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刘白,虽说还是一个孩子,但是他的心理年龄实际上是十分大的,而且他也要比其他孩子成熟,让不少,不过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出现在了这个地方,确实是让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不过令自己最惊讶的是,曾经那个自己只是一个人能看到的机器人,类似于黑白阴影一样的东西,现在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她最不敢相信的,他原本以为那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幻觉,恐怕那只不过是自己因为长时间的压力太大而导致的,没想到现在居然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主人,你先休息一会儿吧!,现在这里比较危险,等到那会安全了我再叫你,你放心吧,就只是睡一小会而已…”

    …

    …

    …

    无语摇了摇头,他甚至从没有听说过皮蛋瘦肉粥是什么东西,那还谈得上喝没喝过?

    无语小时候吃的最常见的东西便是板栗,尽管老大每天都会在自己面前吃炸鸡喝啤酒,但老大从不让他碰这些东西。

    无语有些好奇的跟上走进了厨房,一边跟上去,一边问道:

    “皮蛋瘦肉粥好喝吗?她为什么是喝的,不是吃的?我们早上喝一点东西,能饱吗?”

    一连串问题问的刘能哭笑不得,在他的眼里,这个天真的孩子就像是山里来的孩子一样,尽管他身上有着许多秘密,尽管他的目的是要杀掉自己,可刘能一就对着孩子满眼的宠溺。

    “当然能吃饱了,皮蛋瘦肉粥也不是很稀,里面也有瘦肉,很好吃的,你会儿多喝一点!”

    刘能一边说着,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了前几天剩下的瘦肉粥,倒进锅里。

    不一会儿,锅里面“咕嘟咕嘟”的,冒起了热气,奶白色的粥中混着些许瘦肉,零星的黑色的皮蛋衬着白色的粥底,让人食欲大发,三种东西混合起来的香气扑进无语的鼻中。

    “我已经十个小时没吃东西了!这味道真香啊!”

    无语看了看手表,一边掐着时间,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

    “今天早上一定要吃个爽!”

    不知怎的,无语,在刘能旁边本能地展现出了它属于孩子的那一面,在老大面前,他则是保持住了自己训练的那份冷静与沉着。

    老大从没有给他一点点父亲的感觉,而相反的老大给他的是一种绝对的命令,一种令他无法抗拒的命令。

    而刘能在恰恰相反,无语站在刘能旁边,自然而然的想要靠近他,就像是他的亲生父亲一般,尽管是两个单独的个体,却又不断的互相吸引。

    没多久,刘能便拧上了电磁炉的火,总热气腾腾的锅中,满满的盛出一大碗皮蛋瘦肉粥,递给无语,一边递着一边说道:

    “小心点,烫!跑快一点端到桌子上吧!”

    听了这话,无语,格外小心地捧起了粥,赶忙一溜烟的窜进了客厅,一把将滚烫的碗放在了桌上,一边搓着手一边说道:

    “真烫啊!但也是真香啊!”

    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用勺子盛起了一勺奶白色的粥,轻轻地放进了嘴里。

    尽管粥烫的让他难以下咽,但醇香的气味在他口中蔓延开来,比板栗还要香的气味在口中不断发酵,一口下去,直直的暖到胃里。

    不知怎的,自从来到了刘能旁边,无语变得越来越容易满足,现在竟然因为一碗小小的皮蛋瘦肉粥,他竟然感到了满满的幸福感。

    “怎么样?好喝吗?”

    刘能一边把自己的粥放到了桌上,一边从冰箱中拿出冰镇好的凉拌菜。

    无语看着热腾腾的皮蛋瘦肉与冰爽可口的凉菜,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胃口,大口大口的喝起了粥。

    “喝慢点,太烫了!”

    刘能看到无语这么饿,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就这点凉菜吧!别烫着了,这凉菜还挺好吃的!是我专门拿伊比利亚火腿拌的,别的地方很少能吃到这么正宗的凉菜!”

    刘能有些骄傲的说着,无语似乎对着菜也很感兴趣,不知道是无语太饿了还是菜真的好吃,无语最后竟连盘子都舔的干干净净。

    “这么饿吗?我还有再给你来点不?”

    刘能关心的问着,看着无语吃的肚子溜圆,他也有些欣慰的笑了笑,说道:

    “好了,快点去洗一洗吧,准备好了咱们就可以出发!”

    看见刘能这么早便要出,无语赶忙跑进卫生间,整理了下自己的穿着,一溜烟的窜下了楼

    刘氏集团的产业覆盖面极大,从娱乐到房地产,几乎渗透进了滨海人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现在刘氏集团还没有被交出去,刘能依旧坐拥着整个刘氏集团,除了有合适的人选时去谈谈合作,其他时间几乎都忙的转不过身来。

    “今天我要去开发一个新的地产,你要跟着去吗?”

    刘能一边开着车,一边问着无语,无语没有回答,默默的点了点头。

    “提前和你说了,开发地产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去了很枯燥,你可能只是坐着喝点水。”

    刘能一边想着一边又说道:

    “我送你去游乐场吧!你应该没有去过游乐场吧?滨海市有我投资的全国最大的游乐场,你去试一试吧!”

    刘能一边说着,一边将车拐到了高速路上,还没等无语拒绝,便120迈的速度开往游乐场

    嘻哈世界

    “嗨,欢迎来到嘻哈世界!我是你的朋友,小丑大大!”

    一个红鼻子小丑,站在游乐场门口,不停的大声说着:

    “祝你们在嘻哈世界有愉快的一天!准备好了吗?要进去咯!”

    刘能将撇在门口,掉头便往市区走,无语见状,有些着急了问道:

    “你是想丢下我吗?不会是怕死吧?”

    刘能听了这话,摇下车窗,转头望向无语,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我怕死?怕死我早就把你赶走了!好好玩吧,那边的商业机密不适合你听!”

    说吧,便扭头回车中继续开车前往交谈地点,一边走着一边将手伸出车窗,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

    嘻哈世界里

    “哼,反正我也没玩过,不玩白不玩!”

    无语,一边生着闷气,一边走在游乐场里,左转右转,眼前尽是些从没见过的稀罕玩意儿。

    “那就先从这个玩起吧!”

    无语看到有一个大机子没有人排队,便把手揣在裤兜里,一边喝着可乐,一边溜达到机子旁边,轻声的问道:

    “请问这机子开吗?”

    工作人员似乎很少见有人来玩这个机子,便满脸堆笑地立刻迎了上来,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哎呀,少年!你要挑战我们的机子吗?我们这个机子可是已经有足足半个月没有人来玩过了!”

    这话一出,立刻吸引了无语的好奇心,无语抬头望了望这高耸入云的机子,心中着实一惊,不禁想到:

    “喂,没搞错吧?这么高的机子,没人玩,是怕死吧?这机子不会出故障吧?”

    一边想着,无语便想退下去,可谁知工作人员在那一番话立刻吸引了周围游客的注意力,他们纷纷凑上前来用手机拍着这位勇敢的少年。

    “我们的机子叫做:雄鹰猎空!”

    工作人员见无语没有想走的意思,便开始介绍道:

    “雄鹰猎空,是目前全世界最高的极限运动机,一般的蹦极高度都在100米左右,而我们的“雄鹰猎空”则是在250米左右!”

    说到这里,周围的人不禁尖叫了出来,很难想象,竟然有人敢于去挑战这种机子。

    无语不禁捏了把汗,心中连连暗骂道:

    “我丢,谁说我不害怕的,我刚准备走,大家都凑上来了,我怎么走?完了!完了!”

    一边想着,无语一边故作镇定的望向工作人员,似乎是根本不在意的说道:

    “还有什么需要介绍的吗?一次性介绍完就行了!”

    无语正想接下来去说,可没想到工作人员竟如此激动,赶忙接上话茬说道:

    “孩子,那你赶紧去准备准备吧!做我们的机子,需要穿我们特制的衣服!”

    一边说着一边遍,将无语请进了更衣室。

    无语坐在更衣室的凳子上,双腿不停的发抖,有些害怕的喃喃自语道:

    “老哥,我恐高啊!你这是要我的命啊!我以为这机子是旋转木马呢!”

    一边说着,一边套上了工作人员递给她的厚重的防护服。

    “不是吧?这群人的防护机制不会就是让我穿厚点下来摔不死吧?我无语长这么大还没有体验过,摔死!难不成这次要体验一回?”

    无语捏了捏满是羽绒的防护服,一边套着,一边想着。

    门外的工作人员早已激动成了一团,他们一边招呼着游乐园里的人过来观看,一边激动地说道:

    “从没有人像这孩子一样淡定,每一个匿名过来挑战的人,无一不是战战兢兢的坐上去,满脸经吓的连滚带爬的走下来,大家这次见到的恐怕是本游乐园开园以来最具挑战性的一次娱乐活动!”

    一边说着工作人员,一边将无语从更衣室中请了出来,被厚厚的防护服裹着,无语脸上尴尬的表情,大家也没有看到,大家只是不住地鼓掌,为这个勇敢的少年加油鼓气!

    “孩子,你太勇敢了!”

    “勇敢个鬼哦!我现在杀你的心都有了!”

    听了这话,无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边无奈地坐上了椅子,一边心里骂骂咧咧的想到:

    “要不是你们一群乡巴佬起哄,我也不至于坐着生死挑战!完了完了,老大,我无语,这次任务要是没有完成,你也别怪我了!”

    无语一边想着一边将头绝望的靠在了椅子上,正准备最后一次看一看这地面上的风景时,耳中却听到工作人员说道:

    “马力开到最大,花样调到最高,速度调到最快!我们为这位勇敢的少年加点料吧!来,音乐起!”

    工作人员一边声情并茂地说着,一边帮助无语将安全卡扣紧紧地卡在了身上,无语眼中满是愤怒地看着工作人员,可工作人员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我可真是你爷爷呀!”

    听了这话,无语更是绝望,恨不得现在就用风沙将她卷上五万米高空,让他感受感受什么叫做恐高的滋味!

    可既来之则安之,无语不可以当众展示他的异能力,她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座椅的两边,咬紧了牙,口中不断的念叨着:

    “没事,就一会儿,没事!”

    还没说完,无语,只觉得身子被猛的向下拽了一下,他再一次睁眼便感觉自己正以飞速向上飞去。

    心脏像是被重物压住了一样,不断的向下沉去,幸亏无语从小接受训练,对于这点心脏负荷还是信手拈来。

    无语看着渐渐离开地面的双脚,眼中都快渗出泪花了,她咬着牙吼道:

    “奶奶的!反正在这骂他们也听不到!”

    无语一边骂着,一边看着越来越高的机子,有些绝望的吼到:

    “我祝你爷爷下象棋必被指指点点!你买菜必涨价,超级加倍!翻100倍!”

    正喊着,话音还没落,无语,便觉得身子又猛地向上一提,机子竟然凭空在空中停止了…

    …

    …

    自从他们被抓过来以后,那群人几乎每隔上两三天就会进来给他们上一次麻药,他们这个麻药的对,倒确实是不太小,如果真是普通人的话,估计每一次都需要昏倒3-4天,幸亏他们每一天都会给自己上足量的葡萄糖溶液。不过,这样子的办法可不是能让他们长久保住自己小命的办法。

    刚开始的那几天,刘宇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居然对这种东西有免疫的效果。不过后来他也渐渐的发现了,其实这就是那群大人们口中所说的异能力。

    因为他平时在这个黑暗的房间里面居然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几点的光芒,然而就在最近,这些都帮忙,居然变得越来越大,直到现在他都能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站在这个房间里面,那个人影身上黑白相间的,他只是站在远处呆呆的看了看刘宇,他并不说话,就像是一个守卫,正在不断的守护着他一样。

    “我早都醒了,但是我一直不敢叫我,就是怕那群人进来以后发现我们大家都醒了吗?”

    刘华也在阴暗的地方微微的说了一声,他最近也觉得自己有些奇怪,他发现了自己的身上有一股奇怪的能量,那股能量就像是能指引着自己从昏昏沉沉的睡眠中醒过来一样。

    但是在这个地方,他看不清楚他的面前到底有些什么,所以他和刘宇不同,他根本没有办法确认周围的人到底在哪里。

    但是自从他们被绑过来以后,他的各个方面的感知能力都变得强了不少,他几乎能清晰地感觉到周围到底有哪些人存在,所以说他也能明显的感觉到这门口走动的人到底在干些什么。

    “现在在门口走动的那些人,他们就站在这个门口看着我们,所以我们聊说话声音小一点点,我发现他们每一天都有一段时间不在门口,我们在那个时候可以用来行动和聊天。”

    他尽量的把自己的声音压低,因为一旦他们声音发出都过大,就会让那群人听到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那群人在关门的时候并没有把门给彻底的关上,而是留了一条小小的缝隙,为的就是让里面的声音传出来。

    “好,那我们就等到过上一段时间以后才继续的讲一讲咱们到底怎么出去,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得要确认一下其他人有没有醒过来。”

    “不用确认了,我早都醒过来了,我和刘白在这边儿已经悄悄摸摸的,讨论了很长时间了,你们都没有听见我们的声音吧?”

    刘勇淡淡的回了他们一句,他早都已经醒了过来了,几乎是在他们进来的第一天,他就已经和刘白意识到他们自己根本不会昏倒。

    他们两个人在这里商量了好几天这个对策了,但是他们一直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论。因为他们无论怎么样想,都没有办法想到这个地方戒备如此森严,就应该怎么样逃出去。

    他们四个人原本以为自己的想法都是别人不知道的,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原来在他们四个互相隐瞒的同时,他们四个人其实都有了异能力。

    “原来你们都有异能力量,我还以为你们都没有呢,看来咱们之前的互相的隐瞒也都是无用功,在这里大家都已经显露出来了。”

    刘宇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他们的反应,他们当然不知道,居然还有人能在这么黑暗的地方看清楚他们到底表情是什么。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些尴尬,不过这些尴尬透露出来的却更多的是一些欣慰,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曾经是一个怪人,但是现在他们并不是了。

    “好了好了,赶紧闭嘴吧,那群人好像进来检查了每一天,我们都掐着点儿,就是这个时间他们差不多就会进来。”

    刘华一边说着,一边提醒着他们赶紧要闭嘴了,因为时间再一旦长了一些人很有可能就会注意到他们到底在干些什么。

    他们瞬间就全部都闭上了嘴巴,原本的那些葡萄糖溶液还是继续的怪自己的手上,因为她们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吃的,没有喝的,如果不打这些溶液的话,估计很快就会饿死在这里了。虽说这些东西的量肯定是不能让他们特别的足,但是还是能勉强保住他们的小名儿了,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东西根本就不是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是要保住他们的命最重要,他们如果连自己的小命都没有,把它保住的话,还说什么从这里往外逃。

    果不其然,在他们说话声音停止的一瞬间,门就已经没事了,也打开了。所幸他们之前讲话的声音特别小,所以说那些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孩子们已经醒了过来。

    今天的妖姬已经打过了,他们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磨练,他们已经对这种药产生了一些抗行,他们几乎在打完要以后的半个小时就能彻底的恢复完。

    但是那些人根本就没有那么好的容器和那么好的条件去测量一下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彻底地吸收这些东西,只能大概的看一看,大概的用手摸一摸,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反应。

    这个地方如此的黑,主要还是为了让这群孩子们根本没有办法来分的清楚他们到底在哪里,到底怎样出去。

    “这群孩子们自从被绑过来以后,一直都是保持这样子的动作,我看他们几个好像是有一些位置改变了,他们有没有可能早都已经醒过来了,只不过是一直在骗我们。”

    一个巡逻的男人,他们之前注意到了原本的地方根本就不是这样子的,但是这一次进来以后发现自己居然真的是那样的。

    “根本不可能发现这种情况,因为这些孩子们都还小,我不信他们如果真的发现自己是这样子的,画的连一点点的把柄都不露出来,而且这个地方露思的小,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能跑出去。”

    带头的那个人一边笑眯眯的说着,一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他确定在这么小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能还手的余地。

    “而且他们根本就没有出去过,他们大概都不知道咱们到底在哪一个地方把他们给消灭掉了,但是这个地方确实没那么简单。”

    带头的男人用手一边的叭啦的着他们,一边笑眯眯地和眼前的这个男人说着话,他们两个人不知道交流了多长时间,终于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把他们所有的周围的环境都给检查过一遍,之后,他们笑眯眯的离开了这里。

    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子的,他们每天用技术的方法来研究的话,也就只有这个了。

    “好了,好了,咱们也别讨论这些问题了,他们几个人应该已经走远了,咱们应该可以正式讨论一下我们的问题。”

    等到那两个人走了以后,他们在渐渐地又产生了巨大的声音,这个声音虽说在他们听来很大,但是在外面听来其实也就像蚊子一样嗡嗡的。

    “他说的很有道理呀,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周围的环境和周围的地势到底是怎么样的,就算我们跑出去了,也根本就不了解这个地方。”

    刘宇说这话的时候,突然有些气馁了,因为他是你想了这么长时间的办法,现在来看确实是有一些行不通的。

    他曾经想要做的就是这样子,直接像莽夫一样跑出去,然后来看一看到底怎样才可以到达,但是如果以现在来看的话,估计很有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

    “咱们可以利用他们走的那一段时间里面冲出去,然后直接选择一个方向,反正我们也不管那个方向到底能不能走出去了,咱们就像是莽夫一样,直接跑出去就可以了。反正他也能大概地感受到这里面的环境到底是怎样的。”

    刘宇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刘华,现在他们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少年的身上了,所以说他平时里面很少展示出他的能力,但是现在他确实是有些慌了。他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样才可以完成的这一次任务了。

    虽说他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有了异能力,但是他之前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独自在实验的时候能感觉得到周围是什么样的环境。在一个要么就是自己独自一个人被绑在这里的时候,能感觉得到。

    现在如果真的让他独自一个人来挑起一个大梁的话,确实有些困难的。但是他只能咬咬牙坚持下来,如果他不调起来的话,其他人更难调起来了。

    “我觉得这个事情可以,而且我以我的实力也能掌控的了,这个大局是到底是怎样发展的。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出去以后到底该怎么样,如果这是一个空间内的话,那就更麻烦了。”

    刘勇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周围的情况,他在这里被关着的这么多天里面,他每一天都在不断的琢磨着到底怎么样才可以。推算出是周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但是他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我推算过这周围到底是什么环境,这个周围的空气应该不是被压缩过的,应该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暖水壶而已。”

    一群人听过了这话以后都有一些陷入了沉思,但是很明显,他们的沉思中能看的出来透露了些许的高兴,毕竟这事情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反而说可以算是一些好事情。

    如果这周围并不是被压缩的时间和空间的话,那就说明他们对于这个跑出去还是有很大的希望的,如果他们只要保持好阵型的话就一定可以跑出去。

    “我可以用来做你们的战力得保护我虽说在其他方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优势,但是我可以看的清楚敌人在做些什么,所以说我可以很清楚的来给你们做一个坚强的后盾。”

    刘白它本身只有战斗这一个能力,在其他方面他几乎就是没有任何的天赋,而且也没有看得出来她自己在这方面有一点点的优势,所以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因为在这些东西上面他都没有一点点的天赋,他只能把这些东西留给其他人来做。他要做的就是做一些自己最擅长的事情。

    他们现在的情况确实是想要让自己根本不碰到那些巡逻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目测这个地方并没有那么大,就算是每一层都有自己所需要坚持的东西,那也很多了。

    这整个地方绝对不可能只是关押了他们,这几个小孩子的肯定还关押了其他的很多的人,所以说他们只需要找准这个时机就可以跑出去。

    但是就算已经找准了最完美的时机,他们直接这样一味地跑出去,也绝对会和他们撞个正怀的,因为这地方每一次进来的人都不一样,而且他们每次进来的人都有一个不同的质感。

    有的人他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那股高傲的气息,从他讲话中都可以听得出来,但是有的人从他的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那种谨慎就可以听的很清楚。

    “行了,我觉得咱们现在也不要再讲这么多了,咱们最起码得要等到下一个几人进来的时候,他才可以继续。”

    他们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几乎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话想要说了,毕竟他们被绑在这里这么多天,他们想要说的话互相都已经讲完了。离得太远的他们也在尽量的想办法把自己挪到和他们近一点点。

    他们大概都已经清楚这周围的这群人到底多长时间巡逻一次,所以说他们把这个时间拿捏的很恰到好处,他们也完全不担心这个事情究竟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所以说他们很有可能会被发现,但是如果不被发现的话,那是最完美的。

    果不其然,他们坐下来还没有两三分钟,另外一队人就已经来到这里了。虽说这个情况并不是那么的好,但是对他们来说也只能算是一种放松式的检查。

    很明显,上一批人检查的要比这一批人仔细的太多了,这一批人在看他们的时候,几乎也就是翻上两下,用脚踹一踹,他们就完事儿了。

    他们也丝毫不会蹲下来,仔细的看一看他们到底是不是在呼吸着,他们似乎根本不关心眼前的这一群臭小子们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们只是一边闲聊一边哈哈大笑,好像根本不会认为眼前的这些臭小子们会崛起反抗。

    “我给你说这些臭小子只不过就是一些把柄而已,等老大到时候不用他们了的话,直接就把它们扔到那个后山喂狗就行了,不过就这麻药的量,估计为狗那些狗都得被麻倒上三天三夜呢。”

    那些人一边笑哈哈的说着,一边开始,有的没的和他们打起了趣。

    躺在地上的几个孩子,不仅我起来自己的拳头,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原来他们在这群人的眼里面就是那么的不值一提,甚至可以说它们的命就像是一些布娃娃一样,根本就不配让他们作为一点点的注意!

    等到那群人走了以后,一群孩子们一个个的都轻轻的站了起来,他们都知道,接下来会要面对的是他们这一辈子所经历的最重要的一次选择,如果继续待在这里的话,无非也就是每一天让他们注射一点麻药,注射一点葡萄糖溶液。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上一段时间,然后被他们给扔到后山去。

    不过既然这里有后山的话,那就说明这个地方适合外面有着天然的联系的,肯定是在一个离城区比较远的地方,不过就算是离城区比较远,也是在现实生活当中的比待在这里要强上不少。

    要不是因为他们现在的实力不够强大,他们早都已经崛起反抗了,不过无论如何,他们都会要决定逃出这里,因为他们继续要再待在这里的话,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不知道,大家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可以预见的了的是,自己的未来一定会变得毫无光亮。

    “好了,他们已经走了,咱们可以准备行动了,咱们的行动动作一定要小,不能让他们给发现了,他们平时就算是离得很远也会很灵敏的,不断的回头看,但是今天却丝毫没有回头的痕迹,那就说明他们估计是很放心。”

    “今天的计量确实是要比平时多上很多的,因为我的明显的感觉到我现在的身子没有平时那么硬朗了,平时我站起来活动的时候都没有能感觉得到我的身子这么虚弱,而今天却感觉到了虚弱,那就说明药劲儿还没有过去。”

    刘勇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身旁的几个人,他们的动作还好,都很正常,不过自己的身体素质一直都是很强硬的,所以就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太舒服,但是他还是可以勉强坚持的住的,他最担心的就是眼前的这几个人,他们坚持不住了。

    几个人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们就开始悄悄地向门边摸了过去,他们不知道门边有没有被他们给贴上什么东西,所以只能让刘宇来打头阵。

    刘雨,因为他的异能力的原因,他能看得清楚这屋子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他发现自己一旦开始行动之后,自己的那个身影也开始行动了起来,那个人影原本只是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自己,没有想到现在居然已经走到了门边,就像是在受到了自己的控制一样。

    不过这幸好是处于黑暗当中,周围的人还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酒店到那个人人影直接将门给打了开来,瞬间一股巨大的能量从他的身前穿了过来,他直接被穿透了,但是这就像是一股灵魂一样,根本达不到他们的实体。

    “好啦,兄弟们,赶紧走吧,这边确实是有现金的,不过已经被我给用完了,你们只要走的够快,就绝对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速度一定要快。”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着自己身后的那群人开始回血了,双手,它们的速度和时间必须要快一点,因为他发现自己过来以后,那个地方就开始渐渐的下沉了,如果沉到他们没有办法达到的位置的话,那就已经废了。

    那一群孩子们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向门口跳了过去,不过这么大的声音当然会引起那选择注意了那群人,虽说走了挺远的地方,但是他们一听到声音以后瞬间警惕了起来,因为这是他们这个监狱里面独有的,防御的方法。

    必须人似乎根本就没有想到这群孩子们居然能破译的聊这种东西,直接从里面跳出来,他们还在以为着自己的这个铜墙铁壁有多么的强大。所以他们也只不过是慢悠悠的走了回来。

    等到了周围的时候,他一看,却发现地面上一片狼藉,丝毫没有一点小孩子的综艺,他以为小孩子都已经掉下去了,但是没有想到,当他往下看的时候,却发现底下亮堂堂的。连一个孩子都没有。

    那巡逻的人瞬间有一些毛骨悚然,因为他明显地感觉到了这群孩子们这一次的动作有一些诡异,而且他们为什么可以凭空的消失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

    那群人也开始手忙脚乱了起来,他们左顾右盼的家伙,看一看周围到底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助他们的,但是看了一圈以后,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东西。

    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把着的地方,所以说他们到底最终是如何成功的,他也有些不太理解。

    “你说他们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痕迹,这个地方就这样子凭空的被人家踩了,那就说明他肯定是当时穿了一个和我差不多的鞋子。”

    他开始渐渐的给自己的这个人物的花香,它的花香最终画的并不是那么的标准,但是他发现自己居然把敌人锁一下,然后东西都给画出来了。

    一群人一边做着有益能流形成的大鸟,一边儿看着咱再瞧瞧的平台上飞行的蒙白,他们确实发现了自己的实力和这个臭小子差距的有些太大了。

    他们虽说并不知道到底想要些什么,但是他们觉得如果有如此大的差距。他们会在以后很困难的完成这件事情。

    不过幸好他们所要做的也只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越狱而已,他们从那里跑出来以后就直接已经找到了这个地方的出口到底是在哪里?

    他们对这个地方虽说有一点点都不熟悉,但是却连一点点陌生的感觉都没有,就像是在自己家里玩一样。

    他们平时演习和在脑海中已经构建了无数次这个模型和这一次的行动计划了,所以说几乎每一个东西他们都已经达到了最完美的惊喜程度,他无法理解,就有些奇怪,但是这也无伤大雅…

    “主人可一醒来了,现在大部分的人已经被我干掉了,周围已经回到了原来安全的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