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常青和陆名湛到医院的时候,楚明薇正好也在。

    刘曼和楚明薇不知在聊什么,脸上的笑意没放下过。

    陆名湛带着常青进来时,刘曼皱了皱眉,淡声说道:“你爸刚睡着,别进去打扰他。”

    “你们在这里聊天就不打扰他了?”陆名湛语气漫不经心地说道,往里间看了一眼,他爸正躺在床上听新闻。

    陆名湛不顾他妈的白眼,敲了敲门,“陆总,你儿子带你儿媳妇来看你了。”

    “请进。”陆正把电视给关了。

    陆名湛则牵着常青的手往里走。

    楚明薇看着重新关上的房门,对刘曼说道:“刘姨,陆叔叔没有大碍我们放心了,我先回去了。”

    “谢谢你专程抽空过来。”刘曼真是想掐死陆名湛的心都有了,教育了这么多年,还是那么孩子气,不会给别人留台阶。

    “您别客气。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下次探望你们的时候,你们是在家,别在医院了。”楚明薇说着就站起来往外走。

    刘曼送楚明薇到门口就回来了,也推门进了里间。

    一进去就听见陆名湛说道:“什么东西都不带过来是对的,这病房都快塞不下了。陆总,你这几天能吃苹果吗?”

    “等下你们回去把这堆吃的都拿走,病人又吃不了这些东西。”陆正笑眯眯地说道,转向了常青,“青青,前天吓坏你了吧?我是**病了,你别放在心上。”

    “伯父,对不起,我昨天就应该过来的。”

    “名湛说你有工作要忙,工作为大是对的。”

    “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得静养,再也不能冲动喝酒了。”

    “喝酒不好。”

    “对,喝酒不好。以后你管着名湛一点,别让他多喝酒。”

    “我会的。”

    “真是个好孩子。”陆正看了门口的刘曼一眼,对常青说道:“我对你的工作很感兴趣,能跟我说说你的工作吗?”

    陆名湛对他爸的很多小习惯还是了解的,听到这话给两人倒了水,“把空间让给你们讲故事,我去勾搭我们家大美人了。”

    陆名湛出去的时候搂住刘曼,“大美人,我们出去约个会。”

    刘曼使劲掐他的脸,陆名湛任她掐,“悠着点,别把你新做的指甲给掐折了。”

    刘曼这会儿是真气着了,甩开陆名湛就往电梯的方向走。

    陆名湛快步跟上,帮她按电梯。

    五分钟后,两人到了医院的顶楼。

    刘曼站在栏干看下方,陆名湛很怂地坐在离边沿有一段距离的长椅上,死活不过去。

    刘曼见陆名湛这个样子就来气,怒道:“陆名湛,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你究竟在想什么。你爸刚经历完一场大手术,你又带她过来,不把你爸折腾死,你不舒服是吧?”

    陆名湛拧了一瓶水,苦着脸挪到她身边,递到她手边,“你想跟我探讨的究竟是她的出身不符合我们家,还是她的职业你不喜欢?”

    “如果你爸没有在她一到我们家就住院,我可以捏着鼻子忍你的选择。反正你已经把你的人生规划弄得乱七八糟,你也不需要娶一个可以对你的人生和事业有帮助的妻子。刨出了这一点,你娶谁都无所谓。”

    “按照你们圈子的说法,我的人生规划确实乱七八糟,可以说没有任何规划可言。你们很精明,很会利用周围所出现的所有的人脉和机会,努力往新的阶层上靠。你们的做法和想法没错,每上一个阶层会得到很多的礼物和你们所喜欢的面子里子。那是你们所喜欢的,与我无关。我相对于往上走这事儿不感兴趣,我还是喜欢热乎乎的生活,喜欢一个热乎乎的枕边人。”

    “你现在不明白这个道理,等年纪再上来一些,你就转不过来了。到那个时候你身边的其他人都已经功成名就,在自己的领域里有很好的发展,你呢?到时候你的孩子呢?你要让他们一出生就被人鄙视?如果是这样,我跟你爸这些年的努力又有什么价值?”

    “你们在努力的过程中有成就感,这不算价值吗?我看你纯粹就是看到楚明薇之后又看我的女朋友不顺眼罢了。按照你们圈层的婚姻观,选择结婚的对象就是以后的合作伙伴,合作经营婚姻,娶一个可以为我未来提供助力的人。楚明薇确实更合适。可你别忘了,她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她继母还活着。真结婚了,她能给我和我们家提供的助力有多少?你确定不是她需要我们家的助力?再按照你的理论分析常青,她亲妈还有余万年的产业,余万年绝大部分的产业都留给了李凤萍,李凤萍虽不在殷城,余万年留给她的资产和人脉都还在,她的身价未必就比楚明薇低。要说人脉,常怀恩和余万年留下的人脉也不少,还有她自己这几年工作遇到的人,也不可小看。你们这群人精看人的眼光很毒,常青在某些方面还真能弥补你们某些缺失的方面,她就未必不能拓展她的人脉和将来的际遇。”

    陆名湛说完静静地看向刘曼,“还要我说什么吗?还是你打算像你们圈子里的人一样见儿子死活要娶一个普通女孩就打断儿子的腿,或者你直接不要我算了,找个更符合你心意的孩子重新养一养,让他按照你的心意活。”

    刘曼甩了陆名湛一个耳光,气得浑身发抖,“我们的家族怎么会出现你这么个人?你害怕失败,害怕竞争,害怕去仰视别人,看别人的脸色,就把自己缩在一个小圈子里,还给自己催眠认为你做得对,还以为你在发光发热。那些普通人会有普通的人去保护,而我只有两个孩子,我不愿意让我的孩子去做没用的事。”

    “你们认为有用的事就是爬得更高,看得更远,享受更好的物质,然后还让子子孙孙也保有同样或更好的财富。我从来没有觉得你们的生活方式有什么问题,那是你们自己的喜好和选择,我没有什么可指摘的。为什么你们总对我的生活方式指指点点?就因为你生了我?”陆名湛冷着脸说道,“如果你认为你给你丢脸,那你去查查看星程和致远这两家公司的老板究竟是谁?作为一个28岁的你们圈子里的年轻人,我想有这么两家公司,也没有丢尽你和陆总的脸吧?”

    刘曼脸上的表情凝滞了一会儿,“那两家公司是你做的?”

    “你以为呢?”陆名湛烦躁的扒了扒头发,“你们想要的面子里子我都给了,我觉得我做的也还行。可我就不能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吗?我为什么非得喜欢你们那个圈子的生活?”

    刘曼已经被陆名湛所透露的信息震惊了,她一时间回不过神。

    对于陆名湛后面所说的话也没听清。

    陆名湛也没继续一连串的说下去,给她足够的缓冲时间。

    刘曼好半晌之后才问道:“你爸知道你做的事儿吗?”

    “我以为你们两只老狐狸都知道,你们眼线和耳目这么多,你们要打听你们两个儿子的事不是易如反掌?”

    “你看起来对我和你爸的方式很不满。”

    “没有不满,以前我可没少仗着你们两个给我提供的优渥生活和地位去打别人的脸,借着你们的势给人打脸了,回头又说你们不好,我还没混账到这个程度。陆总的想法跟你略有不同,他认为男人四十岁之前都是个孩子,只要不碰出底线,随便我怎么折腾,他不会管太多。事实证明,他的做法还是挺正确的。我大哥不是在40岁之前就回来管理家业了吗?说不定我到时候浪够了也就乖乖回去了。我离四十岁也没多少年了,你耐心等等,别提早生气。”

    “可你要结婚了,以你的个性你不可能离婚。”

    “离婚有什么好的?我有个性情跟我相投的人一起过日子,我没事离婚玩吗?”陆名湛翻了个大白眼。

    “你还年轻,哪怕到了现在,你做的很多事还是父母在背后撑着,不知道真正的生活是什么。你以为结婚就是感情相合就能结?你们的人生规划、人生目标呢?我最不赞成的婚姻观就是两个年轻人因为互相喜欢而在一起,婚姻跟投资一样。结婚才是你们人生的开始,而不是恋爱。你认为她能跟上你的脚步?等你想重新回归你所在的阶层时,她能为你做什么?你们的理念能相符吗?她能不能接受别人的白眼和奚落?她除了爱你,她能做这些事吗?”

    “你以前能吗?还不都是被环境和现实给逼出来的。”陆名湛看向刘曼,“我能确定她能帮我管理好家,也能主动、积极的往前走。”

    “你想的太简单了。我和你爸这些年看过无数的小姑娘嫁进豪门,都在社交中丢尽了夫家的脸。你和我们家要的是凤凰,不是孔雀。”

    “妈,我现在可以明确两点了。你对我极度没有信心,以及你对我们家所处的地位有误解。我们家顶多算是小富之家,没有到豪门的程度。随便出一个豪门,分分钟能把我们家给碾压成渣。好好的当个小富豪就行了,别给自己戴那么大的帽子,小心脖子折了。”

    刘曼想把眼前这混账打死的心是真心实意的,她就没有见过喜欢成天贬低自己家世的人。

    陆名湛怕真把他妈给气狠了,立刻闭嘴看景,一时间都望了他恐高的事。

    殷城藏龙卧虎的人多了去了,比他们家好的也不少。

    谁成天傻逼兮兮地说自己是豪门,说自己爸爸是谁,至少正儿八经豪门正室的孩子就没这么脑残的。

    也就他家陆总省心,没在外面给他整弟弟妹妹,不然他还有机会看脑残弟弟妹妹有事没事给他演大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