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凉风习习,微风拂面。教室将夏日的炎热隔在了墙外。

    蒙白一个人坐在趴满学生的教室里翻着那本奶奶留下来的书。

    尽管书皮崭新,可泛黄的书页却展示出它不小的年龄。

    “奶奶的书还真好看!”蒙白轻声嘟囔着。邻桌抬起头,眼神怪异的看着这个学习极度偏科的怪胎,“喂,你不睡觉能不能别打扰我休息!你笨得要死,考不上大学!我和你可不一样!我还要高考呢!”

    “嗯嗯嗯,好的~”蒙白压低了声音轻轻地应到。

    蒙白不仅生的一身俊美的皮囊,心地也是格外的细心温柔。从小善良的他,连蚂蚁都舍不得踩,见蚊子吸血,宁可等它喝饱了飞走,也不愿一巴掌拍死。

    可在学校心地善良换不来成绩优秀,更何况蒙白对学习理科毫无兴趣可言,他甚至觉得大悲咒都比数学公式好看的多。

    午间不睡觉,看看自己喜欢的书,是蒙白一贯的作风。

    他翻着泛黄的书页,兴味盎然的看着里面一页页的插画,一句句的古文讲解。

    “羊有一角当顶上,龙也,杀之震死。”

    “帝巡狩,东至海,登桓山,于海滨得白泽神兽。能言,达于万物之情。因问天下鬼神之事,自古精气为物、游魂为变者凡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白泽言之,帝令以图写之,以示天下。帝乃作祝邪之文以祝之。”

    蒙白不由自主的念了出来:

    “家有白泽图,妖怪自消除。”

    话音未落,蒙白只觉得眼前一闪,竟发现自己来到了个倘若仙境般的地方。

    树木不密,却又恰好遮住了大部分阳光,周围浅色的叶子上伏着些闪着光的萤火虫,恰似人们口口相传的琼瑶仙境。

    本就不愿被禁锢在教室中的蒙白算是放开了性子,他背着手,悠然自得的闲逛在这林子中,丝毫不担心怎么回去。

    不知闲逛了多久,空气中渐渐的飘起了淡淡的雾气,似轻纱般绕着周身,又似游蛇般舔着蒙白的脸蛋。

    越向前走,雾气越浓,像是在隐藏着林中的东西似的。

    “蒙氏小儿!”一个沧桑的声音从雾气中传来。

    蒙白仔细观望,但因隔着雾气,蒙白也只能看到个轮廓。

    “你是谁?”

    “吾乃天下学识最渊博的神兽白泽是也”

    那沧桑的声线带着闽南性感的发音听得蒙白一脸懵。

    “你能说普通话吗,我听不懂”

    白泽尴尬的清了清嗓子:

    “吾乃天下最渊博的神兽白泽是也”

    蒙白听了这话,将信将疑的问

    “真的?那你教我一道题吧!”

    “尽管道来!”

    “满足通项公式:2+2√3/3sin[2(n+1)/3]的纯9位数”

    听了这题,雾中一片寂静。只见雾中的轮廓急剧缩减为个人形,蹲在了地上划拉着什么。

    “不愧是蒙氏后人!又如千年前一般征服了全知的我!”人影在雾气中感叹到。

    听了这话,蒙白心里凉了一半

    “我丢,这下回去作业又交不上了”

    正想着,只见从雾中走出一位高挑的帅哥,人如其名,皮肤保养的细腻白嫩,一头精干的短发,一副金丝边眼镜衬出白泽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贵气与博学。

    “吾乃白泽,愿如千年前般蒙家一臂之力!”还是那熟悉的闽南口音,还是蒙白听不懂的鬼话。

    蒙白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见白泽化作一束光,滑进了蒙白的胸口

    “喂,醒醒了!”同桌看着口水流了一桌子的蒙白,一脸嫌弃的戳了戳他。

    “唔,嗯,啊,啥?啥事?”

    刚刚睡醒的蒙白红着脸,眼神迷离的站起来,是觉得眼前金光闪闪。

    “蒙白,你连我的课都敢睡?”

    讲台上的女人怒气冲冲的瞪着蒙白。

    蒙白犹如被深渊所凝望,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来,你说说这题怎么做!”

    黑板上写着:满足通项2+2√3/3sin[2(n+1)/3]的纯9位数

    蒙白挠着头,一边看着周围人的书一边慢慢的挪上讲台。

    “听我的,我看到答案了!”

    蒙白脑海里响起了刚刚熟悉的闽南话。

    “我丢,什么鬼?中邪了?”

    在全班同学和老师的注视下,蒙白惊讶的叫道。

    “别激动,我是白泽,信我的没错!”

    蒙白本身就很中二,便将信将疑的提醒到:“大哥,你说普通话啊!”

    台下同学笑得乐开了花,老师也是哭笑不得的看着蒙白独自上演着双簧戏。

    听着白泽在脑中念的,蒙白在黑板上写到:

    “∵2+(2√3/3)sin[2(n+1)/3]∈

    [2-2√3/3,2+2√3/3],无解

    2+2√3/{3sin[2(n+1)/3]},

    为9位整数m,则

    sin[2(n+1)/3]=2√3/(m-2),

    2(n+1)/3=arcsin[2√3/(m-2)],

    n=(3/2)arcsin[2√3/(m-2)]-1.”

    写完,蒙白轻松的扔下粉笔,拍了拍手,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泽念的东西。

    “哎呦,不错呦,你有点东西”

    台下同学的笑容在撇下粉笔的瞬间静止,一众学生看着蒙白一人秀,却又无话可说。

    老师看着蒙白写的题,不可思议却又欣慰的笑了。

    课还在继续,可蒙白却没心思听了。

    “白泽,你这学的也忒快了”

    “吾乃白泽,蒙氏小儿岂能强于吾乎?”白泽有些飘了,说话也变回了闽南方言。

    “都告诉你了,要说普通话!”

    两人正聊的开心,邻桌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大声说道:

    “老师我要换位,他自己也个人嘟嘟囔囔影响我学习!”

    蒙白听了这话,尴尬的低下了头,心里不好意思的向她道歉。

    “蒙白!你别以为会了点东西就可以有恃无恐了!”

    看着老师如深渊般的凝视,蒙白吓得赶忙低下头,认真的听课

    放学后

    夏天的午后应该是学生们的天堂,刚刚降下来的气温与迎面吹来的微风,照在脸上的夕阳,无一不让蒙白沉醉其中。

    “如此般美景,竟在人类世界也有!”白泽感叹到。

    “白泽,你的普通话这么标准了呀!”蒙白惊讶的问道。

    “我听了一天的中文,已经掌握了普通话的所有的诀窍!”

    蒙白不无羡慕的说:“要是我也像你一样聪明就好了!”

    “他妈的,老子的天赋岂是你能赶上的!”

    蒙白听了这话,愤愤的问道:“你是在说我笨吗?”

    “废话,老子是天下第一聪明!你怎么会有我聪明呢!”白泽骄傲的说到。

    蒙白听了这话,委屈的眼泪蓄在了眼圈,抿着嘴说道:“白泽你真烦人!你们所有人都烦人!!”

    说罢,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飞奔回家,扑在床上,咬着牙,锤着枕头,狠狠地擦着眼角的泪说道:“真烦人!怎么人人都嫌我笨啊!!!”

    不知何时,白泽化作一身素衣的男子站在蒙白身后,绕有兴味的看着在床上打滚的高三大男孩。

    “蒙氏小儿!我在这儿呢!”

    蒙白正发泄着,转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

    “你,你,你咋进来的?”

    “我一直在你身子里啊!不是你在书里找到我的吗?”

    听了这话,蒙白猛的想起中午看的书里就有白泽。他翻开书,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第33页,白泽

    “你不是书里的东西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他妈可说来话长了,也就只有老子这全知的神兽才知道了!”

    正说着,白泽伸起袖子一挥,蒙白只看见空中像是多了许多亮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