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仓库内。

    楚明薇睁开了眼睛,一时间不确定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听到了她爸爸的声音。

    保镖和司机听到楚天风的声音也吓了一跳,很快保镖就知道是仓库顶上的旧广播发出来的声音,脸色变得很难看。

    事发到现在才过了不到两个小时,楚天风就已经找到了这里。

    他背后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司机的心理素质不行,在听到楚天风的声音时,腿就软了。

    保镖走到楚明薇身边,“小姐,先生可真疼你,这么快就找到地方了。”

    楚明薇已经从怔愣中回过神,她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大刘,趁着事情还不严重,你们走吧。”

    “我们早就没有退路了。”

    “我跟你们无怨无仇,我爸对你们也很好。就算你们有天大的苦衷,都不该这么做。”

    “要不是陈纪拿我们的家人的命来威胁我们,我们也不会这么做。大小姐,你的命是命,我们一家人的命也是命,你别怪我们。”

    “你们有没有想过,事情要是败露,就算把我的命拿去,你们认为你们的家人能活着?”

    保镖和司机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楚明薇难受地闭了闭眼睛,“你们走吧。我会让我爸不再追究这件事。”

    “说不追究就能不追究?”司机苦笑。

    有钱人最恨的就是别人伤害他们的家人,他们已经做了,根本没有退路。

    “你们现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你们把我抓来无非是想救你们的家人。你们救你们家人最好的方式是告诉我和我爸爸,接着是报警。你们被陈纪带偏了,选择一条鱼死网破的路。”

    保镖和司机均有些动摇。

    此时,保镖的手机响了,是一串被刻意隐藏了的号码。

    保镖接起电话。

    陈纪说道:“你们怎么办事的?才多久就惊动了楚天风?你们赶紧被楚明薇给杀了,否则大家都得死。”

    陈纪说完就挂了电话。

    保镖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这步棋走到这里,进退都是悬崖,早已无路可走。

    他们看向楚明薇,眼神黯了黯。

    楚明薇心里一凉,知道自己没有路了。

    她跌跌撞撞地挣扎起身,试图离他们远一点。

    池有为被楚天风催得恨不得把车子当飞机开。

    厂区的路简直烂得要命,再想快,路被堵了也没辙。

    楚天风心急如焚,拉开车门就跑下车。

    陆名湛和张宣也跟着下车。

    陆名湛一边跑一边跟仓库那边的人通话。

    突然,废旧的厂区传来了一声枪响,响彻整个厂区。

    楚天风奔跑中的身影一顿,难以置信地看向陆名湛。

    陆名湛和张宣也愣了。

    陆名湛仔细辩认了一下,说道:“是我们同行开的枪,不是保镖的。”

    张宣听到这话,就往枪响的方向冲过去,一边跑一边拿配枪,解开枪上的保险装置。

    陆名湛顾不上楚天风,也冲了上去。

    常青和主家大叔听到枪声都懵了,常青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谁开的枪?”

    “我看你的朋友是凶多吉少了。”

    “你别乌鸦嘴,大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能逢凶化吉的。”

    “现实不一定像你说的这么演。我还不希望我女儿死呢,我女儿不也死在厂区里了。”

    常青:“”

    **

    陆名湛和张宣赶到仓库时,枪声已经响了好几次,听得他们头皮发麻,谁也不敢去想后果。

    小武警官说道:“一共有三名绑匪,有两名绑匪受伤了,另一名带着受害人往后山撤了。那人很警觉,营救的困难很大。”

    “受害人受伤了没有?”

    “没有大伤。”

    陆名湛和张宣跟着上去了。

    广播里还能听到常青和主家大叔的聊天,这画面也挺诡异的。

    陆名湛给常青打电话,让她先把广播给关了,“你们在半山腰,看看能不能看到有人从仓库出去了。”

    “你等一下,我跟大叔爬到房顶看看。”

    主家大叔:“我去找望远镜。”

    两个人手脚并用地爬到广播站最高的地方,主家大叔对这里比较熟悉,拿了望远镜和常青的手机上去。

    看了好半晌,他才说道:“他们离你们有一百多米的距离,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对你们来说是视觉死角。你们分开绕个半圈,把那棵石头后面射击就合适了。”

    陆名湛:“你们继续放广播,找声音特别大的放。”

    常青得到准许,跑下去把主家大叔的手机开了,挑了都是广场舞神曲的歌放着。

    于是,整个厂区都是接地气的广场舞。

    一群人顶着震耳欲聋的广场舞神曲追凶,紧张的情绪都快被击散了。

    陆名湛让张宣绕上去,等张宣到地方之后,他自己则故意弄出很大的动静。

    很快,一声枪响就打到了他刚才所在的地方。

    陆名湛咬了咬牙,吼道:“枪法不错啊,腿差点被你打残了。”

    “名湛?!”楚明薇没想到陆名湛来了,就像在绝望里突然开出了一朵花。

    不过,她刚开口就被保镖捂住了嘴。

    “是我,感动吧?别哭,你哥等下就带你回家。”

    张宣已经看到了楚明薇和她的保镖,只是瞄准角度不对。

    他不断地调适角度。

    陆名湛不断的拖延时间,还没事就往保镖的方向虚晃几枪,把保镖逼得露头的机会越来越多。

    张宣目光越发坚定,扣动了扳机。

    子弹在林间穿梭,直到射入保镖的血肉里。

    保镖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向后倒去。

    陆名湛听到楚明薇的尖叫声后就知道张宣成功了,从掩体后跑了过去。

    楚明薇扑进陆名湛的怀里,带着哭腔,“你怎么现在才来?”

    陆名湛抱着她,帮她解开手,“楚叔叔也来了。”

    “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们了。”

    “你这么好看,老天爷肯定眷顾你。乖,没事了。打起精神,等下好好感谢你未来的男朋友。”

    楚明薇没顾得上说话,紧绷的情绪全散了,脆弱全被逼了出来。

    楚天风跑上来,紧紧地抱住楚明薇,怎么也不舍得放手。

    张宣蹲在原来射击的地方,远远地看着相拥的楚家父女,对着阳光露出放松的笑容。

    **

    被常青和楚明薇被成功解救的事情打岔,主家夫妇的丧女之痛都被冲淡了不少。

    本来决定不带女儿回家,只打算匆匆埋葬的两个人,重新带女儿回家。

    常青帮死者仔细整理好又入棺了,才告辞。

    陆名湛接过她的背包,放到后备箱里。

    两人路过厂区时,都还心有余悸,楚明薇能幸运的被解救实在是天大的福气。

    陆名湛难得感慨道:“今天要不是有你,后果不堪设想。”

    “这也是缘份。我都这么长时间没接到活了,今天才突然接了一单,谁知道就遇上大小姐了。我要是再早一点给你们打电话就好了,说不定就不用这么惊险了。”

    “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

    “大小姐这么好看,一定得长命百岁。我还想看看她老的时候长什么样呢。”

    陆名湛闻言笑了,问道:“今天妈妈跟你说什么了吗?”

    “说了一点,被大小姐的事打岔后忘得差不多了。”

    “那我再跟你说一声,妈妈给岳母看的文件不是为了约束你,是给未来的儿媳妇聘礼,爸妈给大嫂和她家人的也那么多。”

    “明白。”

    “真明白还是假明白?”

    常青眼神很坦荡,在黑夜里显得耀眼,“我的态度是你们送的东西我就收着,回头你们要用的时候再拿。我们是一家人,那些东西送给我,也还是家里的东西,只是在法律上它们属于我。至于约不约束看个人想法,结婚后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点约束,这是我们都会面对的问题,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会面对。”

    陆名湛笑道:“你不在意就好。”

    “等我冷静了你再问我,估计想法又变了。”

    陆名湛倒不担心她想法变,再变也脱离不了她的主性格。

    他爸妈最欣赏她的一点是她善良。

    善良这个词能乍看之下十分普通,仔细嚼也嚼不出什么味道,特别像找不到别人的优点,就随便给个“这是个善良的人”的评价。

    殊不知,真正的善良是很难看的品质。

    常青身上恰好有。

    **

    楚明薇被绑架的事没有被大范围的传播,常青通过陆名湛得知她没事后,也没去她面前碍眼。

    被自己继母设计绑架不是多光荣的事,知情者越少在她面前晃悠,她心情就越好。

    在半个月之后,楚明薇才来白事街见常青。

    常青一看到她就笑眯眯地说道:“你气色真好,比以前更好看了。”

    “你准备嫁入豪门了,周身气质都不一样了。”

    “我也这么觉得。”

    楚明薇翻了个白眼,很别扭地说道:“以后对你婆婆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可以来问我,我跟她认识的时间比你长。”

    “好啊,以后有不懂的一定问你。”

    楚明薇总算是见识了她的粗神经,“上次的事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的下场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你应该感谢你自己,你要不是经常开车在我面前晃悠,我也认不出你的车。”

    楚明薇:“”

    这天聊不下去了。

    入夏之后,常青的活儿又渐渐变多了,溺水、跳楼的客户多了不少。

    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只要有活儿,就不分昼夜的出门。

    假期之后,赵光和余禄两人闹着要陪她出去,她的态度不像以前那么强硬,非得把他们从这个行业中推开,也会适当地让他们参与进来。

    李凤萍见常青依然故我,连余禄也被她带进大了的行业里,不明白她到底想做什么。

    而陆家似乎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意,他们时不时的就来白事街吃饭;要不就邀请他们一家人去陆家或外面吃饭,两家的交流比以前多了不少,仿佛没有人在意常青的职业。

    李凤萍也思考了自己身上的问题。

    她的婚姻不能给常青做参考,陆名湛父母的婚姻却是最好的参照物。

    她曾经坚定认为常怀恩、常青从事的行业会被人看不起,到头来带着偏见的人是她,其他人很坦然地面对这个职业。

    他们没有轻视常怀恩,也没有轻视常青。

    大了只是一个职业,跟其他行业没有区别。

    李凤萍想通了之后,没有再留在殷城,也没让余禄跟她一起回去,独自回了锦城。

    常青送走她妈妈之后,一如既往的穿梭在殷城的大街小巷里,在别人需要帮忙的时候伸手。

    有时遇到阳光,有时遇到遇到大雨倾盆,这些都不影响她。

    她也不再是一个人出活儿。

    晚上出活儿的时候,不是有两个少年或老人陪着她,就是有一个俊朗得很耀眼的男人陪着。

    传说中永远只有一个人在工作的常氏白事,不再是一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