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张宣很想找话跟楚明薇再交流,一时间又找不到话题,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话题,“你经常飞,能按时吃饭吗?”

    “不经常飞也不能按时吃饭,应酬很多,在应酬的时候能吃饱的机会不多。”

    “累吗?”

    “习惯了。就像你们的工作也很辛苦,你们觉得累吗?”

    “我们工作强度还可以接受,就是有时候看到太多不好的东西,心情会不好。”

    “我以前听名湛说过不少你们服务的对象,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故事都有。”

    “是啊,我们片警能接触到底层百姓的机会更多,每天都能听到一堆家长里短,一个上午就能看遍悲欢离合。”

    “你喜欢你的工作吗?”

    “很喜欢。我们男人小的时候都有英雄梦,长大了正好有机会进警队,算是实现了梦想。虽然做的不是大案重案型的刑警,能在第一线跟民众相处也挺好的。像上次在银泰发生的案子,把孩子救下来,挟持者也没受伤,对我们来说就很有成就感。”

    “他们是没受伤,你们的同事受伤了。”

    “还好我们同事伤不重,休养好了就能重新回到岗位上。”

    “最后袭警的女人怎么样了?”

    “判刑了。”

    “哦。”楚明薇是知道内幕的,那女人的家里曾试图干涉司法,被陆名湛找的律师给压制住了,最后才不甘心的认栽。

    他们都太知道权、钱能给人带来太多甜头,知道有了它们就可以凌驾在许多事之上,每个人都舍不得放手,只想紧紧的抓住,也想家族能永远的长兴下去。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楚明薇始终无法理解陆名湛的选择,谁也不知道他一个好好的豪门贵公子为什么去当小警察。

    张宣问道:“你们平时休息的时候都做什么?”

    “健身,看书,听音乐,要不就聚会,在聚会上交朋友,伺机合作。你呢?”

    “有时候出去旅游,有时候就在家待着。”

    “等我下次休假,一起出去走走。”

    “好啊。”张宣笑道。

    楚明薇露出礼貌性的笑容,她发现张宣在迎合她。

    这大概是男人风度在作祟,对待不熟又略有好感的女人惯有的做法。

    楚明薇很直接地问道:“你喜欢我什么?”

    张宣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想了想后说道: “第一眼是喜欢你的漂亮,觉得你跟名湛站在一起的画面很养眼。名湛天天在我面前晃悠,我对他的脸很熟悉,就想着跟他站在一起还能不被他的光芒所覆盖的人一定也很好,看着看着就发现你在我心里了。”

    楚明薇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由,“你很会说话。那些放弃你的女孩子没有给你展示的机会,连你一点优点都看不到,活该她们没有资格拥有你。”

    “在上次跟你吃饭的时候,我还觉得你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

    “现在改变了?”

    “跟你的这两次接触下来之后,觉得你被任何人追求都是可以理解的。你会给自己机会,也知道给别人机会。”

    “做生意的人要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生意早就做的一塌糊涂了。”

    张宣很有同感的点点头。

    两人说话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了,他们之间还需要更多的了解才能有共同的话题。

    楚明薇心里没有任何情绪,对眼前的男人无喜无厌。

    她太精明,也太现实了,她看到别人第一反应想的是别人的地位与身份,在看清别人的地位与身份之后才会去看对方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人。

    张宣在第一点就没有达到她的要求,这一点就能让她对他的兴趣减退。

    然而,一直支撑着他到现在都没甩冷脸的是陆名湛对张宣的评价。

    她信任陆名湛对这个人的评价。

    张宣心里也在纠结,他纠结的不是楚明薇的态度,而是纠结自己到底能给她什么?

    楚明薇要的是一段恋爱,不是单方面扶贫。

    他们之间的地位与财富悬殊太大,人们习惯了男强女弱的搭配,要不就是势均力敌;女强男弱的搭配很少见,给男人的压力也很大。

    他不可能作为楚明薇的附属品存在。

    如果不作为她的附属品,那他该有什么样的姿态和态度?

    这是他之前没有深入考虑的问题。

    在单独与楚明薇相处的时候才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面对这个现实的问题。

    **

    高考跟炎热的天气一起来了。

    常青起了个大早,下厨给赵光做早饭,一起吃过早饭之后就把他送到考场。

    四中的学生的考场还是在他们学校,不像其他的学校学生需要去别的学校考试。

    常青在赵光下车之前说道:“我在这边的酒店开了个房间,这两天中午你就在这边休息,午饭我会送过来的。”

    “谢谢姐姐。”

    “考试的时候别紧张,就把它当做平时的考试,考试的结果也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高考就是你这三年高中生涯的一个总结,对得起你自己就行了。”

    “我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的。”

    “再检查检查你的考试包,看你有没有落下东西。”

    赵光又当着她的面把证件都仔细检查过一遍,笔也都一一检查了。

    “姐,我走了。”

    “少年,加油!”

    赵光也做了个打气的姿势,下车往校门口走去。

    赵光的班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紧张,按照你正常的水平发挥就行。”

    赵光应了一声,往里走。

    常青见赵光的班主任正忙着远远的朝他招了招手,就调转车头走了。

    班主任也跟她挥了挥手,对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很有好感。

    能在赵光发生重大事件后迅速让他调整心态,连成绩都没有明显的下滑。

    这个小姑娘不可小看。

    常青回到白事街,莫爷爷正准备午饭。

    常青看了一眼时间,“九点多就准备中午要吃的东西了?”

    “小光考试辛苦,多做点好吃的给他补补。”

    “咱们平时怎么吃就怎么做吧,一下子吃太多平时没吃的东西,我担心他闹肚子。”

    “我查过了,这些东西都能吃。”

    常青见他坚持也没说什么,在一旁给他打下手。

    莫爷爷突然问道:“青青,你是不是打算不做这一行了?”

    “怎么会这么问?”

    “我见你最近都没怎么接活儿,是不是名湛家里不喜欢你的工作?”

    “他们都没有明确的跟我说过,心里多多少少对我的工作有排斥。不过我没出去干活最主要的原因不是要改行,而是最近没有接到单子。”

    “那也不会半个月都接不到一个单子啊。”莫爷爷还是没想明白。

    “现在有很多丧葬公司在宣传和规模上都比我这个个体户要好很多,大部分人都会优先选择专业的团队,选择个人服务的比较少。”

    “那以后怎么办?这不是没有收入了吗?”

    “如果实在没有人找我干活,那就收摊改行。”常青对这一点都没有太执着。

    她以前不理解他们家做白事为什么会做得这么特立独行,都是一个人在做,基本不会请小工。

    直到她把承诺给做完之后才明白了,他们自己兢兢业业的工作是希望这个行业能变得更好,有更好的服务品质;同时他们家也不会趁着势头发展壮大,而是给同行机会,让他们知道怎么做会更好。

    他们有口饭吃,同行们也能好好的生存。

    他们要是连服务和规模都有了,同行们生存的空间就很小了。

    而为什么是入殓1000个人,她只是有个大致的推测,认为要完成这个数据至少要好几代人去努力,在完成这前几代人都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家就不会散。

    太公知道爷爷最缺的就是家,太公走了爷爷就没有家了。

    太公给了爷爷留下来的机会和理由,让爷爷不至于有自己是飘摇浮萍的错觉。

    常青是在把赵光带回家后才领悟到了这一点。

    他们能给别人提供一个挡风遮雨的地方,但不是每一个挡风遮雨的地方都是家。

    太公当年给了爷爷一个家,她在不经意间也给了一个历经挫折的少年一个家。

    这也算偿还了太公当年的恩德。

    莫爷爷见她的情绪没有太大的变化,说道:“前几天房产中介给我打电话了,说有人要买我的房子,我觉得价格也可以,打算这两天去签合同,卖房钱就放到你的账上。以后就算行业不景气,找不到活干,也不愁钱花了。”

    “房子的钱你自己留着,我们平时花钱的地方也不多,实在缺钱了还能去找我妈要。”常青笑道。

    “找爷爷要不行啊?”莫爷爷笑呵呵的说道。

    “好啊,以后你每个月给我们三个人零用钱。”

    “你们都还是孩子,当然得给零用钱。小光跟你说过以后去哪上大学没有?”

    “他前段时间事情太多,又在备考,我没好意思问他,等他考完了再问。以我和小禄的推测,他去外地上大学的可能性很大。”

    “去外地好,好歹能重新开始,就是以后再见他太难了。”

    “他放假的时候会回来的。”常青倒不担心这一点。

    “他再回来也是大部分时间跟他的亲戚在一起,能跟我们住一起的时间少了。”

    “他爸妈走了,他的亲戚就是他最亲的人,他跟他们多走动也是应该的。要不让他一个没有兄弟姐妹的人怎么活?”

    莫爷爷长长地叹了口气,“人这辈子,太难了。”

    “难是挺难的,但也有很多好的方面。”

    “也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