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陆名湛和常青把两位妈妈约在了一个不对外开放的山庄吃饭,既能赏景又能不受打扰的交流。

    刘曼并不是第一次见李凤萍,两年前在一次私人性质的慈善晚宴上见过她。

    她当时对李凤萍的观感一般,当时的李凤萍只跟在余万年身边。

    余万年应酬的时候,李凤萍就一个人找个角落坐着,并不跟太太团的任何人交流。

    在圈子里太太团不少,有些交流不方便男人去打听,就需要太太们参与社交。

    李凤萍完全没有领会到这一层意思,自顾自的独酌。

    她那会儿就明白了李凤萍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之后没再关注她。

    谁能想到兜兜转转,她和李凤萍要成亲家了。

    吃过午饭后,刘曼就对陆名湛说道:“你带青青四处转转,我们中老年人聊的内容你们未必感兴趣,结束了给你们打电话。”

    陆名湛放下茶杯起身,对李凤萍说道:“伯母,我带青青到附近逛逛,有事您打电话。”

    “你们去吧。”李凤萍笑了笑,等陆名湛和常青走了之后,说道:“刘总,把两个孩子支开了,能说你想说的了。”

    刘曼在心里对李凤萍的社交能力打了个叉,面上却不显,笑容很温和,“两个孩子的感情很稳定,我和我们家老陆也很喜欢青青。两个孩子愿意结婚我们特别赞同,今天我们坐在一起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商量孩子们的婚礼。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和想法。”

    “婚礼要看青青的意思,她结婚以她的意思为准。”

    “青青和名湛是婚礼的主角,当然是要以他们的意思为准,只不过婚礼要讲究的细节得我们商量。”

    李凤萍身体往后靠,刘曼的姿态让她不舒服,她也不打算给她面子,很直接地问道:“我不在生意场上,玩不来你们七弯八绕的那一套,有什么话你直说。”

    “名湛和他大哥都打算结婚,家里长幼有序,会率先举办他大哥和大嫂的婚姻。礼单和各类的条款我和名湛大哥的岳父岳母已经谈好了。”刘曼让副手把一份文件放到李凤萍面前,“你先看看,有不妥的地方我们再谈。”

    李凤萍瞥了一眼刘曼,把文件拿过来一页一页的翻看。

    刘曼仪态优雅的喝茶,等着李凤萍看完文件。

    陆家给楚家罗列出来的聘礼、各项权利与义务,聘礼中有房产、车辆、各类基金等等,数据都很具体。

    若是在余万年还在世时,她是看不懂这些数据背后意味着什么,这几个月她经常接触,对这些也有一定的了解。

    成为陆家的儿媳有很多资产,同时也有相应的约束。

    青青以后所代表的是陆家的其中一张名片,并不只代表她本人。

    李凤萍看完之后,问道:“陆名湛知道这份文件的存在吗?”

    “知道。”刘曼平静地注视着李凤萍,“以后青青除了是青青之外,更重要的是她是陆家的儿媳。大家并非生存在真空里,总有些耳目或小人伺机而动。财富和地位保持不易,该为子女子孙做到的我们父母尽可能为他们想到。”

    刘曼给李凤萍续了杯茶,“我接下来的话对你或你薄弱的三观可能会有冲击,我还是想说,你们认为的自由、自我、尊严有时候看着很可笑,随时会被别人的言行给击碎。你也可以理解为我的话和那份文件是在侮辱你们,但我对你们野蛮生长、不加以约束的人生态度不是很欣赏。”

    “所以你不愿意约束你的儿子,让他恨你,你就从我和青青身上下手。”

    刘曼摇摇头,“你错了,名湛与青青的感情我认可,也尊重,我不会对他们之间的感情进行任何干涉。两个年轻人的婚礼可以单纯、浪漫、唯美,家长要给他们提供的是更具有说服力的保护和利益。”

    “你在用钱买青青的自由!”

    刘曼猜中了李凤萍的反应,普通而世俗又自带点小清高的三观无非如此了。

    “你不能理解别的,但你得理解一点,青青与名湛结婚之后,除了是她本人之外,也是陆家的一份子,在外面适当的维护夫家的面子是应该的。还是你习惯了结婚之后,频繁打你夫家的脸,也希望你的女儿也要保持这个优良传统?”

    李凤萍倏地一下站了起来,冷笑道:“我知道你今天的目的了。”

    “你并不知道。”刘曼神色如常,“我最主要的目的还没说。”

    李凤萍没有与刘曼坐在一起,而是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刘曼并不理会她的态度,“除了跟你商讨两个孩子的婚事与聘礼之外,我有话要对你说。”

    李凤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刘曼依然怡然自得地喝茶,“余万年死后,他大部分的财产都留给你和你儿子,那笔巨额财富我建议你除了取出一小部分提高生活品质和你孩子的生活、教育之外,别的暂时别动。”

    “原来你是在打我身上的钱的主意。”

    刘曼都不太想接李凤萍这么蠢的话,继续她刚才未尽的话,“你没有驾驭这笔财富的能力,在你有能力之前宁愿扔在银行,也别乱动。等你或你的孩子有足够的能力之后再说。”

    刘曼这番话是真心实意的。

    这些年她看过太多的例子,那些社会精英有了天运之财,没有驾驭的能力,把钱财挥霍一空,最后都是命运的失败者,下场极惨。

    他们本身就很骄傲,有了大额财富之后认为世界上所有的规则都在为他们让路,别人都没有他们聪明。

    然而,再聪明的人也只是聪明群体中的其中一员,仍旧是个人,大浪来了照样被卷进浪花里,呛水事小,丧命事大。

    “你们惦记我的钱惦记得这么婉转,可真为难你们了。”

    “你不信就不信吧,爱怎么挥霍是你的事。我作为青青未来的婆婆给你提个醒,也算是全了彼此的情谊。”

    李凤萍的回应是给常青打了电话,“我有点累,我们回去吧。”

    常青在五分钟之后回来,见她妈妈脸色不好,以后是她身体不舒服,跟陆名湛和刘曼说了几句之后就扶着她妈妈上车走了。

    陆名湛从副手手里拿过文件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你和陆真是下了血本啊。”

    “这么下血本,你丈母娘还觉得自己被侮辱了,觉得买走了她女儿的自由。”

    “她们不习惯合同谈事。”

    “我算是高估她了,她这段时间签的合同那么多,经手的资产也有上亿了。为什么格局和眼界上不去?”

    “格局和眼界这么容易提升就不珍贵了。”

    刘曼见陆名湛脸色如常,“你不怕常青被她妈忽悠不要你了?”

    “不会的,她舍不得。”

    “她千万别像她妈那样,我看着就头疼。”

    “你以后跟我丈母娘接触的机会也不多,你少刺激她。这把年纪了能改变就改变,不能改变你也别刺激她。一辈子就活那么几十年,还不能让人家按照自己的活法活?”

    “我刚才确实冲动了一点。”

    “你那是冲动一点吗?”陆名湛跟她斗智斗勇这么多年还是很了解她的。

    “我看她不顺眼,要她不是你的丈母娘,我都懒得提醒她。这人的脑回路太有问题了,丈夫死后再婚没问题,第二任丈夫也死了也没问题。拿了这么多遗产,自己一个人在锦城逍遥,就算不为青青着想,也好歹给小禄重新做教育规划吧。她不,她就成天窝着自我感动,什么事都不干,还特玻璃心,别人说几句就以为人家是在侮辱她。时间这么宝贵,谁有空侮辱一个废物?”

    陆名湛:“”

    全家嘴最毒的还得是刘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