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两人慢悠悠地做饭,到十一点的时候,常青就从白事街去学校。

    常青没去校门口接赵光,直接去了订的酒店,给他发了位置让他自己过来。

    附近的酒店也被不少家长订了,走廊和大堂里都是学生和家长。

    赵光进入电梯,上到了他姐姐订的房间的楼层。

    常青没关门,赵光是直接进来的。

    赵光进来后顺手关上门,“姐,你胆子真肥,居然敢开着门。”

    “都是学生和家长,出事概率很低。”常青把饭盒打开,“你去洗个手。”

    赵光去洗手,坐到桌子边,“姐,你都不问我考的怎么样?”

    “我相信你的实力。”

    赵光嘿嘿笑了起来,“我觉得考的挺不错的,是从模拟到现在我感觉最舒服的一场。”

    “那就好,继续保持这样的感觉。”

    “嗯嗯。你怎么不吃?”

    “我在家吃过了,这些都是专门给你准备的。要是吃不完,等午休起来的时候再吃一点,免得在考场的时候用脑过度饿了。”

    “你以前高考的时候也这样?”

    “我高考那会儿考到最后一科还真饿了,那个时候就想着赶紧结束,出去买点吃的。”

    “你心理素质真好。”

    “主要是我爸妈对我有没有一个好成绩不是太在意,他们对我的要求就是尽力,尽力之后结果怎么样不重要。我对你的要求也是如此,把自己能尽的力量尽了,其他的就看运气。”

    “你们看得真开。”

    “没办法啊,有些人在学习上有天赋,不用花太多的精力就能掌握绝大部分的知识点;大部分人吭哧吭哧的努力学习也只能有个普普通通的成绩。这都是客观存在的现实。没有学习天赋的人又不意味着就是一个失败者,他们和家长一起探讨出合适他们的方式就好了。”

    赵光点了点头继续吃饭,他姐姐这么说之后,他提着的心放下了不少。

    这段时间他家的亲戚也经常跟他联系,关心他的学习和生活。

    他们尽管嘴上都说好好考,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在他们的言行中,还是希望他能出人头地,有一个耀眼的成绩,能对他的爸妈有个交代。

    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他会觉得很累。

    高考给他带来的压力本来就很大,他也把自己的精力和时间挤压的一点也不剩。

    他能继续承担的压力并不多。

    他再坚忍,也只是个十几岁的人,他能承担的压力也有限。

    如果不是跟他姐住在一起,他早就崩溃了。

    他家的亲戚并不是不爱他,他们只是没有找到跟他相处的方式,也不知道该怎么把他的压力减轻。

    常青等他吃过饭之后,跟他聊了一会儿天,就带着饭盒回去了,把房间让给赵光休息。

    她刚坐到停车场就接到了她妈妈的电话。

    “妈妈,中午好,吃饭了吗?”

    “吃过了。你之前跟我说你有个弟弟今天高考,你去陪考了?”

    “对,今天是第一天,我刚给他送饭,现在还在酒店的停车场里。你最近过的好吗?”

    “挺好的。等放假了,你带着莫爷爷他们一起过来吧。”

    “不会打扰你吗?”

    “又不是天天住在一起有什么可打扰的?”

    “等他们考试结束之后,我跟他们商量商量。”常青说道,“妈妈,你今天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

    她们平时并不是不联系,一个星期总会联系那么一两次,几乎不会打电话,通常都是文字交流。

    而且中午也不是她们平时聊天的时间。

    “小禄说你前几天去陆名湛家了,你没跟妈妈说,妈妈挺想知道你去陆家的事。”李凤萍声音里有几分忐忑。

    “目前看来挺顺利的,不过也出现了问题。”

    “什么问题?”

    “我去的那天晚上名湛爸爸就住院了,名湛没有在意,我不确定他家的其他人会不会在意。”

    李凤萍心立刻就提起来了, “这几天他对你怎么样?”

    “还跟以前一样,他爸住院的时候,我有单独跟他爸在一起相处过。他爸话里话外都没有在意,也没有责怪我。我不知道是我看不清楚,还是他们确实不怪我。”

    李凤萍听到这话,走到窗边,看着小区外的那条马路车辆与行人穿梭着,“他爸爸出院没有?”

    “昨天出院了,我还没有过去看。”

    “既然你跟名湛的父母见过面了,也去他们家拜访了,你让名湛约个时间,我要去见见他妈妈。”

    “我以为至少要等一段时间呢。”

    “这些事你不懂,你就别管了,你把我的话跟名湛说说,其他的他会通知你的。”

    “好吧,我等下跟他说。”

    “你这孩子还是傻乎乎的,什么事情都不懂,普通人家的婚姻确实是两个年轻人因为喜欢就结婚,结婚之后才开始他们人生规划;稍微有点家底的人都会事先对婚姻做好规划。你不会谈,妈妈去帮你谈。”

    “妈妈,我本来觉得我最近有点进步了,结果你一番话又把我给拍死了。”

    “你的进步是心理上的,现实生活中你需要的磨练还很多。不过也不需要着急,说不定你足够幸运,命也足够好,很多事都不会遇到呢?”

    常青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仔细地问了她妈妈最近的生活情况才挂了电话。

    李凤萍摩挲着手机,让保姆给她收拾行李。

    余万年还在世的时候,家里没有保姆,连家政阿姨都是请的钟点工,还要错开他在家的时间。

    余万年走之后,她才请了住家的保姆。

    最近她在梳理余万年的财产与资产,数额很庞大,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

    她跟余万年结婚时,对他的财产、资产并不感兴趣,也没有过问。

    余万年也没跟她提起这些事。

    如今,她面对那些巨额财产时,也曾产生过怀疑,他为什么会自杀。

    畏罪?

    如果是畏罪,他为什么要跟她一起去自首?

    李凤萍不理解,她的过往只与感情纠葛相伴,爱与恨都只在一番小小的天地里。

    她没有多少见识,与余万年结婚的那几年,余万年也将她与他的生活隔离起来,她对他其他的生活一无所知。

    等到她开始梳理他的财产的时候,她才发现他在婚后就陆续的把财产转到她和余禄的名下。

    他自首前的前两天,正好把他名下最后一点财产都给她了。

    这些财产是他对她的偿还?

    李凤萍走到余万年的牌位前,与照片中的余万年对视。

    照片中的余万年眼尾含笑,神情温柔的与她对视。

    李凤萍用手帕擦拭他的照片,轻声道:“你走的那天晚上,青青要是没来,我就跟你一起走了。你给我那么多钱有什么用?我又不会花钱,花来花去也就吃饭睡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