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陆名湛靠在路灯杆子上,指尖难得地夹着烟。

    星星烟火在路灯的光芒下,照得并不明显。

    小小的画面里,袅袅升起的烟雾是唯一流动的东西。

    烟快燃尽了,陆名湛弹了弹烟灰,精准地把烟头扔进不远处的垃圾筒里,才掏出手机。

    一堆未读信息。

    他大致扫了一眼私人信息,没有常青的。

    他便没有什么兴趣看了,点开朋友圈的信息,一群人点赞。

    突然,他的目光顿住了。

    在一群点赞的人里,有常青的回复。

    “我想抱抱此时此刻的你。”

    陆名湛从未有过一刻如此感动,如此庆幸。

    不知不觉中,他们之间的关系本是他在主导,到了现在他们一起往前走,甚至她在主导他们之间的关系。

    没有几个人会像她做得这般好。

    陆名湛把电话拨了过去。

    这次一打通就有人接了。

    “名湛,晚上好。”她的声音与以往无异,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晚上好,你吃过饭没有?”

    “跟莎莎姐吃过了。你怎么不在医院陪爸爸?”

    “爸爸的状态不错,有妈妈陪就好了。我在那边还碍他们的眼。”陆名湛抬头望着天空,说道:“你别害怕,你所担心的意外不会发生,我的家人不会因为你的出现就有不好的事。”

    常青捂住眼睛,忍过那阵泪意之后,才轻声说道:“莎莎姐第一次去她男友家那天晚上,她男友的奶奶没了。昨晚也许不是巧合,下次可能就发生意外了。”

    陆名湛第一次知道他能为人心疼成这样,“我永远不会相信我的亲人会因你而死,如果你身上真有这么悬乎的东西,最早出事的会是我。我还活得好好的,我的家人又怎么会有事?爸爸的身体之前就不好,昨天因为要见你和大嫂,中午没有按照平时的作息午休,加上情绪激动,身体抱恙住院也可以理解。你不该把锅背到自己身上。”

    “我怕你会难受。”

    “我要不难受就不是人了,就算难受也不会随便给你扣锅。你要有这种力量,我们倒是挺开心的。以后有什么重案大案的犯罪嫌疑人不老实招供,让你跟他们接触,让他们生病,我们审讯也省事。”

    常青听他这么说,嘴角微微上扬。

    陆名湛垂下眉眼,声音放得更轻了,“心里舒服点没有?”

    “嗯。”

    “以后跟我有关的事直接来问我,别我们的问题你把我给扔一边自己解决。”

    “对不起。”

    陆名湛没有任何停顿地回道:“我原谅你了。你和莎莎姐在哪里?”

    常青报了酒店名,“我们在云顶看殷城。”

    “女朋友,你这一掷千金的行为什么时候用在我身上一次?我们男人不值得你撒钱吗?”陆名湛的声音里带了明显的笑意。

    “下次带你来。”

    “我等着。”

    常青放下手机之后再看同样的景致心境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她赤着脚踩在地毯上,扑到房间里松软的大床上。

    李莎正闭着眼睛,被她的动静吓了一跳,“什么情况?”

    “我心情好了。”

    “陆名湛跟你联系了?”

    “嗯,他说爸爸住院跟我没有关系,也不让我乱想。”

    “我就知道他跟别人不一样。”李莎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心情高兴了就洗澡睡觉,你的黑眼圈太重了。”

    常青无比认真地看着李莎,“莎莎姐,你以后会遇上比陆名湛更好的人的。”

    “为什么要比陆名湛更好?”

    “你是很好的人,得有更好的人才能配得上你。”常青说完跳下床去洗澡了。

    李莎睁开眼瞪着天花板,她得把过去扔了,像常青一样真诚、热闹地活着。

    常青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这几年的生活如一潭死水没有变过。

    与其说她是沉浸在过去的感情里,不如说她因为害怕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从而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包裹起来。

    常青很幸运,遇到的人是陆名湛,她没有被爱情伤害过,她可以天真,可以无畏,害怕了她会直接说。

    陆名湛也给她营造了非常好的氛围,让她把她心里所想的都告诉对方。

    不说别的好不好,至少她心里没事可藏这一点就很好。

    **

    云顶传说中的五十万一张的床垫确实舒服,常青一觉醒来整个人都轻松很多,睡眠质量也相当好,一睁开眼睛就能神采奕奕。

    李莎还没醒。

    常青轻手轻脚地下床,刷牙洗脸完之后,就坐在落地窗前看朝阳升起,灿烂的阳光覆盖整个殷城。

    这座城市又鲜活了起来。

    从这里看远处,不只是人看不清,连楼都跟火柴盒似的。

    她以前再难受的时候,坐在楼顶的花园里,看着阳光洒在她的花园里,她就重新有勇气了。

    现在也一样。

    只不过她小小的楼顶花园已经无法满足她了,得坐在殷城最高的一家酒店的房间看这座城市才行。

    她觉得她膨胀了。

    李莎醒来之后,她们叫了餐点到房间里,吃过丰盛的早饭后才回白事街。

    车子一开进白事街,常青就听见狗叫声。

    她的车子停在家门口,就看到白色的影子从门槛跃过,轻盈地落地。

    李莎问道:“陆名湛的狗?”

    “它叫车轮,很亲人的。”

    她们做白事,几乎不养狗,养狗也不在白事街的房子养。

    有种说法死人不能沾猫狗的毛,她们做这一行尽量遵守。

    常青并不认为不能沾,她去过很多主家的家里,有不少人都养宠物,猫毛狗毛满天飞,也没什么事发生。

    李莎逗了车轮一会儿就去开店了,伙计去送货了,她不在家就只能关门了。

    常青跟莫爷爷打过招呼之后,就带着车轮上楼。

    陆名湛正坐在沙发上看社会新闻,见她回来了,笑道:“女朋友,过来抱抱。”

    常青连鞋子也没换,连人带鞋地扑向他。

    陆名湛被她撞得往后倒,直接贴着沙发靠背了。

    双手捧着她的脸仔细端详,“啧啧啧,五十万的床垫就是好啊,情绪波动这么大都没有黑眼圈。”

    常青傻笑了一下,“赵光和小禄呢?”

    “一个在楼上,一个去上补习班。”

    “我们要不要换辆车?我那辆车都坐不了我们全部人。”

    “什么事让你突然想换车了?”

    “以前就有想法,换个七座的。我们、小禄、莎莎姐、莫爷爷和赵光,一起出门坐车不方便。”

    “暂时不用换,要出门开两辆车也是可以的,我那辆小破车虽然破,还能开几年。你要想换车,回头我把家里的七座车开过来让你试试,喜欢就开。”

    “车库里的车太贵了,我开着怂。我先琢磨琢磨,到时候买个二三十万的七座就行。你那几百万上千万的车还是留着,碰一下方向盘我都感觉扔了几把钱出去。”

    “车本来就是拿来开的,多贵的车都是。”

    “果然还是财富悬殊巨大。”常青抱了他好一会儿才放开他,“我要不要去看看爸爸?”

    “中午我带你过去。”

    “那我去买菜。”

    “这种事让家里的保姆张罗,你对他们的口味偏好不了解,做起来费事,他们还不一定喜欢吃。等以后对他们了解了再做也不迟。”

    “还是你想得周到。”

    陆名湛伸手碰触她的眼睛,在她的眼睛上亲了亲,低声道:“还好,你回来了。”

    “你昨天在想什么?为什么会那么想?”

    “昨天傍晚回到家发现你不在家,回来这边你也不在,不知道你会怎么想,会不会不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就跑了。”

    “我不会跑的。”常青很认真地说道,“哪怕我们以后不在一起,我也尽可能体面的跟你分开。”

    陆名湛将她重新拥在怀里,“别想着分开了,我只能忽悠你上钩,你努努力,争取被我忽悠一辈子。”

    “只要你一直这么好看,我保证可以。”

    “你个颜狗。”陆名湛捏了捏她的脸。

    常青没忍住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