我还有关系?”

    “你要不带一个小大了回家,你爸会半夜住院?”

    “这口锅也能扣到小大了身上?巧合罢了。”

    “巧合?你爸早不发病晚不发病,怎么偏偏小大了来家里住了小半晚他就住院了?”

    “小大了就算昨晚不住家里,我爸也可能要住院。”

    这话虽有点大逆不道的意思,可他亲妈这么扣锅,他还是不认同。

    常青的工作听起来晦气,他从不认为她身上带着晦气。

    她那么好一个人,上哪儿晦气到哪儿,那真是没天理了。

    要是她有晦气,莫爷爷还不早被她克没了,怎么还能每天都很开心地照顾一家子?

    刘曼被他反驳得气不打一处来,“你的意思是哪怕赌上你爸的命,你也要跟她在一起?”

    陆名湛半强制的把他妈揽在怀里,像他爸经常做的那样摩挲她的手臂,声音也放得很轻,“刘总,这事儿我们暂时不聊。你昨晚没休息好,陆总已经手术完了,我先送你到附近的酒店休息。”

    “要休息你自己休息,我在这里陪你爸。”刘曼要推开他又推不动,声音却没有软化的意思的。

    “你不去休息,我好意思去?”

    “那你好意思在这个时候跟我吵架?”

    “我吵了吗?”陆名湛见她又要有发飚的趋势,话锋立刻转了,“我知道你难过,我也不希望我爸出事。你不能把一件巧合的事说成是小大了到咱们家来,我爸就住院,没有科学依据。”

    “你你别在我面前碍眼,我现在特烦你。”

    “我要不哄你,你下一秒就能原地爆炸,陆总醒了看到你皱纹又添了几条,不削我才怪。”

    陆名优送楚扬下楼,从附近酒店里打包了早点,“妈、名湛,先吃点东西。”

    刘曼侧身抹了抹眼角,勉强打起精神吃了点。

    吃过早餐之后,就被陆名湛哄着去了酒店休息。

    陆名湛重新回到医院,陆名优还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坐着。

    他背后是一面白墙,环境干净又肃整,安静得只剩听到医疗设备工作的声音。

    陆名湛站在远处看着这个画面许久,才走了过去。

    陆名优没抬头,从脚步声里就能听出是谁来了。

    “我一直以为爸妈很年轻,我们还不需要负起家的责任,依然可以按照我们想要的方式、状态活着。”陆名优的声音低沉、和缓,却也有后悔与遗憾,“我昨天签字的时候,才发现爸都六十多快七十岁了。”

    陆名湛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没拆封的烟,递到陆名优面前。

    陆名优抹了把脸,接过烟,自己拆了包装,“你什么时候抽烟了?”

    “值夜班的时候抽点提神,没瘾。”

    陆名优没点烟,放在鼻尖嗅了几下。

    “我刚才坐在这里想了很多,不找职业经理人了,我去协助妈的工作,等上手了就让他们退休。”

    “你想好了?”

    “我任性了这么多年,当年的理想早已实现,也该承担一直逃避的责任了。”

    “如果你不愿意也别勉强。”

    “不勉强。”陆名优笑道,“你就不怕我进入家里的公司,以后家产都是我的吗?”

    “你会这么做吗?”

    “谁也说不准。”

    “这种事发生了再想,现在脑补也没用。”陆名湛不甚在意地说道,“我用眼睛看了我大哥二十几年,怎么不知道我大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陆名优闻言笑了,“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

    陆名湛也笑了,“生意场上要真这么好混,陆总刘总也不用天天嗷嗷着要罢工了。你悠着点。”

    “在一个行业里走到顶级的,没有简单的。你别忘了我在电竞圈的地位,我心脏着呢。”

    “你这么说我突然放心了,陆总和刘总的产业在你手里能再翻几倍。大哥,你努力拼事业,我就靠你提前养老了。”

    陆名优笑着捶了他一拳。

    陆名湛去该楼层的洗手间洗了把脸,看着水渍斑驳的镜子中的自己,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他并非像他所表现的那般沉着冷静,他很慌。

    入行太久,什么意外都看过,加上时常跟着常青出活儿,他也看到了各种莫名的死亡,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他害怕他也会经历骤然出现的离别。

    他表面看着挺像样的,他的内里他清楚。

    他从出生到现在,始终处在一个被家人保护的状态里。除了在工作上表现得有担当之外,他在生活里并非是能撑起事情的人,他心里很清楚有事他爸妈和大哥会撑着,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他永远可以在他们的羽翼下。

    哪怕他早已成年,早已融入社会,回到家里他依旧是个需要被人照顾、被宠爱的陆家老幺,现实的风雨和时光残忍的刀锋从未落在他的身上。

    在这一点上,他比小大了更脆弱,更不抗击打,甚至不如余禄和赵光。

    **

    陆正在当天傍晚就醒了,做了检查之后转了vip病房。

    刘曼握住他的手就哭了,“你吓死我了。”

    “我也没想到这么严重。”陆正说话也不顺畅,但还是艰难的把话给说完了,“你没有因为我病了把气撒到小常身上吧?”

    “我是这样的人吗?”

    “你会关心则乱。”

    刘曼给他喂了点水,“你别说话了,好好休息。”

    陆正往床的另一侧移了移,“你上来。”

    “我在酒店睡过了。”

    “都几十年夫妻了,我还不了解你。”陆正的手发虚地拍了拍身边的枕头,“我不在你身边,你怎么睡得着?”

    刘曼眼眶红了,脱鞋躺到陆正身边,哽咽道:“老陆,你一定得陪我。你要是不在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是说好了我会走你后面吗?不会让你哭的。”

    “你说了又不算。”刘

    “我一定拼了命的活,照顾了你这么多年,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名优和名湛都是好孩子,可他们不是陪你走过你少女时代的人。在他们心里你是他们的妈,在我心里你无论多大年纪都是我的小姑娘,我能知道你的心情、感受,他们不能体会。”

    刘曼侧过头,拿陆正的病号服擦眼泪。

    陆正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陆名优和陆名湛坐在外面小厅听着两人的交谈心里都是一阵感慨,能让他们妈妈的心依靠的只有他们爸爸,愿意这么宠他们妈妈的也只有他们爸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