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那女人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他们也没有必要把这个女人再给卖了,只是对于李白,他们还是有一些不太信任和放心的,他们想要把李白给弄晕,然后好好的对她做一次身体的检查,看一看他和对方到底有没有什么丝缎的联系?一旦发现她和对方有任何一点联系,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把李白给弄死

    不过李白一个从别的世界穿越过来的人,怎么可能会和别的组织有任何的瓜葛?就算有也不是他这个记忆时间段的应该有的,而且根据他的身体和身份的判断,他估计根本不会和任何帮派有关系,有也应该是个大佬,毕竟像他这样子,如果真的要装的话,那应该也算得上是卧薪尝胆了,能卧薪尝胆这么长时间,目的也很明确,那就能说明他这一定是一个很强大的人,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群人江李白抬进了屋子里面,将它的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全都脱了下去,他们仔细的看着它身上的所有的东西,任何一个纹身,他们都不愿意放过,但是李白的身上十分的干净,大部分的地方也就只不过是一些烧伤或者是砍伤的痕迹,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纹身的

    这能看的出来,他虽然是一个穷的人,虽然说他有可能是一个小混混,但是那估计也应该只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因为一旦和任何一个组织有了关系,那他们一定会往他的身上印上一个印记,就比如说像他们现在就要给李白身上纹上一个烙印

    这个烙印是专门属于他们家族才拥有的,只要拥有了这个烙印,他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是他们家族的产业,他都可以进入,这也算得上是一个新的比较强大的成员,加入了,他们也算是十分的开心

    当李白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床上,还是那个女孩就安排在他旁边的房子里面,两个房间是打通的,他们两个人可以互相的在这些房子里面不断的来回交流

    这一个小卖部根本就不像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的,一个小的店铺,它的实质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连锁集团,犯罪反应,这个集团经常会有很多的事情发生,几乎这个世界里面所有的大的事情都是他们这个集团做出来的,而买卖这些小人物,只不过是为了检测一个人到底配不配加入他们的集团而已?大部分人来到这里,以后做的人肉买卖都是卖一些老弱病残,而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一样,他所贩卖的都是一些坏人,还是和他们自己的这个集团的想法倒是十分的相似,他们虽说是一个犯罪集团,但是做的事情提到也并不算是十分的邪恶,他们常年累月的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让自己的集团变得更加的强大,也都是为了让自己的集团能帮助到更多的穷苦人才做的一些邪恶的犯罪

    不过错的就是错的,毕竟手法如此的极端,他们无论如何也都犯罪罪犯,但是这些犯罪集团在某一些穷人的眼中倒也算得上是比现在的政和善良了,不知多少倍,现在的政府对于这些老弱病残的压啥,简直需要比普通的社会任何一个时代都要严酷,并且黑暗的多

    无论是在税收方面,还是在各种要上交的材料和金钱的方面,他们都会无穷的将其普通的老百姓的所有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全部都掠夺掉,也算得上是一群万恶的资本家了,如果这万恶的资本家倒也是有一批比较善良的人存在的,那一批善良的人,也就是建造了现在的这个,犯罪反应

    不过这些事情都是在李白加入了这个组织以后,他才知道的,在自己加入这个组织之前,她一直以为眼前的这个组织,只不过是一个十分普通的,一个单纯的贩卖人口的地方,她倒也不太担心,毕竟他的实力和他的力量,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能找到一个谋生的机会

    他这个身体里原来的那个主人恐怕就是因为没有找到那个机会,才导致了他不断的在那种地方,还做那些事情

    在新年资源已经有了方向,也有了目标,那他当然可以安心的在这里做任何事情,他还缓缓的看了看周围的墙壁墙壁和自己曾经来的时候,看着是完全不一样的,周围的墙壁上面画的都是一些比较健康的图案,而且大部多数都是用来宣传一些比较正确的思想和他们原本在这个世界所接受的思想和教育史完全不同的,他们整个组织都是倡导人文和倡导和平的

    “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集团,虽说你可能在你的眼里,我们的集团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犯罪团伙,但是他的真实的内幕其实就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所有的人,还是存在的,你也不用担心我们拉你入伙,主要的原因也是看中你的能力和你的善良,如果你不是一个善良的人,我们也不会拉你进来,我们只会在一个悄无声息的时间和地点将你解决掉而已,所以说你现在加入我们的集团,你应该为自己能加入,而且能为这个世界谈起一条重任而感到骄傲”

    李白刚睡醒就发现原本自己的床上还坐着另外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一个十分冷酷,并且面色十分严峻的女人,这个女人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人?但是从他讲的话,上面到能听得出来,他或许是这个地方的领头人,这个领头人肯定是一个比较坚定的,而且向着敌人发起进攻时,完全不会犹豫的人,所以说李白带她倒也是颇有好感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一个能让人安心的女人都是一个十分好的存在,更何况在这种年代,这种时候像他这样子如此靠谱的,而且说话如此,让人感觉到放心的女人实在是不多见了,这也确实是让李白感受到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感受到的温暖了,不过这些温暖倒是很快就消散了

    “我想你应该有必要和我讲一讲,我们的集团或者是我们的这个公司主要是做什么生意的?我觉得应该不是为了靠翻卖人口来获得一些财力的公司吧,不然的话能帮我带进来,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灭亡而找的一条借口而已”

    李白一边说着一边看,对面房间里面的那个躺着的女孩,那确实是自己救回来的那个小孩子,虽说自己把他救回来以后一直都没有看到他到经历了什么事情,但是能确定的是从旁边的呼吸一上面能看的到她的生命体征,都是十分正常的,不过在这种时候,他哪有闲工夫去管这些事情,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十分的痛,她缓缓的抬起了眼,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处,居然被人用一个烙铁烙下了那么大的一个印记,而且这个印记就正好在自己的胸口之上,好像是自己的,两个肺的上面

    这个烙印落的十分深,似乎都能看到里面的骨头,但是这落下来的痕迹和落下来的图案也是十分令人感到惊讶的,这个图案是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的图案,类似于一个熊的爪子,但是熊的爪子是是熊的爪子,中间多的裂痕,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情况

    毕竟作为一个山野的霸主,为什么会在自己的爪子上出现那么多的裂痕?这一看就是遭受了重大的打击,以后才会造成的,不过她现在根本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她将自己的胸口又一次买入了温暖暖的床之中,他想要在这个地方先好好的,把自己的身体给恢复了,再说有的时候想要做任何事情,之前都不能勉强自己,一旦要把自己的身体恢复好了,这里做任何事情都是手到擒来的

    对面那个女人看到李白如此快就恢复了活力,他到底是十分的欣慰,他一边笑着一边看着看李白,心想自己倒确实是没有招错,一个人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也是一个正义凛然的人,如果能好好的,让他在这里做事情的话,一定能为这个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

    “我们在这个组织虽说是为了社会做贡献的,但是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辉煌,因为很多人甚至说要通知90的人,在这个社会上面都是完全不认同我们组织的,而且我们的人文的思想,他们也是完全不赞同的,如果说一个思想在一个时代受到了限制,那它终究是无法变得更加强大的,或许你阅读一些古代的文书,你就能看的出来,在曾经的那个年代,虽说他们不是十分之发达,但是他们一直向往着,这就是社会主义时代,现在所谓的社会主义时代到来了,以后更多的资本家们披着社会主义的外皮,却在这里做了一些最邪恶的事情,这就是我们要做的,我们要把他们所有的资本家的赖皮给撕掉,将他们内部的真正的邪恶的东西给去除掉,还这个世界一个完美的太平的年代”

    那女人说话虽说有一点像是传销的味道,但是这确实是一个比较不错的选择,因为在这个年代,他竟然这样子和这个女人合作的话,不仅能保住自己的安全,还能为这个时间做些贡献,这确实是一个何乐而不为的美滋滋的,她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将原本的那一块胸甲给按在了自己的胸口处,这个兄弟还是高科技时代的新产物,它可以根据人的体温和人的力量,特地的将自己的温度和自己的药敢设置到最佳的状态,可以让自己的伤口恢复的特别的快速,这也算得上是李白第一次体验到这种高科技给自己带来的优秀的享受

    那女人看到李白已经能站起来了,倒也是很不犹豫的,直接给他留下了一个任务,毕竟有的时候在这时候越是十分正义的组织之中,他们公司就分的十分的分明,无论你在什么时候,只要你还是我们组织的一员,那你就有义务,并且应该去为组织做一些事情,这倒也是,大家都能理解,也能想的到的事情,不过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是有些过分冷酷了,没想到刚刚才说了这么重的伤心的,就要让出去做任务

    “这个城市里面90%以上的富豪都是一些比较邪恶的人,但是他们住的地方却都是十分隐蔽的,一般人是根本无法查到的,你以为她住的是这个公寓,其实他在这个公寓里面,不知道打通了多少条一样的通道,住在那一个地方,是你根本无法想到的地方”

    那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李白,他似乎已经能让李白才猜到他自己接下来小做的任务了,不过李白倒是并不喜欢猜她用脑子一想都能知道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让自己去找出来一个真正的们所藏身的地方,然后把那个人给揪出来,这么土的任务都要交给自己来做,这确实能看得出来,这个组织的人才并不多

    不过自己倒也是不在乎,毕竟只要能给自己挣一口饭吃,顺便让自己了解一下,如何能回去的方式,那就都算是可以的,在这个城市里面都转悠转悠,倒也不是不好的

    “你的装备都在这个床上了,这些装备虽然看起来比较土,但是他其实是十分好用的,因为你在一个高科技的地方,如果拿着高科技,你一定会被一些人给监控到的,所以说你就拿着这些比较频繁的东西,在这里你就完全不需要担心,也不需要去管会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那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手中的皮箱放在了床上,能看的出来,皮箱里面的东西不是很高,科技不过最令他惊讶的是打开箱子以后居然出现了一个自己那个年代的老人机,他没有想到,在那个年代的东西居然还能恢复原,虽然说如果真的想要去追捕这个信息的话,还是能勉强的追终到的,但是那群人大多数的时间都不会这么做,因为这么做无非就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不过手里拿着这些东西,倒也是能感受到自己的年代感的,感觉自己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拿着这么土的东西,还用着上个世纪的方式,不过这都是没什么问题的,他一边往外走,一边看着看那女孩,那女孩似乎小起来,说句话,但是身上好像是被封杀纱布,再加上巨大的痛苦,他只能勉强地爬起来一点,然后又立马得躺一下去

    李白倒是也是不担心,毕竟在这个地方会有人照顾她的,而且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任务是绝对不可能和眼前这个女孩一起去的,他把她留在这里,也算得上是最安全的选择了,有什么事情都自己回来,以后再说也来得及,根本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的,他们很多时候都是着急着,一时半会儿导致的心急才没有完成好任务的

    他一边想着一边直接一个人走着出去,虽说衣服已经穿好了,各种药已经上齐了,但是他也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完成这一次任务?因为他所面对的是一个大么精灵的财阀,如此有钱的人,身边保镖应该也不少,他想要真正的把这个保镖给带走,或者是送死到地府去见阎王,倒也不是那么容易

    李白独自一个人缓缓的走出了楼,他看了看周围的天空,也能看的出来,这地方和自己曾经的那个世界,倒也有些不同

    最近曾经的那个世界,有很多森林天然的森林,让自己感到很清新,很舒服,但是这个世界不一样,这个世界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让自己感到清新的地方,更多的是完全机械化的城市,这个城市让自己感觉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钢骨之中,而自己只不过是生存在这钢骨之中的一个残骸而已,根本无法感受到这个地方,给自己带来的任何的温暖

    “话说想起我当年自己一个人在那边的时候,和王涛一起在森林里面倒也是经历了不少的事情,刘宋,那个臭小子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了?虽然我现在被困在了这里,但是你们两个等着我,等我回去以后一定会好好找你们两个叙叙旧的”

    李白一边想着一边叹了口气,不过他倒也是在这个脑海中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留存着那个年代的记忆,这是让自己十分不解的,毕竟那个年代和现代的这个地方应该是完全不互通的,两个时代时间现在不一样,为什么会有互通的记忆?

    这确实是让自己十分惊讶的,而且最令人自己震惊的是自己的记忆,并不是那种无法读取的,而是一种可以读取的,随时可以,都可以调出来的那种,可读取记忆…

    …

    …

    …

    蒙白凑了上去,用手轻轻的摸了几下,又用手指按了按,抬头说道:

    “这树干上还有些没干的泥土,说明这是不久前划下的!”

    听了这话,王涛也凑上前来,拿起蒙白的手仔细的嗅了嗅,喃喃道:

    “这是牛粪的味道!”

    蒙白听了这话,嘬了嘬牙花子,皱着眉头分析到:

    “这肯定不是牛留下的抓痕,这显而易见。”

    “应该是捕食牛的动物。”

    “我觉得像是老虎,也只有老虎才有这么大的力道。”

    “要是变异后的动物,那其实都有可能!”

    “变异后,那牛也”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一边向南林走去,一边谈论着爪痕的来源

    南林中央

    “好啦,好啦,大家安静一下!”

    小艺站在一块石头上,向着底下窸窸窣窣的正在聊天的同学们说道:

    “大家看看手表!现在是上午十点!我们下午四点在这里集合!OK?”

    大家似乎也没有太听见小艺说什么,只是敷衍的应和着

    “王涛,咱们不要再进去了吧,在外圈找找线索吧!”

    待人都散去了,蒙白拉住也想进去的王涛说道:

    “这林子蹊跷太多,没有我们给他们把门,恐怕会出事情!”

    王涛听了这话,也点了点头,收敛起了对进去的欲望,开始在树林周围转悠。

    不知道溜达了多久,突然,王涛指着一块地方有些惊讶的喊到:

    “蒙白,你看这抓痕,是不是和来的路上的那爪痕一样!”

    蒙白听了这话,顿时来了兴趣,紧锁着眉头说道:

    “你的直觉很准啊!这不就是刚刚那个爪痕吗?”

    蒙白有些担忧里面的情况,拍了拍正研究爪痕入神的王涛,轻声说道:

    “要不咱们进去吧!我怕那东西在里面!”

    王涛听了这话,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确实,光让他们在里面呆着,风险很大!”

    王涛也是聪明人,自然懂得这其中的利弊,两人说干就干,转身便向林子里走去。

    “诶,你看!这是什么?”

    小艺指着地上的奇异的蘑菇说道:

    “这种蘑菇我都没有见过诶!难道是这里的特产吗?”

    周围的女孩子们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小艺,指向的蘑菇。

    通体蓝色的蘑菇竟有些通透,不同于一般蘑菇的肉质感,这蘑菇就有点像果冻的质感。

    淡淡的蘑菇香朴槿女孩们的鼻子中,如同闻到了从未闻过的香水味。

    “好香啊!”

    刘妍妍率先说道,周围的女孩子们也纷纷应和道。

    这股香气确实诱人,不同于以往闻到的蘑菇的醇香,倒像是添加了无数种香精的蘑菇,散发出来的香气。

    女孩子们对美丽的事物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尽管他们知道这个东西很危险。

    刘妍妍伸出手便要抓那只蘑菇,小艺还保留着些许理智,拍掉她的手说道:

    “你疯了,原始森林里随便拿东西?你知道这种东西有危险性吗?”

    刘妍妍听了这话,蹭的一下把手缩了回来,心有余悸地说道:

    “哎呀,哎呀,没有想到!我对这种东西真是没有一点抵抗力啊!”

    这话一出,引得周围的女生们纷纷捂嘴笑道:

    “是啊,我们对这种东西都没有抵抗力!”

    越深入林子,蒙白和王涛越发现,这林子古怪的地方越多。

    先不说树木生长的方向,竟然是朝着阴面方向,光是呢,背着太阳长得向阳花,已经让人毛骨悚然。

    “王涛,这地方的异能流向有问题!”

    蒙白一边看着周围生长方向与正常方向截然相反的生物,倒吸了口冷气说道:

    “难不成只有改变生产方向的术式?”

    王涛也从没见过这种术式,只得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

    “这种情况来看,确实是这样的!”

    继续往林子深处走去,两人越发的感觉到空气中异能流动的速率越来越快。

    “小心点吧!”

    白泽提醒道:

    “我身上的汗毛都有些倒竖了,这里的异能流动方向太过诡异!”

    听了这话,蒙白更加坚定的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心中不禁想到:

    “要是再遇到像蝙蝠蜘蛛那样的强敌,我们恐怕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两人不知走了多久,渐渐的进来到了一个岔道口。

    “你左我右!”

    王涛果断的说道:

    “一旦遇到什么情况,一旦遇到什么情况,我们也都有自保的能力!”

    蒙白听了这话,点了点头,“嗖”的冲进了林子里

    越往深处走,林子里越暗,渐渐的竟然达到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暗度。

    梦白伸出了双手,竟然只能勉强看到五指,他所处的地方,树木密集的可怕。

    真可谓是遮天蔽日,哪怕有一丝阳光照进来都不会有这么暗!

    拜拜昂头想听空砍去看到的只有密密麻麻的树枝与扭曲穿插的树干。

    “白泽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萌白见情势不对,赶忙向白泽问道:

    “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走?”

    白泽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他挠了挠头,略有所思的说到:

    “继续往下走吧,说不定在这里我们还可以窥探到这个林子里的秘密!”

    蒙白点了点头,他深呼了一口气,静下了心,毅然决然的向林子深处走去

    另一边的岔道口

    王涛这边的情况,可要比蒙白的情况好了不少。

    越往深处走,树木竟然变得稀疏了起来,头顶的骄阳射下的光芒洒在了王涛的身上。

    “难道是这条路不对吗?”

    网头一边走一边心里感到奇怪,喃喃自语到:

    “看来是他们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说罢,王涛便想转身回去。

    说时迟那时快,忽然有一道身影,从他身边闪过,那速度快得惊人,几乎像是蝙蝠一样!

    “什么东西?”

    王涛心里一惊,她并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只是来到蜃影掠过之后,地上竟然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

    王涛有些害怕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凶悍的动物,无论是什么变异的物种?能在地上留下如此深的刀痕,他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生物!

    “赶紧走吧,我一定要赶快离开这里,这里诡异的事情可要比林子里还要多!”

    王涛捏了捏手中的冷汗,胆战心惊的说道:

    “蒙白,祝你好运呐!”

    蒙白向林子深处走了约有五公里左右,渐渐地,眼前的黑暗中出现了几束光亮。

    “白泽,看来那里有东西!”

    “嗯,那里或许有一些关于这片林子的信息!”

    百折不知什么时候便以化作人形走在蒙白的身边,两人肩并着肩走在这片黑暗之中。

    离那边光亮越近,梦白越觉得周围的空气中充满了杀气。

    “这里的异能流有问题,所有的异能流都向那光亮汇聚,像是那条汪亮正在吸收着周围的自然能量一般!”

    蒙白停下了脚步,他不敢再靠近,他向白泽说道:

    “这恐怕是一个陷阱,我们走上前去,怕是会被吸干了异能流而死!”

    白泽当然不傻,他也注意到了这一情况,他站在原地,手指向前一挥,一根长长的红布,像前面的光亮出闪去。

    令人称奇的是,那根红布居然在前方的光亮中渐渐消失殆尽,像是黑洞吞噬了光线一般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有危险,不要靠近那里!”

    白泽手向后一挥阻止住了萌白向前的脚步,大声说道:

    “那简直就是一个黑洞,它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们不要靠近!”

    萌白也看到了刚刚的那条红布,他也不敢贸然前进。

    可就在二人将在原地进退两难的时候,一道黑影从她们身后闪出,直直的冲进了那道光芒中,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什么东西!”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道,可没有一个人看清了那东西的真面目,只是在地上看到了一道深深的刀痕。

    白泽趴在地上,仔细地看着这刀痕说道:

    “刀痕里深外浅,说明这真的是一把刀在地上划过的的痕迹!”

    白泽从缝中捻起一撮土,揉了揉又嗅了嗅说道:

    “这柄刀,是一瓶纯正的黑金刀!黑金刀的制作工艺早在几百年前就已失传,说明这把刀最少也是几百年前的宝物!”

    白泽说着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就意味深长的看向了远处的那道光芒。

    过了许久,白泽沉声说道:

    “蒙白,要不我们进去吧!在这里干耗这也不是一种办法,只有进去了,我们才有得知这片林子的秘密的机会!”

    萌白这时其实并不想进去,但看到白泽对这片林子渴望,便也默默的点了点头说道:

    “要不我们等等王涛吧,他或许快来了!”

    白泽眉头紧皱,厉声说道:

    “这事情不要再掺杂进来其他人了!难道你还减我们的损失不够多吗?”

    蒙白低着头想了想,说道:

    “光是你,我二人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对抗这林子里的任何一个异兽,如果没有王涛,我们或许早已葬身在了那蝙蝠口下!”

    萌白说到这里明显有些激动,他自私地盯着白泽,眼神中竟然第一次露出了对白泽的不满,说道:

    “况且我们贸然进去把她一人留在这里,她这样才会更容易出意外吧!!”

    白泽对有些惊讶地看着蒙白,他似乎看出了蒙白这段时间的变化。

    蒙白这段时间渐渐的有一个懵懂无知的,没有主见的少年,变成了现在的有主见,有自我认知的男人了,白泽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很不满意这种做法,但他仍然答应了蒙白的意见。

    过了约有半刻钟的时间

    “蒙白!你这里有什么异样的发现吗?”

    王涛上气不接下气得冲了过来,搂住猛白的肩膀说道:

    “我们那边有一道黑影,从中闪出,不知那道黑影现在去了哪里?是不是去了小艺那边!”

    听了这话,蒙白摇摇头,他低下头,用眼神指向了那道刀痕,说道:

    “那道黑影的速度极快!几乎是在一秒钟之内,便窜进了前面的光亮之中!”

    蒙白意味深长的说道:

    “但是前面那个光亮是会吸收周围自然能量的地方,我现在还在考虑要不要进去!”

    王涛听了这话,盘坐在地上,一边喘气一边想到:

    “若是我们进去了,那在外面的小易他们如果遇到危险,我们一定不能及时支援,但如果我们不进去,这片林子秘密,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王涛的思维停留在这两个选择上,他很难做出决定,他也不知该如何做出决定。

    究竟是为了探求林子的秘密而放弃第一时间支援小艺他们,还是乖乖收敛起自己无用的好奇心,好好保护周围的人。

    王涛正想着,蒙白先挑开了话题说道:

    “我们进去吧!如果我们不知道这片林子的秘密,我们怎么样才能保护好它们?”

    蒙白一语点醒梦中人,虽谈不上大彻大悟,但王涛还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毕竟什么事情都是要究根究底才算完事,就连做题都一贯认真的,他当然不会在这时再优柔寡断下去!

    正好他的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两人拍了拍身上的灰,眼神坚定地冲进了前方的光亮中

    不远处的林子里

    “诶,你看这个是什么东西?”

    女孩子们又发现了一些新奇的玩意儿,这回不是蘑菇,不是叶子,不是水果,而是一只长得毛茸茸的小兔子。

    “好可爱呀!”

    一群女生蜂拥而上,争着抢着想要撸一撸这小兔子的毛。

    和小兔子倒是倔强的很,左蹦右跳,愣是没让女孩子们抓他个现行。

    “好啦好啦,不要再折磨她了,快点把它放走吧!”

    小意见女孩子们又开始捣鼓小动物,便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们要保护小动物,小动物与我们人类是平等的,我们不要这样调戏她!”

    那群女生站了起来,发出了不屑的笑声,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哇,好圣母婊啊!”

    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抱着肚子大笑起来,可小艺却没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依旧是自顾自的找着可以吃的野味。

    那群女生正在笑着,忽然声音一闪,便没了踪迹。

    小艺健身后突然没了声响,转头一看,却发现三人早已不在原地,略有些惊慌的说道:

    “喂,你们三人去哪里了?”

    周围的其他女生也听到了这声呼唤,都纷纷跑来小依身边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小艺略有些紧张的说道:

    “刚刚刚刚他们三个人还在,现在他们突然没有了,我不知道他们去哪里叫唤他们,他们也不答应!”

    小艺明显有些慌了,因为就在凑过来的,这群人里也没有刚刚的那三人。

    这很明显已经不是开玩笑的级别了,要知道在原始森林中走丢,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快大家一起分头去找他们三个人吧,记住这一次一定要五个人,五个人一组拉好手,手牵着手,不要丢了,知道吗?”

    小艺这次的分配十分均匀,几乎每五个人中就有两三个带着家伙式儿的,一旦在遇到什么危险,他们也可以灵活地应对。

    而小艺则是带领着身后的四个女生,默默的走向了就在他们前方的林子里

    蒙白和王涛两人冲入了光芒中,起初他们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只是觉得眼前背光亮闪的头脑发胀。

    渐渐的,随着越往深处走去,两人便也马上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即使他们不动,他们感觉身子也被什么不知名的力量向前拖去。

    “蒙白,你停了吗?”

    王涛强忍住想要吐的冲动,憋着嗓子一字一顿地说道。

    “嗯,我停了,但是我感觉我还是在向前移动!”

    蒙白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眼看他的呕吐物就已经堵在了嗓子眼上,竟然被他活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两人渐渐的感觉到周围的时空线被扭曲了,一般纵使头脑发胀,身子却灵活的很。

    胃里翻天覆地的旋转着,一股股胃酸的气味向上涌来。

    “白泽,这是什么意思?”

    蒙白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大声吼道:

    “现在我该怎么办?”

    白泽更是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早已趴在地上吐得七荤八素,强撑着力气说道:

    “这绝对是扭曲了时空的力量,就在我这个异世界,都已经被扭曲得天翻地覆!”

    我白听了这话,心中一凉,暗道:

    “难不成我们进了黑洞被吸入另外一个世界?”

    正想着蒙白把心一横向王涛说道:

    “快释放我们的异能流形成铠甲,看看能否挡住这股力量!”

    两人这时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纷纷地唤出了自己的力量,几乎是在一瞬间,赤焰与水流撞在了一起,涌起了大量的水雾。

    可这股水雾经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便被周围的光芒渐渐分散去了,带着水雾散去时,蒙白猛地感觉到周围的光芒,像是正在吞噬自己的异能,不断的向自己的铠甲上吸去。

    “梦白,你这是什么馊主意?赶紧收了起来!”

    王涛早已敏锐地察觉到周围光芒的不对劲,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收起了铠甲,可蒙白似乎对这并没有什么感觉,反而是淡淡的说道:

    “那你就让他们把我的铠甲西光看,他们还能吸走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