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常青绕了好几条错路才到了厂区,有一名警察特意在显眼的地方等她。

    她看得到人,但路不通。

    “这里还真不好找。”

    “不少厂房塌了,路都被堵了。”警察笑道。

    “怎么不把尸体转移出去?回头入殓完了也得转移啊。”

    “死者家属不带死者回家,打算整理好之后就近葬了。”

    这个时候常青的手机响了,她刚才打电话给陆名湛之后把手机调成震动了,怕手机铃声太响,招来危险。

    常青接了电话。

    陆名湛没给她说话的机会,说道:“你身边有我们的同行吗?让他们接电话。”

    “有。”

    “让他报警号和名字。”

    常青问身边的警察,警察报了。

    陆名湛确定没问题之后,常青把手机给那名警察。

    陆名湛说道:“小武你好,事情紧急,我们长话短说。我是第一分局的陆名湛,我和我们警队的张宣、以及同事正赶过去的路上。有数名绑匪绑了银泰的总裁,我们定位后发现他们就离你们不远,希望你们能先过去探探情况。”

    “收到,我们马上过去。”

    “一定要小心,不能轻举妄动。”

    “是。”

    警察把手机交给常青后,接过常青的背包,拉着她的手就往停尸的地方跑去。

    到了之后,警察把常青交给主家一家人。

    主家听说有绑匪,就七手八脚地把死去的亲人抬上常青的车,绷着神经上了车。

    常青一路上都很紧张地看着周边的情况,想看看能不能见到楚明薇。

    但她直到她将车开出厂区,也没看到楚明薇的车。

    常青提着的心越发的没底,楚明薇可千万别有事。

    **

    楚天风跟陆名湛坐在同一辆车上,车内的气压极低,谁都不说话。

    楚天风处于盛怒之中,声音也很冷,“明薇怎么会被人绑架?她身边的保镖都死到哪去了?”

    “楚叔,你应该有答案了。”陆名湛提醒道。

    楚天风的表情一滞,瞬间想明白了什么,“我什么时候亏待过她和她的儿子,她居然敢对我的女儿下手!”

    陆名湛没办法回答他。

    他打开手机看着车上的红点没动过。

    楚天风此时此刻一点都冷静不下来,已经有人把楚明薇被挟持的视频发过来给她了,当看清是她的保镖做的之后,气得砸了手机。

    陆名湛转弯捡起手机,“他们挟持明薇的目的是什么?有什么诉求?”

    保镖和司机的选择对他们这类家族而言都是慎而又慎的,能成为他们身边的保镖和司机就意味着他们的家人和他们所有的情况都在雇主的眼里。

    楚天风从陆名湛手里接过手机,把所有的情绪都压了下来。

    给明薇的保镖是他亲自挑了,司机也是跟他十几年的,如今这两个人却成了他女儿的催命符。

    楚天风一向冷静自持的定力差点就崩盘了,可为了女儿的安危,他还是冷静了下来。

    张宣手心里也十分着急,但还是克制着,努力协调参与行动的人。

    楚天风冷着脸说道:“陈纪把司机和保镖的家人给控制住了,事情发生了三天,今天上午她切了保镖孩子的手威胁保镖。”

    “他们在哪里?”

    “在丰城。”

    张宣:“有地址吗?我联系那边的同志,让他们过去。”

    楚明薇报了地址,张宣马上跟那边的人联系。

    陆名湛也紧急跟陆正联系,他爸在那边也有业务,人脉铺得还可以。

    楚天风却是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凉。

    陈纪再蠢也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能做,她做了这件事无论成功与否,她都会生不如死。

    她不顾后果的坚持是什么?

    就为了出一口恶气?

    **

    常青一直看向窗外,主家见状安慰道:“已经离开厂区了,就算有绑匪也不是散得满地都是,你放心吧。”

    “被挟持的人是我朋友。”

    主家夫妇均是一脸惊讶,“你已经报警了,警察会处理的。你就算在那里也帮不上忙。”

    常青就是知道帮不上忙才难受。

    她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没有救援能力,遇到危险自救都不行,更别提救人了。

    她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听陆名湛的话,离这里远一点,不给他们添麻烦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

    主家想到刚过世的女儿,别人的命也是命。

    他女儿走了已经是既定的事实,早点晚点入殓差别不大。

    他们要是能帮上一点小忙,也算是给他们女儿积德了,说道:“你要实在不放心,就从前面的路上转回去。厂区虽然废弃了,厂区的广播站还是好的。我以前在广播站工作,就算厂区废弃了,我也还是会时不时过来维修,打从心里不想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岗位像厂区里的其他东西一样变成废弃品,说不定能对你的朋友有帮助。”

    “真的?大叔,你给我指路,顺便帮我拨打最近那个电话。我跟我男朋友说一声,他是警察,在救援方面比我们专业,得听他们的指挥。”

    主家按照常青念的密码解锁手机,找到陆名湛的号码拨了过去。

    主家把广播站的事说了,陆名湛把手机开了免提,这些话让坐在车里的人都知道了。

    楚天风激动地问道:“明薇也能听见?”

    主家大叔:“只要在厂区里都能听见。我们快到播放台了。大了小姑娘说我们要听你们的安排,你们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楚天风、陆名湛和张宣互相对视了一眼,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以前劝别人冷静,事关最在意的人的安全,谁也冷静不了。

    楚天风问陆名湛,“我想跟保镖说几句,你们觉得呢?”

    他很少会用征询别人意见的方式说话,这关系到明薇的命在他不能不谨慎。

    陆名湛示意张宣说话,张宣知道陆名湛在这个时候还记得给他机会在楚天风面前刷好感,想到楚明薇的处境他心里十分不好受。

    “楚先生,您在说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冷静,别激怒他们。心理素质再好的绑匪在这个时候也保不准会情绪激动,我们都承担不起他们情绪激动的后果。”

    楚天风深深地看了一眼张宣,点点头。

    常青和主家夫妇在手机另一头将他们的对话都一一听了。

    主家大叔带着常青进入破旧的广播站,主家大婶在车上陪着她的女儿。

    广播间不大,但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可见这里经常有人来。

    主家大叔说道:“你把这个推上去,说出来的话就能传出去了。”

    常青对着手机说道:“我们到地方了,你们把手机交给楚先生吧。大叔数一二三就开始。”

    主家大叔说了一二三,动作娴熟的把小杆子推了上去。

    楚天风握着陆名湛的手机,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

    常青和主家大叔互相看着对方,主家大叔用口型问“怎么回事?”

    常青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安静。

    楚天风哑着声音说道:“明薇,你能听见吗?我是爸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