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常青开着她妈妈的迈巴赫,还是有点提心着,生怕操作失误把车给刮了。

    李凤萍一路上都不说话,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常青把车开上高架桥,路况没有那么复杂之后才问道:“妈,跟名湛妈妈谈得不愉快?”

    “要是他们家不把你放在眼里,你会跟陆名湛结婚吗?”

    “我见名湛家人的次数不多,都还处于彼此客气的阶段。以目前的情况看,我没有觉得他们不把我放在眼里,看不上我。”

    “如果你嫁进陆家后,没有自由了呢?”

    “没有自由?他们不干涉名湛的工作,干涉我工作的可能性也不大。”常青在这方面还是相对乐观。

    “陆名湛是他们的儿子,他们容忍度高,对你不一定。”

    “也许吧。”常青正要再说点什么,她的手机响了。

    李凤萍拿起她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没有备注。

    常青把车速放慢,停在等待红绿灯的车流里,单手接过手机,“你好。”

    “是常氏白事吗?我是城北废弃厂房的前保安,今天上午在厂房里找到一具女尸,麻烦你过来整理一下。”

    “无名尸要经过警方确认后我才能入殓。你报案了吗?”

    “警察已经过来了,他们说能入殓。”

    “好的,麻烦你把具体地址发过来,我马上过去。”

    “辛苦你了。”

    李凤萍从她的对话里就能听出来是有业务来了,“那一千个人不是完成了吗?你怎么还接?”

    “我还在这个行业里,有人找,我就得去。”

    “你成天摸死人,陆家会看得上你?你就不为你的婚姻想一想?”李凤萍想到刚才的条款心里还是有气。

    “我是大了,摸过一堆死人是客观事实,他们要是无法接受,根本不会有我去陆家,你和名湛妈妈谈婚礼的后续。”

    李凤萍被她说得无言以对。

    常青一心记挂着城北女尸的事,没有时间仔细分析给她妈妈听。

    把她妈送回家,她拿了背包就上了自己的车。

    路过银泰大厦的时候堵了一会儿,楚明薇那辆死贵死贵的车正好停在她的车前。

    好车就是好,车玻璃特别好,常青眯着眼睛使劲打量都看不到楚明薇,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豪车都这样。

    堵了五分钟后,路总算通了。

    常青继续跟在楚明薇的车后往前走,在上高架桥前岔开了。

    驶过几条主干道之后,楚明薇的车再次出现在她的车前。

    往前走会越走越偏,常青不免心生疑惑。

    城北没有什么产业,有不少废弃工厂在那边,但山比较多,阻碍了开发的速度。

    说是城北,其实是个大郊区,还是前两年才从殷城周围的县并进殷城市区的,统称为城北区,平时根本没什么人去。

    楚明薇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去城北做什么?

    看那开车的疯狂劲也不像是司机开的,哪家司机敢把上千万的豪车当十万块的车开?

    常青按照导航驶入了一条烟尘四起的辅路,见没人了她才打电话给陆名湛,“我来城北的路上看到大小姐的车了,看着有点不对劲。你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是什么情况?”

    “城北?她去城北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不对劲才跟你说一声。我第一次来这边,对这边的情况也不熟,我刚下主路在第一条辅路的时候右拐了,大小姐的车还在往前开。”

    “我知道了。你工作的时候小心点,随时保持手机畅通。”

    “嗯,我来的地方就是我出发前给你发的地址,他们要更往前走。”

    车内。

    楚明薇脸上的汗把她的妆都晕开了,空调在性命攸关的时候变得没有什么用,只会给她增添狼狈。

    一直蹲在她座位前用刀抵着她腹部的保镖在车子离开主路之后,坐到了她旁边的位置。

    “大小姐的心理素质就是过硬,居然一声没吭。”

    楚明薇平静地看着跟了她几年的保镖和司机,“陈纪把承诺给你们钱给全了?”

    这是楚明薇从被劫持到现在说的第一句话,声音很平静,一点也不像被劫持的人该有的反应。

    “你还挺聪明的,一猜就中。”

    “比不上你们聪明。”楚明薇说道,“既然没到地方,我就跟你们聊聊陈纪的资产情况,免得你们辛苦干了一票,最后钱还打水漂了。”

    “大小姐不用浪费口舌,你跟我们无怨无仇,我们本来也没打算对你下手。”

    “是陈纪找人控制了你们的家人?”

    保镖和司机脸色都不好,算是默认了。

    “我们两家人加起来十五个人,都被你继母的人看管,我们没有办法。”

    “陈纪为什么要这么做?”楚明薇理解不了陈纪的想法,这事闹出去之后陈纪绝对讨不着好,说不定命都没了。

    “我们也不知道。”保镖脸色也不好看,不敢看楚明薇的眼睛。

    她有很低的机率能让自己在救援到达之前保证自己不遭罪,保镖和司机虽然跟了她几年,但人在强压之下做出什么事都有可能,尤其还是他们的家人还被人控制的情况下。

    她不知道常青那家伙有没有认出她的车,会不会跟陆名湛说一声。

    陆名湛知道她的车上还有一套定位系统,只有她爸和陆名湛知道密码。

    她从未有哪个瞬间如此庆幸自己曾对陆名湛毫无保留的信任。

    车停在一个废弃的厂房前,铁门倒是完好无损。

    楚明薇的双手被绑在身后,被保镖和司机一左一右的推着进了巨大的铁门里。

    在仓库看地方的男人探头探脑地看出来,小跑着过来了。

    他们把楚明薇安置好之后,三人走到仓库门口。

    看管仓库的男人说道:“厂区今天刚来了警察,有个没开眼的小姑娘死了,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我们要不要换个位置?”

    “现在还在?”

    “就两个在,好像是在等人入殓。”

    “现在转移风险太大,我们动静小一点。”

    男人继续说道:“刚才陈纪打电话过来要求必须撕票。”

    保镖和司机心里一惊,“撕票?当时她可没这么说。”

    “她说加钱。”

    他们心里都很清楚,加不加钱对他们来说意义不大,他们干完这一票后都不会有命在。

    他们做这件事是因为他们的家人在陈纪的手里。

    三个男人看着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楚明薇,她哪怕是狼狈的时候也很好看。

    这么一个娇娇滴滴的大小姐,在最好的年纪遭遇这种事。

    他们心里也不好受,毕竟他们跟了楚明薇几年了。

    楚明薇的心在进入仓库之后就沉了下来,她得冷静,争取能拖延时间,拖延到有人发现她失踪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