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呵呵,你就这?”

    校长一边用皮鞋尖怼了怼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刘能,一边在会议室里走来走去。

    “校长,这次的刘能怎么处理?”

    马主任,这时也是慌了神,他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曾经的他也只是犯了些盗窃罪,从没经历过如此血腥的杀人。

    可体育老师们却已经习以为常,毕竟在他们来之前就是干这行的,他们点起了烟,吸了几口,一边仰着头,吐着烟圈,一边说道:

    “那还能怎么样?就按照老样子来,叫那群小孩拖到后山给他埋了!”

    这话一出,那几个老师也便是纷纷点头,校长和马主任听了这件衣,也只能作罢,毕竟这后山你埋的尸体也不下三四十具。

    想到了最好的解决办法,一群人竟然一反常态的笑了起来,似乎根本没有对于杀人的恐惧,反而依旧是在为自己马上要得到500万而感到高兴!

    孤儿院一楼

    “真的是他们到底跑去哪里了?”

    无语一边在一楼飞速的跑站,一边左右环顾着各个教室,与其说他们是教室,倒不如说那是一个水泥房!

    四面墙壁都还是水泥的,连地板都没有上,房子里一共就有四五张桌子,那几张桌子还摇摇欲坠,木头腿都已经腐蚀的严重。

    “妈的,这可真是爱财如命啊!九连换个凳子腿的钱都舍不得出!你们真是属貔貅的,也不怕把自己憋死!”

    无语一边在一楼飞奔着,一边寻找着刘能的踪迹,可是跑了一圈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哪怕是连一个孩子都没有。

    “不能是上楼了吧?”

    无语一边想着,一边从侧边楼梯冲上了二楼。

    这孤儿院一共就有三层楼,据他的观察,三楼全部都是美术室,体育活动室和仓库,他们应该不会呆在三楼,所以他们只有可能在一二楼层呆着。

    既然已经确定了目标在的地方是二楼,无语轻轻的放慢了脚步,慢慢的贴着墙走上二楼,一边走着,一边把耳朵贴在墙边,仔细地听着墙里的动静。

    “嗯,没有人,最起码他们现在没有在走动,应该是在商量些什么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

    无语一边缓缓的上楼梯,一边心里默默的想着,他早已经盘算好了,刘能现在的状况。

    身经百战的他几乎是凭借着本能在预估楼上的情况,但无论如何,对面都只是些普通人,尽管他不去考虑这些,这一次也能妥妥的把他救出来。

    无语一边想着一边一只脚已经踏上了二楼的台阶,出于本能,他只是轻轻地从兜里掏出一个玻璃片,将它轻轻地放在拐角处,根据玻璃片折射出的走廊里的情况,他都看的一清二楚。

    “没有人?”

    无语有些奇怪,二楼走廊里没有人,但是这走廊里确实安静的,有些吓人,这一栋楼就像是死了一般,没有一点生机。

    无语往右边看了看,紧紧挨着他的,便是一道窗户,这时无语灵光一现,打开窗户,转身便跳了出去…

    会议室里

    “那就这么定了,这次由谁来送?那群孩子现在肯定来不及送了,如果他们敢呆在门口,那说明刘能不是一个人来的,如果说另外一个人一旦进来了,可就有危险了!”

    马主任,一贯是谨慎的,无论是做坏事还是管理那群孩子们,他总是能想到最坏的方法去折磨他们。

    主任搓了搓他的山羊胡子,皱着眉头,眼珠咕噜噜的转了一会儿,突然像是灵光乍现一般,满脸狞笑地说着:

    “那我们就来一个引狼入室吧!哦,不,准确来说,他应该叫做请君入瓮!”

    他一个眼神,周围的同事们便已经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了。

    马主任,想利用刘能当做诱饵把无语吸引过来,如果是正常人的话,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它是没有胜算的,可惜无语她不是正常人!

    “那我们怎么才能确定那个人一定会被刘能所吸引?难不成我们要把刘能的尸体挂在墙上?”

    体育老师一边抽着烟,一边看了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刘能,用脚踢了踢他的脑袋,说道:

    “挂上去未免有点太残忍了,更何况周围的居民一旦把我们举报了,我们今天全都得进去!”

    校长原本也觉得这个方法很不错,但听着体育老师的这一番话,他们又犹豫了,一旦世纪暴露,他们要面对的绝对不仅仅是牢狱之灾,死刑的可能性太大了!

    想到这里,那群人又是面面相觑,只是她们真是江郎才尽了,除了杀人放火他们在行,其他的方面他们和小白没有什么区别!

    就在那群人在会议室里,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最佳方案的时候,忽然窗边的玻璃像是被什么东西敲了敲一般,猛然发出了“咚咚咚”的敲击声!

    “我去,什么玩意,从这边过去了?还是说我们遇到鬼了?”

    英语老师总是喜欢把一些自己没有看到的东西解释为鬼怪,体育老师不屑的笑着,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你看,你要是怕鬼,你杀什么人啊?你现在已经杀人了,你就不要怕鬼好不好?搞得自己像是个好人一样!”

    英语老师听了她的话,脸上不禁泛起了绯红,尴尬的捂住脸,一边低着头搓着脸,一边淡淡的说道:

    “没有,我只是顺道提了一下,谁会怕那种人啊?我们干都干了,有本事…”

    那英语老师话还没说完,站在窗口边的老师便猛地回头,望着窗户满脸惊讶的说道:

    “真,真的,真的有东西在敲玻璃!”

    听了这话,校长和马主任同时眉头一皱,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那这件事情已经脱离了物理常识,这里是二楼,应该没有人可以在没有护栏的情况下趴在二楼这么长时间!

    校长和马主任不信邪,他骂人缓缓的走向前去,把锁窗户的卡扣放下来,拉开窗户,将脑袋探向窗外。

    正准备两人左右环顾的时候,一股巨大的风力,将两人从窗口处吹了出来。

    “什么鬼?怎么风突然变得这么大了?”

    被催回来,校长还是有点懵逼,曾经的他在直升机螺旋桨的风压下,都不会有这么夸张的反应,可现如今,他竟然被从窗口中冲出的风压,压的快喘不过气。

    “但是什么东西?风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了?”

    校长有些奇怪,从没感受过如此大的风力,她一边尖叫着,一边拍了拍趴在地上昏了过去的马主任,一边拍一边说道。

    正准备一群人一起凑上来看一看这个神奇的现象的时候,无语从艇缓缓的从玻璃下方飘了上来,一边飘着,一边嘴上还带着一丝邪魅的微笑,似乎是仙人下凡一般。

    “哎呀,你是谁呀?”

    体育老师看到无语从外面飘了起来,非但没有一点点恐惧,反而是有些兴奋的说道:

    “怎么?你是怎么上来的?”

    尽管体育老师满脸热情地望着无语,满嘴兴奋的说着,可无语似乎根本不想搭理他,反而是轻轻地飘了起来,蹲在窗口边上,淡淡的说道:

    “是你们在找我吗?”

    周围的老师们都不敢轻举妄动,他们似乎都能看出来,这小男孩不一般,不但他知她的动作,她的眼神和心里也不是一般人能展现出来的!

    “怎么?贪污腐败的时候也没有见你这么安静,伤到刘能的时候也没有见你们这么安静,怎么现在面对我的时候如此安静?”

    无语斜着眼看着他们不解的问道。

    那体育老师见到这小男孩竟如此的嚣张一把从地上抡起了铁棍,冲着无语便冲了过去。

    可谁知无语轻轻地将右手一抬,长中央不断地汇聚起来异能流,就在那体育老师抡起铁棒即将要碰到无语的时候,一股无形的风,猛地从那体育老师脚下窜了起来,把体育老师掀起了,足足有两三米之远。

    “额,什么鬼?你到底用些什么?”

    不仅仅是那体育老师很懵逼,周围的大学老师和主任也看的一脸懵逼,因为他们是正常人,他们根本看不到异能流的存在,只是看到那体育老师被呼的一声掀飞了出去。

    “呵呵,别担心这个了,先担心担心你们自己吧!”

    无语趁着刚刚那一个空隙,清晰地看到刘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心里瞬间凉了一半,一边想着一边仔细的观察着他们行动!

    “刘能不会死了吧?他有那么多的宏图伟业,没有发展,他还要把冰海狮改造成一个他梦想中的城市!她还要”

    无语一想到这一群贪得无厌的人,便一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没机会了,原本的我还打算宽恕你们一下!可谁让你们把刘能上成这样!我自然是不可能饶你们的!”

    那几个老师看着这小孩,忍不住的捧腹大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就算你单挑很厉害,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你不可能一个一个打吧?既然不可能一个一个打,那你的胜率哪有自己没有数吗?”

    校长才想起来,自己人多势众,一边狞笑着,一边望着孤身一人前来的无语。

    可是无语丝毫并没有为这些事情而感到慌张,反而是淡淡的看了看手表,说到:

    “好吧,宝贝们,我给你们五分钟来擦拭自己,剩下那一分钟就留给你们享受余生吧!”

    无语坐在窗户边上,看着他们商量着的表情,没有一丝顾虑的说着。

    那群人仗着自己人多势众,一个个摩拳擦掌的狞笑着,从地上捡起来一个趁手的武器,并一起冲了上来,一边往上冲,嘴里还一边吼道:

    “怎么?我信你这一下能挡得住!”

    无语听校长这么说,只是觉得有些搞笑,作为一个普通人,小鱼他这样一个身经百战的异能者为敌,真是痴人说梦?

    就在那群人细细满满的以为自己马上就达到无语的那一刻,无语,周身突然猛地迸发出了一股绿色的能量,就那一群人谈到了几米之外。

    “就这?不是吧?!”

    校长和主任他们勉强地爬了起身来,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眼神有些恐惧又很惊异。

    “那是怎么回事?有人看清了吗?”

    校长不可思议地问着周围的人,可周围没有一个人能看得清刚刚无语做了些什么,几乎只是在一瞬间,他们就被弹飞了出去!

    “好了好了,我看你们也折腾的差不多了,这次该我来折腾折腾了吧?”

    无语一脸坏笑的望着他们,灵活的从阳台上跳了下来,一边望着他们,一边说道:

    “怎么?刚刚拿起铁棒的气势去哪了?刚刚说我不行的气势去哪里了?”

    那群人根本不了解无语的情况,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值得呆呆地站在原地,不断地向刘能旁边挪动着。

    “离他远点吧!就你们这样,只会玷污了它!”

    无语很是生气,面对眼前的这群人间渣滓,要是换作平时的他,早将他们赶尽杀绝了,可现在的他跟刘能学会了许多事情,他也认识到了,惩罚罪犯的最好方式并不是将它解决掉,而是把她感化了!

    无语一边想着,右手掌心一边汇聚起来一股能量球,轻轻一挥手,但能量球便直直的冲着人群飞了过去。

    “快躲开!你看他又动手指了!”

    校长和老师们也不傻,见到无语手指的方向,便立马冲着她手指的另一个方向闪去。

    说时迟,那是坏,就在那股能量球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地面上竟然被深深地可出了一道漩涡状的痕迹,校长和老师们深吸了一口凉气,喃喃的说道:

    “太可怕了,你还是人吗?为什么你手指过的地方总会留下那种东西?”

    虽然大学体育老师没干过什么好事,各种坏的东西,他也多多少少过过手,可尽管如此的一个老油条,依旧是看不出无语到底什么来头!

    “别费力气了,你们是永远不可能战胜我的!”…

    …

    …

    …

    无奈啊,无奈…

    …

    …

    毕竟自己平时看着的时候,妮妮从来不和外人玩儿,就算是有外人想要把它给牵走,他也会极其警惕的,及时按一下小天才手表上面的按键会瞬间反应到自己的手机上,怎么今天连一点点的反应都没有。

    “难不成这是有异能者来抓他了,你能折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释放自己的异能力,不然的话这样自己很容易暴露,还是说这是一个熟人作案?”

    小李一边自己嘟嘟囔囔的说着,一边感受着从墙里面传过来的信息。

    他的异能力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得到了提升,从原本的只能单纯的操控一个范围内的物品进化到了可以探索着一个范围内物品曾经所经历过的事情。

    但令他惊奇的是,他发现这一片墙面根本就没有关于妮妮的记忆,那就说明这个手表应该是被人给摘下来以后强制扔到这里的。

    “看来这一次真的是遇到麻烦了,你厉害,有可能已经被人给绑架了,至于绑架的人现在把他绑到了哪里,我们还不知道。”

    小李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赶紧打开了手机,毕竟这么严重的事情必须要通知一下马超,而且这绝对不是一次简简单单的绑架,如果只是为了勒索钱财的话,这么长时间了,也应该发来信息,或者是打来电话了。

    “马超,妮妮被人绑架了,我怀疑这是一次恶性绑架事件,他有可能只是为了激怒你,所以说绑匪的心情很不稳定。你一定要赶紧想出一个处理的办法。”

    马超刚刚吃完饭,他还没从刚刚那种抑郁的心情里面缓过劲儿来,现在又听到自己女儿被人绑架的消息,时间有一些崩溃。

    “你别想太多了,毕竟那个事情是我们两个的问题,和你本身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你本来就是被北斗所利用的一个人而已,你没有必要对他产生愧疚感。”

    力量虽然不太聪明,但是他很明事理,他知道自己和智慧的情感不应该强加在马超的身上。

    “你都想到这是谁绑架了妮妮吗?”

    马超现在脑子里都是混乱的,他根本想不出来到底是谁绑架了自己的女儿。况且自己这么多年来得罪的人也不少,如果说真的是想要。绑架自己的女儿来打击自己的话,那人数可就多了。

    “肯定不是你当刺客的时候的那些仇人,首先他们也不敢,就算他们敢故意能者来抢你女儿,她们也不敢完全的信任异能者。”

    智慧也在思考着这个事情,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北斗,但以他对北斗的了解,这事儿绝对不是北斗能做出来的,很明显是有人故意这么做,想要再让家伙给北斗,然后大家出所有的力气去对抗北斗。

    “现在最有嫌疑的有两个,一个是那个神秘的黑袍组织,另一个就是现在正在市区中活跃着的另外一组绿袍!”

    听了智慧的分析,马超渐渐的从悲伤和痛苦之中回过劲儿来了,他开始有一些理智和正常的判断。

    “那些黑袍完全不需要绑架我的女儿,因为他们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实力去把北斗这一群人给消除掉,如果说非要绑掉我的女儿来接我们的手去消除北斗的话。这反而有一些麻烦了。”

    马超一边喃喃自语的说着,一边又在思考着。

    “还真不一定呢,反正现在这两个都很有嫌疑,在市区里面活跃的绿袍和那个黑袍两个人的实力都很强大。如果说你真的想要查清楚,就必须要兵分两路。”

    智慧一边说着,一边看看马超的手机,马超知道他想要自己干什么了。

    “不会又要找那两个孩子吧,那三个孩子可最近真是让我给麻烦到了呢,如果说没事儿的话,我一定要好好的谢谢他们三个人一次呢。”

    马超一边喃喃自语地说着,一边把信息传给了那三个孩子所组成的群聊。

    经过马超刚刚那么一翻聊天儿,妻子已经大概的猜到了自己的女儿被人绑架了。

    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她也信任自己的老公,她相信自己的老公一定会把女儿安全的带回来。现在如果自己突然爆发的话,很有可能会对他们营救自己女儿的行动作出影响,妻子便默默一个人咽下了眼泪,他将自己所有的悲伤的眼前的肚子里,

    马超知道自己的妻子很贴心,心里面压力更大了,现在双重的压力压着他,所以说,看似两个人都没有压力,其实二人的压力比谁都大。

    “不是吧,不是吧,这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上一次的那个事情还没结束,这边儿他女儿又消失了,不过他这一次给咱们的任务一定不会太艰巨,估计就是让咱们去探一探城内的绿袍是怎么样的情况?”

    白羽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手机上发来的信息,甚至连发出来的那段儿话里都有错别字,这和马超平时的性格完全大不相同,可以看得出来,马超现在已经着急了,他对于女儿的失踪很是担心。

    “看来这一次敌人的行为做的很到位呀,他果然已经抓住了马超的弱点。”

    蒙白在昏迷了将近一个小时以后,终于醒了过来,小艺早都已经被他们给送回了学校,幸亏这里现在只有他们,如果说小艺还在的话,打死也不会让他们这么晚的出去冒险的。

    “就你这身子骨能顶的住吗?别说去那边儿看一看情况了,就算是呆在这里,我都怕那群人过来,轻轻松松的把你给解决了。”

    王涛知道蒙白刚刚在北斗那边产生了一次巨大的爆炸,才勉强让他们得以脱身,如果现在再让他去冒险的话,很有可能就是一去不复返了。

    “别说这种话了,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对于自己身体,我可比你们清楚更多,更何况我和城内的那群绿袍还是有仇的。”

    蒙白一边勉强的抬起了身子,一边看了看王涛,眼神中透露出了坚定。

    “德德德,我也拦不住你,你真是个贱骨头,我怎么说你也都会跟着去的。不过我可要在这里先提醒你了,这一次去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光是在北斗那里就已经吃了大亏了。”

    王涛一边说着,一边就开始收拾起了行李,经历了上一场大战,他算是看出来了,如果说面对这些人,不带一点儿武器的话,根本没有胜算。

    “不过我觉得应该是那群神秘人干的,毕竟神秘人他们的目标才是要将绿袍给彻底铲除掉,拿走神器,况且就他给我们的这些线索来说的话,如果真的是城内的那群绿跑所做的,他们的理由也有些不太充分。”

    白羽已经开始分析上了现在的情况,以他所见,估计这一次去绿袍的大本营探查一次也只是白费力气。

    “你也别说那么多了,我已经订了出租车,估计快到楼下了。咱们去了才能知道到底是不是他们干的,只要注意一下,别自己被他们给抓进去就可以啦,毕竟现在是文明社会了。咱们就算是去他那里参观一下,他们也不能拿咱们怎么样。”

    王涛听了这话,呵呵的笑了几声,恐怕蒙白是忘了自己曾经在露营地里面是怎么对那群绿袍的

    市内,馹岳酒楼

    “我说呀,怎么突然就传出来马超的女儿被绑架的消息?是不是你们找人干的呀?”

    一个身材臃肿的男人坐在椅子上,他一只手夹着一根雪茄,另一只手盘着两颗闷尖狮子头,一边吐着烟圈一边看了看,坐在对面有一些拘谨的男人。

    “我们从来不搞这种事情,哥哥光想马超这样的人,我们根本惹不起,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的找人去绑架他的女儿呢?”

    那身材臃肿的男人神情有些忧郁,似乎现在很担心这一些事情的发生。

    他又猛地吸了一口烟,狠狠的把所有的雪茄烟都吐在了那拘谨的男人的脸上,怒气冲冲的说道:

    “那你就快点儿去给老子查,一查到底,是谁绑架了马超的女儿,如果真的是黑道上的人绑架了,你赶紧把他的地址给马超写过去,不然的话,咱们很有可能又得迎来一次浩劫!”

    说吧,男人起身狠狠的把雪茄烟按灭在了桌子上,转身离去了,留下了还没有缓过劲儿来,依旧在得瑟个不停的人

    出租车很快就停在了一家小酒楼的楼下,根据马超给他们的地址定位的话,这里就是那个绿袍的小本营了,不过如果就拿这种小酒楼当做一个组织的小本营的话,确实是有一些草率。

    “我说就这么一个小酒楼,感觉怎么滴也有20年没装修了吧,拿这里当一个指挥台,他们不嫌太丢人吗?”

    王涛一脸嫌弃的看了看眼前的这个酒楼,就连门口坐着的都只是一些年过古稀的老头老太太,他们在这里一边喝着茶,一边打着牌,似乎根本就没有一点酒楼该有的样子。

    “你们别把这里小瞧了,毕竟这也是敌人的老巢,我们太过于轻敌,肯定是会造成一些麻烦的,所以我们还是谨慎为妙。”

    白羽一手拦住了就想要冲出去的王涛,毕竟曾经那个绿袍的手段,他们也都是见过的,绝对不可能像这些老头老太太一样,这么放松的守着这里,这个楼里面一定有其他的玄机。

    “烛龙,你帮我看一看这个楼里面到底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吗?”

    蒙白现在几乎是有什么事情都会直接找烛龙,最近从来没有被提问到的白泽都有一些嫉妒了。

    “这种小事儿你直接找白泽不就可以了,非得要来找我,本大爷可不伺候你这种小百科的问题。”

    烛龙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原以为最少也是一个五六层的高楼,没想到只是一个两层的小酒楼都要自己出马,便没好气的一口拒绝了他。

    “白泽,那只能麻烦你了,能不能帮我好好看一下这个楼里边到底有没有其他的玄机?”

    蒙白见到烛龙压根不想帮他,只能转向白泽,试一试,看看自己很长时间没有搭理的白泽会不会帮自己。

    “你还知道你很长时间没有搭理我呀,你都没有搭理我,我干嘛要帮你,而且我是你的工具吗,你需要我的时候想起来不需要我的时候直接又扔到一边?”

    白泽已经吃醋了,他感觉自己在这里已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蒙白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的这一段冒险真的是没给自己带来一点点收获,反而全都是累赘。

    “算了算了,让老子先进去探一探路吧,你们两个把这个东西带在手边儿,如果里面一旦另有玄机或者是危险的话,我会尽量用这个东西把里面的信息传达给你们的。”

    白羽和蒙白看了看手中的耳机,他们二人微微的点了点头,毕竟在这里面经验最丰富,而且身手最敏捷的就是王涛了,白羽刚刚才受了重伤,现在要他进去,还真的不如王涛来做这件事情。

    白羽将耳机稳稳的戴在了耳朵上,它有一些担心王涛会不会在里面出什么问题,毕竟她一直都是这样莽莽撞撞的,一旦进去发生了什么意外,自己都帮不上忙。

    “别担心太多了,他既然都敢主动提出来要进去,一定是有完全的准备和自信才会这么说的,王涛从来不会做一些没有把握的事情。”

    白羽冷笑了一声。

    “你就是为了安慰我而这么说的吧,王涛可是从来就没有做过自己有把握的事情吧,他哪一件事情做出来不都是没有把握的?”

    蒙白听了这话,也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毕竟确实自从他认识王涛一直到现在,他就没有做过一个能让别人省心的事情。

    王涛一个人慢慢的走到了小酒楼的门口,他试探性的往里面搭了探头,没想到门口的老头居然注意到了他。

    “小朋友,这可是个酒楼啊,你一个小孩子过来喝酒可不太好啊,不过如果你想要喝茶的话,来我们这里喝上两杯倒也不是不行。”

    老头子看着慈眉善目的,似乎对他根本就没有敌意,但站在远处的两人通过耳机已经能听到老头在说什么。

    王涛尴尬的笑了笑,他并不想来喝茶,不过他要装作是想要来喝酒的样子才能混进去。

    “爷爷,我都已经成年了,我的身份证都是已经是18岁的身份证了,我是可以喝酒的,我是听同学说这里有一个比较老的酒楼,让我过来看一看,今天晚上我们想在这里小聚一下。”

    王涛说的话中规中矩,这个接口也是他现场编出来的,毕竟没有更好的借口,可以解释一个大学生来酒楼里面喝酒的原因了。

    “这个酒楼很多年没有营业了,但是里面还是有一些好久的。如果你想要喝的话,我可以带你进去。”

    老头子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就想要把马超带进去,马超已经意识到了这个老头子有些不对劲,毕竟哪有酒楼上一个老头子来招呼自己的。

    “这个酒楼有问题,你别进去,你就直接和他说再见,然后转身离开我们看一看他一个老头究竟有什么反应。”

    白羽用耳机告诉王涛,毕竟现在他妈人都在唱,如果说王涛真的被偷袭倒在地上了,他们也可以及时地冲上去把他给揪下来。

    “那也那就不用了,只要这个酒楼还开着就行。那请问一下这个酒楼里面有没有小菜,如果没有小菜的话,我们晚上还得自带一点。”

    王涛想要继续把这一场戏给演完,毕竟如果不演完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人看出来。

    老头子顿了一顿,他好像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想要来喝酒的,他想了半天才喃喃地说到:

    “这个没有小菜儿,晚上来喝酒的时候记得自己带点儿花生米什么的。”

    王涛礼貌性的笑了笑,笑完便转身就要离开这个酒楼,老头子见到王涛要走,眼神中瞬间充满了凶光。

    “这个地方果然不简单,那个老头子很有可能就是绿袍的一员,但是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这个楼里面到底有什么蹊跷,所以现在还是快一点回来为妙。”

    蒙白一边说着,一边催促着王涛赶紧回来,但老头子丝毫不想给他这一个机会,趁着王涛转身离开的一瞬间。猛的一个肘击就打在了他的脖颈上,王涛瞬间就晕倒在了地上,耳朵中的耳机掉了出来。

    “果然是有人派你过来偷听我们的秘密的,呵呵,别装了,这周围最起码还有一个人吧。”

    老头子一边冲着耳机大声的说着,一边开始环顾四周,白羽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了他们的身后,猛的一个手刀把老头子砍晕在了地上,瞬间就把王涛抱走。

    “有人!快上!!!”

    身后的老太太们年纪有些大了,才刚刚反应过来,猛的拿起手里的扇子,一个飞扇就甩了上去。

    “果然你们这群人真的就是看守酒楼的!”

    蒙白站在远处,看到老太太们的扇子就要打到他们二人了,一个箭步扑了上去,轻松一个转身,利用借力打力的原理单手捏住扇子,直接给甩了回去。

    “我去你的吧!看老子一记回旋转身螺旋升天飞轮扇!”

    蒙白一边说着,一边把所有飞来的扇子一一给打了回去。

    “哎呀,蒙白你进步不少啊!看来我也得回去好好练一练,不能像现在一样光靠你们两个了!”

    王涛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身后只能干瞪眼的老人们,还做了个鬼脸嘲笑他们。

    白羽见状,狠狠地拍了王涛的屁股,一下子疼的他吱哇乱叫。

    “干嘛呀,突然下手这么重,我的屁股上也全都是神经传到大脑里面会产生痛感的。”

    王涛一边说着,一边有一些生气的看了看,扛着他的白羽,但想到自己正是有求于人,也不方便说太多的事。

    “我就觉得这一下打的真不错,一天到晚一个大老爷们儿装的跟小姑娘一样。”

    蒙白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不断的向后退着,老头老太太们的进攻趋势越来越猛烈,他们似乎想要把他们逼到墙角,然后一举歼灭。

    “去你的吧,你赶紧给我跑起来吧,不然的话,咱们几个都得交代在这里。”

    白羽猛的把王涛扔了出去,自己也开始不断的向身后人多的地方跑了起来…

    …

    …

    …

    山海之妙哉…

    蒙白听了这话,眨着星星眼,听着白泽的讲解,向巨石下望去

    话说鸿蒙初开之时,人族与兽族和睦相处了上万年之久。兽族负责食物,人族则负责做饭菜和衣物。

    渐渐的,兽族越发的强壮,且生出了拥有着特殊力量的异类;而人族,则越发的聪明,进化出了高等智慧与异能者。

    长时间的进化与发展,使人兽两族不再像曾经那样亲密无间。人族不愿自己劳动且惧怕兽族恐怖的力量,而兽族则不满人的懒惰。

    果不其然,人族首先挑起了战争。他们中与兽族亲密的人都被当做异类无情泯灭,他们将虎族穷奇屠杀殆尽,做成虎皮;将鹿族的独角仙赶尽杀绝;将狐族的九尾灵狐逼入绝境;将蛇族的龙抽筋剔骨

    惨遭灭门的兽族无一不不是异类大族,他们的灵髓被恶毒的异能者取走,炼化灵器法宝;他们的灵丹被取走修为灵能;他们的灵骨被夺取附在了法宝上增加力量

    尽管有大量的人类不赞同这样血腥野蛮的做法,可在蚩尤的带领下,大部分人族还是义无反顾投入了这场战争中。

    由于观念不同,当时的人族分裂崩析,由蚩尤带领的主战派与炎帝带领的和睦派争端不止。

    主战派中有一修魂大族名为姒姓,其本族所修的正是邪毒至极的“碎骨炼魂”!

    传闻只有姒家宗主嫡长子才有修得“碎骨炼魂”的机会,而分家只有天才才有机会修习此方术!

    此方术之所以邪毒至极,就是因为修炼者不仅仅要有强大的欲望去驱动术阵,而且要在异兽痛苦挣扎时,将九九八十一根槐木毒针插入异兽八十一个魂点!再利用施术者的血液催动毒阵浸噬异兽的筋骨魂灵,直至异兽再无反抗之力彻底臣服之时,将其杀死,此时的异兽魂魄怨气冲天,将其收入本宗卷轴,变成为了施术者的杀手锏。

    如此邪毒的术士是世间不容的,炎帝为了制止更多灵兽惨遭毒手,便命蒙氏长子蒙焱向神灵祈祷,求得圣书,以求保护异兽不再遭受折磨,也求对抗姒家秘术。

    蒙焱也不负众望,他走遍大陆将各个强大的异兽收入书内,防止姒家找寻到他们,望有朝一日蒙氏后人能将姒家彻底铲除,而这本旷世神书便是山海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